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娥媚 > 313 恶人先告状
    对付竹水柔的鞭子尹子章他们也曾在圣智派见过类似的,竹水柔一个炼气期二层的弱女子,挨十鞭,如果没有灵药救治,至少要在床上躺半年,而刚才那个姓华的女修竟然还想继续打,分明蓄意要彻底废了她的修为甚至要她的命。

    尹子章目光转向惊疑不定“赵师叔”与“华师姐”,那刑堂弟子忽然觉得臂上一麻,握在掌上的皮鞭脱手飞出,向着赵、华二人抽去。

    啊!啊!两声惨叫,那两人根本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抽得横飞出去跌在地上,口喷鲜血,显然伤得极重。

    尹子章并未亲自动手挥鞭,但那条鞭子却像有生命的一般,自动自发挥动起来又往俩人身上抽去。

    “住手!”随着喝声,一股巨力涌来将长鞭震开。如果让这第二鞭落到赵、华二人身上,他们的修为马上就要彻底毁了。

    阻止尹子章动手的是两名结丹期修士,其中一个尹子章他们都认得正是白材佳,另一个看上去须发皆白至少有两三百岁,是个结丹后期修士。

    白材佳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尹子章他们再次撞上,怔了一下没有急着说话。与他同来的那名年长的结丹修士名叫冼明昌,是昭蔡宗出了名的火爆暴躁之人,一见这情景顿时怒气勃发道:“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尹子章你真当我昭蔡宗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不成?!”

    最近昭蔡宗与圣智派这几个后生交手连连失利,尹子章等人更在崇武城内出尽风头,昭蔡宗内部许多人都深感不满,觉得身为一流宗门的威仪被冒犯了,如果不是师长节制,早就忍不住去找他们的晦气了。

    没想到今日尹子章竟然还主动打上门来,只把冼明昌气得七窍生烟,所以也懒得细问情由,上来便一番呵斥。

    尹子章挑了挑眉头正待说话,姬幽谷已经上前道:“我师弟他并无对昭蔡宗不敬之意。只是因为朋友被人诬陷动用私刑,一时气愤才出手阻拦。”

    刚刚死里逃生的那名姓赵的修士见自家有靠山赶到。连忙挣扎着向冼明昌道:“冼师伯容禀,是竹师侄偷了弟子的一套下品宝器,又嚣张跋扈借着法宝之威打伤了华师侄,我们不过依照规矩对竹师侄施以薄惩,他便冲进来不问情由打伤我们二人!”

    尹子章听他现在还要颠倒黑白。不由得更是恼怒。

    姬幽谷向他微微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对那姓赵的修士道:“你声称被竹姑娘盗走的下品宝器,可是一套十二柄透明飞剑?”

    “不错!”姓赵的修士说完这话,就见那姓华的女修不住向他打眼色。他心中一凛,这套宝器不会就是尹子章送给竹水柔的吧?!该死的!这臭丫头什么时候搭上了尹子章?这下真是糟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尹子章与竹水柔是旧识,更不会想到出自边陲小门派。年纪轻轻的尹子章出手会这么阔绰,随便一送就是一套下品宝器。

    “这中间怕是有些误会,那是我师弟几日前送给这位竹姑娘的。”姬幽谷微笑道。他这话留有余地,昭蔡宗如果愿意息事宁人,那就顺着台阶下。推说物有相似,赵姓修士一时情急认错了,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赵、华俩人做贼心虚,神情闪烁低头不语。白材佳一看在场诸人的表现就猜到事情真相了,不过他却也一言不发。只有那个与他同来的冼明昌一心小事化大,冷笑道:“有什么误会?你说是这小子送的,便是这小子送的么?!我看你们分明是无事生非!你们与这丫头又是什么关系?送她下品宝器她受得起吗?而且她打伤同门师姐在前,受些教训也应当。”

    竹小弟听见这话再也忍不住了,气道:“分明是华师姐无理取闹打伤我姐姐在先,我姐姐不得已才放出飞剑还击。”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冼明昌被个炼气期的小修士当众反驳,脸色一沉,一个无形掌印就往竹小弟扇去,如果被它击中,竹小弟重伤当场也不奇怪。

    这样不入流的低阶修士,冼明昌就是打死几个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只怪他自己倒霉。

    朱朱就在他身边察觉不对一闪身挡在他前面,五色宝光一闪,五行如意盾将那来势汹汹的一掌挡了回去。

    尹子章、姬幽谷等在圣智派内,也见过不少同门恃强凌弱,但绝没有这么过分的,只因为低阶弟子一句话不顺心便当众施以毒手,比起当日的苏京还要丧心病狂肆无忌惮。

    就是姬幽谷这样的城府,也被激出了真火。

    冼明昌却一点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问题,反而觉得朱朱等人今日是诚心要让昭蔡宗难堪,冷笑两声道:“废话少说,姓尹的你既然敢来我昭蔡宗生事,便接我两招!”

    他的修为离元婴期也不过一线之隔,在昭蔡宗的结丹长老中,论战力修为都是排得上号的,同是结丹后期,论斗法手段与功法精深,就是林子默等后起之秀也远远比不上。

    这也是白材佳明知事实真相却不加劝阻的缘故,尹子章能够打败林子默,在他看来不过是因为尹子章不惧雷电的体质以及在功法上刚好克制住后者罢了,换了别人,尹子章未必能够取胜。

    他一直对当日败给圣智派等人的事耿耿于怀,能够有机会让他们倒霉,他是求之不得。不管今日胜败如何,都能替尹子章在昭蔡宗内多多树敌,冼明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师父,昭蔡宗内除了大长老之外资格最老的太上长老甲火道君。

    甲火道君与严频道君一样,都是以护短闻名的。

    尹子章败在冼明昌手上,固然锐气大挫,即使他好运胜了,也一样会后患无穷!

    尹子章不懂这其中弯弯曲曲的复杂干系,就算懂也不会改变他今日大打一场的决定,冼明昌的挑战正合他意,当下他便走上两步准备迎战。(未完待续)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