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娥媚 > 163 求表扬
    不管是哪一种,事到如今成晓商也决定耍赖到底了:“怎么不合规矩,这些丹药就是从丹药房里取的。”

    申苟不高兴了,就算是三品炼丹师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废丹药性紊乱如何分辨?成先生未免太强人所难。”

    成晓商挑眉道:“我依照规矩从丹药房里取的二品以下丹药,她感觉不出来那就算不是她学艺未精,也是她运气不好,怪得了谁?也罢,只要她能认出其中一枚丹药,就算她这项考核满分,我没意见!”

    “龚馆长,你来评个理!”申苟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成晓商这是无理取闹,但他始终是三品炼丹师,不好当面令他难堪,申苟的后台也很硬,龚航踌躇着怎么摆平这两个人,忽然听朱朱道:“如果我认出两枚丹药,那能不能加分?”

    成晓商等都愣住了,龚航看了一眼前者,故意问道:“成先生怎么说?”

    “成,你每多认出一种丹药就多加一分!”成晓商咬牙道,他就不信这个邪,就算他这样的三品炼丹师,也不敢说能够正确分辨出瓶里的废丹,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究竟有什么本事敢这样口出狂言!

    其余的人均无异议,朱朱握了握玉瓶,慢慢道:“凝神丹、静心丹、化幽丹、聚气丹、培元丹。”

    “怎、怎么可能?!”成晓商张口结舌,见鬼一样瞪着朱朱。

    他这个表情,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朱朱全部说中了!其他人的表情比起成晓商来也镇定不了多少。

    太强了吧!这还是人吗?!

    龚航接过朱朱手上的玉瓶,拔开瓶塞把里面的五枚废丹一一倒出,果然是全中!

    这下子连申苟都无法淡定了。朱朱的神识感应能力之强简直超乎他的想象。

    纪进忽然想起之前他问朱朱如何在短短片刻内断定药库里没有清微千月草,朱朱曾说“她觉得没有”,不会是指她神识一扫就把整个灵药库里藏了什么药都了然于心了吧?!

    这、这简直太夸张了!就算是锡国大名鼎鼎的四品炼丹师郑建辉都不一定能办到吧。

    “我是不是该有九分?”朱朱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是……”龚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朱朱放下心来,转过头笑眯眯望向尹子章,意思很明白——邀功求表扬!

    尹子章一看这表情就想起小猪每次被他指挥完干活,也是这样回望他,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们不会真的是亲戚吧?!

    一个人、一只猪?!尹子章哭笑不得地勾了勾嘴角,自己真是想太多了,也许是小猪跟朱朱心灵相通互相影响吧。

    邸禅尚与石映绿看见师妹大获全胜,可不像尹子章和姬幽谷那么淡定。双双向朱朱挤眉弄眼竖起大拇指。如果不是怕有碍观瞻,估计早就跳起来欢呼鼓掌了。

    自家小师妹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呢!

    邸禅尚忍不住第一百零一次遗憾,这么完美的小师妹,怎么偏偏就长成了张村姑的脸呢?莫非这就是天妒英才?!

    说来他们真是同病相怜啊,他这么英明神武天资出众的奇才。偏偏上天就让他误食千年玉露长春草……

    就在邸禅尚忙着顾影自怜的时候,第三场考核开始了。这次考的是控火能力。

    炼丹师会馆后院有一排五间小炼丹室,炼丹师会馆请了几位元婴修士一起出手。从南山引了地火至此,后院天井正中就有其中一个地火出口。

    这个出口只有拳头大小,周围的玉石地板上刻画了古奥的阵图,将地火牢牢镇压。站在后院里几乎感觉不到火源的存在。可见此处的震火法阵着实精妙之极。

    姬幽谷盯着那个法阵两眼放光,那饥渴的眼神。像恨不得将整块玉石地板吞下去一样。

    龚航示意手下修士合力开启法阵封印,只见玉石板上的阵图随着他们的小心挪移,很快变成一圈圈水纹涟漪荡漾起来,片刻后一股赤红的烈焰自法阵正中的出口冲天而起,热浪一阵一阵涌来,瞬间席卷了整个后院,温度立时飙升了许多。

    龚航微笑着宣布考核规则:“控制地火每种变化必须恒定保持一刻钟以上方可计分,每两种变化为一分,能够连续变化出十种不同程度的火焰即为满分。现在你们谁要先开始?”

    几个炼丹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最后都落在朱朱身上,她在之前两项考核中的表现实在太出色,他们心里不由自主对朱朱生出几分敬畏忌惮之意。

    朱朱被他们看得浑身不自在。怯生生道;“我、我最后。”

    李魁一挥衣袖,笑道:“那我便先献丑了。”他可不想留到倒数第二去跟朱朱这样的怪胎作对比。他怕自己仅余不多的自信心会被彻底打碎。

    他几步走到出火口前五尺距离站定,双手结印一只金黄色的小小灵雀在他指尖成型,展开双翅飞掠向那一道冲天火柱,火柱的颜色眨眼由赤红变成了金黄,而且被压制得仅剩一尺左右。

    如此持续了一刻钟,李魁双掌一分,灵雀自火柱中飞起轻盈地落在他的掌上消失不见。李魁吸一口气再度结出另一个手印,这次出现的是一只土黄色的狸猫,狸猫同样投入火柱将火柱变成土黄色,高度大概一尺半左右。

    就这样,李魁足足变换了八次手印,每结一次手印,他都像憋足了劲一般,而且越往后他的动作便越艰难,汗如雨下很快又被他施法过程中散发的高热蒸发,变成缕缕白烟。

    到第八次结印结束,他更夸张地双脚一软跌坐在地,好半天才勉强重新站起来。

    可以想见这控火术施展起来是如何费劲。

    石映绿看得目不转睛,她也有修炼控火术,十分明白李魁为什么会折腾得如此狼狈。控火术最难并非将火一直控制在同样的大小,而是改变火势大小的过程,每一次转换都极耗费法力与体力,李魁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难能可贵。

    ……

    我知道你们一定还会继续说我吊胃口的,泪奔,饭要一口一口吃的,大家把牙缝绷紧一点好咩?对待三更的勤劳筒子应该以表扬鼓励为主……(未完待续)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