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一百三十章
    算了,人家可能是真的饿了,不过这里难道会不给他们吃东西吗?还是说看这怪物太可怕了,区别对待啊。

    应该不会的吧,风教授手底下的人会这样吗?严零觉得应该不会,所以他还是先问问看。

    “你在这里没得吃吗?”严零问出了他刚才的疑惑。

    周跃尘确实一脸懵逼,没得吃?怎么可能,他一天两顿,顿顿有肉呢,这人为什么这么问呢?

    不过疑问归疑问,周跃尘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他:“没有。”虽然不知道严零问这个干嘛,但是他觉得,如果自己不老实回答的话,可能自己会没命的。

    “那你为什么想要做个饱死鬼啊?”听到周跃尘的回答,严零更加奇怪了,这家伙,没有饿着他,怎么这个时候就要吃饭,他刚刚吃完出来,没觉得饿啊。

    “呃……”周跃尘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他只能老实的回答:“只是因为我饿了,我……我吃的有点多。”

    原来是这样,严零心想,他还以为是因为风教授手底下的人虐待他了,结果是因为这家伙吃的太多了,不过给他吃点又没什么大事,他们应该不缺这点吃的吧。

    严零无可奈何的站在门外,等着风凌宇拿饭回来,满脸无奈的看着窗户里面那只大大的眼睛,又从那只大大的眼睛里面看出来了几个饿饿饿字?

    “你叫周跃尘对吧?”严零看着怪物一眼不眨的看着风凌宇离开的方向,心中有些好笑,怎么这人和百里初一样,都是热爱干饭的。

    这两人真的是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想到这里,严零又回想起实验室里面那个还躺在床上的二傻子,竟然从这只眼睛里面看见和百里初一样的对饭的渴望与执着。

    然而房子里的周跃尘一直紧紧的盯着风凌宇离开的地方,并没有注意到严零看他的眼神,主要是怕错过了饭菜的身影,然后就听到严零叫他,连忙又将视线转回严零身上。

    “嗯嗯。”周跃尘连忙点头,他确实叫周跃尘,怎么这群人老是问啊,他却没有注意到,刚才他的头已经很低了,而且是面对着墙的,所以他一点头,就直直的撞到了面前的墙。

    “砰。”

    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吓了严零一大跳,他还以为是怪物准备破墙呢,可能是他想到了用蛮力破坏墙面,于是严零赶紧拿起了他手里的枪,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周跃尘面前的那个窗口。

    没有谁比严零更了解这个怪物的厉害之处,因为严零曾经亲眼所见这个怪物用他锋利的爪子,就像切豆腐一样划开了那水泥铸成的墙面。

    所以严零现在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生怕一个不留神,周跃尘就划开了墙面,破墙而出了,到时候不仅是他危险,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可能遭到威胁。

    “哎呦喂。”脑袋撞到了墙的周跃尘满脸痛苦的捂着脑袋,不由得痛呼一声,等他缓解了一会儿疼痛以后,再次低头从窗口看出去,就看到窗外拿着枪,满脸紧张的盯着他的严零。

    黑黝黝的枪口让周跃尘浑身发抖,外面警惕的严零吓得他赶紧冲着他摆手,嘴里连连解释到:“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了,我没有要跑出去,我也没用要撞墙,我更没有逃跑的想法,你……你收起枪来,我们好好说话行不行?大哥!”

    听到周跃尘忙不迭的解释,严零也松了一口气,幸好周跃尘没有要打架或者逃跑的想法,毕竟严零是和他搏斗过的,知道这怪物的厉害。

    尽管他知道在暗处肯定有人盯着这里,随时准备动作,但是谁能保证,混乱之中能够毫发无损呢,能够安然无恙,严零当然是最希望这样的。

    更何况,现在的怪物已经没有晶核了,他连脑子都没有了,自己所知道的,唯一能够拿捏他的弱点都没了,而这怪物的皮糙肉厚,又不怕痛,更有锋利的爪子,显然他们仅凭手里的枪是不可能战胜怪物的。

    不过现在听到周跃尘的解释,严零才放下心来,他没有要打斗的心思,幸好,这么想来周跃尘既然恢复了理智,那么是个人都会害怕热武器的,他就不相信周跃尘会不害怕,可以完全无视他们的枪子。

    虽然严零他自己是知道怪物的皮糙肉厚,可是听周跃尘所说,他是“死亡”以后,才清醒过来的,想来他应该是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个特质,肯定是会惧怕他们手里的枪。

    而且严零从窗户口看进去,能够从他那只大眼睛里面看出害怕的神情来,这让严零更加坚定了,周跃尘还不知道他自己是皮糙肉厚的特质。

    这样一来,他们能够威胁他的枪完全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看样子周跃尘是非常害怕枪的,不然也不会因为看到他拿着枪,解释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样一想,严零更加安心了,于是他慢慢放下了手里的枪,把枪收起来以后,看着窗户里面的周跃尘,冷静的说:“怎么会突然撞到了?”

    “我……我就点了个头,您刚刚问我是不是叫周跃尘嘛,我想着我确实是,所以我就点了个头。”周跃尘有些委屈,他只是想要点个头。

    却不知道严零在外面根本就看不到他在里面点头,而且他这么个大块头,房子的空间虽然大,但是住了他以后,剩下的空间也就没有那么的大了,那肯定会撞到的。

    听着屋子里面周跃尘委屈巴巴的话,严零在外面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怎么比百里初还要憨憨,哪有这样傻乎乎的怪物啊。

    “下次注意一点。”严零只好冷淡的回了他一句,毕竟自己现在可是要高冷一点,装作自己很厉害的样子,这样周跃尘才会害怕他。

    周跃尘听到严零冷淡中带着关心的话语,心里有一点暖,还有人关心着他,下意识的又想要点头,不过这次他点头的幅度小了一点,所以只是轻轻的碰到了墙,然后周跃尘才反应过来。

    听着里面一声轻轻的“砰”的一声,严零差点绷不住面上假装高冷的表情,差点就要笑出来了,不过好在他背对着周跃尘,然后严零努力憋住了笑。

    周跃尘眼巴巴的望着窗外,过了好一会儿,风凌宇才拿着五份盒饭过来了,拿这么多是因为他觉得以这怪物的饭量,吃这么多,应该差不多了。

    谁知道,周跃尘迅速把这五份饭吃下去以后,摸了摸自己粗糙的肚子,好像还有那么一点饿,所以他仍然觉得不够。

    于是周跃尘又委屈的看着窗外的风凌宇,小心翼翼的再次问道:“那个,可以再给我一点饭吗?我……我还没吃饱。”

    但是风凌宇可不许他再多吃了,因为他还要抽血做实验呢,不能吃太多的,所以就算周跃尘再怎么祈求,风凌宇仍然坚决的不给他吃。

    “不行,不能吃太多了。”风凌宇板着脸有些吓人,于是周跃尘只好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委屈的噘着嘴,不敢在说话了。

    而严零想着周跃尘这会儿吃饱了,肯定不会攻击人,就和风凌宇小声商量了一番,然后风凌宇大胆的拿出钥匙来,打开了大门里面的一道小门,然后和严零两人一起进去了。

    这里面空间对于他们俩来说,着实是有些大了,毕竟这是关着怪物的,尽管周跃尘占用了大部分空间,但是以他们的身边,还是空余了很多,而这个怪物大概有他们两三个大的。

    这里的布置也非常的简洁,连个地铺或者被子都没有,就是四面空空如也的墙壁,所以周跃尘这几天都是直接睡在地上的。

    而且这地方也不够他睡直身子的,必须蜷缩着腿才行,不过周跃尘皮糙肉厚的,睡在地上,不盖被子也不会觉得冷,所以他觉得这里挺好的。

    毕竟有饭吃就好了,他才不在乎住的地方怎么样呢,以前在医院的时候,总是困了倒头就睡,从来不知道在哪里睡的,要么就是办公桌上就睡着了,要么就是下了手术台以后,直接在手术室睡着了。

    两人进了里面,站到一处空地,风凌宇拿出身上带着的东西,从里面取出一支注射器来,示意周跃尘给他抽血。

    周跃尘也看见了进来的严零和风凌宇,严零长的就像是他在海报里面看见过的那种明星,不过他的脸上并没有打过粉底什么的。

    因为他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严零脸上的几颗痘痘,不对诶,他的视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呢。

    这么思考着,周跃尘就看到风凌宇拿出注射器,要抽他的血,于是他非常的乖巧,乖乖的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但是在风凌宇抽血的时候,还是闭上了眼睛转头不敢看着。

    这大概就是,再猛的男人,都会害怕抽血吧,毕竟像周跃尘这么大块头,还害怕抽血的,真的不多见了。

    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说,抽血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吧,所以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不敢看,这就一种心理暗示,不看到,可能就不会害怕了。

    毕竟小的时候让医生打针,几乎每个小孩子都会害怕,也几乎每对父母,都会捂住小孩子的眼睛,毕竟眼不见为净嘛。

    风凌宇小心翼翼的抽了血,准备回去研究一番,反倒是严零,他说想要留下来和周跃尘再说几句话。

    见状,风凌宇也没有说什么,只说让严零注意安全,尽量保证自身安全就好,毕竟这可是个大怪物,不是外面那些普通的丧尸。

    严零也答应了,不过以他的能力来说,躲过周跃尘的攻击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是曾经搏斗过的,随后风凌宇就出去了,剩下严零和周跃尘两人大眼瞪小眼。

    “我叫严零。”还是严零率先开口了,他留下来,其实是想询问一下周跃尘,希望得知更多的信息,但是很显然,并不会知道的更多。

    这个周跃尘跟当初的百里初一样,是个二傻子,当然,百里现在仍然是个二傻子,他问的话,要么回答他不知道,要么就是忘记了。

    无奈之下,严零只得扶额出去了,再待下去,他怕他会气成神经病去了,所以还是赶紧离开他吧,这家伙,比百里那家伙还麻烦。

    周跃尘还不知道怎么了,他明明和严零聊的非常来啊,为什么转眼人家就走了呢,这不合理啊,他回答的也很老实啊,他确实不知道这么多啊。

    不过,严零就这么走了,害得他的嘴巴好寂寞哦,除了吃东西,他这几天已经没有和人说过话了,一开始来送饭的那个人,他和他一说话。

    他就跑了,后来干脆直接不搭理他,送完饭就走,反正就是不和他说话。

    所以这几天周跃尘虽然吃好喝好睡得好,但是他很无聊,无聊到数地上的蚂蚁有几个。

    而且他这几天,晚上总是能听到隔壁传来的莫名的嘶吼声,以及微弱的哭泣声,但是他又出不去,问送饭的那个人,他也不和他说,所以他只好憋在心里。

    原本想和严零说来着,但是他和他没说几句话,他就走了,呜呜呜X﹏X,他还没说他下次什么时候来呢。

    不过严零走后,周跃尘也想到,他们抽自己的血,拿去做研究的话,是不是说明,他们最近不会宰自己了。

    这样的话,自己又能多活几天,然后多吃几次这里的饭菜,这样想着,周跃尘的肚子,又饿了。

    然后他在里面又开始期待着今天的饭菜,虽然刚刚才吃过,但是很显然,一点都不顶事儿啊。

    回到实验室的风凌宇立马拿出刚刚抽取的周跃尘的血液开始研究,他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元予湘和百里初两人。

    元予湘原本想要上前问一下风凌宇,为什么严零还没有回来,但是看他全身心都投入进去研究了,也就不好意思去打扰他。

    所幸严零很快就回来了,元予湘连忙上前去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严零摇了摇头,说:“我没事,我就是留在后面和那怪物多说了几句话。”

    严零走到百里初床边,看到床上傻不愣登的百里初,笑出了声,不明所以却被突然嘲笑了一番的百里初表示非常的不解。

    “怎么了?”倒是一旁的元予湘觉得严零有些不太对劲。

    严零笑完以后,才说:“那怪物应该就是人类变异而成的,只不过他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所以有些憨。”

    说到憨,严零又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百里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