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因为这个,他都得了胃病,每天早上不吃饭就会疼,但是自从到了这里,每天早晚各一顿,吃的还不错,比他们医院的食堂好多了,起码都是可口的。

    这里的饭菜就是那种普普通通的饭菜,虽然味道一般,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有的吃总比没有的好。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那天醒来的时候,就非常非常的饿,毫不夸张的说,他完全可以吃下一头牛了。

    而他们医院做的什么辣椒炒月饼,西瓜炒肉,草莓炒茄子,这一类的魔鬼菜谱,他这辈子都不想碰了,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饿出胃病的。

    虽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不按时吃饭,但是他觉得,就食堂那个饭菜,谁想按时吃饭啊,就算是能够强行咽下去,那也是让人难受的啊,那些东西,吃了只怕肚子会更难受吧。

    然而自从来了这里,周跃尘那叫一个舒服啊,天天躺着就有饭吃,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要,虽然这是喂猪,可能很快他就要被宰了,但是呢,快活一天是一天嘛。

    这样想着,周跃尘每天一到饭点都是非常积极的,毕竟那可是难得一顿啊,他现在每天都是饿饿饿啊,有饭吃,当然要积极一点了。

    察觉到外面来人以后,周跃尘满怀期待的走到窗户边,想要看看是不是来饭了,但是由于他太高大了,所以,他只能坐在地上,然后使劲低着头才能够看到窗外。

    然后,周跃尘在里面从窗户口往外面望去,,而风凌宇在外面从窗户口往里面看,两人就这么隔着一道门,突然看见了对方,然后就开始大眼瞪小眼的。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不过周跃尘的眼珠子大,他只能用一只眼睛往往外面看过去,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自带威严的脸。

    而风凌宇呢,他往里面看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只硕大的眼珠子在窗户口那里嘀哩咕噜的转着,好在呢,他一个搞科研的,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啊,哪能被这么一个眼珠子吓到。

    倒是里面的周跃尘先被吓了一跳,因为风凌宇看到他以后,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周跃尘就看到了外面穿着一身白衣的风凌宇和手上拿着枪的严零。

    被吓到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作为一只待宰的猪,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他们喂养了他这只猪这么久,现在终于是要来杀猪了。

    风凌宇看清楚里面的周跃尘以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想着,陆旗果然是不敢欺骗他的,这怪物确实是大。

    不过心里也有些忌惮身边的严零,因为光是看到这怪物的眼珠子都这么大了,那他整个身体岂不是更大了,而严零却能够和怪物搏斗,甚至毫发无损。

    虽然损的是百里初,但是严零这样的强大,风凌宇都忍不住有些动心了,裴恩研究出来的东西,虽然错漏百出,但是不得不说,他做出来的确实很有用。

    这样想着,风凌宇摸了摸怀里,正准备拿出钥匙来把门打开,却被身后上前一步的严零按住了手。

    然后风凌宇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满脸问号的看着面前的严零,似乎是在问他为什么要拦着自己。

    严零看见风凌宇一脸懵逼的样子,摇了摇头,警惕的小声和他说说:“我们先不急着开门,先问问他,如果这怪物有问题,我们就可以……”

    说完,严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风凌宇一下就看懂了,因为他先前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还不知道这怪物是敌是友,是人是鬼呢。

    “好,是我考虑不周了,还是小严想的多。”风凌宇看见严零谨慎的表情,也知道是自己有些鲁莽了。

    不过也幸亏刚才严零及时拉住他,否则要是这怪物真的是说假话骗他们的,又或者是被人操控了来蒙骗他们,那么他刚才要是打开了门,恐怕现在就已经没了。

    “咳咳。”按捺住了自己要开门看看怪物的样子的心,风凌宇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窗户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我叫周跃尘。”平时看电视剧看多了的周跃尘,听到风凌宇这么问,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这句话来。

    其实他看的也不多,都是在家休息的时候,陪着自家老妈在看的而已,看得多了,自然就顺口说出来了。

    他说完这句话,不仅自己愣了一下,就连外面的严零和风凌宇两人都愣住了,这人?缺心眼还是脑子有问题啊。

    听到周跃尘无厘头的话语,一脸懵逼的风凌宇转头和另一边也是一脸懵逼严零对视一眼,合着这还是个穿越而来的?竟然说回大人?

    一旁的严零却觉得不太对劲,如果是穿越来的怎么会这么说呢,那也应该是“回大人,草民名叫xx才对啊”,这样想着,严零又追问道:“那你是几几年生的?你家住在哪里啊?”

    被自己的傻话囧到了的周跃尘,才刚刚反应过来,然后他又听到严零的问题,也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他:“我是xxxx年的,家在以君城花月小区二栋605。”

    在房间里面的周跃尘低着头,也不敢再看外面了,他怕他死得更快了,只好低着头看自己乌漆嘛黑又粗糙的肚皮。

    在外面听到周跃尘如此流畅的回答,以及他说地址时没有一丝的挺多,这让严零觉得,这个怪物应该是人变异而来的,不然不会对以君城的小区这么熟悉。

    而且他肯定是常住在这里过,自家地址报的那么顺畅,而且他说的时间也是对的,这更加证明了严零和风凌宇想的是对的。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听着严零的问题,一旁的风凌宇倒是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因为如果怪物说知道他是如何变异的,那无疑是离真相又近了一步。

    但是如果说他不知道,那就值得深思了,是不是裴恩实验的时候抽取了他的记忆,又或者说,他是自主变异的,并不是裴恩特意研究出来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遗失部分记忆,这值得深思了,不过以严零的想法来看,丧失记忆可能就是普通的事情而已。

    “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周跃尘确实不知道他是什么,虽然他察觉到了自身的变化,但是他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也就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

    更何况他现在都是待宰的羔羊了,为什么要担心或者是要知道自己是什么呢?这不是徒增烦恼吗?

    而且周跃尘还害怕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有些接受不了,毕竟自己是一个从小接受着九年义务教育长大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十六个字,他牢记于心。

    所以他真的怕自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以后,有些难以接受,更何况说,他现在对生死已经不在乎了。

    而且因为房子里也没有镜子,他自己又不可能看清楚自己,都说撒泡尿照照自己,可是他现在。。连自己的小东西都找不到了,怎么尿尿啊。

    周跃尘低着头只能看到他粗糙的肚皮,漆黑中带着点幽蓝的诡异肤色,肚皮上诡异的点点凸起,他摸着还有些硌手,偶尔甚至可以看到漆黑皮肤下面,同样幽蓝幽蓝的血管,以及他之前就看到过的那双短小的手。

    而他坐下来的时候就能够勉强看到自己的大长腿,腿上的皮肤也是漆黑中带点幽蓝的,一样有着硌手的点点凸起,然而其余的他是一概不知啊。

    脑袋他是看不见了,因为没有镜子的原因,他现在对自己,只是一知半解的而已,更别提风凌宇问他了。

    听到周跃尘的回答,风凌宇心中觉得他应该是被抹去了记忆的,至于抹去记忆的手段么,那他就不知道了。

    这个问题解决了,风凌宇有继续追问:“那你知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吗?把你变异之前和之后的事情都说一下吧。”

    风凌宇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倒是没有令周跃尘厌烦,毕竟他现在是人家案板上的鱼,还想厌烦别人,那是不可能的事。

    “好。”然而脑子不好使的周跃尘确实直接自动忽略了风凌宇说的的“变异”,因为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就算他问了人家也未必会告诉他,还是忽略好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周跃尘并不清楚,这座昔日繁华的以君城,已经变成一座丧尸遍地,变成地狱的死城了。

    他更不知道,自己晕倒以后,以君城人们的生活已经变得天翻地覆了,他想不到这些东西,更想不到外面的丧尸。

    虽然在这里住的这几天,隔壁偶尔也会传来莫名其妙的嘶吼声,和咔吧咔吧的咀嚼声,但是周跃尘只以为是隔壁的人吃的饭菜。

    “就是20号那天我做了好几台手术,然后就因为连续做了二十个小时的手术就晕倒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几个人拿着枪对着我,吓得我立马投降了。”周跃尘说的很简略,但是中间直接掉了一大段过程。

    然而机敏的风凌宇和严零却听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一是周跃尘说他在做手术,这就说明周跃尘变异之前是个医生。

    然而严零一直都是普通老百姓,平时很难接触到医生,更何况周跃尘还是以君医院的专业医生,所以他并不清楚周跃尘这个跟,更别提以君医院了,这个他也不是很清楚。

    而风凌宇则是更加不知道了,他一个科研人员,怎么可能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那些呢,他平时搞研究都没多少时间,更别提说关心一个医院的医生了。

    所以两人都不知道周跃尘这个名字,更不知道这么一个大人物,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陆旗知道周跃尘,而他们却不知道了。

    陆旗是军人,平时训练的时候肯定会受伤,受伤了就要找医生,一来二去的,就渐渐熟悉了以君医院。

    而且从周跃尘的话里来看,他还在做手术,说明那个时候丧尸病毒还没有爆发,所以周跃尘还可以安然无恙的在给患者做手术。

    所以从这里可以看得出来,周跃尘现在并不知道以君城真实情况,以及丧尸病毒爆发的事情。

    再然后就是周跃尘晕倒,到他醒来的这段时间,严零是最清楚不过的,因为他和周跃尘搏斗了那么久,没道理周跃尘一点记忆都没有。

    要么就是,周跃尘的记忆可能存在于他拿走的那颗晶核里面,装载着记忆的晶核被严零拿走,所以周跃尘才会忘记这一段的记忆。

    不过这个猜测太荒谬了,记忆怎么可能储存在一个晶核上面,风教授和他说过的是,晶核里面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物质。

    而一堆记忆显然不是他所说的能量物质,肯定是别的什么东西,所以这个猜测不太成立。

    然而风凌宇想到的则是,会不会是裴恩抓住了周跃尘,然后利用他来做实验,变异之后,可能裴恩用了某种手段把他的记忆抽取了出来。

    所以才导致周跃尘丧失了一部分记忆,但是有一点他想不通,为什么周跃尘连和严零搏斗的记忆都消失了。

    而且恰好是在他死去再次醒来的时候,这一整段的记忆都不见了,就像是凭空丢失了一段时间的自己一样。

    周跃尘本人就比较头脑简单了,因为他这几天吃了睡,睡了吃,已经把脑子养坏了的,根本思考不了这么复杂的东西。

    而且他看见风凌宇和严零以后,就觉得他们是来宰杀自己的了,所以直接躺平任他们鲨了。

    不过他还有个遗言,见严零和风凌宇两人还在沉思当中,周跃尘弱弱的问了一句:“那个,能不能再给我送一份饭来,我想做个饱死鬼。”

    小心翼翼哀求的语气,像极了严零小时候看见的那条流浪狗,嗷呜嗷呜的,实在是太可怜了。

    于是严零看了一眼风凌宇,风凌宇这时候也从思考中撤了出来,说:“我去拿东西吧,小严你在这里看着他。”

    “好。”严零也答应了,毕竟谁会拒绝一个会撒娇的大怪物呢。

    不过等风凌宇走远了以后,他才想起来,不对啊,他为什么要说做个饱死鬼,他们又没有准备杀掉他,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算了,给他吃吧,看他这么大个,想来这几天在这里可能没有吃饱,自己是要拿他做实验的,要是饿死了可怎么办。

    风凌宇离开以后,严零也觉得有些奇怪,他和风教授过来,好像没有准备杀掉他啊,为什么这人要这么说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