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没办法,周跃尘这个大块头根本就不能从这个入口下去,于是陆旗只能让周跃尘先等在外面,然后自己先下去找风教授问问,毕竟这是风教授要他们找的,而且到现在陆旗都觉得有点惊悚,怪物说出人话,这谁不害怕啊。

    而且他那么清楚周跃尘这人,陆旗对周跃尘却并不熟悉,更加无法判断这个怪物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如果说怪物说的是假话,那么是谁让怪物撒谎骗人的,这就说明怪物的背后一定还有人,但是他在明,那个背后人在暗。

    也幸亏现在是深夜,否则周跃尘这么大个怪物站在这里,还有江安几人围着他,如果是白天肯定是会引人注意的,但是现在乌漆嘛黑的谁也看不见,更别提以君城现在的夜晚根本就没人敢出来乱逛了。

    虽然不是很放心江安几人的安全,但是既然是在地下室入口这里,那么就算他们遇到危险,想必也是可控的,所以陆旗放心的去了实验室。

    被陆旗嘱咐过了的周跃尘也很乖,就这么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如果忽略掉他乌漆嘛黑又庞大的身体的话,还是很可爱的,

    陆旗队伍里的江安是个话痨,看见周跃尘这个样子很是新奇,但是他很怕陆旗,陆旗可是说罚就罚的,他哥都不敢给他求情,所以一路上江安都没敢和周跃尘说话。

    因此等到陆旗进入地下室以后,江安才小心翼翼的往地下室入口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进去了,才拍拍胸脯,然后好奇的围着周跃尘转圈圈。

    “这实在是太酷了!”绕着周跃尘走了好几圈,江安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让周跃尘直接摸不着头脑,这人再说什么?是在说他吗?

    然后周跃尘就低着头看着那个一直围绕着自己转圈圈的江安,奇怪的问道:“你说什么太酷了?”

    “你啊。”正在观察周跃尘的江安听到周跃尘问他,头也不抬的回答他,随后他又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周跃尘的腿,然后惊叹的问道:“你怎么做到的,竟然可以变得这么大。”

    “啊?”这让周跃尘更加奇怪了,他说的什么大?什么我怎么这么大啊?这人说的话怎么没头没尾的。

    而且……别开车………

    “对啊,你变成这样也太酷了吧。”江安崇拜的语气,让周跃尘更加头大了,他都没听懂这人说的是啥。

    而且怎么回事,这个都还没到他大腿的家伙怎么说的话这么奇怪啊?

    等等……没…没到他大腿……他一米八二有这么高吗?还是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矮了,不对啊,是他们……

    周跃尘再次低头看了自己身边的其他人,又看了看江安,发现他们确实都好矮,这么说来,难道是他自己太高了?

    可是正常人谁会有这么高啊?真是奇怪,正常人也不可能长那么矮吧,都不到他大腿。

    然后满脸疑惑的周跃尘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看了看自己粗糙,啊呸,乌漆嘛黑的他哪看得见啊,况且他自己也是黑的,不过能借着天上微弱的月光,看到自己与众不同的小手。

    这里为了保证地下室的隐蔽,是不能有光的,并且这个时候的以君城,那更不用说,直接不可能有其他地方传来的光源了。

    所以周跃尘现在很慌,他只能看见自己手的轮廓,自己他圆滚滚的肚皮,但是,他…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说睡一觉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还有,虽然他不清楚以君城人们的作息时间,但是按道理来说,这个时候就算所有人都睡了,外面也不可能这么安静啊。

    而且就算现在是半夜三四点钟,那外面也应该有路灯亮着才对啊,怎么回事?周围的道路也完全没有听到汽车行驶的声音。

    周跃尘没听到附近传来的汽车声,反而只有几声奇怪的嘶吼,夹杂着咔吧咔吧的咀嚼声,这也太奇怪了吧,半夜还有人起来吃东西的嘛?还是吃这么嘎嘣脆的东西。

    难道说全城断电了?不是吧,这么倒霉,那他办公室里那些放在冰箱里面的药剂该怎么办啊,停电了话,他们都会坏掉的吧。

    这可都是很贵的啊,为了这些药剂,他不知道去求了院长多少次,才要到的,要是都坏掉了,那他岂不是白费力气啊。

    等等,他好像搞错重点了,重点是,以君城这么大个城市,怎么会莫名其妙无缘无故的停电啊喂。

    而且,停电了,大家都不出来看看的吗?按道理来说停电了这里才应该更热闹啊,大家不是最喜欢停电了嘛,怎么这么奇怪。

    “喂,喂!大个子,问你话呢,聋了吗?怎么不理我啊,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见周跃尘一直不理他,江安在下面气的拿枪托杵了他一下。

    “哎呦哇啦!”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周跃尘痛的惊叫起来,伸出手捂住被江安戳的痛了的地方,然后愤怒的看向了下面那个罪魁祸首。

    “你干嘛捅我啊,你不知道很疼的吗?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啊!”周跃尘很是气愤,这家伙怎么没有礼貌的,胡乱捅人,而且还那么痛。

    江安早就收起了他的枪,听到周跃尘的斥责,也不甘示弱的和他辩驳,“明明就是你先不理我的,我叫你好几次了,你都不知道回我一下。”

    “那你也不能随便捅人啊,很痛的诶。”听到是自己理亏,周跃尘想到自己刚才在想其他的事去了,所以应该是没听到江安叫他,但是他受了伤,就是很痛!

    “那你……”江安刚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灭了,因为陆旗回来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只怕陆旗这个家伙。

    陆旗可不会看在他哥哥是江津的份上对他轻饶,而且他哥更不会包庇他了,每次自己去求饶,他哥都装作听不见,害得他每次都受罚了。

    早知道自己当初就不说要入伍了,都怪那个死阿三,说什么当兵的人更受女孩子喜欢,要不是为了班花,气死了,他才不会去呢,现在一直被陆旗管着,还要老是被他使唤,而且他从来不留情,每次的惩罚都那么严厉。

    不过想归想,江安可不敢当着陆旗的面说出来,因为他怕陆旗怕得要死,也就只能在心里过过嘴瘾了。

    陆旗刚才下去问了风教授,风凌宇知道了以后,让他把周跃尘先带到秘密基地去,因为那里可以关着他不让人发现,而风教授过去研究也很方便。

    毕竟周跃尘这么大也进不来,他们能够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办法了,而且要是让周跃尘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很快天就要亮了,恐怕到时候就会被裴恩的人发现了。

    等风教授安排完,陆旗就上来了,他正在爬楼梯的时候就听到江安嚣张的声音,似乎在与人争吵,不过在他上来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陆旗也知道这个小少爷的脾气,平时那是惹祸的一把好手,见人就打,就是因为这个,他哥才会忽悠江安当兵来的,虽说他可以管得住,但那也是因为江津也想要让江安吃点苦头,所以才不管不顾他罢了。

    不过如果自己要是管的太狠,到时候恐怕受罚的还是他自己,所以平时小错他也不会管,平时江安犯的错,只要不是那种违反军纪的事,陆旗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否则若是让他像管教自己手下的兵一样管教他,那江安才是真正的受不住了,别看他能吃苦,但是他受不了委屈啊。

    等到陆旗上来以后,就叫江安把其他人都带回去,自己要一个人带周跃尘出去。

    虽然不是很喜欢陆旗刚正不阿的作风,但是江安还是有些担心他的安全,因为这怪物就像一个不定时炸弹一样,你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爆炸。

    但是陆旗态度强硬,江安也不能拒绝,于是他只好同意陆旗的吩咐,带其他人回去。

    因为那里是一个秘密基地,所以知道的人并不多,只有江津和风教授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就连江津身边的方源鑫都不知道,而他是因为经常护送人质或者风凌宇的实验品才知道的。

    所以江安却不情不愿的带着其他人走了,临走前还看了一眼站在陆旗身边的周跃尘,

    周跃尘乖巧的跟随着陆旗走,本来路上他有事情想问的,因为他实在不明白以君城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低头借着月光看到了陆旗那冷冰冰的样子,又不敢问出口了。

    然后他就只能把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然后默默地跟在陆旗身后,自己想着自己的事情。

    两人沿着一条路走了一会儿,左拐右拐的,终于是走到地方了,看到熟悉的地方,陆旗顿住了,面前是一道铁门,上面有一把锁,然后他从怀里拿出钥匙来,把门打开。

    这个门……嗯……总之就是非常的大,而且是那种学校的大门,还是露天的,只是把里面的东西用围墙围起来了而已,所以这个门完全可以供周跃尘出入的。

    一旁的围墙上面还有一堆玻璃碎片,是为了防止那些人攀爬出去的,至于那些人到底会不会爬出去,你看那墙边挂着的一具干尸就知道了,曾经肯定有人试图逃离这里。

    但是那些玻璃渣根本就不可能让人攀爬上去,要么爬的手掌血肉模糊,要么就乖乖的呆在这里,那也别想去,更不要想着逃跑。

    陆旗带着周跃尘走了进去,一路上什么东西都没见到,面前只有一栋房子,修建的很奇怪,虽然这里面的环境算不上好,但是也不是那种脏乱差的样子。

    再往里走,又是一道门,陆旗打开了这个大门,带着周跃尘进去了,然后他说:“你先在这里呆着吧,有事情的时候我们会叫你的,吃的饭会有人送过来的。”

    说完,陆旗就出去了,出去以后并且把门锁上了,后知后觉的周跃尘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被人关起来了吧。

    去掉好像,他就是是直接被人给关起来了,可是为什么要关他啊,他是好人啊,这人,怎么不讲武德呢,他那么相信他,他居然给他关起来了。

    然后他赶紧跑到门口,双手扒拉着门上的栏杆,大声朝着陆旗呼喊,“等等,你们为什么要关着我啊,我是好人啊大哥,大哥,别走啊,我真的是好人。”

    陆旗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因为他绝对不相信一个怪物的话,就是这些怪物,害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房子里徒留周跃尘这个傻子在这里伤心。

    他真是太傻了,怎么就轻易相信这家伙了呢,要不是因为他穿着军装,他才不会听他的话,就这么被人忽悠过来了,这也太惨了吧。

    陆旗倒是对周跃尘这样的傻子见怪不怪了,先不说他是个怪物,而且说的话让他也摸不着头脑,这不得给他关起来啊。

    严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旁边的元予湘还在熟睡,于是严零就想先去实验室看看百里初,结果他刚打开门,元予湘就醒了。

    于是他只好拉着半梦半醒的元予湘,两人一起来到风凌宇的实验室。

    经过一晚上的融合,百里初背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不过还是有着丑陋的疤痕,他本人也还在昏迷当中。

    严零本来想问问风凌宇,百里初现在这个样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醒来,但是风凌宇却不等他提出来,自己先告诉他了。

    “他应该还有一两个小时就行了,不过我怕他到时候醒过来可能接受不了自己变成了怪物的事实,我希望你能够劝劝他。”风凌宇说的话很对,严零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害怕自己已经变成了怪物。

    更不知道百里初能不能接受他是变异人的事实,所以必须要先控制住他,不让他发疯,给他好的解释。

    江津派过来给风凌宇送饭的人已经到了门口,严零过去接过饭菜,又让那人再拿两盒饭过来,那人又出去拿了两份过来递给严零。

    严零非常感谢的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不过那人只是向他点了个头然后又退出去了。

    他也不在意,三人一边吃着饭,一边注意着躺在实验床上面的百里初,生怕错过他醒来的时候。

    严零嘴里正吃着饭呢,百里初突然动了一下,然后立马翻身想要起来,却被实验床捆住了手脚,吓得他立马大声叫喊。

    看到百里初醒来,严零赶紧放下手上的饭,到实验床旁边给百里初解开束缚着他的东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