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此时外面已经天黑了,夜幕之下,是一座死气沉沉的以君城,唯有那幽蓝幽蓝的天空中点缀着无数的小星星,星星闪烁着,似乎在预示着人的明灭。

    夜晚的以君城除了一些藏着幸存者的地方,偶尔会传来几声凄惨的啜泣,和各个地方时不时发出的丧尸的嘶吼声以外,整座城竟然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一丝生气。

    若是外人在此时来到以君城,恐怕都要以为这是一座死城了,然而里面真实的情况却比死城还要令人害怕。

    原本繁华的城市,如今却连一丝灯光都看不见,街道上只有那些忽明忽灭的霓虹灯在闪烁。

    一家名为“彭师傅火锅店”的招牌,原本应该是闪烁着亮堂堂的红光,而现在,那红光却是晦暗不明,“彭”字的左边都已经不亮了。

    各个店铺的门头歪歪斜斜的挂着,许是已经下过了雨,有些门头竟然都已经长出杂草来了,而那些铁制的框架因为没人清理,都生锈了。

    “呜呜呜呜……”几声微弱的哭声从一个阴暗的角落传来,随后又听到啪啪几声,哭泣声止住了,似乎是被人打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温柔的女声小心翼翼的询问:“能不能,再给我一点食物?”

    寸头男人嘴里叼着一截烟屁股用他那色眯眯的眼神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人一眼,女人身上穿着宽大的夹克外套,裤子也是那种宽大的灰棕色阔腿裤。

    然而在男人眼里,却像是衣不蔽体一样的被他打量,女人的面貌并不是很好。

    眼角的皱纹,脸上的沧桑,无一不显示着她已经近四十的年龄了,但是仍然被面前的男人这样打量着。

    寸头男人看起来似乎是有三十左右,面貌长相也不是那么不堪入目,但是他看女人的目光十分令人害怕。

    就像是菜市场挑选猪肉的买家一般,似乎实在评定女人的价值。

    寸头男人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人以后,随手扔过去一块已经干硬了的面包。

    那个女人却双眼放光的接住了这块面包,然后十分感激的冲着这个男人跪下磕了几个响头。

    似乎很满意女人的动作,寸头男人再次丢过去只剩下小半瓶水的矿泉水瓶过去,随后男人吐出嘴里的烟屁股,伸出他的脚把烟踩熄。

    得到了面包和水的女人赶紧拿着东西过去,递给她躺在地上已经半死不活的儿子。

    一双瘦弱干枯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接过女人手里的东西,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女人在一旁看的心满意足,而刚才那个给她食物和水的寸头男人却已经起身来到了她的身边。

    他的身材健硕,直接双手把女人抱了起来,寸头男人抱着女人走进一旁的的小房间里面,随后便传来女人的啜泣声,和床板晃动的声音。

    在这个房子里面的其他人都默不作声,这样的情况,他们不知道看过了多少遍,早就已经麻木了,女人想要在这个末世生存下来,没有绝对的能力,那就只能依靠着男人。

    过了一会儿,寸头男人和那个女人都出来了,男人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回到他的地方以后,又甩给女人一包辣条。

    女人默不作声的接过东西,身上的衣服还没有理好,她也不管,只拿着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地方。

    夜幕沉沉,这座毫无生气的以君城,就像是阎罗殿一样,想要把所有人都吞进去。

    此时,一座已经变成废墟的学校里面却突然发出了一丝微弱的灯光,看那笔直射出的光束,应当是手电筒无疑了。

    从发出光线的地方望过去,似乎有几个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他们贼头贼脑的东张西望着,看样子是来找东西的,这半夜不睡觉,竟然敢在以君城瞎逛,怕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人。

    然而这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正是陆旗和他带的几个兵,他们来到严零告诉风凌宇的那个废弃了的学校,本来一路上还有月光照亮,但是走到学校的废墟这里突然就变得暗淡了起来。

    陆旗抬头看,发现月亮被厚厚的云层遮挡住了,只透露出一点光亮来,然而这点月光根本就不能给他们指路,反而在这黑暗的地方,大家都走的碍手碍脚的。

    无奈之下陆旗只好拿出他们预备好的手电筒来,想着这么晚了,应该不会有人路过这里的。

    况且就以君城现在的情况,谁敢大半夜的出来闲逛啊,就是那些白天嚣张无比的抢劫的人,这会儿也不敢出来。

    毕竟白天的丧尸可能会受太阳的影响,对他们的攻击性不强,但是晚上可不一样,曾经有人白天找东西找不到,想要晚上出来,结果那些个丧尸跟发了疯一样,那是连人带尸体全部都给啃没了。

    陆旗几人在学校废墟附近仔细搜寻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东西,然而这时候陆旗才想起来,风教授和他说的是,学校废墟附近的学区房中。

    害,都怪这里的鬼天气,月亮也不给力,弄得他脑子都不太好使,竟然忘记了是在另一个地方,于是赶紧小声招呼众人,往学区房附近走去。

    陆旗他们顺着道路往里面一直走,果不其然在那四幢房子交叉的地方找到了被严零挖走晶核的那个怪物。

    一看到怪物,众人都被吓了一跳,这也太大了,而且看怪物的样子,还是抱头蹲着的,但是看起来仍然很庞大。

    不知道这怪物站起来的时候,究竟有多么的庞大,陆旗早就听风凌宇说过了,这怪物是那个叫严零的人杀死的。

    就是那天他们带下去的那个男人,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这么大个怪物都能杀死,幸亏那天他把人给了风教授,否则到时候那人要是想弄死他,恐怕易如反掌。

    陆旗想想都后怕,虚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胸口,为自己活下来点了个赞,又为严零的不记仇加了个分,毕竟万一人家记仇,到时候要来报复自己呢。

    其余几人纷纷围着怪物,他们也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东西,丧尸见得不少,可是这样庞大的怪物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江安打量着面前的怪物,心下有些疑惑,随后又转头看了一眼陆旗,见陆旗没有动作,他也站在那里不动,只等待着他发号施令。

    随后陆旗反应过来,就小声的号令大家一起挪动一下怪物,结果他们人太少,这怪物太大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搬动他。

    于是陆旗就想着叫人回去多叫几个人来,结果刚招人过来,准备吩咐下去,就见面前的庞然大物突然动了一下。

    怪物这不动还好,他一动,所有人都被他吓的动了,但是军人的素质让他们很快镇定下来,怀里的枪也都还在,根本不慌。

    然而怪物再次一动,他站起身来,直接吓得所有人立马举起手里的枪,就连陆旗也被怪物突然的动作吓到了。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风教授不是说怪物已经被杀死了吗?为什么他还会动?不会吧不会吧,这家伙难道可以死而复生的吗?

    我的妈呀,他又动了。

    陆旗欲哭无泪的看着面前的怪物,心想,这算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一来,这怪物就像是活了一样。

    唔,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应该在手术室里面吗?噢,对了,我好像是因为手术做太多了,太困了睡过去了。

    周跃尘抬起手想要按按跳动的太阳穴,却发现触手竟然是一片粗糙的皮肤。

    他把手举到眼前来,想要看一看自己怎么了,却发现这只手,竟然乌黑乌黑的,手臂上面冒出几根幽蓝色的青筋,原本应该是白皙且修长的一只手,此刻竟然变成了这样。

    吓得周跃尘后退了好几步,而他这一动作,更是吓得围在他身边的陆旗几人一大跳,陆旗都举着枪准备开枪了。

    这时周跃尘也看到了他周围几个举着枪的陌生男人,一向都是大大的良民的他,赶紧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吓得周跃尘嘴里还磕磕巴巴的说着:“别,别打我,我是好人啊哥。”

    这下陆旗和他所有的兵都惊呆了,江安更是诧异不已,这,这怪物竟然能够说人话?而且还会做人类投降的姿势?

    “你是什么人?”见周跃尘如此熟悉的一套行云流水的举手投降的动作,陆旗决定问问他的来历。

    而周跃尘见他们个个手里都有枪,那肯定是不可能会忽悠他们的,于是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叫周跃尘,是以君医院的医生,我是个外科医生……”

    “行了。”还没等周跃尘罗里吧嗦的说完他的所有来历,陆旗不耐烦的打断他。

    “那你又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陆旗听了周跃尘的话,他也知道以君医院的周医生,听说他医术高明,救死扶伤。

    但是以君医院的医生,怎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大怪物呢?陆旗有些不太相信周跃尘的话。

    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荒唐了,人类能够变成丧尸也就罢了,顶多咬几个人,可是要是说人类可以变成这样庞大的怪物,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相信的。

    这么庞大的一个怪物,别说是基因突变了,你就是说他是外星生物都比人类变成的强。

    然而周跃尘也无法给他解释,因为他似乎丧失了一段记忆,他只记得自己在医院连续做了二十个小时的手术,然后就晕倒了。

    再次醒来就是在这里了,还有几个人莫名其妙的拿着枪盯着他,这让他一个良民十分的害怕。

    “我,我也不知道,我那天只是连续做了二十个小时的手术,然后就晕倒了,我再醒来,你们”周跃尘小心翼翼的指了指陆旗手里的枪,“你们就拿着枪指着我了。”

    周跃尘的语气小心翼翼,满脸写着无辜,当然,陆旗肯定看不到的,因为他那张乌漆嘛黑的脸,能够看清楚眼睛鼻子在哪里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指望看得出他的表情来。

    见问不出什么话来,陆旗也觉得这人有蹊跷,他一个怪物,如何能口吐人言,然后还能够准确的说出来以君医院的周医生,如果说他是编的,那他如何能够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而且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可是陆旗想不明白,他又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怪物的,他说遗忘了,那么这中间丢失的记忆,一定是很重要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忘记。

    还是说他其实并不是人类,只是被植入了记忆?陆旗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甩出去,果然在地下室跟风教授认识了,自己都不太正常了。

    于是陆旗决定把他带回去,他看着面前一脸懵逼的周跃尘,问道:“我们现在要把你带回去,你要不要跟我们走?还是说……”

    虽然陆旗是商量的语气,但是毋庸置疑,周跃尘要是拒绝他,肯定会被打成筛子的,吃枪子儿的事情他可不干。

    不过这个时候的周跃尘可不知道,他现在皮糙肉厚,子弹倒是无所畏惧,若真要硬闯出去,那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问题是周跃尘他不知道啊,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怪物,只是觉得自己的爪子,啊呸,是手有些奇怪。

    所以周跃尘点头如捣蒜,生怕他们反悔不带自己走,毕竟自己现在可是孤家寡人一个,跟着人家走,总比自己一个人好啊。

    见周跃尘答应,陆旗松了口气,因为他还怕周跃尘不答应,然后硬要走呢,结果人家识趣得很。

    这下可省力了,根本不需要他们抬这个怪物,直接叫周跃尘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但是……

    周跃尘的身体实在是太庞大了,以至于他走路发出的声音也很响,虽然他很努力的在克制了,但是奈何他就这么大,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没声音。

    幸亏这是晚上,并没有人出来,也不会注意到他们,所以周跃尘跟着陆旗几人顺利的来到地下室的入口处。

    嗯……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周跃尘抬手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会儿,好像也没有想出是什么不对劲,然后又放下他的手,不再思考了。

    陆旗打开地下室入口,看了一眼身旁的周跃尘,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地下室入口,再次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周跃尘,如此反复几次,陆旗抬手扶额。

    他好像,也没辙了呢……

    这么大个怪物,他要怎么塞进去啊,就算是让周跃尘自己下去,他也下不去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