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别动,我老公是丧尸 > 第十五章
    翌日。

    出发这天,大家早早的都起来了,余欢和江凛夜开了两辆吉普车过来。

    大家都在告别,把大包小包的东西装上车。

    余欢还在交代陈堰,他离开以后营地的事务,而一旁的方眠也是在默默地听着。

    姜瑜卿睡了一觉起来以后,好像是忘记了昨天的尴尬,但是当她看见另一边的沈挽时,还是忍不住,脸有些微红。

    然沈挽却没在看她,而是低着头,懊悔着自己昨天轻浮的举动,居然还没有告诉她心意,就已经强吻了人,要是卿卿以后都讨厌他了怎么办。

    唉,都怪他昨天没有把持住,不过在那样的情况下,谁又能稳住呢。

    沈挽又想起了昨天那么可人的姜瑜卿,又开始情绪失控了。

    他抬起头来想看看姜瑜卿脸上是否有讨厌他的神色,却发现姜瑜卿脸红彤彤的。

    沈挽还以为她是生病了,赶紧走过去,拉着姜瑜卿的手问:“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低着头的姜瑜卿被他这么一拉,脸色更加羞红了。

    她嗫嚅着说:“没,没有。”

    “那你是怎么了?”沈挽还没反应过来。

    姜瑜卿见他是榆木脑袋不开窍,于是决定不再理他。

    看见姜瑜卿不说话,又瞧着她与昨天一样的脸色,沈挽才醒悟过来。

    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傻了啊你,人家这是害羞了。

    于是赶紧跟姜瑜卿道歉:“对不起,昨天我……”

    看见沈挽差点就要说出昨天的事情,姜瑜卿吓得赶紧伸出手捂住他的嘴。

    被一双柔软的小手堵住嘴巴的沈挽还有些意外,随即竟然伸出手舔了一下姜瑜卿的掌心。

    姜瑜卿吓得立马把手缩了回来,又瞪了沈挽一眼,然后扭过头不理他。

    沈挽看见姜瑜卿这样,轻笑了一声,一把拉过姜瑜卿,把她抱在怀里。

    在她耳边说:“卿卿,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姜瑜卿听到他这样直白的心意,顿时觉得心慌意乱。

    直到江凛夜叫她上车,她才回应了一声。

    而沈挽早就松开了她,上了车,他知道,有些事情急不了,他现在也不着急让卿卿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只要卿卿心里是有他的就可以了,他不会强求的。

    江凛夜倒是没有看见刚才的场面,因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另一边早已经上车的文萱和林煦衍却是早就看见了。

    文萱靠在林煦衍的肩膀上说:“唉,当初你都没有这样抱过我。”

    “啊?”林煦衍还有些傻乎乎的,于是转头立马抱住了文萱。

    看见面前这个憨厚老实林煦衍,文萱虽然觉得他没有浪漫细胞,但是他能够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这就够了。

    于是也回抱住林煦衍。

    阿茶因为要把东西都整齐的放在车子里,因此也没有去关注这边的事情。

    直到姜瑜卿上车,她还是浑浑噩噩的。

    他,真的跟自己表明心意了。那自己怎么办啊?要不要回应他啊?要怎么回应他啊?

    母胎单身的姜瑜卿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沈挽的心意。

    直到阿茶叫了她一声,她才清醒了。

    “卿卿你怎么了,你刚才上车就心不在焉的。”阿茶已经收拾好东西了。

    在姜瑜卿上车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不像是那种惊慌害怕,但是就是不太对劲。

    于是等姜瑜卿坐下来以后就问了她。

    车外面的余欢和江凛夜也跟大家告了别,各自上了车。

    沈挽并没有和姜瑜卿坐在一起,反而是跟阿珍阿强一辆车。

    余欢率先出发,因为他要开车带领大家一起去所有营地人手的集合地。

    江凛夜跟在他后面,车子启动,从后视镜能够看到营友们在和他们挥手告别。

    于是江凛夜也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和他们告别。

    姜瑜卿听到阿茶问她,于是赶紧说:“茶茶,你家余欢当初是怎么追到你的啊?”

    这话一问出口,阿茶都有些愣了,卿卿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她也没有多想,觉得姜瑜卿可能只是羡慕他俩,于是就跟她说:“其实是我追的他。”

    “啊?”姜瑜卿没反应过来,声音有些大,连前面的余欢都听到了。

    正在开车余欢一脸好奇,看着后视镜里,自家小阿茶跟姜瑜卿靠的那么近,俩人嘀嘀咕咕的,不禁有些好笑,女孩子真是奇怪。

    于是便专心开车了。

    姜瑜卿发觉自己声音太大了,于是赶紧压低了,“你追他啊?没看出来,余欢这么喜欢你。”

    阿茶得意一笑,“那当然了,就是因为他喜欢我,我才追的他,他这人啊有些死脑筋,还不懂浪漫,连跟我表白都是干巴巴的一句,我喜欢你。”

    “那,你们第一次kiss是什么时候啊?是余欢亲的你还是你亲的他啊?”姜瑜卿好奇的问。

    “emmmm”这话问的阿茶也懵住了,于是抬头问余欢:“咱俩第一次打啵是啥时候啊?”

    “噗”旁边的宋朵朵和坐在副驾驶上的何轩都笑出了声。

    哪有人这么直白,这么豪放就问出来了的啊。

    余欢听到阿茶的话,倒也没觉得有多尴尬,毕竟她比这开放的时候多了去了。

    然后就听到他不紧不慢的说:“是那一次,我为了救你,被丧尸咬了一口,然后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只好堵住你的嘴了。”

    得到余欢的回答,阿茶点了点头,对姜瑜卿说:“就是这样的。卿卿你知道了没。”

    姜瑜卿闻言,然后又压低了声音问阿茶:“那余欢那个时候亲你你有没有讨厌他啊。”

    “讨厌?”阿茶有些疑惑,“为什么要讨厌啊?他主动亲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样啊。”姜瑜卿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没明白。

    阿茶觉得她很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于是追问:“是不是有人亲你了啊?”

    姜瑜卿无意识的点了点头,又突然猛地摇头。

    “是谁啊?”阿茶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沈挽。”姜瑜卿嗫嚅着说。

    “我就知道是他。”阿茶有些愤愤不平,好像自家大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此时,另一辆车上的沈挽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他揉了揉鼻子,有些莫名其妙。

    “他怎么亲的你?”阿茶看着自家卿卿害羞的样子,现在恨不得立马过去手撕了沈挽。

    而沈挽却是突然打了个冷颤,有些奇怪,今天不冷啊,怎么会这样。

    姜瑜卿见阿茶询问,于是把昨天的事告诉了她。

    听完全部的阿茶更加气愤了,随后她又听到姜瑜卿跟她说,今天沈挽还和她表明了心意。

    “我要怎么回答他啊。”姜瑜卿惴惴不安的看着阿茶,“我刚刚没有回他,是不是不对啊。”

    阿茶摇了摇头,说:“你刚才做的才是对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当然我家余欢不是。

    你可不能惯着他,必须得先看清楚他的真面目才行。”

    “啊?”看着姜瑜卿这副天真无知的样子,阿茶心里都觉得她好可爱,难怪当时沈挽忍不住呢。

    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是个禽兽!

    “卿卿啊,你就是太单纯了,才会被沈挽骗走。”阿茶语重心长的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多有经验呢。

    “哦,好。”而姜瑜卿则是一脸懵懂的看着她,小小的眼睛充满大大的疑惑。

    阿茶看见姜瑜卿这么乖巧可爱,顿时觉得自己身为老母亲,一定不能让沈挽轻易地就将她可爱的卿卿骗了过去。

    于是阿茶就跟姜瑜卿说:“男人的话不能全信,他十句话你只能听五句。

    而且啊,更不能听信他的甜言蜜语,谈恋爱的时候好着呢,等他腻了以后就不好了。”

    “嗯嗯。”姜瑜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在心里记了个小本本。

    两人嘀嘀咕咕的一直到集合地,等到余欢喊了才停了下来。

    他们下了车,发现别的营地还没到,于是他们就先把这里收拾了一下。

    由何轩,江凛夜和沈挽三个人出去捡点树枝回来生火,其他人则是留在这里等待其他营地的人。

    姜瑜卿和阿茶随便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刚才在车上一直沉默着的宋朵朵也坐在她们旁边。

    余欢则是在周围逛了逛,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是否有丧尸或凶猛的大型动物。

    江凛夜和沈挽并肩走着,一路捡拾柴火,江凛夜突然想到了昨天的尴尬事件,但是他看沈挽并没有在意。

    于是他率先发问:“昨天,那个你不会介意吧?”

    听到江凛夜的话,沈挽突然黑了脸,吓得江凛夜身子一抖,赶紧跑远了一点。

    “那个,我又不是故意的,你干嘛这么小气啊。”跑远了的江凛夜才有底气说出这话。

    沈挽看着离他那么远的江凛夜,气笑了,于是对他说:“不怪你,你回来吧。”

    “柴火都捡好了,我们该回去了。”沈挽向他招了招手。

    江凛夜仔细观察了一会,发现沈挽没有要打他的意思,于是又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却挨了一个暴栗,痛的他跳了起来,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指着沈挽说:“你,你不讲武德,你搞偷袭算什么好汉。”

    “那好吧,我们正面刚。”沈挽丢下手中的柴火,活动了一下手关节。

    看见沈挽要来真的,江凛夜突然怂了,“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于是便扛着树枝赶紧跑回去了。

    沈挽看着前面走的飞快的江凛夜,摇头笑了笑,又捡起地上的柴火跟了上去。

    而何轩跟在他后面回了刚才的集合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