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忍界被我带崩了 > 第二卷:十二生肖 第八十六章 :害羞的凌
    在嘱咐大蛇丸小心佐助后,便放任他离开。

    屋外的凌感应到大蛇丸查克拉的消失,推门而入。

    “他走了?”

    “嗯。”

    手打似乎还在回忆刚在的聊天,随意的回应道。

    “他也是我们的目标?”

    之前手打并不方便提及要拉拢的对象,所以对此并不知情。

    “没错,你可不要小看他,他可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现在这个时间段卑留呼已经死亡,曾经的大蛇丸与卑留呼交换过研究成果,所以鬼芽罗之术现在只有大蛇丸知道,而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鬼芽罗之术,拉拢大蛇丸是必不可少的。

    “看来你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察觉到手打的计划已经开始实行,凌也不打算多问什么,这些年来手打一直担任小队的智脑她们已经习惯了。

    “不说这些了,迈特甲和敖他们去干吗了?”

    手打并不像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而是将话题转到迈特甲和敖的身上,回来之后似乎就没看到他们了。

    “他们没和我一起回来,路上迈特说看到自己的后辈,所以就离开了,敖姐姐说要去犬冢家族看看,所以也没回来。”

    凌走到手打的身边坐下,将路上发生的事情转述给手打。

    看来迈特甲应该是遇到迈特凯和小李了,提前接触一下也好,至于未来犬冢一族如何不应该是凌关心的事吗?怎么敖这么上心啊。

    “你不和敖一起去吗?”

    话音刚落,转头便对上了凌幽怨的眼神。

    “多久了?”

    “什,什么多久了?”

    手打突然感到有些心虚,今天的凌有些奇怪啊。

    “我们在一起到现在过去多久了?”

    听到手打心虚的回应,凌的眼神更加幽怨了。

    “三,三个月吧。”

    隐约间手打好像明白了什么,前世自己就是宅男压根没谈过女朋友,所以并不太懂哄女生。如今刚表白便把她带到一个陌生的未来世界,现在看来她恐怕是生气了。

    果不其然,凌有些哀怨的瞪了手打一眼。

    “三个月了,你是一点表示都没有,你到底想干嘛?”

    说着还挺了挺腰板,展示着自己傲人的身材。

    这时手打才注意到凌此时的着装,一袭华美的玫瑰红旗袍,贴身的依附在她曼妙的身材上,风姿绰约,尽显妖娆。手打的鼻子不争气的流下腥红的鼻血。

    “你没事吧。”

    凌看到这一幕,连忙拿起一旁的卫生纸递给手打。

    “嘶溜,没,没事,生理反应,不用太担心。”

    擦去鼻血,手打有些蠢蠢欲动起来,这要是还能忍,拿自己还算是男人吗?

    抱住凌轻轻亲吻她的额头,缓缓地将平躺在床上。

    凌娇羞的红着脸。

    “你轻点。”

    “嗯。”

    此时气氛有些暧昧起来,手打有些举足无措,他可还是一个纯情少男,虽然认识的时间很长了,但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一时不知如何下手。

    而凌显然也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二人竟然就这样僵持了下来。

    突然屋外出来争吵声。

    “我不管,反正我不吃这个,我要吃拉面。”

    “可恶啊,现在的面馆已经不是拉面馆了。”

    听到有人找自己,手打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猛地坐立起来。

    “那个,有人找我。”

    凌此时也显得十分慌乱,娇羞的将头埋在枕头里。

    “那,那你快去呀。”

    “哦,哦。”

    听到凌让自己离开,手打心中突然松了一口气,连忙的起身向屋外走去。

    等了一会,发现手打已经离开后,凌才慢慢的将头从枕头中抬起,低头看着自己傲人的胸怀和曼妙的身姿,害羞的拍了拍微红脸颊。

    “哼,便宜你了,反正我就主动这一次,是你没抓住机会的。”

    说完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更加红润起来,猛地将头栽到枕头里。

    手打换忙的将门关上,做了几组深呼吸才慢慢的将心跳平复下来。

    “一乐大叔,你终于出来啦。”

    一道喜悦的声音突然传来。

    抬头望去,此时的鸣人正在和菖蒲面红耳赤的争吵着,见到手打出来后,鸣人高兴地高喊起来。

    “不好,九喇叭你不会被发现吧。”

    听到鸣人的声音,手打突然谨慎起来,自己体内还有九尾,不会暴露什么吧。

    “现在想到我了,刚才怎么没想到把我屏蔽呢?”

    九尾慵懒的声音从体内传出。

    “忘了,下次一定。”

    手打有些不好意思,他和九尾一般情况下并不做过多的交流,刚才事发突然所以就把九尾给忘了。

    “哼,我就知道,”九尾冷哼一声“在刚来到木叶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查克拉隐藏了起啦,眼前这个家伙的体内虽然也有我的查克拉,但并不完全,发现不了我的。”

    鸣人体内的九尾并不是完整的,在九尾之乱时波风水门将九尾一分为二,阴九尾封印到自己体内,而阳九尾则是封印到刚出生的鸣人体内,因此鸣人可没少受罪。

    “一乐大叔,干嘛哪?”

    鸣人见手打站在门后发呆,再次催促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身边的自来也分享自己最喜欢的食物了。

    “来啦。”

    手打回应一声,向他们走来。

    “一乐大叔,为什么不买拉面了?我还想吃拉面。”

    鸣人有些焦急的问道,一乐拉面馆是自己在最无助时唯一的港湾,一乐拉面更是记忆中最美好的味道,他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把拉面改成渍面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啊,我已经老了,现在一乐拉面馆已经由我女儿菖蒲继承,店里的一切我都不会再插手了,所以问我是没有用的哦、”

    手打隐约记得原剧情中有过这个场景,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到来竟然提前发生了。

    “啊,那岂不是再也吃不到猪排拉面啦。”

    听到手打的话,鸣人竟然直接呆在原地,双目失神,没有人知道一乐拉面对鸣人有多大的意义。

    “现在一乐拉面已经改名为一乐渍面了,你只能点渍面哦。”

    菖蒲将菜单推到鸣人面前,并将菜单上的渍面套餐只给他看。

    “鸣人,其实渍面也挺好吃的。”

    自来也看着菖蒲可爱的模样,立马改变了立场,帮着她劝导鸣人。

    “我不要,汤是面的灵魂,我才不要吃干巴巴的渍面,我就要吃猪排拉面。”

    倔强的鸣人此时也不听自来也的劝导,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但菖蒲也不会轻易的动摇自己的决定,依旧坚持着渍面的立场。

    “渍面是现在最流行的吃法,抛去多余的汤汁,让所有的调味料都完美的融入面中,每一口面都是精华所在。”

    “才不是呢。”

    鸣人激动地反驳道。

    “拉面才是永恒的吃法,美味的汤汁带着浓厚的香味,呲溜的吸上一口热腾腾的拉面,汤汁的浓香在嘴中爆开,如同寒冷中的温暖,这才是真正的美味。”

    “渍面才是最好吃的。”

    “拉面才是。”

    “渍面。”

    “拉面。”

    “渍面。”

    “拉面。”

    ......

    两人就这样开始争吵了起来。

    自来也见状连忙在一旁打圆场。

    “其实渍面是现在非常流行的一种吃法,酱汁包含着面条确实有着独到之处,一乐老板也承认了这种吃法,还专门邀请过我前来品尝。”

    “当然,拉面也是非常美味的,那是我小时候的味道,直到现在我也不会忘记一乐老板做出的美味拉面。”

    两人听到自来也提及一乐老板,顿时将头转向手打。

    “老爸,你来评价一下到底是拉面好吃还是渍面好吃。”

    “一乐老板,你的拉面超级好处的,肯定比渍面好吃一万倍。”

    看着菖蒲和鸣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手打心中大喊不妙。

    好你个自来也,我还在想怎么救你,你却想让我直接得罪两个人,真的过分啊。

    “其实拉面和渍面都很好吃。”

    手打自己就是做拉面的,总不能说拉面不好吧,但菖蒲又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能驳了她的面子,只能用这种方式敷衍一下了。

    “不行,肯定有一个更好吃。”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额,要不在渍面中加点汤?”

    手打依稀记得这场闹剧的结果是两人各退一步,菖蒲要做渍面,鸣人想喝汤,所以他们就在渍面中加入一些高汤。

    两人听到手打的建议后,才缓缓的停下争吵。

    “好吧,那我要这个猪排渍面。”

    虽然答应了下来,但鸣人还是点了他最爱的猪排。

    渍面加入高汤后与拉面已经相差无几。

    “呲溜,呲溜,好吃。”

    鸣人大口的吸食着,口中还不断赞扬。

    吃完后将碗放在桌面上,擦去嘴上的油渍对菖蒲说道。

    “菖蒲姐姐,以后我都要这种的。”

    “好吧,你喜欢就依你的吧。”

    菖蒲无奈的摇摇头,顾客是上帝啊,她总不能真的不让鸣人喝汤吧。

    见二人相安无事,手打这才放下心来。

    门外此时传来迈特甲豪迈的声音。

    “来两碗面,我这顿我来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