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贝姐有毒 > 第435章 自编自导
    孟小贝独自站在落地窗前,安静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陈燃身后,看了眼屏幕,慢条斯理道:“这么难得的机会,得好好配合一下吧。”

    陈燃:“......”

    孟小贝:“l,调出虚拟聊天软件。”

    l:“好嘞。”

    大洋彼岸的另一边,格伦已经开始查看老爸的手机。

    这边,陈燃几乎是与格伦同时看完了格森.沙马特的聊天记录。

    很明显,这名国会议员狠狠地斥责并拒绝了儿子,最后格伦摆出许多证据,拿住老爸的一项死穴,逼得格森.沙马特没办法,这才通过政治关系,拿下了多伦多机房的调查令。

    接下来,孟小贝在格伦的电脑上,利用程序无缝衔接了对话窗口,并将语言切换到英文输入状态。

    “该你了,”孟小贝站起身,示意陈燃切入角色。

    于是陈燃坐下,开始操控聊天对话的双方角色,一边扮演格伦的父亲格森.沙马特,一边扮演格森的朋友,用对话的形式自问自答,用词犀利的大骂自己的儿子。

    当然,这些都是为了演示给格伦看。

    格伦看到父亲在别人面前对自己毫不隐瞒的挖苦,当即气得不行。

    陈锦山与孟小贝在一旁差点要笑岔气了。

    陈燃即兴发挥,对政治格局了如指掌的他,闲聊起来毫不费力,更朝l下命令。

    “l,去安慰安慰他。”陈燃吩咐道,并继续自导自演。

    l照着陈燃的吩咐朝格伦道:“老板,稍安勿躁,等您大获全胜,您的父亲一定会理解并称赞您的先见之明。”

    格伦似哭又笑,用手摸了一把脸说:“你说的对,陈燃不欣赏你,真是太愚蠢了。”

    格伦起身,披着厚厚的浴袍,走到吧台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扭头望着窗外曼哈顿凌晨两点的夜景。

    “先不谈他了吧。”格伦说,“过两天,我会带你熟悉一下公司,等处理完手头的事,我们再去一趟华国。”

    “好嘞,”l说,“主人,要来一首睡前催眠曲么?”

    格伦没说话,l开始播放音乐,格伦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大洋彼岸的另一边,大家注视着监控传送过来的屏幕,知道接下来没的玩了,便都纷纷歇场。

    ......

    另一边,北都。

    “不去,又不是周末。”顾元铠躺在蓝海湾白馆的沙发上,屋里全是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两天了也没散掉,不知道打扫卫生的保洁员那天喷了多少。

    白馆与南都那边的观海阁一样,安保严密一般人都进不来,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新进来的吧台小姐姐方萌。

    “你不天天都周末么,”电话的另一边,是他的同学兼合作伙伴韩光耀,他笑着打趣又补充说明了一句,“元祺没在,他今天有事儿不来。”

    韩元祺,也就是之前刺了石头一刀的那家伙,实际是顾元铠的弟弟,因为跟自己哥哥闹意见,一气之下跑到南都蓝海湾认了韩光耀做大哥,还声称自己姓韩,韩光耀于是替顾元铠照看起了这个弟弟。

    “他在不在我都不去,”顾元铠曲起一条腿,孟小贝那天对他好一顿乱揍,他到现在还没有好全,“我腿伤了。”

    “不会吧,怎么伤的?”韩光耀一听就觉得惊奇,“难不成还有人能把你给伤了?去医院看了没?”

    “不用去,就是磕了一下。”顾元铠其实也想去趟医院的,不过实在是拉不下面子,医院的护士个个都认识他,总不能让一帮小护士嘲笑了。

    他揉了揉肚子,感觉有点饿了,下午睡了一觉到现在他还没吃饭,不过实在又懒得动。

    跟韩光耀扯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他躺在沙发上挺了一会儿,没一会儿又坐了起来,摸过手机。

    助理今天正好有事出去了,他看着大堂经理家给他准备的菜单,琢磨着晚上吃点什么。

    拿着菜单随便翻了翻,想叫个牛扒吃了得了。

    看了几个牛扒的做法,感觉不合胃口,正想再点个别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手机上立即出现了门口的监控视频。

    白馆的安保系统做的果然滴水不漏。

    只是顾元铠有些意外,这个时候谁会来找他?他的朋友来会先打电话,保安也不太可能,保安有事一般会先汇报给下面的经理们......

    他很不情愿地撑着一走路就酸胀发疼的腿走到门边,手机的监控视频中却没看到敲门的人。

    “谁?”顾元铠问了一句。

    视频里很安静,没有人回答。

    顾元铠有点儿无语,有可能是楼下花园里的野猫,以前也有过,从窗户外面爬进来,经过门口的时候,监控就亮了,但这几声轻轻的叩门声是怎么回事?

    野猫成精会扣门了?

    玄幻看多了吧。

    一定是听错了。

    正想走开的时候,门又被叩响了。

    再看,屏幕里还是没人,顾元铠有点儿窜火,吼了一声:“慢慢叩吧!叩够八小时下班!”

    “是我,”就在顾元铠打算不管了回沙发上窝着的时候,监控视频里有人说话了。

    方萌?顾元铠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还真是方萌。

    方萌来这里之前做了一整天的思想斗争,她几次三番拿起电话想要打给孟小贝,借钱,最终还是没能拨出去,鬼使神差却走到了这里。

    “哟,是方萌啊?”顾元铠的声调立即就变了,“这么晚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有......我有点事儿求您。”方萌继续叩门。

    顾元铠一愣,走过去准备开门,“啊是吧,有事进来说。”

    “不了,我不进来了,就在这儿说,”方萌停下了叩门的动作,“顾总......你能不能再借我点钱?”

    “哦,借钱啊,要借多少?”顾元铠接着问。

    “先借五十万吧,”方萌站在门口怯生生的说。

    这时门已经打开了,顾元铠双手揣在兜里,半眯着眼睛看着她,一听这话就乐了,心想:”你这花钱的速度够可以啊,刚给你一万元就没啦,借钱借上瘾了还是怎的?“

    “不答应。”顾元铠很干脆地回答,不再说话,转身甩上门回到沙发坐下。

    “那我就一直站这儿敲门。”方萌说。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借钱精神啊,都能开班授课了吧!

    顾元铠就想看看她到底能敲多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