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 第八十二章 公输家族与造物
    听到这话,叶尘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笑意,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信义还是非常重要的,甚至即便是豁出性命也不会违背心中的原则。

    原本他只是看中对方的本事,现在却觉得这个老人家倒是有些可爱。要知道石灰的出现对于一个匠人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随即轻笑道:“不过是区区石灰,没问题。”

    “什么?”

    冶老心中一惊,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时,叶尘从怀中拿出一张帛书,递给对方:“这便是石灰的具体制作与使用方法。”

    “这……”

    冶老有些愣住了,下意识的想要去接,但却还是收回了手。

    “此物价值连城,无功不受禄,老头子不能收。”

    冶老叹了一口气,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疼的滴血。

    “我对建筑并没有多少兴趣,石灰在您的手中才能发挥出更大的价值。况且日后说不定还有事情要麻烦前辈呢,这个便算是一点心意。”

    叶尘一脸真诚的道。

    冶老闻言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伸手将帛书接过,开口道:“老头子也没多少本事,日后若有什么要办的知会一声便成,必当尽力而为。”

    说着话,将手中之物慎之又慎的收进了怀里。

    叶尘闻言微微一笑,他等的便是这句话。能够用石灰的制作方法换来这么一位人才,还是很划算的。

    随后接着道:“这石灰实际上只是一种初级材料,若是经过一些加工应该还可以有着更多的变化,前辈可以研究一下,或许会有其它发现。”

    冶老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正想做的。

    叶尘道:“如今石灰的存在暂时还不宜公开,还请老先生代为保密,莫要告知他人。”

    冶老郑重的道:“请放心,老头子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叶尘道:“前辈的话我是相信的,那宅子的建造便交给您了,什么时间抽空去实地看一下?”

    冶老轻笑道:“老头子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有空闲,要不明天就过去吧。”

    叶尘点了点头,随后眸光微微闪动,开口道:“有件事不知当不当问?”

    冶老抬头看向前者道:“你是想问我的身份吧?”

    叶尘道:“不错,像您这样的大师,不应该是籍籍无名,而且能够在机关术与建造术上都达到如此水准,想必也是有正统传承的。”

    韩非也是神色一动,他的心中同样有着如此疑问。

    冶老闻言道:“若是其他人问,老头子没兴趣说,不过既然你也好奇,那聊聊也没什么。

    老夫名冶,复姓公输。”

    “公输冶。”

    叶尘微微挑眉,问道:“您果然是公输家族的人。”

    在这个时代,传承是极为珍贵的,尤其是核心传承更是秘不外传。

    而在机关与建造方面达到这般水准的唯有墨家与公输家,不过从那些机关的布置上来看,与墨家的非攻要义并不是很符合。

    墨门之道以守为攻,而冶老的机关虽然不知名,但明显更具进攻之势。

    想到这里,叶尘接着问道:“既然您是公输家族之人,为何独自居于此处?”

    公输冶脸上浮现出追忆失色,两息之后回道:“也没什么,就是输了呗。”

    “输了?”

    公输冶点头道:“十年前我和公输仇那老家伙争夺家主之位,可惜最后还是差了一点。”

    “即便技差一筹也不用被赶出家族吧?”

    叶尘微微蹙眉道。

    “不是被驱逐,是我自己离开的。”

    公输冶回了一句。

    “为何?”

    韩非问道。

    “其一,我与公输仇那老家伙不太对付,很多观点都是相悖的,他当了族长想必也不会给我好脸色。

    至于其二嘛,便是我想验证一些事情。”

    听到这话,叶尘神色一动,等待着下文。

    公输冶接着道:“墨家机关木石走路,青铜开口要问公输。”

    “在世人眼中公输家族主攻青铜机关,而若论木石机关术还是要数墨家最厉害,但我公输家族先祖公输班可是木匠之祖,又怎么会在这方面弱于旁人呢?

    只不过近百年来,公输家为了追求机关术的威力,将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金属机关之上,反而将木石机关抛在了身后。

    虽然霸道机关术的威力确实强大,但也有着自身的缺陷,这条路未免太过极端了一些,恐非长久之道。

    “那老先生认为木石机关与青铜机关,那个更胜一筹呢?”

    叶尘问道。

    公输冶道:“金木草石皆有着自身的特性,每一种都是无可取代的,各具优劣但却没有绝对的高下。只有将这些东西完美的结合起来,方才可称之为最强机关术。”

    叶尘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能够有着这般见解,可见对方在这方面的造诣确实极高。

    这时,却听前者忽然叹了一口气。

    开口道:“原本我以为精妙与复杂便是至极的机关术,但当看到这石灰演变之时,却发现自己错了。

    机关之道在于变化,但这世间最妙不可言的变化便是金属木石本身啊。

    岩石焚烧化为石灰,雨水即沸,沉淀之后可凝固木石。这其中的种种,比起单纯的机关制作,可是要玄妙的多了。”

    说到这里,其若有所思,随后眼前一亮说道:“机关之道的极致,便是返璞归真!以最简单的东西,创造出最伟大的作品。”

    叶尘也没想到,这么一点石灰竟然可以让对方想到这么多。不过这些话也有道理,甚至与自己所修的剑道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若是他什么时候能够达到无剑胜有剑之境,或许也是一代宗师了。

    随即道:“老先生所言不错,机关的起点与终点皆是造物。”

    公输冶闻言道:“先祖当年那些看似简单的东西,每一件皆是有着无穷妙用,原本还觉得平平无奇,如今想来那般境界绝非我等能够企及。”

    “老先生的悟性非同常人,相信总有一日也能走到那一步。”

    叶尘鼓励了一句。

    “老头子今日获益匪浅,多谢!”

    说着话,公输冶一脸郑重的拱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