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 第四章 作诗
    对于普通人来说,拜入荀子门墙无异于一步登天看。有着这样的一尊大神罩着,再加上系统这样的金手指,走上人生巅峰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完成了第一次打卡任务后,系统便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无论是他哭爹喊娘还是求爷爷告姥姥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就像是瘫痪了一样。而且这一瘫就瘫了十年!

    十年的时间也让叶尘彻底失望了,没有再去管这坑爹的系统。

    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在完成了一次打卡之后,系统还是给了奖励的,其中一项便是碧海潮声曲。

    此曲虽然属于音波功,但在不使用内力的情况下,同样也是绝佳的演奏。

    乐正子闻言眸光闪烁了一下,心中微微思量着。

    虽然伏念的表现也很是不错,但却有些流于表面了,在意境上无疑是后者完胜。

    他的心中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获胜,不过这一局的差距很是明显,作为堂堂的儒家掌门也不能太过偏颇。

    随后开口道:“第一局,叶尘获胜。”

    叶尘闻言脸上浮现轻笑,微微拱手,他既然敢主动提出切磋,那定然是有着相当大的把握。

    “第二场比试,数。”

    数也就是算数的意思,作为一名有些的儒家弟子,不仅武略诗书礼乐是必不可少的,同时还要精通算学。

    当两人拿到数筹后,乐正子看荀子:“师弟,这一局的题目便又你来出吧。”

    荀子点了点头,略微思量了一下后开口道:“今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鸡兔各几何?”

    听到这个问题,在场百余名弟子皆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就连伏念也是皱起了眉头,摆弄着手中的数筹进行计算。

    而叶尘则是挑了挑眉,对于这道题自己可是颇为熟悉,眼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缅怀。

    随后便见其也是拿起了数筹,不过他并没有以传统的方式进行计数,而是在地上写划了起来。

    众人见此,也是露出了惊奇之色,不知道前者想要做什么。

    就连乐正子也是神色一动,轻抚胡须,心中暗道:“莫非这是什么新的计算方法?”

    而就在其心中生出疑惑时,叶尘却是将手中的算筹放了下来,拱手道:“弟子已经算出结果了。”

    话音落下,周围的儒家弟子皆是一惊,就连乐正子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惊讶。他之前也有猜测对方或许真的琢磨出了算学上的一些门道,但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有了结果,要知道荀子的题目可是有着相当高的含金量啊。

    随即开口道:“那你说一下鸡兔各几何?”

    叶尘微微一笑,回道:“兔一十二,鸡二十又三。”

    前者闻言,面色不禁一动,这个答案时对的,居然只用了十几息的时间就解出了这道难题,若不是作弊了,那就只能说明对方是算学一道上的绝顶天才!

    不过乐正子还是有些不太相信,心中暗道:“那不成他早便知道答案?”

    随即再次开口道:“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余二,五五数之余三,七七数之余二,物有几何?”

    听到这个问题,叶尘再次拿去数筹在地上计算了以下,两分钟后回道:“二十又三。”

    乐正子不禁暗暗吃惊,这一题比起鸡兔同笼的问题还要更加复杂一些,但对方依旧可以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说出正确答案,世间当真有这般奇才?

    此时震惊的不止是他,那些儒生们也是瞪大了眼睛,他们可是连思路都还没理清呢。

    伏念叹了一口气,随即脸上又浮现出了笑容,虽然连输两场有些丢人,但儒家能够出这么一位贤才自己还是很高兴的。

    随即走到起身拱手道:“师弟,这一局是你赢了。”

    叶尘见此也很是谦虚的回礼道:“师兄承让了。”

    虽然轻易的获得了胜利,但他并没有认为自己有多少本事,这只能算是拾人牙慧。”毕竟这个时代的计算方式并不是很发达,即便是最顶级的难题,放在后世最多也不过是初中的水平。

    乐正子看向叶尘的目光之中多出了一些变化,荀况的这个徒弟确实有过人之处。

    开口道:“这一场叶尘胜,接下来所要切磋的书诗文。你二人可在梅、兰、竹、菊之中各选其一为题作诗,一刻钟为限。”

    听到这话,叶尘嘴角微微翘起,若是比别的还真不好说,但若是作诗嘛……

    随即便见其闭上双眼,像是在沉思一般,在脑海中不断的筛选着。虽然他有着唐诗宋词三百首作为强大后盾,随口就能背出几首来,但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

    半刻钟之后叶尘睁开双眼,开口道:“弟子已有所感悟,作出“咏竹”一首,还请指点。”

    乐正子神色一动,淡淡的道:“念吧。”

    叶尘开口诵读:“绿竹半含箨,新梢才出墙。色侵书帙晚,阴过酒樽凉。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

    话音落下,众人无不动容,这首诗虽然并非太过深奥,但其中所蕴含的意味却是非同一般。

    乐正子听完之后也是眼前一亮:“好一句但令无剪伐,会见拂云长。虽然此诗的骈律有些奇异,但却颇具意境,上佳。”

    伏念闻言眼神之中有些复杂,他很清楚自己的老师在教学之时有多么的严苛,想要获得“上佳”这两个字是多么的困难。不过这首诗也确实当得上如此评价。

    随即拱手道:“老师,这一局是弟子输了。”

    有了《咏竹》在前,自己的那首诗已经没有拿出来的必要了。

    乐正子点了点头,心情略微有点复杂,原本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他的这个得意门生显露一下自身才能的,没想到还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连败了三局。就连自己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

    不过作为堂堂儒家掌门基本的气度还是有的,干不出颠倒黑白的事。

    其目光再次放到了叶尘的身上,不得不承认,对方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惊喜。

    又默念了一遍咏竹,随后眼神闪烁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莫非那首《长歌行》也是出自你之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