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吾妻非人哉 > 第五十九章 英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与其他人不同的呢?

    她的童年,是在民间度过的。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跟他人不同,大概是三岁的时候吧。

    看着其他邻居家的孩子在外面玩耍,她却被勒令不允许出门。

    那位姓冯的奶娘说,这是因为她的身份与他们不同。

    身份?什么是身份?

    难道大家有什么不同吗?

    她不知道,那时候她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能有人把她救出那小小的牢笼就好了。

    第二次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不同,同样是三岁,那是她第一次照镜子。

    昏黄的铜镜中,看着那个三千发丝皆雪色的小小的人儿,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与其他人的发色不同。

    奶娘说,这是天底下最尊贵的人才能拥有的发色。

    她不知道白发有什么尊贵的,家里的老管家老阿嬷不也是白发吗?

    第三次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不同,是四岁。

    那一天,她坐在院子里,听着满长安的欢呼声,静静发呆。

    奶娘告诉她,这是皇帝禅让、新皇登基,以后要好好活着,千万不要出门。

    为什么呢?

    明明大家都很开心,为什么我不能出门呢?

    她还是同样一个想法,如果能有人把她救出这小小的牢笼就好了。

    第四次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不同,是七岁。

    那一年,她被接回了皇宫,挥着手与奶娘道别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这也许是她最后一次看见奶娘。

    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前大汉皇后、现定安公主的女儿。

    她的父亲是皇帝,她的外祖父,也是皇帝。

    她开始小心翼翼的活着。

    宫里的皇子皇女都与她无关,她也没有任何名分,只是被当做宫女养在母亲的居室里。

    她知道了两位叔父以前被外祖父赐死的事情。

    她也亲眼见证了另一位叔父被外祖父逼迫自杀。

    她唯一的依靠,就只有母亲。

    如果能有人把她救出这未央宫就好了。

    当绿林军攻入长安的那一天,她想着:如果能有人把她救出长安城就好了。

    那一天,也是她最后一天见到奶娘。

    那娘顶替了母亲的身份,在未央宫自焚而死。

    她没有回头,只想活着。

    来到洛阳城郊,她住进了风谷村。

    生活条件比以前差了很多,但她很开心。

    人活着就是追求安心,在这里她很安心。

    因为可以活下去。

    可是那天晚上,当原本温柔的母亲面目狰狞的掐着她脖子的时候,她明白,原来这里依旧不能安心。

    算了吧,她只是活着就已经很累了。

    她放弃了挣扎。

    最后的念头,如果有人能把她救出风谷村就好了。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变成了刚出生的婴儿。

    也许......自己可以迎来一段新的人生?

    但身边躺着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她的母亲,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那头白发,那个怀抱,那张脸,她再熟悉不过。

    那是母亲的脸。

    十六年,她在这里被囚禁了十六年。

    没有名字,不能出门。

    十六年后,在祭坛上,她被母亲砍下了头。

    再次睁开眼,她依旧是婴儿。

    母亲......也还是那个母亲。

    村子也还是那个风谷村。

    她想过自尽。

    可是好疼啊......

    而且,死不了。

    母亲说这是恩赐也是诅咒,只有神才能让他们解脱,所以要献祭她来取悦神。

    十六岁,祭坛上,她被焚烧而死。

    再度睁开眼,还是同样的母亲,同样的风谷村。

    不同的是,大家的穿着打扮变化了不少,而且原本村子里认识的那些人都已经不在了。

    这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已经过去了百年。

    于是她想到了逃跑。

    她一直在等机会。

    这一等,就是一千年。

    她又死了二十次。

    被雷劈、被水淹、被剥皮、被穿心、被斩首、被火烧......

    她的不死性越来越强,献祭的时候母亲杀她的方法也越来越残忍。

    她一直都积极配合。

    她在忍耐,她在等待。

    终于,渐渐的,母亲放松了对她的管控。

    她可以自由在村子里游荡。

    可是所有人都不会接近她,白头发是灾星,这是他们的传说。

    是母亲故意在村里流传下来的传说。

    没有人会帮她。

    但没关系,她只是想逃离。

    逃出村子很成功,那一天,她换好一身粗布男装,带上几两碎银,趁着夜色逃出了村子。

    回头看着渐渐变小的村子,她第二次感觉到开心的情绪。

    可很快就变成了绝望。

    因为她又回到了村子。

    这条路,起点是村子,终点......也是村子。

    后面的三百年,她又死了六次。

    她尝试过无数种逃离村子的方法。

    可到了最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开始就不存在。

    能离开村子的人,只有被神选中的祭司。

    于是她开始诚信信仰神,希望神能帮助她脱离苦海。

    那天,她确实感觉到了神的存在。

    她感受到了神的力量。

    她放开一切,任由神的精神侵入她的灵魂。

    她祈求神能救她脱离苦海。

    但神只是淡淡看着她。

    那时候,她终于明白了。

    神是没有感情的。

    在祂眼里,自己和路边的小草没有任何区别。

    祂不会帮自己,也不会阻拦自己。

    她彻底绝望了。

    她开始麻木的过着每一天,等待十六岁来临时的死亡。

    然后,继续重复,就像没有感情的牲畜一样。

    直到那一天,村里偶然进来了外乡人。

    她悄悄找到对方,恳求对方能带她离开。

    但那人的眼神告诉她,对方并没有这种打算,甚至还对她有不好的想法。

    她失望了,用神的力量杀死了他。

    但那人身上带的有外界的书册。

    书上讲的是一个故事,一个英雄拯救弱小的故事。

    她想起了当初自己年幼时的祈祷。

    如果能有英雄把她救出村子就好了。

    这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

    虽然,她也知道这只是小小的妄想。

    后来,她找到了新的报复母亲的方法。

    那就是在十六岁前就死去。

    因为不死性增强,每次自杀,她都处在极度痛苦之中。

    但看着母亲扭曲愤恨的脸,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愉悦。

    哪怕下一次复活后她会活的更惨。

    不知道又过去多久,大家的头发渐渐变短,衣服也开始不再繁复。

    她对生命越来越漠视。

    反正也不会有希望了吧。

    会拯救她的英雄什么的,说到底也只是故事中的事情罢了。

    正因为没有英雄,所以才会在故事中歌颂英雄。

    她就是这样想的。

    于是,时间悄悄流逝。

    这一次,她再次轮回了。

    出生后,她发现自己就在祭坛上。

    遍体鳞伤的母亲捧着她的脸,笑的十分开心。

    “阿玖,我们的宿命诅咒终于要结束了,你开心吗?”

    她不知道。

    但母亲确实一反常态的对她百般呵护,甚至把“大祭司”都名号都交给她来继承。

    但这有什么意义呢?

    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不死性为什么越来越强。

    因为神有一部分神力和精神都附着在她的灵魂里。

    经历了将近两千年的漫长岁月,现在的她对母亲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用来脱离诅咒的容器罢了。

    就像一次性工具,反正用完之后过几十年,她又会再次出生。

    于是在她三岁的时候,她提出一个请求:

    “我想自由的活着,哪怕只是在村子里,哪怕只有十几年。”

    母亲同意了。

    于是她得以离开这个每天都飘着血花的风谷村,来到了......另一个风谷村。

    那里有个“婶婶”。

    “婶婶”依旧对她不好,村子里的教徒们也在母亲的吩咐下对她视而不见——在他们的认知中,自己这个“大祭司”,就只是一次性工具。

    工具有必要接近吗?

    但她已经不在意了。

    又过了十几年,她也快十六岁了。

    但她没有任何想法。

    算了,就这样吧。

    她已经很累了。

    然后,那些外乡人来了。

    那时候,她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母亲说这次是脱离诅咒得到解脱的日子。

    那如果......她破坏了诅咒会怎么样?

    于是,当那个浑身血腥气浓郁的老头半夜想带她出去的时候,她没有反抗。

    她知道对方想杀掉她。

    她甚至心里希望对方真的能杀掉她。

    就在对方已经举起屠刀的时候,她却看到了那个人。

    他哼着歌,优哉游哉地走过来。

    甚至脸上还带着轻松的笑意。

    看着他轻松虐杀那个老头,不知为何,她沉寂的心开始久违地跳动。

    在他问“你不害怕我”的时候,她摇摇头。

    她不害怕,甚至还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心。

    她希望对方能杀了她。

    可是对方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还把她带回了屋里,而且并没有对她做什么。

    那天晚上,她睡着了。

    没有在梦里见到母亲,也没有在梦里见到神。

    她甚至都没有做梦。

    她就这样一觉睡到了天亮。

    睁开眼,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他安静的睡颜。

    她感觉到了安心。

    她头轻轻抵在他的胸口,呢喃道:“你会是我的英雄吗......”

    她知道自己逃不脱的,母亲总有办法把自己抓回去。

    于是,在十六岁生日的那天,她问了他一句话:

    “哥,你能把我带出村子吗?”

    她听到了那个让她安心的答案。

    “当然,无论发生什么,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把你带走。”

    那个瞬间,阳光洒在他温柔笑着的脸上,似乎都为他笼上了一层微光。

    阿玖心跳的飞快。

    这就是她的英雄啊......

    ............

    睁开眼睛,四周狂风呼啸。

    阿玖的对面,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孩儿。

    只不过那女孩儿的眼睛是金色的,而且里面没有丝毫感情。

    “是时候了。”那个女孩的声音宛若金铁,“当初我把力量寄托在你身上用来侵蚀封印,现在也差不多了。来吧,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冯阿玖努力抵抗那仿佛灵魂都要脱体而出的痛苦。

    但人怎么能跟神对抗呢?

    她已经支撑不住了。

    哥是按照约定来了,结果自己却没撑住......

    冯阿玖,你......真是可笑。

    “嗯~~这可不行哟~~”

    忽然,一道温柔的声音在阿玖耳边响起。

    她感觉到灵魂中的痛楚消失殆尽。

    侧过头,她看到了一张绝世无双的温柔笑颜。

    正前方,那个金色眸子的“冯阿玖”第一次表现出情感波动,“之前你就干扰了我......果然,那时候你就把精神注入到她体内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

    那位身穿黑色旗袍的女子用手中折扇轻轻遮着下半张脸努力思考:

    “如果是王先生的话,现在应该怎么说呢~~”

    她眼眸弯弯,恍然大悟,“应该是这样~~”

    安小姐手中折扇合起一拍掌心,“安婉莹,只是一个路过的......罗刹鸟鬼新娘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