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万古至尊神王 > 第185章 剥毛煮水的滋味
    拓跋澄对她,多少是有些介意的。

    “你是我大姐的客人,你来了,整个拓跋家都会礼待你,但你坐我家屋顶上,这算什么?”拓跋澄走近几步,看着屋顶上的南宫绯影。

    “阿紫不在,这拓跋府住着没意思。”南宫绯影从屋顶上落了下来,站在拓跋澄面前。

    这话,拓跋澄不知道该怎么接。

    最终,只是落下一句话,便要走,“你轻功虽好,但还是不要老上屋顶的好,万一不小心摔了,像是我拓跋家没招待好你。”

    但,南宫绯影将她拦住,“别被你爹给骗了!”

    拓跋澄愣住,片刻后回头,看她,“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的事,我并不想管,但你的事,关乎阿紫,我就要管!”南宫绯影回看着她。

    拓跋澄嘟嘴,“她是我大姐,我不会伤害她的!”

    “可你笨,你不会伤害她,会被人利用伤害她!”南宫绯影直接道。

    拓跋澄向来温柔性子好,从不轻易跟人生气,但这次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南宫绯影的直接。

    南宫绯影绕到她面前,认真提醒,“他会炼魔蛊,他不是你父亲!”

    “你的心思,我知道,咱们两人应该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才对!其他话,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谈!”拓跋澄丢下一句话,撞开南宫绯影的手,气休休走了。

    南宫绯影能一手将拓跋澄抓回,可她没有,只是觉得有点好笑。

    没错,她是喜欢风无域。

    从小就喜欢。

    哪怕后来他父亲杀了她哥哥,把母亲囚在冰天古墓里,又让她无法踏出舞陵栖,她也无法让自己不再喜欢他。

    但她从来没因为拓跋澄跟风无域在一起,便把拓跋澄当情敌。

    相反,她对拓跋澄无感。

    刚刚,她也只是因为拓跋澄是拓跋紫的妹妹,她才多事跳下屋顶,提醒她。

    未料,拓跋澄反应这么大。

    不信便不信,南宫绯影素来冷淡惯了,自然不会再追上去,然而刚要转身离开,却看到拓跋紫远远走来。

    “南宫。”拓跋紫也看到了她。

    南宫绯影朝她走去,“不用去了,你那个妹妹已经被她父亲安抚完毕,不会再听你任何话!”

    “拓跋昂跟我三妹说了什么?”拓跋紫问。

    “离得太远,没听清。”南宫绯影直接朝前走,“不过,我可以肯定拓跋昂已经搞定了你那个傻妹妹。还有,我觉得你没必要去找她,有时候吃吃亏,人才没那么笨。”

    虽觉得南宫绯影此话有理,但拓跋紫还是不太放心,但正要去找拓跋澄时,突然看到弟弟从偏北院的方向跑了出来,好像要出府。

    “沐沐。”拓跋紫喊道。

    拓跋沐听到声音,一回头,看到姐姐,如遇救兵般向她跑来,“姐,你回来了!沐沐正想去御王府让人入宫给你传话!”

    “出什么事了?”拓跋紫急问。

    拓跋沐道:“那只白毛狐狸来我们院子了!说姐姐你没回来,他就要在院子里等到姐姐你回来,赶都赶不走!”

    揽诀?

    靠,怎么又有他!

    拓跋紫气休休地往偏北院赶去,刚一走进院子,就见一身雪发白袍的揽诀,正风度翩翩地坐在院子里,自己给自己斟茶,喝得特别怡情。

    拓跋紫气势汹汹走进去,祭出炼狱剑,直指揽诀,“上次没将你泡死,你居然还敢来!”

    揽诀缓缓将茶杯搁下,回头看着拓跋紫,笑意盈盈,“没办法,大小姐虐揽某千百遍,揽某仍待大小姐如初恋,不来的话,想大小姐想得紧!”

    “油腔滑调,满嘴喷粪!”拓跋紫没心思听他废话,全身血脉之力灌输到炼狱剑上,手腕一震,强大剑气向揽诀扫去。

    “大小姐,你怎能如此对揽某……”揽诀赶紧跳起来躲避,石椅被拓跋紫一剑劈成两半。

    一剑不中,拓跋紫第二剑又向揽诀扫去。

    揽诀连连躲避,边躲边劝道:“大小姐,别再打了,揽某重伤未愈,不是你的对手,你再打下去,整个院子都要被你毁了……”

    “是个男人,就别躲!”拓跋紫怒道。

    “揽某就因是个男人,才不能跟大小姐打呀!”揽诀连连后退,李嬷嬷刚好端着水出来,他赶紧退到李嬷嬷身后,“大小姐,停手,停手……”

    拓跋紫怕伤到李嬷嬷,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喝道:“把人放开!”

    “揽某一放,大小姐又该动手了……”揽诀委屈道。

    李嬷嬷虽然害怕,但不想拖拓跋紫的后腿,“阿紫,你不用管我……”

    拓跋紫怎么可能不管她,心知在自己家里动手,无论打不打得赢,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吃亏的事情,她可不做!

    拓跋紫把剑一收,转身坐到院中案桌边,自己倒了杯茶,喝了起来。

    揽诀放开李嬷嬷,笑意盈盈地凑了过去,坐在她身边。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很忙。”拓跋紫将茶杯放下,不悦道。

    “大小姐,文雅一点,文雅一点……”揽诀仍笑意盈盈道。

    拓跋紫没好气地看着他,“揽诀君长着一张欠拍的脸,本大小姐能控制住不拍你,已经很文雅了,若揽诀君觉得这样的礼遇还不够好,那改日只能请揽诀君试一试剥毛煮水的滋味了。”

    揽诀一听,不但不怒,还一脸艳若桃花,羞涩至极,“大小姐,这样不太好吧,你已知揽某是狐狸,这毛要是都被大小姐你剥光了,那揽某的身子可就被大小姐给看光了!”

    说完,还颤颤巍巍地补了一句,“这样……御王殿下也不会同意吧……”

    “你错了,不是我剥你的毛。”拓跋紫没好气地看着他。

    “那是谁?”揽诀问。

    拓跋紫勾唇,从嘴里吐出四个字,“我家雁雁!”

    没等揽诀开口,拓跋紫继续补充,“而且我家雁雁有个技能,不但能帮你剥毛,还能帮你开菊!揽诀君如果寂寞难耐,同我说便是,不必如此隐晦!我家雁雁绝对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服务,必让你此生无憾,酸爽到尖叫!”

    揽诀一听,“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压惊。

    五神寺那夜,他其实也在,冥天言的惨状,他虽未亲身体验,却亲眼目睹过。

    那种酸爽,他可不想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