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拓宇纪元 > 第十三章 求凌驾于好奇
    “哔哔哔……”一阵急促的报警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凌奇。

    身体都快被掏空了,他感到真的很累,看了一下时间,早上7点,昨晚才睡三个多小时。

    他知道他还一堆事没干呢,还不能休息,所以坚持的爬起来,继续干活。

    万事都是开头难,改造机器人这东西就像挖井,把井挖好了,以后就不用去挑水了。

    警报的来源于八手螃蟹改造机器人,凌奇检查了一下,没毛病。

    只不过是因为正在被改造的机器人电脑主板没有加工安装芯片、电脑集和成电路板。

    缺少这些东西,机器人就无法进行下一步工作,对它正在改造的机器人进行安装。

    400多台机器人的工作量,要三十天完成。现在第2天了,才搞定了一台机器人。

    凌奇却胸有成竹,从容不迫。并且相信只要按照他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搞定。

    洗脸刷牙,吃了点早餐,给安东的玻璃瓶换水,然后又开始进行工作了。

    把昨天晚上改一半的机器人继续进行改造。

    今天他真的很忙,他要改造三台机器人。

    改造一台,用来帮他加工电脑主板。

    改造一台,用来帮他偷偷的去搅带存水弯的单向排气阀。

    改造一台,用来帮他维修覆带车斗型矿工机器人。

    然后编写几万行代码,给这个维修机器人用。

    还要收集约定好的糖包和橙子。放在陶瓷缸里,把它们做成面团,用热水把它们冲成黄汤,密封好,再插上带存水弯的单向排气阀然后再,拿到垃圾场偷偷的收藏。

    这些工作对凌奇来说都毫无压力,而且是非常的熟悉。让他的身体在做苦力,脑子却有空,想到其他的事情上去。

    工作的时候,偶尔会观察一下安东脸。安东的脸色有点发青,两边脸颊消瘦了。

    这说明他消耗了大量的脂肪,用饥饿的去压抑酒瘾,也是很危险的。

    这种做法,稍有不测,分分钟出人命。治疗酒瘾最好的办法还是到医院。

    凌奇深深的明白,安东是不会因为酒瘾而去医院的。

    因为去医院只有强行做手术,戒掉酒瘾。

    安东曾对凌奇说过,酒是他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用手术让他戒酒,和阉割了他没有区别。

    痛并快乐着,是一种绝大部分人的生存方式。

    每个人都有所追求,愿意为他所追求的东西付出所有。

    凌奇也有他自己的追求,希望有生之年,能解开他心里面疑雾。

    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想要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从小他就比别人勤奋努力,因为他好奇心特别强,他以为他只要把所有的东西都学会,那么他就可以找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当他学会的东西越来越多,问题也就越来越多。

    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但是每一次在他的问题,得到了答案去解惑后。他的内心就会无比的澎湃和激动。

    那对于他来说,这是切切实实的享受,精神上会得到强大的满足。这种感觉就像酒瘾一样,让他欲罢不能。

    他强大的求知欲,来源于他的童年的阴影……。

    在他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孩子时,问了他妈妈一句话,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

    他妈妈微笑着告诉他,你是从医院垃圾桶捡来的。

    听到这个答案后,他先是惊讶,然后是不知所措。幼小的心灵,到了很大的打击。人生第一次感觉到那么的无助,难受和痛苦!因为他相信了。

    他不知道怎么办,妈妈又在哪里?他吓得哇哇大哭。

    他的人生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不是他的妈妈。她把“真相”告诉了他,伤害了他,让他的心里很失落,很难过!她是魔鬼,是坏人!

    她不过是一个机械人,又怎么会是我妈妈呢?

    在他无知的童年里,唯一让他感到慰藉的是,他在学校里发现,原来小伙伴们和他都一样,妈妈都是机械人!而且很多小伙伴都和他一样,都是捡来的。

    只是捡的地方不同而已,不过大部分仍然是医院的垃圾桶。

    这件事情让他很吃惊,他觉得那些出生就被抛弃的小孩子很可怜。

    那个时候,年幼的他经常满腔热血的组织小伙伴们,一起去医院的垃圾桶里寻找需被解救的弃婴。想要带回来,交到警察叔叔的手里面边。

    随着年龄的长大,知识的增加!他才明白,只有精子和卵子的结合才会有孩子。他也是在他机械妈妈的肚子里,“怀胎”十月生的。

    所谓的怀胎不过只是通过强大的医学技术和医疗器材技术,让精子和卵子在体外结合,形成胚胎。再放到机械妈妈的人造子宫里,进行孕育。

    说什么在医院垃圾桶捡来的,不过是Ai人工智能设计者设定的一个恶意满的玩笑。

    那卵子又从哪里来呢?机械人根本不可能有卵子。

    但是机械人妈妈怀孕了10个月才把他生下来,给他无微不至的关爱。

    他的成长过程当中,机械人妈妈的照顾、栽培和教导。

    从小就把他培养成才,让他的起跑线上比别的小伙伴跑得快。该从母亲身上得到的感觉和体验,从来没有间断过!让他感觉到真真切切的伟大的母爱。

    机械人妈妈不是工具,那谁是卵子的主人?谁又是真正的妈妈?

    这涉及到一个伦理、道德、法律的问题,然而又超出了这个问题的本身。并且超出了他的学识。

    在他的潜意识当中,他是逃避这个问题的!他不想去面对,他不敢去怀疑机械人妈妈。

    他害怕得到答案,好比那一句:你是从医院的垃圾桶捡来的。

    简单的一句话,对于当时年幼的他真的像一把刀。

    他对机械人妈妈爱,第一次被这把无情的刀,狠狠切开。在他的潜意识里,也不想去体验这种经历。

    这成了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霾,他的本能告诉他,他的心灵需要被治愈。

    人类的情感,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能治愈他的,只有解决他的问题的答案。他又不敢去面对这个答案。

    他的潜意识将他这种矛盾转嫁,转嫁在其他无辜的问题身上。

    酒精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人们热衷于用酒精解决任何问题。

    酒精本身也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人们把它当成一种精神寄托的载体。

    凌奇没有把问题寄托在酒精,而是寄托在解决其他无辜的问题。

    一个人想要有问题可以解决,首先他要好奇。

    所以凌奇从小对于什么东西都很好奇!慢慢的成了习惯。

    好奇成性!解决问题成瘾!

    问题成了他的敌人,好奇成了他鉴别敌人的手段,解决问题成了他救赎的一种方向。

    他梦寐以求的事情,是一生就想要凌驾在,能够引起他好奇心的问题之上。

    裘凌奇,是他的名字。像一种神奇的心理暗示一样,给矛他莫名其妙的无穷无尽的力量。

    这种精神,乐观向上,积极阳光。让他可以迎着汹涌的波涛,乘风破浪。

    当然,在他解决问题的道路上,也经常踢到钢板。

    比如他经常会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会被外国人称为“东亚姈夫”?每他一追问的时候就没有答案了。

    又或者是那一年,那一场某三国联合军事演习,在那个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敌方出现的那些两三米高的机械人,完全就像迷一样。展现出来的威力,并不像是属于地球的力量。

    又或者是月球上的殖民者在月球上过得好吗?他们又是些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要摧毁一切,靠近他们的宇宙飞船?

    那些宇宙飞船又是谁的?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国家表过态,也没有听过任何国家抗议。就好像没有事情发生过一样。

    他的求知欲太强!想知道的问题太多太多,那种欲望像一只操控着提线的手,拉扯着凌奇这个木偶。

    那是人所无力抗拒的命运吗?

    是人类的欲望自我放纵?还是人类被欲望操控?

    欲望向来都是福祸两倚,会给人带来灾难,也会给人带来动力和力量!选择权都在人类自己手上。

    ……

    转眼间时间过得真快,知不觉就到了夜晚。凌奇看了一下墙上的老式挂钟,时间是晚上十点半。

    因为这三台机器人的作用比单一,所以改造和维修的工作进展得比较快。

    看着今天的努力,三台作用各异的八手螃蟹型机器人,经过他的维修改造!已经开始在工作,一股莫名的成就感涌上心头。

    八手螃蟹型维修机器人,会专门维修覆带车斗型机器人。

    八手螃蟹型搅拌机器人,会去帮他去搅拌单向排气阀,因为这个排气阀每一天都要搅几次,有了这个搅拌机器人,这下他就可以不用管了,只负责拿橙子和糖包做黄汤,藏起来就行。

    八手螃蟹型加工机器人,负责帮他加工机器人的电脑主板。

    这样一切就准备妥当。

    心里开始打起了算盘,昨天改造的八手螃蟹型改造机器人一天可以改造一台机人。它改造好的机器人,也会改造机器人。

    如此一来,鸡生蛋、蛋再孵鸡、鸡再生蛋、蛋再孵鸡!每一天维修改造的机器人数量都会翻一倍。以几何倍增的形式。真是相当的恐怖!

    最多只要10天,被改造好的机器人数量就会超过他们维修任务下达的工作量。

    万事开头难,这凌奇又在想接下去的,20多天该怎么过?

    忽然,仓库大门上有一个易拉罐,“咯咯咯咯”作响。

    这个易拉罐是凌奇昨天晚上布置报警机关的警戒铃。

    这么晚,会是谁?凌奇变得警惕起来!心生一虑,望了一眼正在沉睡的安东……

    《请上QQ阅读支持正版,求评论,求灌水,求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