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拓宇纪元 > 第七章 男人的决择
    凌奇望着这一群有四五十岁大叔,个个七嘴八舌地训导着他,听得头都大了。

    自己小时候也经常和身边的同学,因为东亚姈夫这4个字和外国留学的小朋友打的架也不少。

    虽然回家问父母这4个字是什么意思?父母从来都不会说,只是告诫他要好好读书。

    但是在同学的口中得知,这四个字是贬义的,大概意思就是说中国男人趴耳朵、妻管严、小男人、窝囊废。

    总的来说,在大部分中国男人的脑海中就是一种侮辱词汇。

    忽然,隔壁传来了一些砰砰蹦蹦的打砸声,夹带着一些吵闹的喧嚣。

    这时整个酒吧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很警惕的,竖着耳朵仔细的听。

    老陈一脸不悦的说:“隔壁的私人高级会所,最近来了五个外地人,在里面聚众赌博!”

    “干嘛没人报警呢?”凌奇好奇地问。

    “上海市的居民都尽最大的努力去维护这里的秩序和安宁。不想动不动就去惊动警察!”老陈解释道。

    “如果这里经常扰民和藏污纳垢的话,可能会导致地下城负3层的休闲娱乐行业被取缔、停业、整顿是吧?”凌奇反问道。

    老陈撇着嘴,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随着隔壁的吵闹打砸,声音越来越大!门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凌奇满脸担忧的问道:“他们不知道今天城市里发生了大事吗?过一会,有可能会有人来查吗?”

    “哼~!”老陈对这些好赌之徒不屑一顾,冷冷的说:“赌徒心里只想着赢钱,哪里有心情去管外面的世界洪水滔天。”

    “不行,我是社工,我得赶紧去制止他们!”话一说完,凌奇把酒钱往吧台放,匆匆忙忙地夺门而去。

    “你已经不是~~……”老陈话还没说完,他都看不到人影。

    …………

    凌奇跑到私人高级会所门口,对着门外围的水泄不通的吃瓜群众说:“大家快点散了,不要凑热闹了,一会警察要来了!”

    然后头也不回的,挤了进去。好不容易跑到2楼,现场的桌凳东倒西歪,麻将和扑克牌散落一地。

    5个趾高气扬,面露痞相的无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看起来倒是人模狗样!

    凌奇猛一看,觉得他们好像正在围殴、恐吓着七个文质彬彬的知识分子和一个倒在地上闭着眼睛,白皮、鸽额,短棕发的外国人。

    他仔细一看,大惊失色,这地上躺着的正是他最熟悉的陌生人,安东!

    五个无赖齐刷刷的眼睛望着突然闯进来的凌奇,地上蹲着的几个知识分子一看到有人进来连声呼救!

    “救命啊!~~”

    “这些人要抢科研资料!”

    “到底是怎么回事?”凌奇望着躺在地上的安东,向他走去,心急如焚的问道:“他没事吧?”

    被突如其来的凌奇干扰了他们的好事,这5个无赖明显是不乐意了。不怀好意的对迎面他围了上来。

    这五个无赖中带头的是一个头染黄发的红鼻头,歪着嘴巴拽拽的,态度极其嚣张地对他吼道:“关你什么事?你给我站~~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凌奇一个凌厉的长拳打在鼻子上,瞬间鼻子的软骨受伤。

    鼻子一个灼热的痛觉,让他立马忍不住用右手捂着脸,疼的难受!

    眼睛在指缝当中,看到左边的一个为他出头,准备还手的同伙,被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一个利落的侧踹踢中腹部,趴倒在地。

    这个红鼻头也愤怒了,用右手的食指着凌奇狠狠的骂道:“老子最得意的就是鼻子!你他~啊……!”

    又一记迎面的炮拳,狠狠的打在他的鼻上。脸上痛得热辣辣的,鼻子在发烫,流着鼻血!

    刚才还用来指人的右手,很自觉的捂在了脸上。

    眼睛在指缝当中,看到他右边的同伴瞄准了凌奇收拳的空档。抬右腿横踢凌奇的裆部。

    只见凌奇抬起了右脚的膝盖,用膝撞狠狠的把他同伙这只踢裆的右脚硬顶了回去,顺势下蹲转身,左脚一招旋风扫堂腿,击中了同伙另一条独木难支的左脚!同伙也失重倒栽!

    “抄家伙!”红鼻头张着染满了鼻血的嘴巴怒吼!

    在他正转身弯腰,双手要去捡起了倒落在地上的凳子时,他身后的一个同伙已经抄起了凳子,朝凌奇迎了上去。而另一个同伙则正在收集地上的麻将当武器。

    这个抄着凳子的无赖,趁着凌奇刚踢完人还没来得及起身的这个破绽!居高临下,用凳子朝凌奇的头狠狠地砸去!

    只见凌奇左手一把抓住砸下来的凳子,起身同时顺势左手把凳夺了过来,右手的一记漂亮的勾拳迎无赖的头痛击了下去!

    因为凳子被夺而身体失重的无赖,头部遭到了这一记引头痛击,朝地面飞扑而去!

    抄到了凳子的红鼻头,猛一转身!想要将凳子朝凌奇甩去!

    却没想到,刚一转身,就被凌奇左手的凳子拍了个正脸!又仰倒在地!

    红鼻头顿时感觉到眼冒金星!鼻腔里的血堵得他难以呼吸!整个脸部剧痛无比!耳朵好像听到那个在捡麻将当武器的同伙的惨叫。

    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了!求生的意志促使他爬了起来,朝着往下楼逃跑的扶梯冲了过去!

    “嗖~!”的一声,一颗麻将从红鼻头的耳边飞过,砸他在正前方扶梯的栏杆上,“噹~!”的一声反弹,砸在了花鼻子的鼻子上,不偏不倚!

    红鼻头的鼻子早已被打到没有了知觉了,但他还是身体一软,脚一瘫跪在了地上。

    他的心里好难受,不是因为疼痛切肤到肉。是因为他最引以为傲的红橙橙鼻头,惨遭摧揉!死活都都逃不过对方的魔手!

    他眼睛的视线集中一点,变成了斗鸡眼。盯着这个曾经最骄傲的红鼻子,己经变成紫色的鼻头!心里要说有多难受就多难受!眼泪也终于止不住地往下流。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古人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诚不欺我。

    一个大男人哭的撕心裂肺,用带着颤抖的哭腔,一字一字的问:“为~什~么!为~什~么!老~是~打~我~鼻~头!”

    话一说完,“哇…………!”放声大哭。

    泪水、鼻涕和鼻血融在了一起,样子难看的一比。

    “因为职业病,我当过兵,你的鼻子像靶心!”凌奇的回答不加思索。

    “噗~~!“红鼻头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倒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

    凌奇确认花鼻头爬不起来后,连忙扶起了不省人事的安东,向那几个知识分子问道:“我朋友他到底怎么回事?”

    “钱输光了,喝醉了吧?”里头一个带金丝框眼镜,稍微年长,惊魂未定的男子回应道。

    听了这话,凌奇心头一颗大石才放下来。

    正话间,楼下的门口好像更热闹了,不一会儿,十几个手持电击棍的警用防暴机器人冲了上楼来。

    堵住了楼上众人的去路。

    这时楼上的知识分子都大惊失色,心里暗暗叫苦。

    凌奇自己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苦于要向父母解释!和放心不下身边醉酒未醒的安东。

    警用防暴机器人在确定控制了现场的场面后,原地待命向警察总部汇报工作!

    须臾间,一个警察同志走了上楼来,对他们说:“今天有特殊情况,你们全部把手铐带上!什么都不要解释,协助调查后再去过守法的日子。”

    …………

    当凌奇和赌徒他们戴上头套走下楼,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围观的人们黑压压一大片。

    原先周围街道七彩缤纷的霓虹灯已经全部关闭。取而代之的是几辆警车车顶上的大型白炽灯!

    他们一出门口就被这白炽灯照得,眼睛都睁不开。

    四处吵闹喧嚣的音乐,也全部关闭。取而代之的是门口黑压压的一大片不明真相围观吃瓜群众,群情激愤,义愤填膺的谴责和谩骂声!

    人群中也不乏向他们丢垃圾和吐口水了的泄愤者!

    十几个举着盾牌的防暴机器人被围观的群众夹在人群中护送着他们上警车。

    因为受到攻击而掉在海里的太空飞船,来历不明的小型潜艇在一天里不同的时间出现打破了人们长久以来的安宁生活。

    一系列事件把原本幸福生活的人们置身于恐慌当中!在这个人们神经脆弱又敏感的时期,几个不知死活的人顶风作案!一下子就顶到了压抑又想要释放的人们心头的枪口上!

    顿时群情涌动,大有把他们生吞活剥之势!

    对上海有多么的热爱的人!对守护和平的生活有多么努力的人!对未知的灾难有多么恐慌的人!现在对这几个带来厄运的人呢,就有多么的痛恨!

    公安局里,警察同志在登记了个人信息,了解了大致情况之后,允许了他们打电话回家通知家人。

    凌奇第一时间选择打电话给他那正在上班的父亲。

    “喂,爸。”

    “嗯!干嘛啊?要过来帮忙是吧?”

    “在公安局里,我朋友出了点事,我看他好像需要照顾……。”

    “……”

    “爸,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是他是吧?没事,只要你顶天立地!老爸就支持你!”

    “谢谢,爸爸。”

    “记得千万别跟你妈妈说!因为我不清楚她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出现什么状况!就让我自己来应付她就好了。”

    “好的,爸爸。”

    “没事,爸爸相信你!放轻松一点,就这样吧,我先忙了,拜拜!”

    “拜。……”

    凌奇望着身旁还沉醉得不省人事的安东,莫名的感到心安。

    不一会警察分别对他们逐个进行了单独的调查和询问。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现场,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警察同志用严厉的眼神拷问着凌奇。

    “我和安东是同伙!”凌奇意志坚定的说。

    ……

    《请上QQ阅读支持正版,求评论,求灌水,求收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