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 第七百五十章
    有句话叫做太熟了不好下手,现在叶千狐对卡伦家族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虽然和卡伦家族的关系严格来说算不上密切,但卡伦家族对他的态度,尤其是爱丽丝的缘故,让叶千狐不怎么希望和这个家族为敌。

    尽管要说起来,他利用空间能力取血的方式并不会伤害到吸血鬼,最多也就是让他们稍微难受那么一瞬,然后就是因为缺少部分血液带来的饥饿感,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但恐怕没有哪个吸血鬼会心甘情愿地让他获得血液,想来想去,卡伦家族还是搁置处理好了,先从其他吸血鬼家族动手,而他目标的首选就是位于阿拉斯加的德纳利家族。

    这是一个像是卡伦家族一场遵从“素食”,和人类和平相处的吸血鬼家族,而且还可以算是卡伦家族的近亲,只不过近亲这种说法可能不是来来自血缘,而是相同的生活习性。

    德纳利家族拥有两个能力者,首先是凯特,通过触碰释放强烈电流使目标失去抵抗力,可能是意识上的电流,也可能是真正的电流,叶千狐希望是后者,这样用途更方便一点,最起码还能够在必要时刻扮演一下人形发电机呢。

    这个能力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威胁,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接触凯特就能够得到她的血液,空间能力就足够了。

    相比而言,另外一个没有杀伤力的能力,对他的价值就更大了。

    伊利尔,男性吸血鬼,曾经效力于沃尔图里家族,现在是德纳利家族的一员,他的能力是辨别吸血鬼拥有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叶千狐都想不到,以阿罗那样的一种性格,怎么可能会放伊利尔离开沃尔图里家族,这个能力对于热衷于吸纳特殊能力者的阿罗来说价值太大了。

    无论原因如何,这给了叶千狐一个更好地剥夺这个能力的机会,德纳利家族虽然还算是强大,但根本无法和沃尔图里家族相比,相应的,叶千狐下手的时候不会遇到太多的麻烦。

    已经确定了将德纳利家族当做目标,但不是立刻就做。

    德米特里的身体已经燃烧殆尽,这个沃尔图里家族的忠诚护卫就此消失不见。

    他留下的遗产,就是叶千狐已经到手的两只保存在玻璃管中的血液,其中一支保存起来,另一支,叶千狐接下来就准备使用在自己的身上。他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自己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具有这样的同化能力,可以让他从这支血液样本中得到他想要的能力。

    再度看了看周围被自己破坏的场景,叶千狐沉默了一下转身离开。

    就在距离这里只有几十米的地方,贝拉坐在一根突出地面的树根上,双腿蜷缩起来被双臂环绕着,下巴抵在膝盖上,眼睛有些失焦地看着地面,愣愣地出神。

    距离不算太远,所以她能够清楚地听到之前来的德米特里的惨叫声,只是从声音就能够听出他所经历的痛苦,但好像不应该为此感到同情,毕竟如果没有叶千狐及时的出现,那个叫做德米特里的怪物现在已经杀死了她。

    “在想什么?”

    发呆的贝拉完全没有注意到叶千狐做到了她的身边,直到叶千狐出生询问,才忽然反应过来,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起来。

    “看来是我吓到你了”,叶千狐笑道。

    “只是没有发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迟疑了下,贝拉又在刚刚的位置坐下,彼此安静了几秒钟,贝拉故作无所谓地语气问道:“结束了?”

    叶千狐抬头看着稀稀疏疏的枝叶,还有从那之间落下的水滴,“是啊,结束了,一个吸血鬼用最彻底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这对人类是一个好消息不是吗?”

    这好像确实是一件好事,贝拉觉得应该对此感到高兴的,但实际上,不知道为什么,这似乎对她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自己此时最深刻的感触用语言表达出来恐怕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哦,这样啊。’

    贝拉转头看向叶千狐,当目光来到他血红色眼睛的时候,细心地发现了一个变化,再次认真的关注了一番,确定那并不是看错了。

    “怎么了?”察觉到贝拉在盯着自己的眼睛看,叶千狐疑惑道。

    贝拉微微蹙眉,低声道:“你的眼睛,颜色好像变深了。”

    叶千狐点点头,道:“正常现象,因为我又感到饥饿了,刚刚的工作消耗了我很多体力。”

    “所以,你想要吃东西吗?”贝拉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轻松一点。

    再次点头,叶千狐说道:“我不就是和自己的食物坐在一起吗?”

    “请不要这样说好吗,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是我的错。贝拉,你比往常时候看起来更美味了。不过不需要担心,我依然不会杀了你,事实上,我还不想因为‘捕食’这个借口来杀人。”

    叶千狐并不介意杀戮,只要不是没有价值的,但却绝对不想因为满足自己的胃这个价值来施行杀戮这种事,此处特指人类。

    吸血鬼这种状态对他来说只是暂时的,尽管对这种类似于真实版角色扮演的情结并不讨厌,或者说感觉很有趣,但他可绝不想入戏太深。

    不介意品尝一下人类血液的味道,当然他很挑剔,到现在为止也只是会品尝一下身边这位女主角的味道,但如果因为吸血将人杀死,那就不是有趣了,而是怪物。

    贝拉是一个观察力敏锐的女孩,察觉到叶千狐的某种情绪,贝拉说道:“肯定有一个但是对吗?”

    “但是,贝拉,我可不是好人,所以我仍然希望能够再次品尝你的血液,,你恐怕不知道,和动物的血液相比,人类的血液对我来说更有营养。”

    这样说着,叶千狐依然带着微笑。

    “不过我一直觉得,美丽的女士总应该受到优待,所以我不会强迫你。贝拉,虽然一些饮食习惯上让我拥有伤害你的可能,但你在我这里很安全,至少我不会主动伤害你。”

    “听起来就像是表白一样。”贝拉笑道。

    “肯定不是表白就是了”,叶千狐耸耸肩。

    想着叶千狐的话,贝拉试探着问道:“如果我希望你伤害我呢?”

    “我怎么能拒绝一位美女的要求呢”,叶千狐淡淡地说道:“其实呢,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感染你。”

    这本应该是一个对贝拉来说比较恐怖的话题吧,只是叶千狐说话的语气太过平淡了,以至于就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消失,而不是讨论死亡还有感染之类的话题。莫名地被这种氛围所感染,贝拉也用平静地语气问道:“要怎么做?”

    叶千狐说道:“比较简单的做法,咬你一口,不过我的想法是咬在不易被人看到的地方。你也看到了,吸血鬼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但是如果是被同类咬伤,就算是恢复了之后也会留下咬痕。”

    “大多是时候,如果你没有吸血鬼这样的视力是不可能看到这些痕迹,但总会有例外发生的,你肯定不想带着一块咬痕穿比基尼。”

    很认真想了想这样的场景,贝拉有点认同叶千狐的话,点点头,转到下一个问题。

    “那么,过程呢,一觉醒来忽然就发现自己成为了全新的生命吗?”

    想了想,叶千狐问道:“贝拉,你所经历的最痛的经历是什么?”

    “小时候被蜡烛烧到手指”,贝拉伸了伸手指说道,然后又轻笑道:“你肯定是想要让我害怕对吗?”

    “我也希望这样”,叶千狐摊摊手,无奈地说道:“大家都希望这些就像是童话一样,可惜现实从来都不是童话。”

    叶千狐捉住贝拉的那根还没有收回去的手指,“想象那种痛苦增加千百倍,火焰不是灼烧你的手指,而是全身。如果你真的被转化,在完成之前,你每时每刻都会希望自己能够立刻死去,死亡反而成为了一种解脱,在也不用承受仿佛永远也不会结束的痛苦。”

    贝拉眼中闪过意思恐惧,但立刻问道:“你就是经历了这样的痛苦在完成转化的对吗?”

    “谁能够避免呢,否则你认为我为什么昨天遇到你们的时候就像是在发疯一样,真的很疼。”

    “听你说,我好像一点也不羡慕吸血鬼了。”贝拉嘟囔了一句。

    没有放开贝拉的手,叶千狐翻看着贝拉的手掌,好像在挑选适合下口的位置,最后视线停留在洁白的手腕上,“吸血鬼还是有些好处的,付出代价自然要得到奖励,身体的强大,永不衰老的容颜,永恒的寿命,巴拉巴拉,你看我都快要成为吸血鬼世界的促销员了。”

    “对了,你昨晚受伤的好像就是这根手指吧,恢复的不错。”

    贝拉的食指好像真的有点多灾多难,小时候被蜡烛灼伤,昨晚又新添了一个伤口。

    “你给我的药物很有效,不久后就安全恢复了。”

    顿了顿,贝拉脸上的表情好像是下定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勇气一样,轻声道:“我同意。”

    愣了下,叶千狐忍不住笑道:“嫁给我?”

    “这一点也不好笑,你可以喝我的血液,但是,不能太多,不能感染我。”

    最后贝拉又附加了一个条件,“尽量不要太疼。”

    “你确定?”

    “就当是献血了,我还是有过这样的经历。”

    “所以我们需要一点麻药。”叶千狐说着手中凭空出现一支麻醉剂和注射器,然后注射在贝拉的手腕上。针头非常细小,刺入皮肤的时候就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口,很容易就可以忽略的那种。

    “你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吗?”

    “有备无患,这是不久前我从医院偷出来的。”

    等待麻醉剂发挥作用的时候,贝拉好奇地问道:“成为吸血鬼就会拥有这种能力吗,我是说,你先前控制物体的能力,还有凭空拿出东西的能力。”

    摇摇头,叶千狐道:“据我所知,这是我独有的能力。”

    要说起来,叶千狐其实也可以直接利用空间能力从贝拉的身体中得到血液,就像是之前的时候对德米特里所做的那样,直接将血液转移到外界,比如他的口中。

    但没有尝试过,叶千狐并不确定如果人类心脏中忽然凭空消失一团血液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毕竟这并不是一个又过程的流失,会瞬间在那里制造一片空白。德米特里是吸血鬼,所以可能做成的伤害可以不用考虑,但如果是人类那估计就不一样了。叶千狐还不想一个尝试,直接把贝拉送进医院。另外就是,如果过程中对空间位点计算失误,那麻烦肯定就更大了。

    思索了一下,叶千狐对贝拉认真地说道:“你并不需要对此感到羡慕,贝拉,你是一个特殊的女孩。”

    “如果你是说我从小就缺乏运动能力的话,我承认这一点。”贝拉自嘲地说道。

    “不,这只是一方面”,叶千狐示意了一下贝拉的脑袋,解释道:“你的这里很特别,没有人能够读取你的想法,也没有任何非物理的攻击伤害到你。”

    “你是说我的头,”明明好像天方夜谭一样的说法,但贝拉马上就相信了,甚至脸上露出担忧地神色,“有什么毛病吗?”

    叶千狐无奈地看着贝拉无辜的眼神,差点被她的这个问题逗笑了,嘴角带着笑意解释道:“恰恰相反,我是说这是独属于你的一种天赋,你可以当做是一种盾牌,一个可以为你抵挡任何来自非物理攻击的盾牌。”

    “必须要说,我很羡慕你的这种能力。”

    摸了下自己带着一个很小针眼的手腕,那块皮肤几乎没有了感觉,完全处于麻木状态,贝拉深深地呼吸了一下,道:“我想我准备好了。”

    “很快就会结束,没有疼痛,没有感染。”

    叶千狐说着,在一根血管那里制造出一个很小的伤口,血液刚刚来得及从伤口中流出,马上就被他吸吮着进入口中,那种比野生动物血液要甜美太多的味道立刻在口腔中扩散。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