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神启九重天 > 第二卷 落日仙宗 第106章 此交流非彼交流
    一个时辰后、

    莫长风在壁梯上看到了千阳的身影,后者远远地招了招手,一路小跑而来。

    “哈哈!托师弟的福,你看看这火炎剑多霸气!”千阳跑近,先是自己我夸耀了一番,然后右掌一凝,冒出腾腾火焰,转而化出了一柄火炎剑。

    果不其然,什么样的鸟下什么样的蛋,千阳凝出的这柄火炎剑也是极其的猥琐。

    只见:此剑一寸来宽,剑柄的两端赫然都是剑身、各冒出了七寸长的剑刃,这是双刃剑?也不想啊,更像是一把小短棍……

    小短棍?

    小黄瓜?

    由小短剑联想到小短棍,再由小短棍联想到小黄瓜,天知道莫长风的脑袋里闪过了什么样的画面……

    莫长风强忍住心中笑意,尴尬地轻咳数声,仔细打量起了千阳师兄。

    短短数月不见,千阳他除了修为增加了一些外,倒也并没有其他的变化,不过他的右掌以及手臂、确实是黝红了许多,想必也是修炼所致了。

    此时,千阳仍是一脸自我陶醉模样儿,盯着他的‘小黄瓜’嘿嘿直笑,莫长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打断道:“师兄,之前你说过有件好事?不知是什么事情?”

    听到询问,千阳这才意犹未绝地收起了‘小黄瓜’,对着莫长风神秘一笑:“师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出去再说。”

    说罢,千阳拉着莫长风奔向了熔窟出口……

    出口处、

    “师叔!师侄千阳、莫长风二人修炼完毕,特来取回玉牌…”

    驻守洞窟的筑基弟子,看着眼前恭敬的莫长风与千阳二人,拿出了两枚玉牌:“你们二人统共修炼一百三十五天,每人二千七百点贡献。”

    “二千七百点贡献!!”

    莫长风闻之,心中一惊,没想到数月的花竟如此之巨,落日宗果然是坑人的一逼。不过呢,二千七百贡献对莫长风来说就是小意思,心中一骂了之,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观千阳,则是满脸的哭丧之色。

    这时,驻窟弟子再次开口说道:“千阳,你的玉牌之内差五百二十点贡献,还请拿出相应的灵石以作补充!”

    “什么!我的贡献度不足了?师叔见谅,弟子实属不知,师叔您还请稍后!”千阳呆愣中反问了一句,好像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贡献度不足,转而带着一脸的忧郁看向了莫长风。

    看到千阳犹豫的小眼神儿,莫长风心中哪里还不明白,千阳这厮是在借机敲诈自己的灵石!

    卧槽!!千阳这样精明的一个人,恐怕每天都要查看一万遍自己的贡献度,他会不知道贡献度不足了?骗鬼去吧!!!

    莫长风真是恨不得甩他两耳瓜子,然后愤然离去! 可是呢,千阳这厮就是在明着坑人,莫长风刚刚得了剑晨五万贡献度,资金充裕之下,撇下师兄直接走掉的话,恐怕不妥……

    有苦难言,无奈得紧,莫长风不得不冲着驻窟弟子行了一礼,道:“师叔,千阳师兄的五百二十点贡献度,还请在我的玉牌中扣除…”

    驻窟弟子将两人的神情看在眼里,转而似笑非笑地看向了千阳,似是在说‘兄弟,你厉害!师叔佩服!!’

    划去贡献度,交出密室令旗,拿回玉牌,一切行云流水并无半点异常。不过此刻,莫长风却是在惦记着十二层密室毁坏之事,怎奈师叔没有提及?莫非这些费用包含在了每日的消耗里边?并不需要额外掏付?

    心中存有疑问,但驻窟弟子没有提及,莫长风也没有考虑到问及此事,他打算出窟之后再来询问下一下千阳。

    于是乎,两人收起玉牌,便向着洞窟之外走去了。但是呢,刚刚跨步离开数息,他们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喝!

    “站住!!”

    随着巨喝,刚才那名驻窟弟子连同另一名筑基弟子,闪身拦在了莫长风与千阳的面前,脸色很是不善。

    “师叔,您还有什么事吗?”千阳神色一诧,满脸微笑地躬身问起。

    “哼!”

    驻窟弟子并不理会千阳,而是手持一面令旗,盯向了莫长风:“十二层的丙字号密室,是你毁坏的?”

    “丙字号密室?”莫长风细细回想,那密室令旗嵌入处确实有一个小小的‘丙’字,开始他还以为是什么意思,原来是密室的编号。

    莫长风本就没有打算推卸责任,甚至他还想着待会向千阳询问一番。现在既然驻窟弟子提及,他便立刻开口承认:“师叔,十二层丙字号密室,是师侄毁坏的!”

    “哼!毁坏了密室不主动赔偿,居然还想跑?”

    “先交出一千灵石作为赔偿!然后再跟我去执法阁领罪!”驻窟弟子的语气很冷,脸上丝毫没有半分迂回之意。

    “执法阁!!”

    莫长风心中猛然一惊,脱口而出:“不会如此严重吧?”

    旁边的千阳同样大吃一惊,不过他很快便猜出了事情的始末,当即上前躬身一礼,堆出了一脸媚笑:“两位师叔,我师弟刚来落日宗没多久,有些规矩不太懂。请先容我与师弟说上几句话。”

    说完,千阳又是非常恭敬地行了一礼,转而把莫长风拉到了一边。

    奇怪的是,这两名驻窟弟子刚才还是满脸的没得商量,现在却没有反对千阳的行为,而是抱剑站在了原地、两人聊起了天儿。

    十余步外的一处角落、

    千阳松开了莫长风,传音道:“师弟,执法阁是万万不能进的!还请师弟拿出二千二百块青灵石,师兄待会去‘交流’。”

    “二千二百灵石?”莫长风楞住,怎么还有整有零了?

    千阳转首,冲着不远处的驻窟弟子笑了笑,又看向了莫长风,继续传音道:“师弟,刚才驻窟的师叔也说得明白,一千灵石是作为密室的赔偿。至于那一千二百灵石,则是……”

    莫长风一听,瞬时不爽了起来,千阳这是要贿赂吗?心中一愤,莫长风打定了主意,传音道:“大不了赔上一千灵石,然后再去趟执法阁,我也绝对不拿这多余的一千二百灵石!”

    看着莫长风不为所动,千阳脸上顿显出了焦急之色,忙忙传音劝阻起来:

    “师弟,千万不要义气用事…”

    “执法阁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只要进了执法阁,就算你没错也会让你少层皮的,更别说这次是师弟有错在先了…”

    “师弟,还是息事宁人吧,要不然到了执法阁之后,师父都不好替你说话…”

    “………”

    千阳绘声绘色手舞足蹈地描写,让莫长风想到了明朝的锦衣卫大牢… 执法阁若真如那锦衣卫大牢的话,那最好的办法、便是依千阳所讲,拿钱消灾了……

    莫长风心思飞起,看了看千阳严肃而又焦急的神色,又看了看不远处闲聊的两名筑基弟子,慢慢压下了心中的不满,很不情愿地拿出了二千二百灵石,交到了千阳的手上。

    有了妥协,千阳大大松了一口气,拉着莫长风又行了到那两名驻窟弟子身旁。

    只见:

    千阳先是躬身行礼一拜,上前数步行到一名驻窟弟子身旁,满脸讨好地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言语起来。同时,也将装有二千二百灵石的乾坤袋、塞进了他的手中。

    那名筑基弟子听着千阳的话语,他的脸上先是不满、而后又突然显出了讶然之色,不由地多看了莫长风两眼,接着又转首冲着千阳笑了一笑。

    看到驻窟弟子如此神情,莫长风自是知道,这次的‘交流’成功了……

    千阳笑嘿嘿地退回莫长风身边,那驻窟弟子的声音也随之而来,不过却是没有了刚才的冰冷之意:“莫长风,我念你是新晋弟子不懂规矩,这一次就不与你计较这么多了。如有下次,定不轻饶!知道了吗?”

    莫长风听着这名筑基弟子的话语,心中连连冷笑:拿了老子的钱,还想立牌坊,好处都让你占了,妈的!

    “嗯?没听到吗!”看到莫长风毫无反应,那名筑基弟子眉头一锁,有些不高兴了。

    千阳见状,连忙闪过身来,拉着莫长风向其行了一礼:“师叔,我们知道了!”

    莫长风感觉到千阳在偷偷掐捏自己的胳膊,这才想起了形势不由人,最终,不得不低下了头,认了个错……

    驻窟弟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下了逐客令:“好了,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谢谢两位师叔!!”师叔放行,千阳连连道谢,连忙拉着莫长风向着洞外奔去了。

    至于那两名驻窟筑基弟子,则是聚在一起讨论起来:

    “师兄,刚才那小子一幅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样,真该把他拉到执法阁吃点苦头才对!”

    “师弟,我也看这小子不太顺眼,不过去了执法阁,你我哪里还有油水可捞?嘿,这个叫千阳的师侄却是活道得很,我对他倒是颇为欣赏!”

    “师兄讲得极是!嘿嘿,只是不知,他们拿出了多少灵石?”

    “嗯,不多,带上密室的补偿一共才二千二块百灵石,待会我予你六百。”

    “什么!才六百灵石?师兄,刚才那小子明显就是一个土财主……”

    “师弟所言不错,那个莫长风的确像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刚才提交令旗的时候,竟然被自家师兄明着坑了五百二十贡献。啧啧啧,非一般的手段,我真是越来越喜欢那个叫千阳的了!”

    “师兄,不是师弟多嘴,单单是损坏密室妄图逃跑的这项罪名,往日里师兄都要诈得数千灵石,今日怎么如此轻易便放了他们?”

    “嗯,也并非师兄不想多诈他一些,毕竟这种事情数月才碰上这么一次。不过,师弟可知他们师父是谁?”

    “是谁?”

    “剑晨!剑晨师兄的名号你说顶不顶用?若不是千阳那厮自己坑获了五百二十贡献,不好意思扫了我们的颜面,恐怕今日一百灵石就把我们给打发了…  啧啧啧!我真是越来越欣赏他了!!”

    师兄拂袖离开,余下了师弟愣在当场。

    此时此刻:

    经验十足的师兄呢,是在不停赞赏千阳会办事,甚至在考虑日后要去结交一番…

    欠缺经验的师弟呢,则是摸了摸有些发凉的脖子,心中似在纠结:晚些师兄递予的六百灵石,自己是接下呢… 还是不接呢……

    哈哈,这位师弟所思,的确是个伤脑筋的事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