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282 鼬存在的意义!
    泉美忧心鼬的伤势,恨不得背生双翅,直接飞到鼬的身边,只可惜东歌并不像这么快让鼬见到泉美。

    否则也不会大老远的亲自跑一趟,将泉美给悄悄带走。

    两人很快的便离开了那个宁静的小村,泉美的心里忽的涌出一股莫名的不舍,好像这一次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穿梭在树林中,东歌总觉得一道若隐若现的眼神落在他的后背,一道令人十分不舒服的眼神。

    “黑绝,你是不想要眼睛了么?”

    东歌微微蹙眉,眼角迸发出一抹寒光,径直的射向小道旁的那片树林中。

    察觉到东歌不善的目光,黑绝脸色微微一变,立即收了鄙视的眼神,扭头看向另一边。

    “东歌前辈,怎么了?”

    一旁的泉美注意到突然停下步子的东歌,她顺着东歌的视线往树林的方向看了一眼。

    并未发现有任何异样,黑绝隐匿气息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

    “没...”东歌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摇头,“我们走吧。”

    ……

    空山寂寂,旭日清雅。白云悬浮于天幕之上,仿佛一朵朵棉花糖,诱人食指大动。

    山谷中一缕炊烟缓缓地升起,三个人围坐在篝火堆旁。

    竟是在...烧烤?

    啪嗒一声,东歌打了一个响指。

    幻境解除,犹如碎裂的镜片一样,宇智波泉美那清秀可人的模样也随着碎裂的镜片一同消失。

    “东歌前辈,你想告诉我什么?”宇智波鼬手中拿着一直肉串,面无表情的盯着身前的火堆。

    他的心似乎并没有因为泉美落在东歌的手中波动,只是真的如此吗?这个答案只有鼬自己才知道。

    东歌目光灼灼的盯着鼬的脸,最终放弃了窥探鼬的内心。

    “火之国一行,做得不错。”

    从某种意义上说,鼬作为双面间谍,非常的完美。

    有一点出乎东歌的预料之外,那便是鼬竟然去过辉夜行宫,见到了那块石碑!

    不过以万花筒的瞳力,应该只看到前面部分记录着辉夜来到地球后,到被六道兄弟联手封印一段的文字。

    闻言,鼬的眉头微微一动,眼角的余光微不可查的从鬼鲛的身上扫过。

    鬼鲛果然是东歌前辈的人吶,似乎陷入了一个死局啊!

    “呵,不要那么紧张。”东歌勾着嘴角暧昧的笑道,“我也是爱美之人,不会伤害你的小情人的!”

    “前提是...”

    来了!

    鼬的心头一紧,立即竖起了耳朵。

    尽管他的脸盘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但东歌能够察觉到鼬那一瞬间加重的呼吸。

    鼬知道东歌带走泉美的目的,他在等,等东歌提出的条件。

    不知道何时开始,除了佐助,他的心里又多出了一个人的身影,绝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鬼鲛识趣的抓起一大把烤好的肉串,起身往山谷下的溪水边走去。

    湍湍的流水声会在最大程度上干扰他的听觉,东歌和鼬的对话也会彻底被流水声给湮没。

    “东歌前辈,有个问题想要确认一下。”鼬抬了抬眼,目光清冷的看着鬼鲛离去的背影。

    “什么问题?”东歌注意到鼬在看鬼鲛,眼底闪过一抹犹疑之色,鼬应该没有这么迟钝才对。

    鬼鲛是东歌的人,东歌没有打算瞒着,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嗯...似乎已经不需要问了。”鼬淡淡的收回视线,从鬼鲛对东歌的态度,他能够猜得出来。

    问,只是将那百分之零点一的可能性排除掉而已。

    话到此处,似乎冷场了。

    沉默中,耳旁只有溪水哗哗流过的声音,东歌盯着眼前的火堆,目色朦胧似乎走神了。

    鼬转过头来看着东歌,出声提醒道,“东歌前辈,你可以说了。”

    东歌淡笑不语,而是将手中的肉串竖在石缝中,随后从袖口里取出一只卷轴。

    鼬的秘密任务。

    “很简单,帮我杀一个人!”

    杀一个人?

    鼬的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不是猜想这个人是谁。

    而是为什么选择他!

    鼬知道东歌很强,强到即使是现在他也无法理解,想要一个人死对于东歌来说太容易不过了。

    从东歌的手中接过卷轴,鼬的手自主的动了起来。

    挑开系着卷轴的绳子,将其展开...

    当卷轴上的名字浮现在鼬的眼中时,他那经年不变的脸色在这一刻终于变了!

    漩涡长门!

    潜伏在晓组织中数年之久,鼬当然清楚漩涡长门这四个人代表的意义!

    晓组织的首领,佩恩六道不过是六具尸体,被制作成了傀儡用查克拉进行远程操控。

    而藏在佩恩身后的人,正是卷轴上的这个名字。

    “鬼鲛会帮你的。”见鼬一脸惊疑不定的样子,东歌以为鼬对干掉长门没有多少信心,他便如此安慰道。

    闻声,鼬回过神来,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起伏不定的内心也渐渐地安定了下来。

    不可能只是这么简单的目的!

    此时的鼬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他注视着东歌的眼睛,想要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东歌内心的真正想法。

    杀死漩涡长门?

    说实话,鼬并没有多少把握,哪怕他和鬼鲛一起上也是一样,这不是人数的问题。

    “怎么?”东歌见鼬迟迟没有开口,挑了挑眉问道。

    难不成泉美那么可爱的女孩子的份量不够?鼬这家伙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正当东歌感叹鼬不懂风情的时候,鼬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

    说了一句话预料之中,却又让东歌微微一愣的话。

    “我想见佐助。”

    见佐助?这种时候?

    田之国,音忍村的基地中。

    大蛇丸被尸鬼封尽和三代同归于尽之后,音忍村的基地名义上是以药师兜为首。

    可其他据点的管理人并不将兜放在心上。

    少了大蛇丸的威慑,音忍村其他据点已经处于半独立的状态,田之国也陷入了非常混乱的状况中。

    当然,这只是名义上。

    实际上东歌的出现,让药师兜的心里打鼓。

    对于这个自己都不用出手,只在谈笑间就借刀杀人,干掉大蛇丸大人的男人。

    药师兜,打心里的畏惧。

    或许在十多年前,木叶村的小树林中的第一次见面,东歌就已经在兜的内心深处留下了阴影。

    “这里是大蛇丸的地方。”鼬的语气非常肯定,他嗅到了空气中那股独特的蛇的味道。

    “佐助正在接受药师兜的特训。”

    准确的说是大蛇丸安排给音忍的特训,实际上就是互相之间的杀戮罢了,只有拥有实力的强者才能活到最后。

    东歌连自己的弟子都是放羊式,哪有工夫亲自教导佐助。

    何况现在的佐助实力太弱了,能够通过大蛇丸的“基础”测试,活着离开这个基地是佐助成长的第一步。

    走进阴暗狭长的通道中,鼬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头。

    他不喜欢这里,空气中弥散着血腥味、霉味,黑暗中只有两旁跳动着的火把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狭长昏暗的通道犹如通向地狱的死亡之路一样。

    就在这时候,黑沉的通道的另一头,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往东歌等人走近。

    少时,随着脚步声越发的靠近。

    一个全身被红色长袍笼罩在内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宽大的帽檐遮住了他的脸,阴影将双眼遮掩只能看到半张脸。

    来人微微抬头,眼镜折射火光令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东歌大人,您怎么来了?”低低的声音听上去恭敬非常,实际上其中有几分真伪只有药师兜自己清楚。

    东歌出现并未刻意掩藏气息,药师兜虽然调动不了音忍村的其他据点,但主基地的还是完全在他的掌控中。

    接到东歌、鼬、鬼鲛三人到来的消息,药师兜第一时间放下了手中的研究赶了过来。

    音忍村的基地,东歌来过数次,对这里的布置大致清楚。

    而药师兜也知道东歌会从哪一条通道进来,所以他早就在这里守候着,等待东歌等人的出现。

    “佐助呢?没被你玩儿死了吧?”东歌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药师兜拉低了帽檐,眼角的余光落在鼬的身上,是特地带着鼬来见佐助的么?

    佐助似乎不怎么想见到鼬啊!

    “那孩子还活得好好的呢!”

    药师兜话落,缓缓地转过身去,一条白磷蛇从那红色的长袍中钻出,竖在身后就像是他的尾巴一样。

    鼬眯了眯眼睛,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药师兜了,他不知道兜的身上发生过什么。

    但从兜的身上,鼬可以清晰的嗅到一股蛇的味道。

    属于大蛇丸的气息...

    “走吧,兜知道佐助这个时间在哪儿。”东歌抬脚往前走去,示意鼬和鬼鲛跟上。

    末了,他不得不出声提醒了一句,“佐助可是很想杀你呢,就这样去见他真的好吗?”

    鼬闷头走在队伍的中间,东歌的话他自然听到了。

    见佐助,是他见佐助。

    鼬还未决定是否让佐助见到自己,以佐助现在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很快的,三人在药师兜的带领下,来到音忍村地底基地的训练场。

    站在高台,正好可以清晰的看到下方整个战斗场地,三步一个火把围成一圈高挂在墙壁上。

    闪烁着的火光照映出墙壁上的黑色污渍,那是鲜红的血水泼散在墙壁上,干涸后逐渐变成的痕迹。

    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挥之不去,从通道进来时鼬嗅到的血腥味,正是从这里传出去的。

    “佐助呢?”东歌扫了一眼场中战斗的小鬼们,并没有发现佐助的身影。

    “他出来了。”药师兜抬了抬下巴,示意众人往一号入口看去。

    果然,随着铁门打开的隆隆声响,一道清瘦的身影信步走出,阴影投影到他的身上。

    仿佛被黑暗所吞噬一般,哪怕是就在他头顶的火光近在咫尺,也无法驱散那无尽的黑暗。

    鼬的眼眸微微一沉,在心底默念着佐助的名字。

    佐助变强了,可是也更靠近了黑暗。

    “怎么?不下去见见他么?”东歌双手揣在口袋里,俯瞰着下方的战场,以他的目光自然看得出来,佐助出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群在激烈战斗活下来的人,将面临一场更加残酷的屠杀。

    这是音忍村选拔优秀下忍的方式,在音忍村天赋加上杀戮等于实力,实力加上手段等于地位。

    “我赢了,我活下来了!”

    “快让我们离开这里!”

    场中活下来的十人脸上尽是劫后余生的表情,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从阴暗的一号入口处走进来的那道身影。

    高高的看台上,并没有任何的灯光,最近的火把只能找到栏杆的边缘。

    东歌等人隐藏在黑暗中,下方的人抬头也无法看清高台上是否有人站着,除非那人倚在栏杆上。

    药师兜这时走上前,将身影暴露在火焰的光芒中。

    “战斗还没有结束呢!”兜勾着嘴角,戏谑的扫视了一圈,冰冷的眼神让场中的十人神色皆是一变。

    为什么没有结束?

    不是说活着的十人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吗?离开这个只有鲜血和污血的鬼地方了吗?

    “最后活着的十个人,就能成为音忍,离开这里!”

    “不是你说的吗?我们只剩下十个人了!”

    场中的人群哄闹起来,有几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跃跃欲试,似乎想要攀着墙壁翻过栏杆干掉药师兜。

    “啧啧啧...你们看那是什么?”药师兜笑眯眯的摇了摇手指头,示意场中的人转身。

    一号入口处,一道鬼魅般的影子站在那里。

    无声无息...

    众人根本不知道佐助什么时候出现的,药师兜也没有告诉他们,后续还会有人加入战场!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们所考虑的。

    他们心中的念头只有一个,将十一人变成十人,而多出来的这个小鬼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

    干掉他!

    所有人的心中涌出同样的想法,干掉这个小鬼,他们就能活着离开!!

    唰唰唰!!

    所有人紧握着手中的苦无,犹如群狼一般疯狂的扑向了佐助。

    滋滋滋...

    白色的电弧忽闪而过,瞬间照亮了昏暗的训练场。

    雷遁·地走!

    佐助猛地蹲下身体,双手按在地面上,血水就是电流最好的传播途径,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场地俨然加强了雷遁的威力!

    场中的下忍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战斗,只不过凭借着一股毅力支撑着身体而已。

    哪怕几个体力略强的家伙,纵身高跳躲过了地面穿过的电流。

    却也无法进行下一步的迅速移动...

    嗖的一声!

    黑暗中,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似雪花随风起舞一样的动作,佐助的身影轻盈的穿过人群...

    当一个人看到希望的瞬间又面临绝望的时,脸上所呈现出来的表情异样精彩。

    也让佐助非常满足...

    离那个男人又进了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