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274 各自的执念,没有对与错!
    泷忍村,红光闪烁。

    嗡鸣不断的警报声震聋发聩,犹如巨浪般的声波冲击着耳膜,让所有人都变得神经紧绷。

    泷忍村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村子入口处便集结了不下十个标准小队的忍者。

    泷忍村的防卫战力瞬间成型,泷忍们依托地形已经摆好了阵势,就等敌人从那个洞口进来。

    滴答滴答...

    心跳声如同时钟走动的声音一样,清晰的回荡在每个人的耳中。

    “来了!”

    不知人群中谁低喝一声,紧接着,一道鬼魅的白影径直的深入了泷忍的第一道包围圈!

    噗噗噗!!

    君麻吕旋转着身体,手臂上、胸背上、全身各处的尖锐骨刺也跟着疯狂的旋转起来。

    纯白的寒芒转瞬即逝,只听到一阵阵皮开肉绽的噗哧声传入耳中,紧接着,一簇簇殷红色的血光喷涌而来,瞬间染红了入口处的地面!

    一招,包围着君麻吕的十余名泷忍尽皆丧命。

    “怎么可能?!”

    “这家伙...”

    泷忍们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似乎还未从猎人转变成猎物中醒过神来。

    他们已经设下埋伏,占据地利、人和,只待敌人来犯便可将其全歼。

    为什么剧本完全不按照他们所设想的来呢?

    那个白头发的...竟然正面突破了十余名泷忍的防线?!只在眨眼的一瞬间!!

    那可是十个中忍啊,不是十头猪啊!

    泷忍村精英上忍竹中隆之,也是此次阻击敌人的前线最高指挥官,他一步上前站在岩石上俯瞰着君麻吕。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攻击我们泷忍村!”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君麻吕神色冷漠的平视前方,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竹中上忍。

    冷淡的声音、平静的语气,都像是在述说着一个最平凡的事。

    瞬秒十余名中忍,在君麻吕的眼里仅仅只是一个饿了吃饭、渴了喝水的普通事!

    “这家伙...”竹中上忍脸色一沉,咬牙暗骂。

    泷忍村的精英上忍,或许在五大国中只是一个普通上忍的水准,但竹中上忍是从三战活下来的“老人”了。

    作战经验非常丰富,他自然看得出手底下的忍者小队,真正能够眼前的白发少年过招的,不超过十人!

    此时,此地,忍者小队集结的数量已经超过一百人了!

    换言之,十人中只有一个可以很眼前的家伙过招,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是被瞬秒的结局。

    “秘术·鳞粉隐之术!”

    头顶上一道人影掠空而来,娇喝声同时传入耳中。

    君麻吕神色一怔,立即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背生鳞翅的短发少女口中吐出无数鳞粉。

    绿色短发,肤色略黑,十几岁的少女,可以生长出七尾的翅膀。

    脑海中快速的闪过七尾人柱力的情报,君麻吕的眼眸一凝,已经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七尾人柱力·芙!

    “看来,她们两个要扑空了。”君麻吕背后的脊柱骨一阵涌动,尤其是后背的皮肉怪异的抽搐了起来。

    紧接着,一根锋利尖锐的骨刺从君麻吕后颈处破皮而出。

    他反手握住脊柱骨的一段,而后猛地将其抽出来,滴着体液的骨刺被君麻吕当作长剑一样握在手中。

    见到这一幕,哪怕是作为精英上忍的竹中隆之也不禁感觉到头皮发麻。

    呼呼呼!!

    君麻吕手持骨剑对准身前的一片空气乱砍一通,霎时间,骨剑掀起的劲气化作一阵狂风爆发。

    犹如巨浪般的大风誓要将大地掀起一样,头顶上方直面狂风的芙身影一阵晃动。

    “不好,鳞粉要被吹到村里里面去了!”芙第一时间看穿了君麻吕的想法。

    秘术·鳞粉隐之术,七尾人柱力·芙特有的能力。

    她能从口中吐出无数粒鳞粉,鳞粉不仅仅可以妨碍对方的视线,更重要的是可以麻痹对方行动。

    若是鳞粉全部被大风吹向村子里,起码聚集在泷忍村入口的这上百名忍者都会被麻痹行动,失去作战能力!

    嗡!

    芙双手翻飞连连结印,以最快的速度将鳞粉全部吸收了回来。

    “单纯的家伙。”君麻吕面无表情的看着空中凌乱飘舞,连自己的身体都不能控制平稳的芙。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着帮助他人...

    君麻吕并不觉得这种性格不好,而是在这残酷的忍者世界中,这样的性格只会要了自己的命!

    更何况,他的目标本来就不是泷忍村。

    而是...七尾!!

    “尸骨脉·十指穿弹!”

    噗噗噗!

    君麻吕抬起双手,指尖对准了空中摇摆不定的芙,十指指骨瞬间像子弹一样发射出去。

    尸骨脉的能力发动,查克拉汇聚于双手指尖,眨眼之间,君麻吕十根手指头射出的指骨立即生长出来。

    骨弹破空而去,具有极强的穿透能力。

    哪怕是一堵坚硬的土石墙壁也无法完全挡下君麻吕的十指穿弹!

    勉强将大部分的鳞粉回收解除了泷忍危机的芙,此时她自己却是陷入了险境。

    散乱的骨弹从各个角都射来,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让芙找不到躲闪的空隙!

    骨弹在芙的瞳孔中无限的放大,她此时身体在高空中,周边的气流被狂风完全打乱。

    已经无法躲开了...

    不躲开的话,一定会被打成马蜂窝的!

    要解开吗?...

    短短的一秒钟内,无数个念头在芙的脑海中闪过,一股邪恶的查克拉渐渐地涌出,继而覆盖着她的身体。

    就在这时候!

    铮!

    一道刺耳的剑鸣声蓦地响起,芙和骨弹之间,一道银光忽然而过,强劲的剑气横空而去。

    天空中闪过一道银色弧光,仿佛将空间斩出了一道裂痕。

    空间气流被剑气彻底震碎,混乱的气流冲击在十指穿弹上,一下子便扰乱了十颗骨弹射出的轨迹。

    “竹中上忍...”而此时狂风过去,高空中的芙也稳住了身形,她一脸朦胧的望着闪过身影。

    是竹中上忍救了她...

    大家不都是很讨厌她么,为什么还要救她?

    没有给芙太多的时间思考,竹中上忍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而后稳稳的落在屋顶平台之上。

    持剑而立,清风吹拂着他的发梢。

    “小子,不要太想看人了!”竹中上忍居高临下,斜眼俯瞰着君麻吕,语气冷然而坚定的说道。

    君麻吕依旧是那一张冷冰冰的脸回望着竹中上忍,平静的脸庞就像是波澜不惊的湖面。

    平如镜,不起涟漪...

    唯有他的眼底闪烁着冷高,自信的目光。

    竹中上忍咬牙暗啐一口,这种眼神他见过太多次了,三战时那些大国忍者的眼中,他们就只是一群不入流的炮灰。

    无论是同盟国,还是敌对国,都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们!

    这就是强者的特权,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混蛋...”竹中上忍紧了紧手中锋利的剑,久违的气势重新散发出来,他已经被君麻吕彻底激起了战意。

    任何一个能够从残酷的战场上活下来的忍者,都是一个强大的人!

    内心强大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强者!

    三人的交手不过发生在数息之间,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内发生的一幕,却让众人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所有的视线全部落在了入口空地上的那道白影上。

    如雪的长发迎风舞动,冷然肃杀的气息萦绕期间,犹如雪山之巅的一朵冰花。

    冷漠淡然...

    蓦然间,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沉寂如水的画面。

    “虽然说十指穿弹是以数量取胜的招数,但老师曾经说过,在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就要想到第二次攻击。”

    君麻吕沉身蓄力,幽幽的说道。

    “十指穿弹可不仅仅只是全范围、无缝隙的攻击!”

    你的死角,我已经找到了!

    话音落下,君麻吕周身的气势一变,收敛了出鞘利箭的锋芒,内敛含蓄,犹似暴风雨前的宁静!

    “尸骨脉·月华之舞!”

    嗡!

    狂暴的查克拉犹如滔天巨浪般喷涌而出,君麻吕的身影蓦地消失在原地,天地之间一道银光闪现。

    犹如明媚的月光倾泻,洒向大地一般,充满了清冷的味道。

    即使饱含了沉重死亡的必杀一击,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寒冷,只有银白月色那清淡的美。

    君麻吕...也是一个温柔的男人呢!

    芙稳定住身形,却无法躲过君麻吕的突刺,虽然只是普通的爆发直线突刺,但他的速度太快了。

    快到所有人的眼中只闪过一道银光。

    要解开吗?芙的内心又一次这样问自己。

    如果在这里解开的话...

    村子,大家...

    芙身为人柱力的原因受到歧视,但她性格仍比较爽朗,她希望和所有人做朋友。

    尽管村子里的大家都很讨厌她,可她依旧不想让大家受伤。

    就在芙犹豫着是否要解开封印尾兽化的时候,一旁的屋顶上,一股浑厚的查克拉乍现!

    “我说过,不要太小看人了!!”竹中上忍爆喝一声,倾尽了全身的查克拉,将其灌入于双手的术式中!

    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剑之中,战场存活依靠的不仅仅只是经验和运气,还有必要的实力!

    正是依靠这舍命一搏的气势,倾尽全力的一剑,竹中上忍活着走出了最残酷的三战战场!

    “喝啊!”

    竹中上忍双手持剑,纵身一跳,横空突入月华之物中!

    叮!

    利剑划破空间,斩入银色光华!

    时间凝滞,画面定格,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凝视这这一幕,他们的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闪过。

    竹中上忍挡住了么...

    咔嚓!

    清脆的碎裂声惊响,打碎了停止的时间,打破了沉寂的画面,惊醒了呆滞的众人。

    月华散去,只见一道清瘦的身影如同一只被抛弃的破败娃娃,软软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凄美的弧线。

    “竹中上忍?为什么...”

    你不是讨厌我的吗?

    芙怔怔的望着摔落的那道身影,她的脑海中闪过一双双厌恶的眼神,既然大家都这么讨厌她。

    为什么还要为她战斗?

    芙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竹中上忍曾经看向自己的冷漠眼神,又不断的闪过月华之下的那道拦住敌人最强一击的身影。

    “啊啊啊!!”

    一声痛苦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际!

    充满了负面情绪的血色查克拉轰然爆发,状似血雾气泡的查克拉蓦地涌出,将芙的身体完全的包裹住。

    她的身后,血色的查克拉疯狂的凝聚。

    一条,两条,三条...

    “不好,七尾要出来了!”

    “快,快阻止她,会毁了村子的!”

    邪恶的血色查克拉充斥着天地,泷忍村一瞬间被恐怖的气息笼罩,所有人惊恐的望着天空中的那道血红色的影子。

    五条...

    已经足足五条尾巴了,一旦第七条尾巴也凝聚的话!

    “冰遁·冰封雪域!”

    突然间,天地一沉,寒流似云雾般翻滚,席卷着整个大地,霜雾所过之处万物尽皆化作雪白。

    冰封雪域,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查克拉,连气候也能改变的冰遁奥义。

    以白目前的实力,全力爆发查克拉可以在意念闪过的一瞬,冻结方圆千米以内的区域。

    察觉到一股异样的寒流席卷而来,君麻吕终年不变的脸色终于在此刻变了颜色。

    眉心处封印彻底解开,一股强大的阳遁查克拉疯狂的涌入身体里。

    这是东歌曾经留在他身体里的阳遁仙术查克拉,用于抑制尸骨脉的血继病。

    君麻吕很少真正在完全状态下发动尸骨脉,因为迄今为止遇到的敌人都不需要他做到如此地步。

    可先一步的尸骨脉奥义·月华之舞已经让他彻底的激活了尸骨脉。

    如果不动用东歌留下的阳遁力量,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挡下白的这一招。

    或许只需要一瞬,他就会和周围的泷忍们一样被冻成冰雕。

    作为老师的弟子,君麻吕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他可以死,但绝不能输!

    荧荧之光闪烁,君麻吕的身体恍若沐浴在一片温软的阳光中。

    封印解除,庞大的阳遁仙术查克拉注入他的身体里,尸骨脉的血继病彻底被压制。

    一根根粗壮坚韧的骨刺顺势生长出来,将他整个人都给淹没了...

    为什么要做到这样的地步?

    不惜东歌给他保命的力量来抵挡白的冰遁?白是同伴,绝对不会让君麻吕死,她会在第一时间解开君麻吕身上的术。

    究竟是为什么,君麻吕要拼尽全力?

    因为...

    东歌临走时说过的一句话,深深地烙印在君麻吕的心底,就算身体随着时间流逝而腐朽。

    他依然能清晰记得那句话。

    “你,君麻吕,是我大筒木东歌的弟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