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267 抓捕一尾的作战计划!
    雾蒙蒙的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东歌撑着一把油纸伞踩在湿漉漉的水坑中,缓步朝着雨之国中那片高塔走去。

    丝毫没有隐藏气息的东歌刚刚踏足雨之国,就已经被长门的雨虎自在术感知到了。

    “虽然长门已经得到情报了,但这样明目张胆的进入雨之国不好吧?”黑绝跟在东歌的身后,一脸犹疑的望着他的背影。

    难道东歌已经打算解决掉长门,取回轮回眼了?

    “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和长门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东歌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他知道长门想要什么,也明白自己想要什么。

    “有足够的筹码,我们会再一次成为盟友的。”

    “你有信心就好。”黑绝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随即沉默不语。

    噼里啪啦的落雨打在水坑中,溅起一朵朵浑浊的水花,一前一后四只脚掌踩过了水坑...

    雨之国最高的一座塔中,注视着窗外落雨的天道猛地站了起来。

    “长门,怎么了?”一旁的小南注意到天道的动静,立即出声问道。

    “那家伙果然没死!”恶魔之子的消息轰动忍界,即使在雨之国深居简出的长门也得到了这个情报。

    他本是不确定的,比起流言他跟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东歌和黑绝一同进入雨之国时,长门从雨虎自在术中感知到了那股熟悉的查克拉。

    “怎么办?”小南微微一惊,同时出声问道。

    要准备战斗的话,他们并没有把握...

    天道沉默不语,小南安静的站在一边不打扰。少时,天道的眼眸一沉,已然是下定了决心。

    “让畜生道去迎接他们好了。”

    闻言,小南的脸色一凝,眼底尽是凝重之色,对付东歌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长门选择出动畜生道,那就已经说明他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要通知水火组和艺术组吗?”晓组织中仅剩下的两个小组,其次便是失去了队长的和马小队。

    和马,不动不风不缘四人当初本就是长门用来凑数的,面对东歌这种强敌根本就不够看。

    何况此时和马都已经死了,不动不风不缘三人的战斗力还不如畜生道的一只通灵兽呢!

    小南的意思很简单,既然长门决定战,那自然是集结晓组织所有的战力。

    可天道沉吟了片刻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水火组还在土之国,至于艺术组...赤砂之蝎不可信...”

    唰!

    一道黑影蹿出高塔,跳跃在粗壮的排水管道上,几个起落便往雨之国外围而去。

    撑着油纸伞漫步走来的东歌眼底一抹精芒闪过,他已经发现了快速接近的畜生道了。

    长门通过雨虎自在术监视着整个雨之国,而东歌则拥有转生写轮眼可以清晰看到接近的方圆十里之地。

    “来的倒是挺快的。”东歌驻足原地,仰头看向林立的高塔方向。

    黑绝闻声神色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东歌话中的意思,他们毫无掩饰的进入雨之国,被发现也属于正常。

    长门让谁来的呢?是小南么...

    派出何人来“迎接”东歌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是小南,说明长门并没有多少敌意。

    如果是畜生道,那...

    “会是谁?”黑绝凝目注视着朦胧的雨幕。

    砰!

    白雾中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庞大的身体重重的落在积水中,溅起漫天水花扑向东歌。

    东歌的身影在巨兽的面前犹如浩瀚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水浪起伏似要将其给掀翻。

    “长门,这就是你的欢迎仪式?”东歌注意到出现在眼前的是畜生道,也明白长门的意思。

    不过,他一点儿也不着急,仍旧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你来这里的目的。”畜生道站在巨大变色龙的舌头上,俯瞰着地面中芝麻大点儿的黑影。

    “真是冷淡呢,就跟死人一样!”东歌恶意的嗤笑道。

    佩恩六道只是长门利用六具尸体制作出来的傀儡,通过黑棒来传递查克拉,分别继承了轮回眼的一系忍术。

    长门可以远距离自由操控,不仅规避危险,也解决了本体腿脚不便的劣势。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来杀我的吗?”畜生道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歌,僵硬的脸庞不会因为任何话而有任何的变动。

    “不不不...我是来送礼物的。”东歌连连摇头,一脸诚意的看着畜生道。

    “礼物?”畜生道都已经做好了通灵其余佩恩五道的动作,却没有料到东歌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没错!”东歌自信满满的笑看着畜生道。

    “三尾...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三尾?远在高塔中的长门乍一听这话,不由得微微失神。

    艺术组三尾捕捉的计划失败。

    长门本意是打算过段时间亲自前往水之国抓捕三尾,没想到东歌的动作这么快已经将三尾抓住了。

    不等畜生道开口,东歌再次抛出一个重磅筹码,“另外,一尾人柱力的情报我也可以告诉你!”

    “一尾人柱力?你知道一尾的下落?!”畜生道的声音依旧冷然淡漠,但语气却流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起伏。

    东歌一直看着畜生道,自然可以从畜生道的语气中听出长门的心境变化。

    对于长门来说,三尾目前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即使抓住了三尾,也不能将三尾、四尾、六尾封印。

    因为越是往后,尾兽的查克拉差距越是巨大。

    前面已经越级封印了二尾和五尾,如果不将一尾封印,后面的尾兽根本就无法封印。

    四尾人柱力战败,被困在土之国的某一处隐蔽的据点中,鼬和鬼鲛二人负责看守。

    而六尾人柱力则被长门带回了雨之国,关在最高的那座铁塔之下,由他本人亲自看守。

    如果抓不到一尾,不仅仅无法进行后续尾兽的封印,还会牵制住晓组织的战力。

    三尾只是顺带着送给长门的礼物,而真正令长门心动的筹码则是一尾人柱力的情报!

    “怎么?想跟我合作吗?”东歌信心满满的样子着实令人不爽,长门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主动权。

    晓组织的大部分情报都来源于黑绝,而黑绝显然是站在东歌一边的。

    “你想得到什么?”畜生道冷冷地看着东歌,依旧一副冷冰冰的死人脸,内心却是不在平静了。

    “见证一下你的理想世界而已。”东歌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不红心不跳。

    长门不是笨蛋,他知道东歌的目的并不单纯。

    不过,只要能将那件终极兵器制作出来,即使是东歌,长门也有信心干掉他!

    东歌带着别样的目的帮助他,长门明智的选择“不知道”,只是暗暗提高对东歌的防备。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擦出火花,似乎都读懂了对方眼底的意思。

    末了,东歌忽然出声补充道,“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帮我复活一个人!”

    “复活一个人?”长门乍一听这话,脑海中便闪过忍界的传闻,“你想我帮你复活大筒木辉夜?”

    死了一千年的人物,饶是以外道的力量也不可能复活的吧!

    外道·轮回天生之术,复活死者的术。

    被复活的对象死亡时间越久、被复活的人数越多,则消耗的查克拉越多,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如果复活对象为秽土转生者,则自动解除秽土转生状态。

    “啧啧啧...”东歌闻言笑了,笑着竖起一根手指头摇了摇,“不不不,是另外一个人!”

    “我考虑一下。”畜生道冷哼一声,暗暗想到,果然是带着条件来的,只要清楚了对方的目的就好办了。

    砰!

    畜生道手臂一挥,通灵之术解除。

    东歌见状也不墨迹,直接从袖口中取出一只情报卷轴,甩手抛向了三十步开外的畜生道。

    “这是一尾人柱力的情报,至于三尾...我先帮你照顾着吧!”

    话音落下,砰的一声!

    东歌的身影化作一团白雾消失在原地。

    见到这一幕,畜生道那张死人脸终于是变了颜色,黑白相间的瞳孔猛地一缩流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

    “竟然是影分身??”

    还有黑绝那家伙呢?刚才不是和东歌一起来的吗?

    畜生道的视线一直落在东歌的身上,后知后觉的长门这才回过神来,好像黑绝趁着他和东歌说话的时候离开了。

    这两个家伙究竟在搞什么鬼?

    带着浓浓的疑问,畜生道直接打开了手中的情报卷轴,只有简单的三个水墨大字。

    “妙木山?!”

    自来也的老师么...

    ……

    雨之国境内的一间酒馆中,撑着油纸伞的俊秀美少年和一个半黑半白的怪人推门走进。

    这个时间点还不到喝酒的时间,酒馆中只有三三两两的真正酒鬼待着。

    东歌选了一处靠窗的清静角落坐下,黑绝隔桌坐在了对面。

    “来壶酒和一点下酒菜就可以了。”随意的点了几个菜,打发了服务员,东歌支着手臂望着窗外。

    噼里啪啦的雨滴砸在窗台上,碎成一粒粒玻璃珠似的水花。

    黑绝犹疑的看着东歌的侧脸,几次张嘴都没有将心底的话说出来。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好了,干嘛吞吞吐吐的?”东歌瞥了黑绝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想让长门去强攻妙木山?不一定打得下来啊!”黑绝静下心来,凝声问道。

    就算真打下来了,也不一定抓得住一尾人柱力。

    “你知道妙木山在哪里吗?”东歌不答反问。

    “额...”黑绝摇了摇头,忍界三大神秘圣地之所以神秘,就是没有人知道在什么地方才神秘。

    黑绝的眼线虽然遍布整个忍界,但他还真不知道妙木山的具体位置。

    “这不就对了。”东歌白了黑绝一眼,鄙视的说道。

    黑绝一时间竟没跟得上东歌跳跃性的思维,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他怎么一点儿都没有听明白呢?

    “你都不知道怎么去妙木山,长门和小南可能知道吗?”

    黑绝存在千年之久都不知道的事情,长门和小南更不可能知道了。

    服务员端着酒菜上前,麻利的放下,微笑着说了一句“请慢用”后,便迅速离开了。

    东歌端着酒杯荡了荡,接着慢吞吞的往嘴边递过去。

    “既然找不到妙木山,那就只能让他自己出来!”

    “自己出来?有可能吗?”黑绝这才反应过来,东歌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九尾人柱力不可能,一尾人柱力却有可能。”东歌眼底精芒闪烁,十分肯定的说道。

    九尾人柱力鸣人属于木叶村,因为三忍自来也的关系,以及鸣人和妙木山蛤蟆一族签订签约的关系。

    他们在妙木山待到老死都没有关系。

    可一尾人柱力我爱罗不同,我爱罗属于砂隐村,砂隐村不可能让自己村子里的人柱力待在别人的“地盘”。

    “你想让砂隐村的人...”

    黑绝可以是说忍界中最大的阴谋家,只需要点到几分他便能够明白东歌的想法。

    “不是砂隐村的人,是我们的人!”东歌抿着一口清酒,雨之国的味道有些特别...

    “你是说让白绝?”黑绝几乎秒懂东歌的意思,这一招用了不下百遍,仍旧屡试不爽。

    只要白绝的能力没有暴露,几乎百分之百的成功!

    东歌的计划已经很透明了,利用白绝的易物变化之术,伪装成砂隐村的高层人物。

    一方面出使木叶让他们交出我爱罗,另一方面则混入砂隐村内部,让砂忍们支持他们的做法。

    总而言之,就是让木叶村相信,是砂隐村希望他们交出我爱罗。

    黑绝回过神来,想起他最开始问的问题,这些事情完全可以撇开长门,他们自己就能完成。

    “可这跟长门有什么关系呢?”黑绝再次问道。

    “因为我并不确定我爱罗在妙木山啊!”东歌无奈的摊了摊手。

    死亡森林中,东歌被突然出现的六道缠住,虽然成功的解开了净土回溯还重创了六道。

    但一尾人柱力却被六道先一步带走了。

    能够从四紫炎阵中莫名其妙的消失,除了被自来也反向通灵传送到妙木山,东歌想不出我爱罗是如何消失的。

    而且砂隐村布置的眼线也没有传来我爱罗回村的消息。

    “将情报告诉长门,自然是让他先去试试咯!”虽然说是猜测,但东歌有七成的把握。

    “你可真是...阴险!”黑绝撇了撇嘴,半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听到黑绝这话,东歌差点儿给呛着。

    黑绝这货说他阴险?能要点儿脸不?!

    再一个,让长门消耗五大国的有生力量,怎么能算是阴险?只能说是运筹帷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