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243 离开前的礼物。
    木叶村,小树林。

    三个小鬼无聊的或坐或躺在草地上,鸣人嘴里叼着一根青草翘着腿,枕着手臂难得安静的盯着天空。

    佐助坐在树影下,靠在树干上,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摇动的青草。

    而小樱也头一次没有泛花痴的盯着佐助猛看,这一次的出村任务给三人太多的震撼。

    尽管战斗只是惊鸿一瞥的短短几分钟,但三人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忍者。

    总结成一句话,他们太弱了!

    风吹树叶,沙沙作响,青草摆动,似一层碧绿的海浪扑面而来,海浪之上出现一道人影。

    “东歌老师!”小樱感觉到身前一片黑影压下,注意到东歌出现,立即大声喊道。

    躺着的鸣人和坐着发呆的佐助也在第一时间被惊醒,两人一骨碌的翻身而起站到一起。

    东歌慢吞吞的走近,他今天是来和三个小鬼告别的。

    虽然是告别,但东歌并不想让三人知道他要离开了。

    “今天叫你们出来只有一个目的。”一听此话,三人都正色起来,脸色严肃的看向东歌。

    顿了一下,东歌接着开口。

    “总结上次出村任务的经验。”

    东歌的视线在三人的脸上一一的扫过,每个人的表情虽然略有不同,但无一不是低头垂目,一副斗败了的公鸡样儿。

    看到这副清静,东歌一时间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顿时间,三个小鬼的脸色更难看了,黝黑中带着三分的红晕,又气又恼又羞。

    “行了,不过就是被人用幻术困住了么。”东歌满口不在意的说道。

    “说的轻巧,中了幻术的又不是你!”小樱嘟囔了一句,却惊奇的发现平日里早就叫唤起来的鸣人...

    今天为什么出奇的安静?!

    东歌和佐助似乎也注意到鸣人的异常,三道视线齐齐的看向了低着头的鸣人。

    额前的阴影遮住了他的双眼,让人难以看出他此时的心境。

    “鸣人,你该不会是在为三代的死而自责吧?”东歌知道鸣人看上去笨头笨脑傻兮兮的,但对于人心的观察比任何人都敏锐。

    一个人长大的小鬼对别人的脸色非常敏感,哪怕只是一个眼神,鸣人都能感觉出对方对自己是否有恶意。

    因为这样的眼神,从小到大他见到太多次了。

    东歌看得出鸣人一定知道了什么,不过,三代那个老家伙的死跟鸣人并不算有关系。

    “我都听说了,三代爷爷...是因为救我们才死的!”鸣人努了努嘴,低哑的声音断断续续,不难听出语气中的轻颤。

    和煦的阳光忽的被一朵飘来的阴云遮住,周围的光线在一瞬间暗淡了不少。

    风呜呜的吹过草地,带走了一丝暖意。

    小樱的视线在两人的脸上来回的移动,最终落在鸣人的脸上。

    而佐助却始终盯着鸣人,他抿着嘴有心开口说些安慰的话,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这种感觉,他想他应该可以体会得到。

    东歌目光清冷的盯着鸣人,沉默了半晌后这才悠悠的开口说道,“如果每死一个人,你倒要颓废个几个月,甚至几年...”

    “我看你还是不要做忍者了,去做和尚好了,给他们的亡魂念念经什么的。”

    不留痕迹的嘲讽,鸣人脸色一僵,不服气的抬起头来。

    “是不是觉得我很没有人情味?”东歌并不在意鸣人的目光,自顾自的说道,“作为忍者就要有杀人和被杀的觉悟。”

    “你不会以为只有你杀别人,没有别人杀你的可能吧?”

    “三代目火影除了忍术博士的称号之外,你知道其他国家的忍者都怎么称呼他吗?”

    三个小鬼茫然的看着东歌,对于三代的认识,几人都还只是处于那个偶尔会来学校看望他们的慈祥老爷爷的印象中。

    东歌微微的勾起嘴角,“杀一人是罪,屠万人为雄!”

    “三代目火影的另一个称号为——忍雄!”

    死在三代手中的忍者,数以千万计,在成为忍者的那一天,就应该做好被杀死的准备。

    在这个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忍者时代,三代已经活得够久的了。

    “如果你们没有做好被杀的准备,还是回家种地吧!”东歌故作不屑的俯瞰着三个小鬼,言语中尽显轻蔑之意。

    尽管东歌的话很刺耳,但三人都认同东歌的话。

    “东歌老师,你不是很强吗?”佐助忽的一下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盯着东歌。

    连那个男人都视为目标的人,眼前的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像外表看上去那样简单。

    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佐助无法佐证,但他相信那个男人的判断。

    “你想说什么?”东歌挑了挑眉,歪着头懒懒的看着佐助。

    “我们需要力量!”佐助的声音夹杂着一丝颤抖,话语中尽是对力量的浓浓渴望。

    “教导我们,让我们变强!”

    教人?这东西东歌还真不怎么会。

    按照木叶分班之后的流程,这个阶段三人应该是爬树踩水,对查克拉精准控制的修炼。

    之后才是B级A级忍术的修炼,进一步加强战斗力。

    不过,东歌显然不打算这样循序渐进,一来没有那个时间,二来他没有那份耐心和精力。

    念头闪过,东歌的眸子微微闪烁,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砰砰!

    一连两团白雾在东歌的左右两边炸响,赫然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影,影分身之术!

    “佐助跟我来!”左边的影分身话落,转身朝着一旁的小树林走去。

    “小樱,你跟我去那边。”右边的影分身则是离开队伍往小溪的方向走去。

    至于中间的人影留在了原地,鸣人左看看左边离开的佐助,右瞅瞅往小溪边走去的小樱。

    一脸呆萌的傻样,似乎还没有搞明白东歌打算做什么。

    东歌瞥了一眼鸣人的傻样,不由得抚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四代那么精明的家伙居然会有这么个天然呆的儿子。

    ……

    树林中,东歌站在一棵大树下。

    林中忽然刮起一阵风,吹了漫天树叶飞舞,打着旋儿往远处飘去,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诡秘的气息。

    佐助顿感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场景蓦地一变,漆黑的夜色如泼墨般的洒满了天空。

    所有的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中,这片昏沉的世界里,仅剩下唯一真实的东歌和佐助。

    “幻术?”

    佐助眼皮一跳,连忙将查克拉凝聚到双眼之中,激活了写轮眼,猩红的眼中豆丁大小的勾玉浮现出来。

    “佐助,你知道鼬最强的是什么吗?”东歌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明明就在眼前的人影发出的声音却忽远忽近。

    佐助怔怔的盯着东歌,生怕错过了一丝细节。

    这片幻境以他写轮眼的等级还看不破,佐助唯一能做到的便是锁定东歌的气息。

    “是什么?”

    “是幻术!”

    东歌伸手在身前一抹,涂药般的绿光点亮了黑夜,驱散如墨泼洒的夜色,荧荧之光迅速往周围辐射。

    转眼间,视野里又出现了初时的小树林,蔚蓝的天空依旧承托着朵朵白云。

    阴云挪开了笨重的身体,和煦的阳光再次洒下。

    信手拈来的幻术?我根本就没有看清他如何结印!佐助的双眼中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在写轮眼之下,竟然看不清东歌的动作?

    “怎么样?想学么?”东歌咧嘴淡笑,言语中无一不是诱惑,“想要杀死鼬,如果没有与之媲美的幻术是永远无法成功。”

    “至少,你得看破他的幻术才行!”

    “我该怎么做?”佐助有些迫不及待,都没有意识到周围的环境是否是真的已经回归到现实。

    东歌神秘的一笑,“先离开这里再说!”

    随着淡淡的声音落下,东歌的身影竟诡异的消失在原地,连一丝残留的气味都不曾有。

    佐助面色微微一变,这才注意到他仍然在东歌的幻境中!

    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幻境!

    ……

    小溪边,湍湍溪水由西向东,清澈的水流中隐约可见活蹦乱跳的鱼群游过去。

    “小樱,论天赋你跟那俩小子比起来,差太远。”东歌的直言不讳顿时让小樱的整张脸都变得难看起来。

    事实就是事实,无需隐藏什么。

    七班中,小樱才是真正拖后腿的那一个。

    “不过,你也有你的优势。”东歌的视线落在溪水中,右手缓缓地抬起来,手掌一翻一只锋利的苦无出现在掌心。

    咻!

    一道破空而去的劲风声,噗哧!

    刺目的鲜红浮出水面,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一尾鲤鱼此时已经被苦无钉在水底一动也不能动。

    “去把它给我弄上来,要活的。”

    东歌的话让小樱微微一愣,接着强装作镇定的往河边走去,只不过那龟速移动的步子已经出卖了她。

    “如果你不想永远拖后腿的话,动作最好快点!”

    催出的话在耳边响起,小樱犹如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儿一下子蹿入了溪流中。

    忍着强烈的恶心感,伸手一把捞起半死不活的鲤鱼。

    小樱一扭头爬上岸来,就手中血肉模糊的鲤鱼扔到了东歌的脚边。

    “今天这一课很简单...”东歌掌心中一团绿光闪烁,他半蹲下来掌心覆盖在鲤鱼的伤口上。

    另一手则是勾住苦无把柄上的圆环,指尖一挑将苦无给抽了出来。

    充满生命气息的阳遁查克拉注入鲤鱼的体内,本来奄奄一息的鲤鱼身上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

    前后不过数秒钟,快要死掉的鲤鱼再次活蹦乱跳起来。

    “东歌老师?这...”就是神奇的医疗忍术么?

    小樱一脸震惊的望着这一幕!同时期待的望着东歌,期待着东歌教她这神秘的力量。

    东歌诡异的一笑,不露齿的笑容却让小樱心头猛地一跳,一股凉意窜上背心冷得她全身一颤。

    东歌老师,咱能别这么笑么...

    很恐怖的说...

    “想学医疗忍术?”东歌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嗯嗯!”小樱忙不迭是的点点头,两只手抱在一起做祈求状。

    “想要救人就得先学会杀人!”东歌手掌一翻,嗡的一声查克拉凝聚在手掌之上。

    查克拉手术刀,把查克拉集中在手部,打断对手的肌肉与经络,威力巨大。

    作为忍术是一种近战体术的强力武器。

    作为医术,同样可以救死扶伤。

    而今天,东歌要交给小樱的就是使用查克拉手术刀的一种手法,“做生鱼片!”

    “做生鱼片?”小樱脸色一僵,不明所以。

    “用查克拉手术刀做生鱼片,而且不能让它死了!”东歌话落,一手凝聚阳遁查克拉施展掌仙术虚按在鲤鱼的身体上。

    另一手的查克拉手术刀立时切了下去。

    切肉止血,不伤及内脏,对鱼是一种折磨,对做生鱼片的人也是一种折磨。

    东歌知道小樱的天赋,第一次便能完成爬树踩水的训练,所以东歌决定直接跳过那些“简单”的步骤。

    “怎么样?只要完成了这个训练,以后你学习什么术都非常快!”

    小半刻钟,东歌便将一碟整齐的生鱼片放到了小樱的面前,而被切片的鲤鱼则依旧活着...

    咕咚一声!

    小樱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这一切,整个身子都僵硬在原地,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坚持过来的。

    只是这时候看到眼前的生鱼片,不仅仅没有一丝的食欲。

    “呕...”

    小樱猛地背过身去,跪爬在溪水边,一脸苍白的干呕起来。恐怕接下里的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不会吃这道菜了。

    东歌目光清冷的盯着小樱干呕的背影,他是故意的,却也不是故意的。

    死人会比这个更恶心,化脓的伤口也会比这个更恶心。

    不过是一条骨头包着内脏还在呼吸的鱼而已...

    啧...要走的路还很远呢!

    ……

    风徐徐吹拂的草地上,东歌和鸣人隔着五步的距离,面对着面站着。

    “鸣人,螺旋丸最后阶段的训练方法你是知道的,能否成功就看你自己了。”

    螺旋丸是四代的术,只是借由东歌的手转教给鸣人。

    作为三人的指导老师,东歌不会厚此薄彼,交给了佐助幻术基础,交给了小樱医术基础。

    那么他也会交给鸣人一种术!

    思来想去,东歌想到自己的一个术比较适合鸣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