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94 喜欢黑化版的宁次吗?
    商队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忍者的速度,好在东歌等人的任务时间充裕,也就随着商队的车子悠哉悠哉的往木叶村行去。

    时间一晃过了几天,商队的目的地是相距木叶村不远的短册街。

    大道遥遥相望,已然可以看见短册街那模糊的轮廓。

    正在这时候,一道白影闪过落在东歌所在的车架上,低头沉思的东歌下意识抬眼望去。

    却见来人竟是宁次,日向宁次。

    “有事?”东歌挑眉问道。

    “……”宁次绷着个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十分的不不在。

    东歌靠着麻袋也不催促,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

    犹豫了一会儿,宁次吸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严肃的看着东歌,“请您帮我!”

    说话间,宁次竟然直接俯身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帮你?”东歌的眼底流露出疑惑之色,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他的确是没有反应过来。

    “凯老师说,村子里若是有一人可以帮助我,那个人一定是您!”

    宁次缓缓地解开额头上绑着的护额,露出一道青色的交叉印记与两条反方向钩纹。

    笼中鸟!

    日向分家额头上的咒印,被限制了白眼的能力,直到死亡之时才会消失。

    “可我为什么要帮你呢?”东歌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轻嘲,数日前宁次还对他不屑一顾呢!

    这几天怕是因为凯的关系,告诉了这群小鬼三战时期他的战绩吧。

    宁次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抓住了东歌话语中的关键,不是“我帮不了你”,而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竟然真的可以?!

    凯老师果然没有骗自己!

    可是...

    “我...”张了张嘴,宁次想要说出一个令东歌心动的筹码,可惜却想不出来。

    此时,东歌却是缓缓地开口说道,“日向历代以来,有宗家与分家。”

    “宗家,日向一族真正的继承者,担负着保护和发扬日向一族的重任。”

    “分家,日向宗家的守护者。担负着保护日向宗家的责任。”

    东歌不想评价这样的传承究竟对与错,既然存在就应当有它存在的道理,宗家、分家之分,这种家族传统也是最有效率的保护系统。

    日向一族传承千年不衰,理性上可以说是正确的,但这也是矛盾的最根本原因。

    而宁次,日向家族百年以内最有天赋的天才。

    即使在笼中鸟咒印下抑制了白眼的能力,宁次同样是同届中无敌的存在。

    饶是如此,东歌依然从宁次的双眼中看出了不甘。

    “你在恨,恨日向,恨所有人,也恨自己。”东歌那双清冷的黑眸仿佛能看透人心,清晰的倒影着宁次的身影。

    “你想说什么?”宁次紧蹙眉头,连带着额头上的笼中鸟也变得扭曲。

    “如果光明永远无法照耀,那就献身黑暗深渊吧。”东歌邪邪的勾着嘴角,眯着双眼隐含着一缕不见底的冷芒。

    “献身黑暗?”宁次微微一愣,总觉得今天的东歌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不同于之前的清冷高贵,此时的东歌就像是一只诱人走向黑暗的恶魔。

    刺骨的寒意,仿佛将空气都冻结。

    宁次抿着苍白的嘴唇,眼中尽是挣扎之色,他并不知道东歌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精神力量。

    俗称,听觉系幻术。

    “听说日向家族有个小女儿叫花火?你应该听说过吧?”东歌的话语虽是问句,但语气十分的肯定。

    “日向花火,你提她做什么?”宁次不仅听说过,而且还见到过花火本人。

    据说花火天赋比雏田要强上好几倍,日向族长日向日足已经有意让花火成为宗家。

    东歌神秘的笑了笑,并不答话,只说,“将她带来见我,我便帮你解开笼中鸟。”

    “见她?为什么?”宁次怀疑的目光落在东歌的脸上,似乎想要从东歌的表情中看出一丝破绽。

    然而,东歌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意,让人无法看清他心中所想。

    宁次的眸子微微一闪,又问,“她会死吗?”

    “你居然关心起她的死活来了?”东歌似笑非笑的盯着宁次问道,“你不是应该恨他们一家子吗?你的父亲可是因为他们才死的。”

    “你只需要告诉我,她会怎么样!”宁次脸色黑沉如墨,连带的声音都冷了下来。

    “或许会死,或许不会死,谁知道呢!”

    东歌模棱两可的回答让宁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宁次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但是他无法下定决心。

    内心深处似乎有一黑一白两个小人儿在掐架。

    商队进入短册街,车马相继停了下来,可宁次脸上的挣扎却依旧。

    “决定好了再来找我。”东歌淡淡的扫了宁次一眼,留下一句话便闪身跳下了车架。

    短册街,繁华依旧。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要说这里最多的是什么,既不是餐馆饭店,也不是温泉酒楼。

    而是...赌坊!

    对于赌,东歌不怎么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一个人,传说中的大肥羊——纲手!

    “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运气碰到她。”

    商队的目的地抵达,而凯决定在短册街休整一天,顺带也是例行,每个任务结束后的放松。

    在告别了凯之后,东歌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前往一家看起来还挺不错的赌坊。

    掀开门帘走了进去,嘈杂的声音,汗水脚臭各种奇怪的味道混在一起。

    随着门帘掀起的空气流动,所有的味道扑面而来,东歌径直的退后了数步,猛地放下了帘子。

    乌烟瘴气!

    除了这四个字,东歌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来。

    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赌坊侧面的小巷子前,暴露出来的半边身体似乎故意让东歌发现的。

    东歌眼眸微微一闪,不由得咧开嘴角露出一抹没有笑意的笑容。

    立时,东歌便放弃了进入赌坊碰运气的打算,转身往一旁的暗巷中走去。

    暗巷中,一道清瘦的人影侧身靠着墙壁,身体藏在阴影之中,似影子一样给人一种神秘的美感。

    东歌站在巷口,光线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做出决定了么?宁次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