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88 用影分身不就好了吗?
    杂草丛生,无处落脚的原始森林深处,静谧安逸的座落着一处废弃的行宫。

    斑驳的大门,老旧的石壁,青苔爬满了墙角。

    远处,树荫婆娑,树叶随着微风而摆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却见一道黑影极速地闪过,几起几落之间便出现在倒塌的乱石之前。

    细看之下这才发现来人竟是东歌!

    而东歌的身旁并没有见到其他的人影,凯似乎被甩掉了。

    “许多年没有来,杂草多了些,树藤也长粗了些。”东歌低头看着脚下,树藤像是毒蛇一样缠绕着门柱,半人高的杂草几乎淹没了入口。

    略微停顿了片刻,东歌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

    幽冷的宫殿中,光线昏沉暗淡熙熙攘攘。

    石碑前,东歌一脸凝重着注视着碑文,雄浑的瞳力已经足够看明白碑文上所有的内容。

    包括关于隐藏于阴阳师的信息中,那最令人在意的四个字——净土回溯。

    封印术,亦是源之于千年之前的阴阳术。

    阴阳,指太阳与月亮,也指生与死,两者代表两个极端,而净土回溯即是以阴之力衍生而出阴阳遁术。

    “原来如此,在母亲大人的时代中并没有忍术的概念,但这阴阳遁却是已经存在。”

    东歌抱着手臂站在石碑钱,默读着碑文心中细细琢磨着。

    “六道创立忍宗,分立风雷水火土五行遁术。”

    “阴阳术中衍生而出阴阳遁,加之风雷水火土五行遁术一共便是阴阳五行七种遁术。”

    阴遁代表精神的力量,而阴遁之术能在无形之中创造出形体。

    阳遁代表肉体的力量,阳遁之术可以为形体注入生命。

    净土回溯乃是阴遁之极衍生而来的终极封印术,想要破解就必须以阳遁之极衍生而来的术。

    可是问题来了,碑文中只提到了阴阳遁术两种极致衍生而来的力量相互克制。

    并没有明言净土回溯应该怎么破解。

    “这不是坑儿子么?”东歌脸色难看的想到。

    突然,脑中一盏明灯亮起,好像抓住关键,又无法完全参透。

    东歌伸手,修长的手指抚摸着石碑上,凹凸不平的触感从指尖传来。

    他的眼底流露出思索之色,阴阳为两个极端,事物的两个对立面。

    “阴阳代表生死,净土回溯利用到亡灵,难不成破解之法就在这活人的身上。”

    呼...

    东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浊气,暗暗吐槽道,“既然创造了净土回溯这样的术,就应该将破解的术也开发出来啊!”

    瞥了一眼被大筒木辉夜记录在石碑上的名字,东歌知道这正是净土回溯本应该对付的人。

    “真是脑壳疼。”

    抱怨了一句,东歌解开术式。

    砰,一团白烟爆开,站在石碑前的身影彻底消失。

    ……

    草之国边陲小镇中,并未因为这里处于远离中心大城而显得荒凉无人问津,反而因为此处连接着雨之国、火之国的要道而人来人往。

    东歌被凯拖着远远的吊在宁次三人小队的后面。

    “我说你既然不放心,干嘛要带他们接这个任务?”东歌奇怪的看着鬼鬼祟祟的凯。

    “不经历风雨又如何成长,他们总该是要成为参天大树的!”凯两眼冒出,一本正经的说道。

    哟,难得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东歌一直觉得凯是个脑袋里长肌肉的家伙,没想到居然还这么有“学问”!

    只不过,你不怕暴风雨把小树苗给淹死了?

    撇了撇嘴,东歌的身体蓦地一顿。

    紧接着,一股信息涌入脑海中,东歌的脸色不由得蒙上了一层阴霾。

    连母亲大人留下的石碑也没有解除净土回溯的术么。

    信息一点点的闪过,脑海中浮现出关于阴阳遁的由来,东歌略微一琢磨,脸色缓和了不少。

    “此行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

    至少他敢断定,解开净土回溯的秘密就藏在万物生灵之中。

    “东歌,你在嘀咕什么呢?快跟上,宁次他们快要离开视线了!”浑厚的声音响起,却是凯急吼吼的催促。

    东歌收回思绪瞬身跟上,两人一前一后紧追着宁次三人小组而去。

    离开小镇,宁次三人选择的是往雨之国方向,幽暗的远古丛林中,一棵棵百尺来高的大树遮天蔽日。

    时值正午,阳光难入,林中阴暗潮湿,给人异样的压抑感。

    空气中似乎弥散着某种危险的气息,在草之国最可怕的不是敌人,而是隐藏在树荫下的蛇虫鼠蚁。

    湿润阴冷的环境滋生毒物,越是不透光的地方毒物的毒性便是越强。

    突然!

    “天天,当心身后!”宁次一声惊呼,继而以掌为刀,查克拉透过毛孔溢出包裹着手掌。

    噗哧!

    手起刀落,一截碧绿的三角头毒蛇应声而断,被切断透露的蛇身从头顶的树枝上掉落在脚下,不停的扭动着身躯。

    天天被吓得小脸煞白,若是没有宁次出手,这条毒蛇怕是已经咬到她的脖子了!

    皮肤上那一阵异样的冰凉此时此刻还源源不绝的袭来。

    “咕咚!”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天天下意识往宁次身旁靠了靠,“宁次,我们要不要先去另一个地点侦查?”

    穿越丛林,对于拥有广阔视野的宁次来说是小问题。

    但是对于她和小李来说就是致命的危险,小队中没有医疗忍者,一旦受伤中毒得不到尽快的处理,伤势就会恶化。

    “草之国的林子与火之国的截然不同,是我考虑得不周。”宁次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小觑了草之国的地理环境。

    可都走了近半日的路程,现在回去?

    不明智,不现实,不可能!

    沉吟了片刻,宁次十分郑重的抬眼看向了天天和小李,“放心,我不会让我的同伴出事的。”

    话音落下,宁次眼角的青筋纹路更加隆起,一根根蠕动的青筋犹似青虫一样。

    “现在我们以一字阵前行,天天在中,注意左右两旁的情况,小李垫后观察身后与头顶。”

    这时候,宁次展现出小队长应当的素质,也肩负起小队长的责任。“我走在前面,以侦查前方与地下为主,左右上后为辅。”

    “明白了吗?”

    “明白。”小李、天天齐声应道。

    同时,三人迅速排成了一条直线,相距三步,各司其职,小队井井有序的继续深入。

    朝着任务卷轴上的提示地点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