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60 降临木叶的黑暗,前兆。
    迪达拉和蝎一战,东歌没兴趣去看,以蝎的实力迪达拉并没有多少胜算。

    无论是三代风影、还是三代土影都拥有飞行的能力。

    结局只有一个,迪达拉必败无疑!

    ……

    看似平静的雨之国,因为东歌的到来而改变,朦胧的雨幕中似乎又多了一种神秘的力量。

    存于无形,常人无法察觉,但确确实实的存在。

    东歌居住的雨松林,一道似雪的身影缓步而行,靠近雨松林深处的那间竹屋。

    简单却别致,淅淅沥沥的落雨更添一抹朦胧的美感。

    “是白么?”

    正当少女抬手准备敲门的时候,一道悠然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少女的动作一顿,贝齿轻启的应声道。

    “嗯。”

    “进来吧。”

    吱呀!

    竹屋的门缓缓地打开,视线所及之处却并无任何人影,白微微一愣,跟着迈开步子走进。

    “有事?”里屋中东歌信步走出来,未见人影先听人声。

    为了让长门和小南安心,东歌曾经告诉过白,若非重要的事情不要前来见他。

    虽然东歌不惧怕长门,但目前这颗棋子还有些用处。

    所以,在还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东歌不希望和长门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只要按着计划走,一些小事都可以依着长门。

    “黑绝送来的情报。”白取出一只用特殊手法封印的情报卷轴,双手递向东歌。

    邪火封印?

    如非重要的事情,黑绝不可能用这样的手法封印情报卷轴。

    邪火封印,一种用于保存秘密的封印秘术。

    常常作用于情报卷轴,一旦解开封印的手法不对,邪火就会将封印之物烧毁。

    东歌接过情报卷轴,手指一动,一缕查克拉注入卷轴之中。

    啪嗒一声,捆住卷轴的细绳断裂开来。

    一目十行的扫过,东歌的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冷笑。

    “和谈?想法是不错,可惜...”东歌手掌一收,将卷轴捏成一团扔到了垃圾篓中。

    白的视线跟着揉作一团的废纸落入垃圾篓中。

    东歌再次响起的声音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大蛇丸最近在做什么?”

    “大蛇丸最近一段时间藏在他的实验室中,除了偶尔和蝎见一次面外,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了。”

    白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果不是偶然碰到两人会面,她几乎都快忘记了大蛇丸还待在雨之国。

    东歌眼眸一凝,深居简出的蛇叔?

    应该是在见识到了长门的强大之后,发现从自身永远都无法超远,从而想依靠外力来提升吧。

    大蛇丸最厉害的禁术?

    秽土转生。

    “想办法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大蛇丸。”

    话音刚落,东歌忽然顿住,一双狡诈的眼睛精芒闪烁。

    正欲询问还有没有其他事情的白,见其模样立即闭上了微微张开的小嘴,她知道东歌接下来一定还有话要说。

    沉吟了片刻,东歌抬眼看着白。

    “这件事让黑绝去做,你只需要告诉他,他会明白该怎么办。”

    “嗯。”白微微点头,见到东歌没有多余的话,便静悄悄的转身准备离开。

    黑绝并没有在雨之国,白想趁着刚才将情报送来的家伙还未走远,让对方将东歌的意思转告给黑绝。

    悄然无声的步子,犹如白雪飘落在地上。

    寂寥,轻如鸿毛。

    毫无分量的雪,却可以给大地染上一层白霜。

    余光瞥到离开的白,东歌嘴角一动,叫住了白,神色莫名的出声问了一句,“在雨之国还习惯吗?”

    不同于水之国,雨之国常年落雨,空气湿润,各处都充满潮气,屋子里如果不经常点燃干火很容易发霉。

    习惯了冰雪的白自然不会畏惧寒冷,但这种湿漉漉的环境不知道适应了没有。

    “还好...”白的脚步一顿,有些莫名的望着东歌。

    突然听到有人这么问,而且这个问题来得稍微有些迟了,都住了好几年的地方怎么会不习惯呢。

    东歌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多余,继而转移话题,说道,“那三个小家伙怎么样?”

    在雾隐村发动肃清行动之前,东歌安排君麻吕、香燐以及八云三人离开水之国。

    由鬼鲛护送到雨之国晓基地,交由白照顾。

    “听说他们都是东歌大人的弟子?”白不答反问,三人的能力非常特殊,小队具备体术、幻术以及侦查的力量。

    白很好奇东歌是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天赋极高的小家伙。

    “算是吧。”东歌有些不好意思别过脸,除了教授香燐一点基础外,对于君麻吕和八云都是放养。

    只有在突然想起,又偶然碰见的情况下,东歌才指点两人一番。

    次数屈指可数,作为三人的老师,东歌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很有天赋的三个小家伙。”白注意到东歌脸色的不自然,微微一笑轻快的退出了小屋。

    少女离开,屋子里留下一股白雪的清香味。

    东歌怔怔的有些失神,因为他的记忆中,白依旧还是当初那个在雪中的小女孩。

    单纯,干净。

    黑绝很会办事,尤其是对东歌透露出来的心思猜的很准。

    大蛇丸所在的实验室外,隐蔽的山石缝隙中,一道黑影忽的从地底浮出。

    是黑绝?

    不,是一只白绝!

    白绝左右看了看,感知下并未查探到有其他人在附近。

    嗡!

    一股异样的查克拉溢出,覆在白绝的周身,顿时间,白绝的外貌渐渐地幻化作一名雨忍。

    准确的说,是一个带着雨忍护额的中年男子。

    滴答滴答...

    顺着阴暗潮湿的通道往地下走去,一阵阵阴风迎面扑来,雨忍眯了眯眼脚步稳健有序一步步迈出。

    嘶嘶嘶~~

    突然!

    一群毒蛇出现在路口,吞吐着猩红的性子,露出一颗颗尖锐的獠牙,獠牙之上的毒液反射出晶莹的光晕。

    雨忍面色一肃,眸子里精芒微微一闪。

    毒蛇形成蛇阵,起到预警和防御的作用。

    既然出现蛇群,那就说明他已经被大蛇丸发现,既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

    “大蛇丸大人,我是来传信的。”

    雨忍朗声喊道,声音在狭小的通道中显得异样的明亮,甚至出现了轻微的回响声。

    果然!

    此话一处,正欲进攻的毒蛇群立即停在了原地。

    雨忍面露异色的朝着里面望了望,幽冷阴暗的洞穴深处并未有任何动静。

    突然!!

    嘶嘶嘶~~

    吞吐性子的声音蓦地在雨忍的耳边响起,冰冷的气息疯狂的从他的脖颈里钻进去。

    一股凉意从脚底直窜到背心,手臂上的汗毛根根倒立起来。

    “哦?是谁让你来传信的呢?”大蛇丸舔了舔舌头,舌尖几乎落在雨忍的脸上。

    “是团藏大人...”雨忍头皮发麻,绷直了身体。

    “团藏?”大蛇丸的眼底杀意渐渐收敛,若是其他人或许有所怀疑,但团藏和他暗中联系的事情非常隐秘。

    “是的,这是信物。”雨忍从怀中取出一只卷轴。

    看似普通的卷轴,实则设下了秘术。

    大蛇丸的瞳孔一缩,雨忍口中的信物正是卷轴之上设下的封印,这是团藏那老家伙惯用的伎俩。

    这等封印秘术对于大蛇丸来说太过简单,不过正因为如此也让大蛇丸相信了来人的身份。

    没有任何的身份,才是团藏的根。

    接过卷轴,大蛇丸指尖一动,还未看清他的动作,印成封印便已经解开。

    “团藏还有说什么吗?”大蛇丸迅速扫过情报卷轴上的内容,一双冰冷的蛇瞳中精芒一闪而逝。

    听到大蛇丸的问话,雨忍的态度愈发的恭敬起来。

    如果说之前感觉被一只剧毒的毒蛇盯着,仅仅只是令人毛骨悚然。

    那么,这一刻雨忍则感觉自己像是被一条巨蟒缠住,稍微露出一点儿破绽就会被勒死。

    危险充斥着整个阴暗的通道...

    “团藏大人并未告诉属下其他事情,只说卷轴送到大蛇丸手中即可。”雨忍毫不犹豫的应道。

    大蛇丸眯着眼睛,凝视雨忍半晌。

    空气变得更加的压抑。

    突然。

    大蛇丸咧嘴一笑,低哑的声音再度响起,却少了几分冷意,“回去告诉团藏,就说我知道了。”

    雨忍闻言微微点头,随后转身便走,没有半分的犹豫和停顿。

    大蛇丸不问对方如何在佩恩的眼皮子地下溜到这里,因为团藏那个老家伙身边的人若是没有一点特别的本事,恐怕也不会被派来执行这样的任务。

    更何况,大蛇丸并未完全相信对方。

    嘶嘶嘶~~

    雨忍飞快地远离实验室,往地面掠去。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毒蛇吞吐性子的声音,他下意识的转头一看,脸色顿时大变。

    “蛇群?试探么?”

    只在片刻,白绝便看穿了大蛇丸的心思。

    在确定大蛇丸没有亲自追来后,白绝也顾不得隐藏,查克拉涌动,身体如同游鱼沉入了大地之中。

    蛇群疯狂的扑来,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重新回到实验室的大蛇丸手上的动作一顿,嘴角浮现出一抹轻笑。

    “哦?看来已经逃走了呢!”

    通道之中的蛇群就是大蛇丸召唤出来,用来试探那名男子的,如果能够逃出万蛇罗阵,那这份卷轴还真可能是团藏派人送来的。

    在得到准确的答案后,大蛇丸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卷轴上的情报不可能有假。

    “在这里待得有些久了,是时候出去走走了,顺道看看田之国的那些小家伙。”大蛇丸舔了舔舌头,冷笑出声。

    他待在雨之国晓组织基地不过是权宜之计。

    刚刚离开木叶之初,大蛇丸需要一个安身的地方来躲避木叶的眼线。

    待在晓,需要做的事情不算多,得到的利益却更大,大蛇丸早在暗中准备了新的出路。

    这一次,甚至还可以像佩恩借点人手...

    晓的战力着实让人眼馋。

    大蛇丸将实验室中重要的数据收录到卷轴中,接着张开嘴巴伸出蛇一般长长的舌头。

    舌头卷住卷轴将其给直接吞了下去!

    火之国,木叶村。

    初代火影以木叶命名村子,就是希望村子能够像大树一样长得繁茂。

    树荫遮蔽着村子,为村子遮挡风霜雨露。

    根,终年不见天日,存于阴暗的大地深处,默默地为大树吸取养分,是一棵参天巨树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木叶也有属于它的根。

    地底深处的一处诡秘的广场,两尊面貌狰狞的石兽座落在广场之前。

    咚...

    咚咚...

    不急不缓的声音在从那黑暗而空旷的地方传出,渐渐地,一位裹着白布像是受了重伤的男子杵着拐杖缓缓地走出。

    此人赫然是统领木叶之根,也是木叶三大顾问之一的忍界之暗——团藏!

    “鼬,你来见我...”团藏站在一名带着面具的少年跟前,神色莫名的注视着对方。

    “说明你已经做好了准备。”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冰冷而不带丝毫感觉的声音响起,宛若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

    团藏深深的看了鼬一眼,“这里没有外人,把面具取下来吧。”

    闻声,鼬伸手解开面具,露出一张波澜不惊的脸庞,微微垂下的眼睑中似乎隐藏着别样的情绪。

    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即使黑暗也无法掩饰他的气度。

    团藏的眸子微微一凝,低沉的声音响起,“三代的想法固然是好,可你出现在这里就说明...”

    宇智波一族,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宇智波鼬微微颔首,沉默代表了一切。

    寂寥无声的广场,昏暗的光线无法驱散黑暗,冰冷的阴风从黑暗深处吹来,拂动少年额前的碎发。

    鼬的脸上不起波澜,如同一汪死水毫无动静。

    然而,他的内心却无法如表面上那般平静。

    “你是爱村子的,木叶也因为有你这样的忍者才会更加繁荣。”团藏丝毫不吝啬的夸奖。

    鼬始终保持着微微垂首,恭敬的模样。

    “你应该明白,宇智波一族的野心带来的只有战争。”漠然的盯着鼬,团藏捏了捏手中的拐杖。

    “是的,我明白。”鼬低低的应道,平静的脸庞之下无法抑制轻颤的声音。

    “既然这样,放手去做吧,根会全力帮助你的。”团藏并不相信鼬,但他需要鼬。

    这就够了,这就是团藏。

    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有利用价值的家伙,他可以让对方活着,直到失去利用价值的那一刻。

    “……”

    鼬沉默以对,微微躬身继而转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