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50 新的一轮交锋。
    朦胧的雾气给美丽而危险的大海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哗!!

    水浪拍打着船舷,溅起一粒粒晶莹剔透的水花,两艘大船破开水浪往东而行,犹如两条蛟龙横跨大海,一股存在于无形中的气势弥散在整个海面上。

    无论是深海中的魔物,还是隐藏在水中凶恶的捕食者纷纷避之不及。

    不同于大海之上的神秘危险,大船的甲板上流露出一股异样的宁静祥和。

    往里走去,进入到船舱二层的主室,只见东歌靠在太师椅上,一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望着窗外的茫茫大海。

    一副完美的画卷呈现在眼前,画中之人似仙人一般,充满飘渺不真实的气息。

    咚咚咚...

    敲门声忽的响起,打破了这副绝美的画卷。

    “进来。”东歌缓缓地转过头,看着门口。

    话音落下,鬼鲛推门而入。

    屋内一股浓郁的清茶味扑面而来,充满了干净清爽的味道。

    鬼鲛抬眼看向东歌,眼底浮现出一抹异色,清秀的少年看上去人畜无害,丝毫看不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策动毁灭整个云隐村计划的危险人物。

    “什么事?”

    听到东歌的问话,鬼鲛回过神来,不疾不徐的回道,“蝎和角都已经安全撤退,还需要在雷之国安排些什么吗?”

    “让人将情报传入土之国。”

    东歌的话音一顿,露出一脸的狡诈之色。

    沉吟了片刻之后,他抿着笑意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屋子里的气氛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寒凉中。

    鬼鲛搓了搓手臂不动声色的挪了挪步子,拉开与东歌的距离。

    总觉得这个时候靠近东歌会被算计到里面去。

    “让人在土之国散布消息,就说...”

    “土影为了和平,交好雷之国,亲自率领下忍小队前往云隐村参加中忍考试,却被雷影密谋暗算以至身死,如今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东歌的语气很平静,声音悠悠响起。

    像是在和朋友谈论吃饭喝酒的有趣之事,而其中的内容却让鬼鲛心底一阵发毛。

    果然!

    雷狱计划没有那么简单,单纯的为了对付土影?

    鬼鲛深深地看了东歌一眼,随后立即收敛起眼底的精芒。

    晓组织的强者有多少?能够干掉土影的人有多少?

    至少佩恩和东歌拥有十拿九稳的实力,何况这一次还出动了蝎和角都两位影级强者。

    如果目标仅仅只是大野木,何必这么费事儿?

    “这么说的话,下一步的计划就是挑拨云隐村和岩隐村的关系?”鬼鲛试探性的问道,神色流露出三分好奇。

    至于东歌会不会回答,他也没有把握。

    东歌歪着头盯着手中的杯子,几片茶叶在水中打着旋儿,逐渐沉入茶杯底下。

    “云隐村损失不小,岩隐村何尝好过?估计是打不起来了。”

    云隐村雷影虽然没死,但整个村子都被雷狱洗礼了一遍,重新建设的这一笔资金就不是一个小树木。

    而岩隐村的数千进攻精英忍者部队也全部葬身雷之国,土影大野木也死了,现如今落入东歌的手中。

    所以,无论东歌如何做,云隐村和岩隐村真正大战起来的可能性非常之小。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东歌不需要双方打起来。

    他需要的只是混乱!

    雷之国和土之国境内的大混乱!

    浑水才好摸鱼。

    “四尾和五尾的情报有消息了么?”短暂的沉默之后,东歌话锋一转忽的问道。

    “尾兽?黑绝没有传来有关尾兽的情报。”鬼鲛有点跟不上节奏,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回到道。

    静谧的气氛太过安详,鬼鲛反而变得不适应。

    他宁愿出去找个尾兽大干一场也不愿意单独和东歌待在一个屋子里,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哪怕直视佩恩的轮回眼,鬼鲛也没有觉得如此的压抑。

    东歌轻轻的将手中的清茶放回到桌子上,寥寥的白雾升起,将另一面的景物变得模糊起来。

    鬼鲛浑身不自在的站在一旁,而东歌却截然相反,一脸淡然的托着下巴望着窗外。

    “鬼鲛,你说我把二尾放到土之国去大闹一场会怎么样呢?”

    突然的声音响起,鬼鲛一惊,下意识的抬眼望去,却见东歌笑意盈盈的望着他。

    目光虽然落在他的身上,但是那双漆黑的眼眸并未倒影着他的身影。

    鬼鲛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言,他知道东歌接下来还有话要说。

    “然后让人在雷之国放出消息,就说...”

    东歌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捏着茶杯的一角,手指摩擦着茶杯的边缘,动作轻而缓慢。

    仅仅是一个随意的动作,给人的感觉却是格外的高贵典雅。

    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股气质!

    东歌看向鬼鲛的视线微微一凝,漆黑的眼眸中终于倒影出鬼鲛的影子,他神色淡淡的开口道。

    “土影明面上为了和平而前往云隐村参加中忍考试,实际上则是为了抢夺雷之国的二尾人柱力和八尾人柱力去的!”

    “至于二尾人柱力由木人为何在土之国暴走...”

    “这样是不是就很合理了?”

    听到东歌的问话,正思索计划的鬼鲛一怔,连忙回过神来,咧开嘴角露出一口的尖牙冷笑起来。

    “东歌,你可真够坏的!~”

    “呵...还有更坏的呢!~”

    ……

    大海上,辉夜一族的大船径直的驶入了辉夜一族的领地,被石林覆盖的岛屿中央,一座巨大的龙骨结界遥遥而立。

    白森森的骨头暴露在山石之间,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远古凶兽死去,骨头变成了化石存留至今。

    雷之国发生的大事,辉夜一族的族人自然听说了。

    他们虽然不清楚具体的细节,但是知道这一次族长辉夜正太郎带领的一族强者前往的目的地就是雷之国!

    情报在第一时间就被传回了辉夜族地,土影身死他国,云隐村化作一片焦土。

    而己方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东歌的命令只需要辉夜一族和雾忍牵制云隐村的一部分战力,并非强行突破云忍防线。

    在八尾奇拉比赶到战场的时候,云隐村东面战场中除了辉夜正太郎之外,其他雾忍以及辉夜一族的族人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撤走了。

    东歌不喜欢这样热情的欢呼,更不喜欢被一群战斗疯子用一双双狂热的眼睛盯着。

    他的声音一沉,低低的说道。

    “灰太狼跟我来一下,其他人都回去吧。”

    “大家都散了吧。”辉夜正太郎不知道为什么东歌喜欢叫他灰太狼,不过这只是小事情。

    听到辉夜正太郎的话,众人一步三回头的望着东歌,灼热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似乎想要将他给烤焦了一样。

    东歌皱了皱眉头,继而伸出一手打在辉夜正太郎的肩膀上,冰蓝色的瞳孔一闪而过。

    两人的身影逐渐没入虚空之中,跟着鬼魅般的消失在人群中。

    大厅之中,简单古朴的陈设并不显得单调,反而有一种令人回味的苦茶的味道。

    东歌当仁不让的坐在了主位上,辉夜正太郎则垂手站到一旁。

    明亮的灯光照耀着屋内,即使在夜里也格外的清晰,却不刺眼。

    待到仆人上茶之后退下,东歌抬了抬手,示意辉夜正太郎不要站着,“坐吧,有点事想和你说。”

    “是,老祖宗。”辉夜正太郎靠着东歌的下手位坐下,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东歌眉头一挑,眼底别有深意的目光一闪而过。

    作为被人称之为战斗疯子一族的辉夜族长,灰太狼的态度未免太过于谦卑了。

    辉夜一族骨子里的嗜血杀戮,能够以一族之力对抗整个雾隐村。

    是因为**神术的关系?

    东歌犹疑的盯着辉夜正太郎,不仅怀疑起当初下的术式太重了,导致这群家伙真正的由心认同了他的身份。

    虽然是按照辈分算,的确如此。

    但是,看着一个足以当自己父亲的高大威猛男子如此恭敬...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不要参与了。”沉默了几秒钟后,东歌缓缓地收回视线,语气不咸不淡的说道。

    “知道了,老祖宗。”对于东歌的话,辉夜正太郎从来都不反驳。

    哒哒哒...

    突然!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跟着一名老仆人急匆匆的穿过前院儿的回廊,直往东歌所在的大厅走来。

    东歌和辉夜正太郎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进来。”不等老仆人开口,辉夜正太郎一脸肃穆的朗声道。

    屋子外正欲抬手敲门的老仆人微微一愣,接着顾不得礼节,迅速推门而入手中捧着一封书信。

    “族长,老族长,这是水无月一族送来的信。”

    “水无月?”辉夜正太郎疑惑的扫了一眼老仆人手中的信封,伸手接过迅速拆开。

    一目十行的扫过,简短而直接的内容,一目了然。

    辉夜正太郎随即将目光看向东歌,心中的犹豫只有零点一秒钟,跟着便将信纸呈上。

    “水无月银?”东歌淡淡的扫了一眼,只看到一个信息。

    水无月一族的水无月银会在明日抵达小岛,拜访辉夜一族族长辉夜正太郎。

    两人同为雾隐村的三大顾问,地位同等。

    而水无月银此人非常的神秘,除了重大的事情外基本不会露面,就连辉夜正太郎也仅仅只见过他两三回。

    “你们关系很好?”东歌将信纸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瞥了正太郎一样,意有所指的问道。

    “额...”辉夜正太郎被东歌这话问得一噎,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跟谈不上关系好不好。

    话说回来,辉夜正太郎倒是和水无月银没有发生冲突过。

    准确的说,雾隐村三大家族中,水无月银不仅仅非常神秘,而且很少参与到雾隐村的权利争斗中。

    辉夜正太郎和鬼灯邪月闹得再凶,水无月银都不会过问。

    低调神秘,毫无存在感,就是水无月银最真实的写照。

    然而,正因为如此,辉夜正太郎和鬼灯邪月最忌惮的人也是这家伙,无法揣摩的敌人永远是最恐怖的。

    即使水无月银从未展示过真正的实力,但他拥有影级强者的力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算了,水无月的事先不用管。”东歌见到辉夜正太郎不语,眸子微微一闪转移了话题。

    “派人到草之国打点一番,休息两天后,我要去草之国。”

    “草之国?老祖宗可是有什么行动?”辉夜正太郎下意识的问道。

    东歌冷淡的眼神扫来,辉夜正太郎立即噤声。

    ……

    与此同时,水之国深处的一座布满冰雪的岛屿上,一袭白衣的银发男子登上了一艘小船。

    披肩的银发随着海风舞动,男子有着一双月牙状的眯眯眼,整个人永远都像是在笑着,给人一种神秘而信任的安全感。

    只有了解水无月银的人才知道,他的外表只是给人一种和善的假象。

    在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这个男人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银大人,您真的要一个人前往辉夜族地?那可是一群战斗疯子!”一脸稚嫩的小童担忧的说道。

    “安心回去吧,我不是去战斗的。”银发男子笑眯眯的说了一句,挥着手示意众人回去。

    哗啦啦...

    翻滚的海水泛起白花花的浪潮,水花拍打着船舷,碎裂成晶莹剔透的小水珠。

    水无月银独自一人站在船头,任由呼啸的海风迎面拍来,吹打着他那一袭白色的长袍。

    银色的头发飞舞着遮住了他的半边脸颊,隐去嘴角边的那一抹自嘲似的笑意。

    这一次的任务还真是不简单的呢!

    “辉夜一族,一群为战而生的家伙。”水无月银微微张开的眼眸中闪过幽幽的冷光,雾隐村...

    “银大人,请进去休息吧。”一旁负责驾船的随从躬身说道。

    水无月一族与辉夜一族同为雾隐村的大族,拥有独立的小岛,位置相距不远,都选择在雾隐村的环绕小岛之上。

    乘坐快船可以在一日只见往返。

    若是顺风顺水的话,速度只会更快。

    今夜,恰好是顺风。

    小船顺着海流犹如离弦之箭一般的激射而去,船尾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没事,我在待一会儿。”水无月银的心情是沉重的,辉夜一族最近几年的不正常动作,已经很明显的告诉他,在辉夜一族的背后一定有一个人。

    辉夜正太郎有多少城府,水无月银心如明镜。

    这一次的对手不仅仅是辉夜正太郎,而是他背后的那人。

    那个敢于将雾隐村,乃至于整个水之国都玩弄于鼓掌间的人物!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