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28 恭喜你,正式成为反派!
    有杀气!

    鬼鲛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沉身蓄力,随后查克拉灌注双腿之中,肌肉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

    砰!

    鬼鲛脚下的大地再一次裂开,他的身体借力反弹直接跃上了高空。

    同时他的双手翻飞化作一片残影结印。

    寅-丑-申-卯-子-亥-酉-丑-午-戌-寅-戌-寅-巳-丑-申-卯!

    查克拉汇聚而来,印成术式发动!

    “水遁·大瀑布之术!”

    一股十多米高的海浪之大海而来,形成占据着整个屏幕的瀑布之水冲向海岸。

    范围之广,不仅仅将鬼鲛等人的战场覆盖,就连已经冲到半山腰的雾忍精英小队B班也在术式攻击范围中!

    “这家伙的查克拉量...”

    “是怪物吗?”

    一众雾忍面露惊愕之色,甚至连躲闪的动作都慢了半拍。

    鬼灯满月也是心头一紧,连忙渗入沙石之中,大瀑布之术的冲击虽然对他无法造成伤害,但鬼灯满月讨厌沾上海水那种咸咸的味道。

    而鬼鲛的注意力全部在正下方的水团上,记得之前那里是没有水渍的!

    见到水化后的鬼灯满月融入的沙层的时候,鬼鲛立即猜到这一次的真正对手!

    “鬼灯一族的水化术!”

    藏身暗处作为杀手锏的存在,实力至少在两个精英小队之上!

    换言之,前来的鬼灯一族强者至少是影级实力。

    目前鬼灯一族能够出动的影级强者,除了鬼灯满月外,鬼鲛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人!

    哗啦啦!!

    巨大的浪潮打过,将残破不堪的大地再一次的洗刷了一遍。

    海岸边陷入了死寂一样的沉静中。

    鬼鲛翻身落地,一手攥紧鲛肌,一手撑在地面上,整个人成前倾的方式单膝跪在地上。

    进可攻退可守,随时都可以瞬间爆发出力道进入高速移动的状态。

    咕噜噜,一阵水泡冒起的声音传来。

    一滩清水从沙层中渗出来,随后像是气球一样的鼓了起来,幻化作鬼灯满月的模样。

    “果然是你!鬼灯满月!”鬼鲛眸光森然的盯着鬼灯满月,同时两只手更加用力的攥紧了鲛肌。

    鬼灯满月拥有可以通灵七把忍刀的卷轴,而且也能熟练运用七把忍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鬼鲛有自知之明,面对水化术免疫物理攻击的鬼灯满月,他的胜算不足一成。

    “你们去支援B班,鬼鲛交给我!”鬼灯满月挥了挥手,示意雾忍精英小队A班离开。

    “是!”杉田耕平太刀归鞘,第一个闪身离开。

    嗖嗖嗖!!

    又是三道黑影蹿出,雾忍精英小队A班一行人迅速脱离鬼鲛与鬼灯满月的战场。

    海风呜呜的吹过,大浪无情的拍打着礁岩。

    碎裂的浪花雪白雪白的,晶莹剔透似一粒粒美丽的玻璃珠一样。

    肃杀的气息弥散,整个海岸都陷入了一场酝酿中的可怕风暴前夕。

    “作为水影护卫队的一员,为什么会成为叛忍?”鬼灯满月盯着鬼鲛额头的护额,那一道横贯雾隐村图表的划痕格外的刺眼。

    “告诉我!鬼鲛!!”

    鬼灯满月伸出右手,掌心虚握,一把长相怪异的大刀出现在手中。

    爆刀·飞沫!

    与爆炸完美结合的刀刃。

    刀法上拥有爆炸性的力量,杀伤力十分强大。爆刀术将爆刀飞沫的爆炸卷轴掷向敌人周围,造成无法逃脱的大范围爆炸。

    鬼灯满月挥舞着手中的飞沫,狠狠地砸向了鬼鲛。

    鬼鲛拥有吸收敌人查克拉的能力,而且体积庞大同样也适合防御,所以鬼灯满月召唤出可以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爆刀·飞沫!

    一股夹杂着狂暴气息的大刀迎面砸来,饶是以鬼鲛那种冷漠的心性也不由得身体变得紧绷起来。

    爆刀·飞沫的攻击相当于无数起爆符在同一个点爆炸。

    威力不仅仅只是一加一等于那么简单。

    “说话啊!鬼鲛!”鬼灯满月暴怒的吼道,双手挥舞的飞沫的力量骤然加剧了一倍!

    “哼!”面对鬼灯满月的质问,鬼鲛不屑于回答。

    先不说当时那种情况,尾兽化的四代水影矢仓都让东歌一招切成了两半儿,他有什么力量可以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

    再者,鬼鲛的内心虽然非常嗜杀冷血,但也无法认同矢仓的那一套血雾政策。

    而东歌展露出加持仙术查克拉的转生眼的力量,让鬼鲛意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面对强者需要一颗勇于挑战的心,面对无法战胜的强者只能仰望时,那就仰望对方的背影,而不是正面那冰冷的眼神!

    “水遁·爆水冲波!”

    鬼鲛知道飞沫的能力,与之硬碰硬纯属脑子有问题,他双手结印胸腔鼓了起来。

    猛吸一口气后张开嘴巴吐出一股巨大的水流,夸张的水流量足以形成一个人工湖泊!

    鬼灯满月有心一刀爆死鬼鲛,却无奈那巨大的水流冲击。

    如果不使用水化术,恐怕还没有爆死鬼鲛,他自己倒是会先被冲到河岸的另一头。

    轰隆隆!!

    大水落下,鬼鲛双脚凝聚着查克拉,站在翻腾滚动的湖泊之上,整个人较之刚才直接增高了足足一丈有余。

    不是鬼鲛长高了,而是脚下的水流使得他双脚战力的地点升高了!

    “不愧是没有尾巴的尾兽,这等查克拉量...”鬼灯满月从庞大的水流上逐渐的浮出,一脸凝重的盯着鬼鲛。

    本以为能够手到擒来的对手,竟然会让他觉得犯难。

    鬼灯满月目光灼灼的盯着鬼鲛,手中的爆刀·飞沫不由得握得更紧了。

    “废话少说!快过来让我削掉吧!”鬼鲛咧嘴龇牙狂啸,庞大的查克拉溢出使得他整个人陷入了癫狂的状态。

    鬼鲛双手颤抖着,连手中紧握着的鲛肌也跟着抖动起来。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发自内心的兴奋!

    东歌那种强大到仰望的存在不是鬼鲛的对手,眼前的鬼灯满月也是强大到难以战胜的存在。

    不过呢,鬼鲛却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这一刻的鬼鲛彻底的疯狂,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锋利的獠牙,露出一脸冲动嗜血的模样。

    鲛肌所造成的物理攻击对鬼灯满月虽然没有作用,但是鲛肌最特殊的地方是它能够吸收敌人的查克拉!

    一旦鬼灯满月的查克拉都被鲛肌吃掉,那他也就无法再施展水化术了!

    鬼鲛的身体微微倾斜,跟着双腿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道,脚下的水面被踩出一大片水花。

    咻!

    鬼鲛的身体似水上的快艇一般直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使得所过之处的水流纷纷往两旁退去。

    “哼,削我?”鬼灯满月咧嘴冷笑,不闪不避的直接抡起飞沫,迎头直接向上斩去!

    刻满符文的大刀,犹如一个无限制的巨大起爆符。

    半空中的鬼鲛气沉下半身强行让身体提前坠落,双脚踏实踩在水面上,激起一大片水花。

    水花似雨幕一般出现在二人的眼前,遮挡了大部分的视线。

    鬼鲛趁机避开鬼灯满月奋力上挑的飞沫,双手一转,根根倒刺竖起的鲛肌错开爆刀拦腰削向鬼灯满月的腹部。

    哗啦啦!!

    水化术,鬼灯满月的身体在被鲛肌削到的一瞬间化作一滩清水,顺势躲过了鲛肌的攻击。

    攻击被躲过去,鬼鲛不怒反笑,盯着鲛肌上的水渍露出一脸舒爽之色。

    “哼,被我抓到了吧?”

    “……”化身水流的鬼灯满月飞速往后移动,而后露出一脸的阴霾缓缓地从水面浮出。

    体内的查克拉被吸走了不少,鲛肌...

    鬼灯满月面无表情的收回了爆刀·飞沫,随后双手合适体内一股异样的查克拉涌动起来。

    鬼鲛面色微微一变,当初鬼灯满月召唤出七把忍刀的一幕,他可是亲自在场。

    手中鲛肌传来异样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会从掌心中消失。

    “混蛋!”鬼鲛猛地咬牙脖颈上青筋蹦起,双手加大力量攥紧了鲛肌,却抑制不住鲛肌疯狂的颤抖。

    随着鬼灯满月的查克拉溢出,鲛肌抖动得越来越剧烈!

    砰!

    一团白烟在鬼鲛的掌心炸裂,他顿时察觉到手中一空,凝神望去只见原本紧握在手心的鲛肌已然不翼而飞。

    与此同时,鬼灯满月身前同样一团白烟冒起,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猿臂伸入白烟之中。

    哗啦一下扯出一把浑身满是倒刺的厚重大刀,重重浓雾被削开,露出大刀·鲛肌的真面目!

    “你依仗的东西现在归我了!”鬼灯满月手持大刀鲛肌,露出一副戏谑的样子盯着鬼鲛。

    在鬼灯满月看来,鬼鲛不过是依仗鲛肌才能和他一战。

    然而,鬼鲛却忽然捂着额头大笑了起来。

    “你确定它真的归你了吗?”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鬼鲛面容诡异的望着鬼灯满月。

    “什么?”鬼灯满月心头一跳,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鲛肌...

    铮铮铮!!

    一连无数倒刺在手柄处立起来,鬼灯满月的手掌瞬间崩碎化作一滩水花。

    而鲛肌一口吃掉鬼灯满月部分查克拉后,灵性的在空中跳动划过一圈重新回到鬼鲛的手中。

    “你那一套已经过时了!”鬼鲛目光精芒的盯着鬼灯满月,尽管鲛肌没有伤到对方,但是两次的查克拉吞噬已经足够了!

    “你说什么?!”鬼灯满月的手掌重新凝聚,一脸阴沉的瞪着鬼鲛。

    “鲛肌只有我一个主人!”鬼鲛爆喝一声,双手抡起大刀鲛肌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鲛肌高高掠空,随着鬼鲛的纵身高跳,连带着身体的所有力量全部灌注在鲛肌之上!

    “死吧!”

    鲛肌撕裂了空气,发出呜呜的鬼哭狼嚎声。

    鬼灯满月先是一愣,接着露出一脸鄙夷的目光,明知道物理攻击对他无效,居然还这般正面强行进攻?

    鲛肌破空袭来,劲风声呼啸而至。

    “白痴!”鬼灯满月嗤之以鼻,表面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实际双手暗中结印打算一招摆平鬼鲛!

    鬼鲛奋力挥舞手中的鲛肌,大刀落下,径直的削向鬼灯满月。

    鬼灯满月不闪不避的站在原地,术式暗中凝结完毕,他的双目微微一凝,精芒爆射!

    “水遁...”

    突然!

    就在鬼灯满月准备施展秘术的时候,滋滋滋...一道雷光炸响,虚空一阵波动,接着一道手持雷电的人影从黑暗深处走出来。

    东歌一手搭在鲛肌的背部,鲛肌瞬间收敛起竖起的倒刺。

    雷属性性质变化的查克拉注入其中,鬼鲛眼底一抹疯狂的杀意闪过,没有什么事能比干掉更强的对手让他兴奋。

    “撕碎他,鲛肌!”

    喝啊!鬼鲛双臂青筋暴起,肌肉一块块的隆起,所有的力量全部灌注在鲛肌之上。

    轰隆!!

    鲛肌狠狠地砸下,将鬼灯满月轰了一堆水渍。

    雷光滋滋作响,即使在紧要的关头,鬼灯满月使用了水化术,但雷遁能够使其麻痹,从而导致不能充分液态化。

    “虽然五种属性的遁术我不会几个,但查克拉的属性变化我还是会的。”东歌笑眯眯的盯着一滩烂泥状的鬼灯满月。

    因为鬼鲛的攻击无法伤到他,所以掉以轻心么?

    真是个自大而蠢萌的家伙...

    “你...你是...”鬼灯满月艰难的瞪着眼睛,东歌的外貌变化不大,但一身的气质却截然不同。

    在木叶村见到东歌的时候,鬼灯满月只觉得东歌的身上有一种令人无法触及的高贵。

    而现在再见到东歌...鬼灯满月忽然觉得两则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眼前的这个小鬼,那种令人发自内心的崇敬,仰望的感觉...

    简直...就是神!

    “做得不错,鬼鲛。”东歌淡淡的看了鬼鲛一眼,不咸不淡的赞了一句。

    “呵呵...”鬼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有海水,有雨水,也有汗水,他微微一笑试探性的问道。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过关?”

    鬼鲛自然知道东歌的试探,也知道东歌所需要的投名状。

    仅仅一个叛忍的身份可不行,东歌需要的是实质的利益,以及鬼鲛叛离雾隐村的真心!

    闻言,东歌莫名的看了鬼鲛一眼,接着视线又重新落在了雷遁中的鬼灯满月身上。

    或许还有点利用价值...

    念头一闪,东歌想到了如何处理半死不活的鬼灯满月。

    末了,这才重新转过头来,和鬼鲛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这些东西收好,卷轴上的术式需要学会。”东歌手掌一翻,见一只刻有南字的戒子和一只卷轴递给鬼鲛。

    晓之南戒本来存放在黑绝那里,如今已经找到了他的主人,在鬼鲛通过了东歌的测试之后,晓之南戒就是鬼鲛的!

    而这一刻,鬼鲛才真正的成为了晓中的一员,正式成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