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115 这个节奏有点不对劲!
    巳-亥-未-卯-戌-子-酉-午-巳!

    啪!

    水门双手合十,彻底的激活了体内为数不多的查克拉。

    这是他短暂的休息后,恢复的查克拉,也是最后的查克拉。

    一道充满死气的白色虚影漂浮在他的身后,赫然是属于冥界的死神投影到现世的虚影。

    属于冥界独特的气息笼罩着大地,白色死神虚影的身前水门的灵魂被吊在半空中。

    阴冷诡秘的气息散发开来,令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候,空间忽然扭曲起来,仿佛一道道水纹状的波浪起伏,渐渐地凝聚成一道黑影。

    出现在结界之中的黑影,赫然是带着狐狸面具一袭黑袍的东歌。

    “这个结界果然还是挡不住你,东歌!”水门背对着东歌,语气异常的平淡自然,仿佛见到老友一样。

    东歌微微一愣,不明白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

    他不动声色的站在十步开外,这种距离即使是水门突然袭击,东歌也有把握逃开。

    水门召唤出死神的这种状态下,东歌还真不敢靠近他,万一被封印到死神肚子里去岂不是血亏?

    至于九尾...

    以后捕捉起来或许会很困难,但还有机会,可一旦被封印在死神肚子里去,那就永远不见天日了!

    “你怎么认出我来的?”东歌取下了狐狸面具,露出那张精致的小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模样越来越像大筒木辉夜了。

    “本来我也不确定...”水门疲惫的脸庞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

    “东歌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普通人是模仿不了的。”

    只有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一个人表现出来的淡然与否,才能真正看出来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水门的神色淡淡的,嘴角一直噙着一抹笑容。

    而玖辛奈却是有些迷茫...

    玖辛奈无力的缩在水门的怀中,艰涩的转过头望着一袭黑袍的东歌,使用金刚封锁住九尾已经让她精疲力尽了。

    在玖辛奈的印象中,东歌只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小鬼,长得跟女孩子一样可爱。

    她不明白东歌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只能说这是命运的安排吧。”东歌看懂了玖辛奈的眼神,即使水门和玖辛奈恨他也不要紧。

    只是...

    水门和玖辛奈在听到东歌的话语后,眼底不仅仅没有露出一丝恨意,反而流露出无尽的遗憾。

    “要是东歌能出生在木叶,该多好。”水门微微叹了一口气,直到这个时候他想着的还是如何守护村子。

    东歌默然不语的盯着两人,出奇的失去了动手的兴致。

    本来他还打算利用角都引开三代等人,用六合神术控制九尾进行最后一搏。

    如果失败,带不走九尾的话,就放弃这一次行动。

    可是,在看到水门和玖辛奈眼底流露出来的遗憾时,东歌突然就不想这么做了。

    夜里的风,微凉。

    空中暴躁的九尾查克拉给孤月蒙上了一层血色。

    林子里静悄悄的,三代等人和角都的战场刻意的远离此地,打斗的声音渐渐小了,只有风吹树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

    “你们会死的。”东歌看着水门的背影,凝声说道。

    “成为忍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做出了觉悟。”水门看一眼怀中的玖辛奈,温柔的笑道。

    成为忍者,必须要做好杀人与被杀的觉悟。

    东歌能够理解这一句话,可是他不能理解的是...

    “你们不恨么?”杀死自己的人,杀死亲人的人,杀死村民的人,不应该憎恨他么?

    水门抿着嘴,视线从未离开过玖辛奈的脸庞,似乎想要在最后的时间里记住她的模样。

    玖辛奈虚弱的抬头望着水门,九尾被抽离身体,能够活到现在已然体现出漩涡一族的生命力强大。

    东歌那双跳动着的冰蓝色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果然还是憎恨的吧!

    毕竟杀死了亲人,杀死了自己...

    “嘛,非要说的话,应该是遗憾吧。”水门忽然出声说道,平静的语气中找不出丝毫的虚伪。

    他是...认真的!

    遗憾?东歌微微一愣,遗憾不能亲手杀死仇人吗?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东歌注定是一个不凡的人,不能和东歌成为同伴真是遗憾呢!”

    水门防备着东歌,试探着东歌,时刻监视着东歌,但更希望能够证明东歌的内心向着木叶。

    否则,他根本没有必要亲自来做这样的事情。

    若是想要铲除一个潜在的威胁,直接将东歌交给根来处理更加合适。

    因为,木叶的根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一时间,东歌竟无言以对。

    吼!!

    九尾不甘心的咆哮了起来,愤怒,邪恶,残暴,凶煞,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笼罩着大地。

    然而金色的锁链越勒越紧,九尾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玖辛奈最后生命的力量无疑非常的强大,漩涡一族的封印术·金刚封锁死死地将九尾困住。

    气浪卷动大地的尘沙,吹起黑袍的一角。

    东歌努了努嘴,说了心中最后的一个疑问。

    “为什么不拆穿我?”刚刚的三代和紧随而来的三名暗部,显然没有看出他究竟是谁。

    水门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并不准备回答东歌的问题。

    “东歌,最后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最后的请求?那就不要请求了,安安静静的死掉不就好了么?

    东歌在心底默默地吐槽,两只眼睛里却流露出好奇的神色,这种时候水门竟然还有事需要他来做?

    只见水门缓缓地抬起右手,微弱的查克拉缓慢的凝聚掌心。

    嗡!

    一颗璀璨的丸子出现在他的手掌之中。

    螺旋丸?!

    东歌并未做出进攻或者防御的动作,因为他知道水门已经没有那么多力气攻击自己。

    而且如此虚弱状态下的水门手中的螺旋丸,对他造成不了多少威胁。

    “我希望你能帮我将螺旋丸教给鸣人!”水门艰涩的转过托看了东歌一眼,这是他召唤出死神后第一次转头看向东歌。

    “这种事情...”自来也会做的!

    干嘛要他...

    东歌的声音戛然而止,忽然间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他不明白水门为什么要这么做。

    理性上告诉东歌最好拒绝掉,然而感性上...

    “好。”东歌瞥了一眼安睡的在玖辛奈怀中的鸣人,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吐出一个字。

    话音落下,就连东歌自己都一脸懵逼,为什么会答应水门的要求?

    水门微微一笑,接着就开始讲述螺旋丸的原理。

    “与尾兽玉原理一样...”

    将高密度的查克拉集中,凝缩在一个小范围内,而后高速旋转形成一颗球体。

    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撕裂力,属于查克拉形态变化的极致,可以注入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作为进阶版。

    “哈哈,说得有些复杂了吧。”水门挠了挠脸颊,这个数他花了三年的时间开发出来,随后又用了数月的工夫才完全掌握。

    这么短的时间让东歌学会,是有些...

    强人所难了吧???

    脑海中的念头刚刚闪过,水门瞠目结舌的瞪着眼前的一幕。

    只见东歌抬起一只小手,手心向上,一颗璀璨如玉石的查克拉球赫然出现在他的掌心!

    “凝聚高密度的查克拉旋转是吧?”东歌的天赋让他学习什么术都特别快。

    比起秽土转生、飞雷神之类超级复杂的原理,螺旋丸的原理真的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愣愣望着东歌手中凝聚着的螺旋丸,水门的眼底尽是震惊之色。

    东歌的表现显然又一次刷新了水门对他的认知,仅仅是一瞬间就学会了螺旋丸?果然还是小看了你了么...

    “不愧是东歌!”

    随着水门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死神已经抽出短刀...

    尸鬼封尽!!

    ……

    茂密的森林中,走在前往雨之国的路上,东歌至今都还有些蒙圈,九尾的捕捉成功与否真的不是太重要。

    只是,为什么他要负责教鸣人那个笨蛋螺旋丸啊?!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东歌从来都是以坏人自居,为什么会被发了一张好人卡?

    林子里只有沙沙沙的脚步声响起,叶仓和白走在后面,角都则在东歌的右手边。

    “角都,我看起来像好人吗?”

    这种问题东歌不会去问叶仓,更不会去问白,因为两人的答案他猜都猜得到。

    只有角都的回答才最为可观。

    东歌歪头看了角都一眼,确定对方听到了自己的话便转过头看着前方。

    “嗯...不像...”角都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声,接着在心底暗暗的想到,你看起来根本就不像人!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角都也认为我是坏人!

    东歌默默地肯定了自己是坏人的身份,如果让他知道角都在心底的想法,绝对是一片骨弹连射打过去。

    淅淅沥沥的落雨声渐渐地响起,森林外依稀可以看到朦胧的雨幕。

    众人已经来到火之国的边境,而雨之国就在那片雨幕的深处。

    “哼,白白浪费了这么长的时间,结果什么都没有得到!”角都不爽的冷哼了一声,径直的走入雨幕中。

    东歌则是依旧的撑起一把伞,浪费时间?他可不这么认为。

    一来对于转生眼的能力运用和查克拉的消耗,经过这一次实战,东歌的心底有了一定的概念。

    第二点嘛,东歌更加确定象转分身在木叶的安全,除了水门和鼬之外,今晚再无一人认出他的本体。

    象转之术的分身潜伏在木叶,就代表东歌还是木叶忍者!

    拥有这样的一层身份在,之后想要潜入木叶,不,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木叶就容易得多了。

    雨之国最高的塔上,静坐在天台上的天道仰望着满天飞雨。

    忽然,雨虎自在之术察觉到东歌等人的气息,天道的眸子一凝,鹰眼般犀利的目光投向了远处。

    “他们回来了,可是我并未感觉到九尾的查克拉。”天道沉声说道,平淡冷漠的语气听不出他究竟是喜是怒。

    “这么说任务失败了?”小南依旧冷冰冰的,只有面对长门的时候,她才会流露出温柔的一面。

    “他们到了!”

    随着天道的话音落下,塔内的虚空一阵晃动。

    紧接着,东歌、角都、叶仓、白四人的身影相继出现。

    天道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他可不记得角都会这种穿梭空间的能力,至于叶仓和白就更不可能。

    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东歌了?

    “你们的任务失败了。”天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包括角都的心底都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叶仓强行站直了身体,让她看上去显得自然些,而白则是小脸雪白,不安的躲在东歌的身后。

    即使是冒牌货拥有六道的眼睛也具备如此强横的威慑力么?

    东歌神色淡淡的看了天道一样,冰蓝色的光泽在黑眸中一闪而过,挤压着空气的威势瞬间溃散。

    众人的心头顿时一松,连呼吸都变得顺畅起来。

    “主要的目的已经达成,木叶不愧是五大国之首。”东歌的目的本就不在九尾,能抓住最好,不能抓住也无所谓。

    而长门也是同样的意思,在不暴露晓的前提,捕捉九尾是顺带的,真正的目的是试探木叶的实力!

    天道的视线从东歌的身上移开,落到了角都的身上,长门相信角都会将木叶村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他。

    “这件事就这样吧,去休息吧。”天道冷冷地转过身,语气淡然冷漠让人听不出深浅。

    东歌深深地看了天道的背影一眼,随后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去。

    白想也没想的跟在东歌的身后离开,而叶仓却略微的停顿了一下,扫视塔内的众人后,这才迈开步子往外走去。

    而角都则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留了下来。

    “说说吧,在木叶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天道沉声问道,角都是他安排在东歌身边的眼线。

    然而角都也是个精明之人,究竟是不是愿意真心实意的做这个眼线,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角都眸子微微一闪,不动声色的微微颔首,瓮声瓮气的说道,“九尾妖狐的确破开封印逃出来了,不过又被四代火影给重新封印了回去。”

    “噢?具体说说吧。”天道负手而立,背对着角都遥望着塔外的飞雨。

    “事情是这样的...”

    角都心底有着自己的想法,关于木叶村发生的一切他都如实相告,而东歌交给他储存活体心脏的封印卷轴却只字未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