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068 被看穿的小狐狸,这就尴尬了!
    全能修炼至尊

    东歌手中凝聚着查克拉,阳遁属性注入运起掌仙术,他一边给止水治疗被火遁灼烧的伤势。

    一边问道,“水门大人,为什么考试突然就结束了?”

    “因为幻术结界被人破坏!所以,大家都通过了第一场考试。”水门无奈的说道,这样一来完全破坏了考试的初衷。

    他原计划是,能够走出忍者学校的人数不超过六十,换言之二十个队伍。

    没想到因为幻术结界破坏得太快,竟然有数百人存活。

    “被人破坏?怎么可能?”东歌震惊的看着水门,脑海中同时闪过榜单上的名字,思考着到底是谁。

    他自信可以自由出入笼罩住忍者学校的幻术结界,但是让他一个人破坏偌大的幻术结界还真的办不到。

    首先便是查克拉不足的问题,一个大型幻术结界是许多精英忍者合力维持的,自由出入和强行破坏的难度完全不在一个次元!

    “是云隐村的由木人。”水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一旁还有岩隐村的忍者,东歌立即会意闭口不言。

    木叶作为主办方,优势在于情报、地利,东歌想要知道的,水门等会儿就会派人送来的。

    “那我们可以走了么?我先送止水去医院。”东歌简单的治疗了一下止水,便将他扶了起来。

    “嗯,第二场考试的时间和地点会另行通知的。”水门看了一眼止水,见他伤势并不严重,便不打算用飞雷神送止水去医院了。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啊!

    唰的一声!

    金影闪过,水门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比东歌都走得快。

    水门走后,本来松懈下来的气氛又一次的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小鬼,再敢瞪老子,就宰了你!”黑蜂恶狠狠的瞪了止水一眼,嚣张的吼道。

    东歌按住激动的止水,一个闪身带着他离开了。

    水流一族么?来日方长...

    ……

    见止水并没有大碍,东歌便离开了医院。

    刚刚从医院走了出来,一个暗部便突然出现在东歌的跟前,一只卷轴凌空抛来。

    酷酷的撂下一句话,这是水门大人给的,便一个瞬身消失在原地。

    “情报倒是来得快。”东歌挑了挑眉,伸手将卷轴打开。

    简单的几句话将忍者学校发生的事情完整的叙述出来。

    由木人,云隐村的二尾人柱力,利用尾兽庞大的查克拉直接和木叶维持幻术结界的精英忍者们硬来。

    孰胜孰劣根本不需要言语,尾兽的查克拉不是以数量就能比得过的。

    “由木人应该不大吧?这种年纪就能完美的控制二尾了么?”东歌皱着眉头将卷轴合上。

    云隐村这么明目张胆的将人柱力都派出来了,的确够嚣张的啊!就不怕二尾直接折在木叶了?

    自信,亦或是有其他阴谋?

    这可是一个完美的人柱力啊,不是一个上忍、精英上忍可以相提并论的。

    人柱力可以通过体内两种查克拉的转换来破解幻术,算是一种另类的幻术免疫,然而人柱力庞大的查克拉才是东歌最羡慕的地方。

    “算了,过几天就能见到了。”东歌摇了摇头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抛开,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更有趣的小家伙。

    唰!

    东歌的身影一晃而过,消失在原地,如同鬼影一般的黏了上去。

    一个三岁左右的小正太,不苟言笑的表情,手中拎着一个袋子,不是糖果也不是玩具,而是装着一袋子的手里剑。

    没错,货真价实开了锋手里剑!

    穿过街道,小正太直接朝着树林的方向走去。

    咻咻咻!!

    树林中,一连串的手里剑破空而去,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扎在树桩上。

    “果然很鼬呢!”一道声音莫名的响起。

    树林中的矮子双手维持着抛出手里剑的动作,僵硬在原地,仅仅只是一秒,鼬便回过神来。

    他眯着眼睛抬头望去,看清了树梢上的人影。

    “东歌大人!”鼬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不愧是大族出身的小鬼,语气不卑不亢,在不显得失礼的同时也让人不感觉到高傲。

    鼬的高傲是发自骨子里的,完全属于宇智波一族的另类,不同于其他族人那种鼻孔朝天的高傲。

    鼬的高傲在于天赋,在于智慧,在于气质,在于内在。

    “被人这么叫感觉有些怪怪的呢...”东歌纵身一跃,直接从树上翻身落下,站在了鼬的面前。

    哇!~从没有感觉过从上往下看人是这么的爽!

    东歌的年龄比卡卡西还小三岁多,他的身高一直是熟人中最矮的。永远只能仰望别人,如今...

    终于苦尽甘来了么...

    “东歌大人,有事么?”鼬面无表情的看着东歌,总觉得传闻中的东歌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呢!

    “不要这么见外,鼬是吧?我跟止水是队友,你可以叫我前辈,或者哥哥。”东歌笑眯眯的充分发挥着不要脸的精神。

    “东歌前辈。”鼬嫩嫩的喊了一声,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着实可爱。

    鼬听止水说起过东歌,而东歌知道他,那么肯定也是止水说的,所以鼬一点儿都不怀疑东歌。

    “你在这儿练习手里剑吗?为什么不跟朋友们去玩呢?”东歌口中的朋友自然指的是跟鼬同龄的人。

    鼬抬头莫名的看了东歌一眼,“那样太浪费时间了。”

    浪费时间?东歌被这话给呛到了。

    屁大点儿的小鬼知道什么浪不浪费时间的,不是应该想着今天该和哪几个朋友一起玩什么的吗?

    “东歌前辈,能教我手里剑么?”鼬不想讨论那些浪费时间的问题,直接转移话题。

    “手里剑啊...”东歌瞥了一眼大多数都落在了树桩上的手里剑,脸上不由得一阵尴尬。

    这玩意儿他认识,可是并不怎么会啊!

    即使是远程攻击,东歌一般都是直接使用共杀灰骨·骨弹连射,在他看来根本不需要刻意追求精准度。

    只要射出的骨弹数量多了,还不是很好命中吗?

    偷偷瞄了一眼一脸期待的鼬,东歌可不想认怂,该怎么办呢...

    突然!

    东歌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鼬啊,手里剑什么的根本不符合你的气质!”东歌收起了笑容,一板一眼的说道。

    “嗯?气质?”鼬不是太明白,毕竟只有三岁。

    “没错,气质应该是这样的!”东歌神秘的一笑,扬手打了一个响指。

    树林中的场景一阵虚幻,像是水纹一般荡漾了起来。

    在鼬惊讶的目光中,树林幻化成了一片大海,而两人正站在一簇滔天巨浪之上。

    巨浪之中隐藏着两头巨兽,深海中的怪物正在激烈的战斗。

    “这是...幻术?”鼬那波澜不惊的小脸终于变了色,变色兴致勃勃起来。

    到底是三岁的小鬼,东歌自得的一笑,坦然接受了鼬那崇拜的目光。

    “想学么?”东歌问道,声音中带着魅惑之音。

    “嗯。”鼬略显激动的点点头,他想要那种气质,举手投足间令人陷入幻境的能力!

    “那好...我们先来玩一个游戏。”东歌诡异的一笑。

    “玩游戏?”鼬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

    “猫戏老鼠的游戏。”

    随着东歌话音的落下,四周的幻境解除,鼬却见到两个背着团扇的人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意识还在,却只能一动不能动的躺在地上。

    似乎中了某种神秘的术,保持五觉,但是无法控制身体。

    “你们是跟着鼬的呢?还是跟着我的呢?”东歌的感知力并不强大,但是在一定的范围内却格外的敏感。

    连黑绝那种擅长隐匿的家伙都会被东歌察觉,别说两个宇智波的中忍了。

    “你最好快放开我们,不然宇智波一族...”其中一个方脸男子气急败坏的吼道。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到一个鞋逐渐放大。

    砰!

    东歌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眸子里流露出一抹冰冷的杀气,尽管只是一闪而过的杀气,但也让一旁的鼬打了一个哆嗦。

    鼬咬了咬牙,一张稚嫩的小脸尽显不服输的表情,强撑着挺直背脊。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明白?”东歌淡淡的问道,轻蔑的眼神中根本就不曾将对方放在眼里。

    在实力不如对方的时候,他可以怂一点儿,但还轮不到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在他的面前大呼小叫!

    东歌,可是继承了大筒木一族的男人!

    方脸男咬了咬牙,刺痛刺激着神经,那一瞬间他差点儿昏了过去。

    紧接着,方脸男感觉到鼻子里一阵清凉的感觉溢出,他知道刚才那一脚踩断了他的鼻骨。

    鲜血流进了嘴巴里,传来一股腥味。

    方脸男惊恐的看着东歌,努了努嘴,有些说不出话来。

    好像这是第一次,提到宇智波三个字不管用了。

    另一个中年男子年龄大些,也更加沉稳,秉持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

    他决定实话实说,“我们是负责暗中保护鼬少爷的。”

    “哦,保护鼬的啊!”东歌也猜到多半是这个原因,宇智波家族的人不会吃饱了没事儿跟着他。

    在看到两人身后背着的团扇标志时,东歌便想到很可能是保护鼬的。

    只不过,东歌喜欢确定,不是可能。

    “早这样说不就好了么?”东歌随手挥了挥,“走吧,我不会对鼬怎么样的。”

    随着东歌的话音落下,在两名宇智波中忍的惊愕眼神中,东歌和鼬的身体宛如一副水墨画般的被风一吹便散了。

    好恐怖的幻术!哪怕家族里的那些幻术强者都不如,两人的心头同时升起这么一个想法。

    “怎么办?”方脸男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动了,连忙捂着鼻子坐了起来。

    “回去告诉族长,东歌似乎很喜欢鼬少爷,所以鼬少爷不会有危险的。”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如此说道。

    方脸男的脸色一沉,的确,他们两个在一瞬间被人家制服,鼬跟着东歌是真的安全。

    至少比他们两人保护来得安全得多。

    “也只能如此了。”虽然不甘心,但方脸男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东歌带着鼬离开了宇智波家族附近的森林后,直接来到一个湖泊旁。

    水流顺着地势,由高往低流去。

    静谧宜人,让人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鼬,你觉得什么是忍者?”东歌忽然出声问道。

    “忍者是为了实现目标而忍辱负重之人。”鼬微微一愣,脑海中瞬间蹦出一句话。

    “这样么...那鼬的目标又是什么呢?”东歌又问。

    “守护所爱的人。”鼬下意识的回答道。

    “好吧,那么我们开始学习幻术。”东歌的话锋一转,让鼬的思维有些跟不上。

    那小眼神儿仿佛再说,为毛前一刻还在谈人生谈理想,下一刻就直奔主题了呢!~

    这样,会不会有点儿太快?

    “幻术是以扰乱对手精神思想,导致五感异常使其陷入幻觉的世界。”东歌简单的叙述幻术的原理,他相信以鼬的智商一定能理解。

    “鼬是宇智波一族的,拥有写轮眼,可以主修一系幻术。”

    “视觉幻术吗?”鼬很聪明,立即明白了东歌的意思,他以后一定会开眼,而写轮眼有着幻术之眼之称。

    东歌眯着眼睛,嘴角浮现一抹笑意,阴遁精神力量无形之中散发开来。

    理论知识只能培养出考试学霸,只有真正的身临其境,才能掌握术式的精髓。

    东歌第一个交给鼬的幻术便是,最基础的一个幻术,亦是他他第一次接触到的幻术。

    此处非之术!

    ……

    一日很快的过去,鼬到底没有学会此处非之术,因为他还没有提炼出查克拉。

    而且被东歌玩儿一天,实在是累得不行。

    到最后,鼬直接躺在了地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东歌前辈的幻术真的好厉害。”鼬歪着头怔怔的看着湖边坐着的身影,他以为止水的幻术就已经很厉害了。

    可是在见识到东歌信手拈来的幻术后,立即否定了之前的想法。

    不过...

    “东歌前辈,你是不是不会手里剑啊!”鼬突然出声问道。

    “……”望着湖水出神的东歌身体明显的一僵,瞥了鼬一眼不语,聪明的小鬼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