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034 一个时代的神话——白牙!
    东歌一路往据点东面狂奔而去,他不知道幻术能困住海老蔵多久。

    现在唯有抓紧时间,能拉开一点距离便是一点距离。

    好在据点并不算大,不大一会儿,蛞蝓那庞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东歌的眼前。

    嗖!嗖!

    东歌正准备往前,突然落下两道黑影,拦住了他的去路。

    “砂忍?”

    不同于木叶村的树叶护额,砂忍的护额图标东歌一眼能够看出来。

    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砂忍出现?

    东歌心中略有不安,砂忍已经截断了木叶的退路?

    “是木叶的小鬼,干掉他!”东歌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东歌。

    两名砂忍皆是傀儡师,只有中忍的实力,却擅长毒术与布置陷进。

    咔咔咔...

    机械关节扭动着,发出怪异的声音。

    两只奇形怪状的傀儡蓦地冲来,夜色中泛起绿光的利刃令人头皮一阵发麻。

    “又是傀儡师?”东歌的小脸微微一沉,不过只是中忍的话,他倒是不惧。

    噗!

    利刃破开皮肉,刺入了东歌的身体里。

    同时一片白烟冒起,随后出现一块圆木。

    “替身术!”

    躲在暗处的两名傀儡师心中一紧,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极速接近。

    寒意从脚底心升起,直冲头皮。

    “你们在找我吗?”东歌戏谑的声音响起,他的持续速度或许不强,但瞬间的爆发速度绝对不弱于凯。

    两个砂忍循声望去,却见两根手指顶住了他们的眉心。

    腐朽的气息,死亡的气息形成一片阴影笼罩着两人的内心。

    “共杀灰骨·骨弹连射!”

    噗噗!短小的指骨没入对方的额头,二人的身体瞬间土崩瓦解。

    最终化作一片纸屑,灰飞烟灭。

    “接下来,这片区域的陷进该怎么办呢?”东歌皱眉看着前方的沙漠。

    据点东面大战如火如荼,蛞蝓的体型庞大,吸引了绝大多数砂忍的注意力。

    而暗中负责斩杀砂忍精锐的旗木塑茂也被千代缠住。

    这一次的千代使出了白秘技,白牙一时半会儿也抽不开身。

    战况陷入了胶着的状态,木叶忍者数量处于劣势,砂忍也不缺乏强者。

    不知不觉中,木叶一方已经陷入了全线被压制的局面。

    “砂忍一个据点的兵力有点多啊!”纲手咬着嘴唇,一脸的阴霾。

    她还不知道南面据点的潜入破坏已经失败,这时候仍然在故意吸引砂忍的注意。

    这一切的情况都看在东歌的眼里。

    “不能再拖下去了,旗木塑茂和纲手再强,也强不过数以千计的砂忍大军。”

    东歌倒是不在意木叶一方的伤亡。

    现在的位置处于砂忍后方,带着木叶护额的东歌定然会被划分到砂忍敌对方,一个人是绝对逃不掉。

    东歌和木叶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损俱损!

    “想要过去,必须破坏掉陷进才行。”

    想到破坏陷进,东歌立即犯难了。

    对于陷进的布置和破坏他一窍不通啊!忍者学校是会教,但东歌只是个半道插班生。

    而且,去学校的日子屈指可数。

    “该怎么办呢...”东歌一手托着下巴,两只眉毛皱成了川字。

    砂忍据点,纲手站在庞大的蛞蝓身上神色有些疲惫,她望了据点内部一眼。

    刚才的大火一闪而过,随后便再也没有动静。

    显然,纲手已经注意到了问题,潜入焚烧粮草的计划多半是失败了。

    “告诉大家,准备撤退!”纲手虽然是个女人,但做事非常有决断。

    她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命令身旁负责传令众人的山中一族的忍者。

    “是!”

    山中忍者微微点头,双手结印低喝道,“忍法·通心之术。”

    不使用任何装置,直接和对方通话,把自己的话直接输入到对方脑中。

    山中一族的通心之术在战场上,可以完美的传递命令。

    东歌的脑海里立即响起了山中忍者的声音。

    “纲手大人有令,立即撤退!”

    “不好,如果木叶一方直接后退的话铁定踩到陷进!”

    闻言,东歌的小脸聚变,或许旗木塑茂和纲手两人能够活着通过陷进区域。

    但是木叶其他人就...

    念头闪过,东歌立即掏出一张起爆符,绑在苦无的后端,打算用起爆符来警示木叶忍者。

    纲手控制着蛞蝓断后,旗木塑茂暗中掩护解决砂忍精锐。

    而其余木叶忍者也开始后撤,最先离开据点的是一个精英小队,一名上忍,三名中忍。

    东歌一脸严肃的盯着远处,手掌紧握着苦无,因为紧绷着神经,掌心渗出一层薄薄的汗珠。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东歌随身的苦无配备只有一只!

    他在等待一个时机,提醒木叶忍者这片区域有陷进的时机!

    眼看着木叶前方开路的精英小队迅速奔来,距离陷进区域越来越近...

    “就是现在!”东歌目光一凝,手掌一翻将苦无射出。

    滋滋滋...

    起爆符被激活,发出一阵燃烧的味道。

    漆黑的夜色下,带着起爆符的苦无宛若拖着长长尾巴的导弹一般,咻的一声激射出去。

    轰隆!!

    苦无准确无误的落尽了陷进区域,巨大的爆破声响起,振聋发聩。

    顿时引发了地面埋藏的大量起爆符的连锁反应,陷阱中的起爆符接连不断的爆炸开来。

    轰隆隆...

    一股庞大气浪四散而来,卷起漫天的沙尘风暴。

    冲在最前面开路的木叶精英小队立即停住了脚步。

    中年上忍额角一滴冷汗溢出,望着前方不远处的巨大蘑菇云,不由得心头狂跳。

    一阵寒风拂过,背心传来一阵冰凉的寒意。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何时竟然全被冷汗打湿了。

    若是刚才往前再走十步...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脑海,中年上忍便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了上来。

    “前方有陷进,大家跟着起爆符炸开的路线前进!”

    作为开路精英小队的队长,中年上忍的战斗精英异常丰富。

    当即取出一把苦无,尾巴各套着一张起爆符。

    嗖嗖嗖!!

    一连翻手将其射出,苦无成一排直线的掷出。

    落地的元近距离却是完全不同...

    轰隆隆!!

    砂忍布置的陷进被连番轰炸,机关尽皆被破坏。

    木叶忍者沿着爆破的痕迹,迅速撤离...

    突然!

    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身后传来,已经退到林子边缘的东歌面色一变。

    他知道,是砂隐村的海老蔵追来了!

    “小鬼,这一次必杀你!!”海老蔵咬牙切齿的吼道,眼底迸发出一串猩红之色。

    作为善谋者,海老蔵极少动怒。

    可是,他在东歌的手里一连吃了两次瘪。

    海老蔵那一颗沉静数十年波澜不惊的心,这一次真的被激怒了!

    咔咔咔...

    两只充满死气的傀儡化作两道黑影,鬼魅般的袭向了东歌。

    就在此刻,空中两道人影急速落下!

    砰!

    恐怖的力道直接震碎了大地,碗口粗的裂痕像是一条地龙般,袭向了海老蔵。

    “纲手?!”海老蔵见状立即放弃了继续冲向东歌,转而纵身往后跃去。

    白牙和纲手两人齐齐落下来,直接站在东歌的身边。

    木叶一方大部分的人都从砂忍据点中撤了出来,与此同时,千代和罗砂二人也领着一群砂忍追了出来。

    双方陷入了对峙,砂忍人数众多想要将木叶一方的全部留下。

    木叶一方人数虽少,但皆是精锐,而且由于旗木塑茂和纲手二人的存在让砂忍不敢轻举妄动。

    “白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千代恶狠狠的说道,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白牙。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紧接着据点的方向一大片砂金涌动,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你们今天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罗砂悬浮在空中,冷声呵道。

    而后,他大手一挥,一群砂忍迅速从林子里钻出来,转眼间便将木叶一行人围在中间。

    有埋伏?!

    众人的心头不约而同的蹦出三个字来。

    一时间,众人心中蒙上了一片阴霾。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中。

    纲手的脸色十分难看,青红交加,三分疲惫,七分是被气的!

    “别太嚣张了!罗砂!”纲手不甘示弱的吼道,想要将她留下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砂忍数量太多,不要乱来!”白牙低声说道。

    “不过是两个半截身体入土的老家伙而已。”纲手不屑的哼哼道,输人不输气势,嘴上鄙视着对方,她的眼底却流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纲手,我们的计策暴露,你应该能够想到...”旗木塑茂意有所指的说道。

    不等纲手答话,他又接着说,“这些人都是木叶的根底,不能折损在这里。”

    纲手努了努嘴,准备反驳的话咽了下去,这一次的行动带来的三十人全部是火影一系的上忍,最次的也是精英中忍。

    所有人都是继承了木叶火之意志的枝干!

    短暂的沉默之后...

    “你带着人先走,我来断后!”旗木塑茂一脸郑重的说道。

    “什么?要断后也应该是我来了!”纲手刚刚熄灭的怒火豁然爆发开来,直接大吼道。

    一人断后的危险可想而知,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旗木塑茂是此次对阵砂隐村的最高指挥官,怎么可能独自一人断后?

    其余众人也都纷纷请缨希望可以留下来,而旗木塑茂则是以最高指挥官的身份下命令。

    “这是命令!”旗木塑茂沉声道。

    顿时间,周围的声音戛然而止。

    在一个男人做出觉悟的时候,任何的劝慰以及悲伤都是对他的侮辱!

    英雄是顶天立地的存在!

    纲手咬了咬牙,猛地转过头去,一头的黄发甩到了身后。

    “蛞蝓,干掉他们!”

    “是,纲手大人!”

    蛞蝓那庞大的身体骤然变得,犹如气球般鼓了起来。

    噗~~

    一股超强腐蚀性的酸液喷洒出来,堵住木叶退路的砂忍包围圈瞬间露出一个缺口。

    纲手身体一沉,蓄力高跳,在空中留下一道绿色的弧线,随后重重的落向大地。

    “天守脚!”

    砰!

    大地龟裂,巨大的裂痕瞬间将附近的砂忍给吞噬掉。

    “撤!”纲手大喝一声,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附近的木叶忍者见状,蜂涌似的朝着包围圈出口掠过。

    “别想走!”罗砂哪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若是这一场战斗能将这群木叶忍者全部留下,即使是五大国之首,如此巨大的损失也足够木叶一阵肉痛。

    “磁遁...”

    罗砂双手伸出刚刚结第一个印,一道银光闪过,杀气逼人!

    他顿感手臂上的汗毛根根倒立起来,连忙放弃进攻闪身爆退而去。

    刺啦一声!

    锋利的刀刃划破空气,给人一种牙酸的感觉。

    空中被划过的白色痕迹,久久不能散去。

    “想要过去,得过我这一关!”旗木塑茂目光幽冷的盯着罗砂,语气平淡却让人无法忽视。

    罗砂脸色微微一沉,作为四代风影的他居然怕了!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恐惧充斥了心间...

    他,可是四代风影啊!!

    “混蛋!既然找死就先干掉你!”罗砂爆喝一声,双手连连舞动,漫天的砂金涌动疯狂的朝着旗木塑茂涌去。

    一旁的千代同时出手,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杀死木叶白牙的机会!

    海老蔵张了张嘴,准备让罗砂和千代放弃围攻旗木塑茂,转而追杀木叶忍者才是重中之重。

    不过,在看到一脸怒意的罗砂和一脸疯狂的千代时。

    海老蔵心中的话最终没有说出口,他轻叹了一口气,如果能够将木叶白牙留在这里也还不错...

    夜空仿佛披着一层神秘的黑纱,冰冷的空气刺激着皮肤。

    寒意渗透进皮肉,骨髓...

    东歌默默地看了旗木塑茂一眼,那个看似平凡的中年大叔,这一刻却像是一座擎天大山堵住了所有的砂忍。

    或许这一次,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

    时间飞逝,纲手领着木叶残存部队迅速离开,此时已经在川之国外。

    在遥远的天际,划过一道银白色的星宿...

    ……

    气势汹涌澎湃的砂忍们不要命的,疯狂的冲向旗木塑茂。

    旗木塑茂麻木的挥舞着手臂,将一个个靠近身边的人砍翻在地。

    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堵住此去的路口,更木叶忍者争取更多的时间。

    一具具尸体倒在脚边...

    不知道第多少次挥手,旗木塑茂感觉周围的尸体有些遮挡视线。

    鲜血汇聚在一起,流入沙地被沙子吞噬,流入森林形成一滩肉眼可见的血潭。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

    天边渐渐地泛起了一抹鱼肚白。

    喧闹的世界开始安静下来,砂忍们不再争先恐后的冲锋。

    众人的面孔由最初的疯狂,变成了如今的惊恐...

    他们似乎怕了,被杀怕了。

    那个男人的身边堆积着无数的尸体,鲜血、尸山将他给掩埋在深处。

    空气被强大的杀意所冻结,哪怕是砂忍上忍也觉得浑身冰凉。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林子的入口,望着那道清瘦的身影,一动不动...

    突然之间!

    一声嗡鸣炸响!!

    白牙之刃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强大的战意,发出一阵轻颤,嗡鸣声划破虚空传向远方。

    砂忍们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更加恐惧的望着那个瘦高的男子。

    被鲜血染红的大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鼻尖。

    砂忍们被旗木塑茂杀得胆寒了!

    这哪里是人啊!这简直就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他的刀被染红了,手被染红了,衣服被染红了,鞋子被染红了。

    他的脸也被染红了,根本看不清原本的肤色。

    “白牙以刀术著称,大家不要靠近,使用忍术远程进攻!”在关键时刻,海老蔵大声提醒众人。

    身处黑暗的砂忍们仿佛找到了最后一丝光亮。

    众人再也顾不得那么多,疯狂的凝聚着查克拉,森林之外无数的手印翻飞。

    “磁遁·砂金大葬!”

    “风遁·大镰鼬!”

    “火遁·龙火之术!”

    “傀儡术·三宝吸溃!”

    “……”

    一时间,查克拉犹如洪流决堤般的倾泻而出,砂忍们使出了平生最强大的一招。

    海浪般的查克拉幻化作五花八门的忍术,毫不留情的轰向了那个男人。

    呜呜呜~~

    大风卷起一层黄沙,疯狂的拍打着森林。

    旗木塑茂单手持刀,闭着眼睛静静地站着,仿佛没有察觉到那铺天盖地砸来的忍术洪流。

    他那紧绷的脸颊闪过一丝温柔,又带着一丝的遗憾。

    卡卡西,不能看着你成长了。

    不过,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忍者!

    突然!!

    旗木塑茂猛地睁开双眼,一股雄浑的气势冲天而起!!

    他凝聚着最后的查克拉,浑身上下泛起一缕缕刺眼的白光。

    在黑夜中显得那么的耀眼,就像是陨落尘世的北极星一般。

    手亦是刀,刀亦是刀!

    “刀术·千刃之牙!”

    嗡!!!

    一道白光将黑暗一分为二。

    ……

    数日之后,一条消息震惊了整个世界!

    川之国,砂忍设计诱杀木叶精锐部队。

    突围之际,旗木塑茂以一人之力挡住数千砂忍追杀部队,一夜之内无任何一人越过沙地边境进入树林。

    白牙之刃由最初的纯白色,战至最后一刻,被鲜血染得通红,就连刀柄也看不出原来的本色。

    血色白牙!

    旗木塑茂力竭而死,至死都如同大山一般矗立着,镇守在木叶部队撤退的小道上。

    直到...

    一夜过去,旭日东升。

    一个砂忍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这才鼓起了勇气步履阑珊的靠近那个男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