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火影之血继网罗 > 023 忽悠黑绝,东歌的小心思。
    黄沙呜呜的吹过,宛若刀子刮过一样疼。

    旗木塑茂三人眼神略微交流了一下,便有了结论。

    去一存一,既然叶仓已经被抓住,那么剩下的一个自然只有杀了。

    他们毕竟是深入敌境搞破坏和暗杀的小队,如果不是需要从叶仓脑子里知道一些情报,这场战斗将会更加的直接。

    旗木塑茂认真起来,周围的空气中都弥散着一股渗人的杀气。

    恐怖而诡异的气息宛若实质,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实力最弱的东歌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不过他强行鼓起那还不成型的气势,艰难的抵抗着。

    “这才是杀神的真面目啊!”暗暗感叹了一句,东歌知道旗木塑茂打算动真格的了。

    不过,加瑠罗想要逃走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比我爱罗更快的沙子防御,即使是旗木塑茂也不一定干的掉对方。

    东歌收到手势,与猫脸男一同带着叶仓闪到远处。

    他的目光也从战场中央移动到身旁,“叶仓,灼遁...”

    东歌心中千万个念头闪过,“不怎么希望叶仓死呢,可是,又该怎么办呢?”

    加瑠罗很强,即使单挑旗木塑茂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不过在多一个精英上忍的联手进攻下,加瑠罗的败局已定。

    就看她是逃走呢,还是选择“留下”。

    “时间不多了呀,那边的战斗结束一定是会对叶仓精神侵入的。”东歌默默地想到。

    猫脸男的幻术很强,用来获取情报非常适合。

    思念翻转的片刻,突然间,不远处的沙地上传来一声痛呼声。

    东歌转过头去,却见旗木塑茂手持白牙,掌心中雷光闪烁,径直的穿透了加瑠罗的沙子防御。

    鲜血顺着加瑠罗的肩头喷涌而出,她的面色一白,艰难的抬头看了叶仓一眼。

    “木叶白牙名不虚传。”加瑠罗心中有了计较,她很温和,却也同样聪明。

    第一次交手,旗木塑茂的攻击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她的要害,而现在却是招招致命。

    若不是沙子抵挡了片刻,好让她有时间移动了一下位子,这个时候站在这里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旗木塑茂眼底一抹寒光闪过,抽刀再刺。

    滋滋滋...

    一股焦臭的焚烧味传来。

    “是起爆符,队长小心!”一旁辅助旗木塑茂进攻的狗脸男急忙道。

    旗木塑茂自然也发现了,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发动瞬身术。

    嗖!

    砰!

    一声巨大的爆破声响起,加瑠罗所在的地点黄沙漫天,被炸上天空的黄沙像是雨点一样落下。

    “跑了。”

    视线被黄沙所遮挡,听觉被大风呼啸声所淹没。

    旗木塑茂依然在第一时间内察觉到加瑠罗逃走了。

    近距离,旗木塑茂的感知力同样强大,四人中最强。

    “现在怎么办?”狗脸男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空,若是在木叶这样的天气一定是一场暴雨。

    而这里是风之国,那么铁定是一场沙尘暴!

    “看来计划暴露了啊!”旗木塑茂淡淡的说了一句,杀气收敛又重新变成一个普通的中年大叔。

    “队长还真是淡定呢!”猫脸男言语中颇为无奈,即使计划暴露,他也知道旗木塑茂是不会放弃的。

    “先找地方躲起来,我们需要知道一些情报。”旗木塑茂看了一眼昏迷中的叶仓,沉声说道。

    四人迅速离开,风越发的大了。

    卷起黄沙将几人移动的痕迹瞬间掩盖。

    一处废弃沙化的岩石堆中,白牙小队在这里暂且休息,躲避即将来临的沙尘暴。

    “猫,开始吧。”旗木塑茂亲自护法,示意猫脸男侵入叶仓的脑子获取情报。

    一路上,无数个念头在东歌脑海里闪过,都被他否定。

    无疑,所有的计策都行不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

    东歌有心救走叶仓,却无能为力。

    “要不让我来吧?”东歌突然脑子一热,出声说道。

    “你?”正结印准备动手的猫脸男微微一愣,随后看了一眼旗木塑茂。

    无论是白牙小队还是木叶西部的驻军大营,旗木塑茂都是最高指挥官。

    旗木塑茂眼底闪过莫名之色,注视着东歌。

    气氛变得静寂起来,岩石群外的风咆哮着,卷起沙子拍打着岩石。

    东歌在话刚出口就后悔了,暗骂自己太冲动。

    不过,若是可以保住叶仓倒也不亏,因为他知道叶仓最后是被砂隐村给出卖的。

    到时候,嘿嘿嘿...

    “还愣着做什么,动作。”旗木塑茂冷声道,显然这话是对东歌说的。

    见状,猫脸男退后了一步,让了开来。

    东歌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抵住叶仓的眉心。

    获取情报的手法很简单,却也非常的困难。

    简单是凭借着比对方强大的精神力,直接侵入对方的大脑,探索想要知道的秘密。

    而困难则在于,强行侵入基本上会让对方变成白痴,所以东歌需要做的便是“温柔”一点。

    东歌能够对查克拉的精准控制,同样的可以对精神力精准控制。

    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

    叶仓的灼遁很厉害,忍术同样强大,若非遇到了旗木塑茂,她绝对不可能败得这么快。

    不过,昏迷中的少女则闭着双眼,表情柔和的睡着。

    就像是一只柔嫩的小白兔,毫无防备。

    叶仓的精神防御在东歌看来就如同一张薄纸。

    很快的,便进入到她的脑海深处...

    时间就这样过去,众人静静地或站或坐在一旁。

    突然!

    “找到了,关于砂隐村的情报!”东歌收回手指,眼底闪过一抹喜色。

    “说说看。”闭目养神的旗木塑茂睁开双眼。

    “砂隐村的粮草有一部分在营地中,另外的她并不知道,不过...”东歌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意。

    “不过什么?”狗脸男急躁的问道。

    “不过我知道她们会出现在这里的任务。”东歌目光一闪,砂隐村竟然派人到雷之国和土之国求援。

    换言之,砂忍坚持不了多久了。

    一方面来至于粮草的压力,另一方面来自大名的压力。

    开战一年,砂忍也就只在川之国和雨之国打打秋风,连火之国的国境都还没有越过。

    这也导致砂隐村反对征战的声音越来越高。

    若不是千代、罗砂等人压着,怕是早就不攻自破了。

    “看来我们得改变一下计划了。”旗木塑茂沉了片刻,开口道。

    众人纷纷竖起了耳朵,静待下文。

    “队伍分成两组,猫与藏獒负责将叶仓带回去,狐狸跟我一组继续执行任务。”旗木塑茂如此说道。

    狐狸面具下的东歌嘴角一抽,他可只是个下忍啊!

    水经验可不是这样水的,敌军太强大,一个群体技能擦到他就是死啊!

    “队长,是不是让我跟着你,狐狸和猫带着叶仓回去?”狗脸男适时的出声说道。

    东歌医疗忍术很不错,但毕竟只是个下忍.

    三拖一还能带一带,就剩下旗木塑茂一个人的话,怕是...

    “藏獒说的没错,我觉得狐狸不适合潜入任务。”猫脸男也同意狗脸男的观点。

    东歌在心底暗暗为这两位哥竖起大拇指,他的确是一点儿都不想去搞破坏、搞暗杀。

    “执行命令!”旗木塑茂也不给个解释,话音落下便闭上了眼睛。

    四人中,除了东歌自己,也就旗木塑茂知道东歌情报。

    那种打中就秒杀的能力,比任何忍术都强大。

    而去东歌的掌仙术就连纲手也自认不如,这才是旗木塑茂真正想要带上东歌的原因。

    猫脸男和狗脸男对视一眼,便各自散开。

    即使在沙尘暴中,众人也不能大意。

    东歌则被分配到九点钟位子,休息的同时还要做的便是注意九点钟方向的动静。

    其他三人,各占据十二点、三点和六点。

    被捆成粽子的叶仓则是由旗木塑茂亲自看守...

    营地里,陷入了静寂。

    黄沙弥漫着天空,分不出此刻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

    东歌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呼出的气体成雾状,可以晰的看见。

    沙漠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白天炎热无比,晚上又能冻死人。

    正当东歌裹着衣服,昏昏欲睡的时候,一股陌生而熟悉的气息蓦地出现。

    “谁?!”东歌惊呼一声,猛地睁开了双眼。

    呜呜呜~~~

    暴风呼啸,耳朵里尽是一片嗡鸣。

    “嘿,倒是挺警戒的。”沙地里,一个猪笼草缓缓地钻了出来。

    “黑绝?”东歌眼皮一挑,一年半的时间没有黑绝的消息,还以为这家伙不会来找他了呢。

    “看来这段时间,你过得不错。”黑绝低哑的声音,让人心里发毛。

    “有事?”东歌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旗木塑茂的方向。

    “放心,他们发现不了我。”黑绝对于隐藏十分自信,也非常拿手。

    东歌看着黑绝沉默不语,因为东歌知道黑绝这家伙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

    而且这个时间点,黑绝应该陪在宇智波斑的身边。

    两人注视着对方,眸子中闪烁着只有自己才明白的目光。

    气氛静默,而且诡异。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想的。”黑绝率先打破了沉默,莫名其妙的说道。

    “什么怎么想的?”东歌歪着头蹙眉,他带着狐狸面具,并不担心对方会看清他的表情。

    “关于妈妈...”黑绝几番查探,都没有查到东歌的身份。

    不过,东歌身上那股一股熟悉的气息,属于大筒木辉夜姬的气息,让黑绝坚信不疑。

    而且共杀灰骨,除了大筒木辉夜姬,黑绝从未看见别人使用过。

    这段时间,黑绝暗中观察着东歌,却没有露面。

    “你应该有计划吧...”东歌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打算帮忙吗?”黑绝微微眯着眼,言语中试探的成分居多。

    他不想千年来的等待化为乌有,他相信东歌的身份,却不相信东歌的人。

    “如果非要回答的话,应该...”

    东歌的声音一顿,黑绝则是绷紧了神经。

    “是。”

    “这才是妈妈的好孩子。”

    黑绝怪笑了一声,似乎在说东歌,又似乎在说自己。

    东歌瞥了一眼黑绝,心中有了些许想法。

    这个时候晓应该还未成立,不过黑绝身边可是有个宇智波斑。

    如果让他出手救下叶仓,后期利用雾隐村的关系...

    “有件小事需要你出手。”东歌说道。

    “什么事?”黑绝没说答应,也没直接拒绝,只要不影响他的计划,在他看来东歌就是自己人。

    “看见那个被旗木塑茂看守的少女吗?”东歌瞥了一眼白牙的方向。

    “嗯,是砂隐村的灼遁忍者叶仓。”情报,黑绝当属一流,即使是五大国加起来都不一定有他厉害。

    “明日旗木塑茂会和我前往风之国搞破坏,另外两人则带着叶仓回去。”

    “你去风之国?找死么?”黑绝不屑的瞥了一眼东歌,或许以后东歌会很强,但现在的东歌太弱了。

    “我就不用你管了,你负责放走她。”东歌嘴角一抽,不悦的说道。

    “这倒是不难。”黑绝不知道东歌想干什么,也不想知道。

    “你来找我有事?”东歌话锋一转,问道。

    “只是单纯的想要感受一下妈妈的气息。”黑绝吸了吸鼻子,仿佛东歌身上的“体香”被他吸入了鼻子里。

    东歌顿感一阵恶寒,额头青筋隐隐跳动着,小爷可不是你的妈妈!!

    黑绝来得悄无声息,去得也是静默无痕。

    ……

    翌日,刮了一夜的沙尘暴将破碎的岩石堆淹没了大半。

    东歌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大半的沙子,扭了半天才从黄沙中爬了出来。

    其他三人的也差不多,被黄沙埋了大半个身子。

    “风沙停了,我们分开行动吧。”旗木塑茂将叶仓扔给了狗脸男。

    “你们要干什么?”叶仓这个时候已经清醒过来,她并不知道昨天昏迷的时候情报已经泄露了。

    “哼,小妞老实点儿!”狗脸男一巴掌拍在叶仓的屁股上。

    叶仓气得小脸一阵通红,血色上涌,充斥着双眼,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狗脸男给生吞了!

    “走吧。”旗木塑茂看了一眼东歌,转身朝着沙漠深处走去。

    东歌神色淡淡的瞥了一眼叶仓,似乎在期待着下一次的见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