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王爷的小妾总想干掉我 > 第104章:脚下从来都是万人冢
    见没人再反对,邹捷带一群人进了山洞。

    唐砂三人走在最后方,她心跳得厉害,总觉得要遇到熟人。

    事实证明,有时候人都预感真的很准,特别是女人。

    唐砂第一时间,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气质独特的男人。

    众人一进来,打量着洞里的人,而洞里的士兵,也打量着进来的这八人。

    当亦风看到元芳和唐砂的那一刻,表情可谓是一言难尽。

    这就是所谓的孽缘吗?

    叶悬渊也是一愣,眼里先是惊讶,随即又变得愉悦。最后却黑了脸。

    直接从石块上站了起来,朝着元芳走去。

    穿上军装的叶悬渊,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不仅是气质不一样,连眼神也不一样了。

    他大步朝着自己这边走来,脸色有些难看。唐砂拍了拍元芳的肩,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元芳淡淡的嗯了声,把唐砂放了下来。见到叶悬渊,他有一种很强烈的危机感,公子,是不是不会要自己了?

    唐砂一下地,深深吸了一口气,脚踝像是被钢钉扎一般。

    元芳听到唐砂倒吸凉气的声音,连忙回过身来把她扶着。

    叶悬渊这是也走到了唐砂的面前,唐砂觉得对视起来有些尴尬,目光瞟向别处。

    可下一刻,眼前一片漆黑,眼睛上被覆上了一双温热的手。

    “小明,背过身去。”

    唐砂嘴角抽了抽,该看的她早看到了。

    唐砂眼前的那双手,在元芳看来格外刺眼。

    沉辛死死的盯着叶悬渊,她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陆仁几人更是惊讶,看这情况,唐老弟和这群人的关系匪浅呀。

    唐砂把叶悬渊的手从脸上扒了下来,冲他笑了笑:“好巧。”

    这张脸,很久没有看到了,但是不觉陌生,反而觉得熟稔。

    将士们衣裳都是湿的,也不可能让他们穿上。叶悬渊想了想,也只有把自己的身体挡在唐砂面前,隔绝她的目光。

    “是呀,这就是所谓的缘分么?”叶悬渊眼里的笑意溢到了嘴角。

    “或许吧,在这里都能遇上。”唐砂并不排斥叶悬渊的碰触,只是觉得有点尴尬。尴尬的同时,也带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喜悦。

    这个男人总是出现在她的梦中,他对她很温柔,像一个哥哥一样。

    或许是受了宁小明的影响,或许是感谢他对宁歌的照顾,又或是别的原因,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叶悬渊一出现,董秉的眼神便一直聚焦在叶悬渊身上。

    这个男人,人间极品。

    不过貌似和这位唐姑娘挺亲密的呀。

    “将军,不和我们介绍一下吗?”有士兵喊道。这群士兵是他手下最精悍的士兵,虽对他也有敬意,但不会畏惧,平时也会开开玩笑。

    这时候他们好像闻到了什么八卦的气息。

    叶悬渊心道这群小崽子平日训练也没这么积极。也不理会他们。

    “小明,不介绍一下吗?”叶悬渊看可看陆仁沉辛等人,最后在沉辛身上停留了一瞬,问道。

    陆仁被看得一个激灵,这个男人,气息让人很压抑。

    “沉辛,在颠城认识的一位医师,也是我朋友。”

    ““这位陆仁”“董秉”“方一”“金贵”“邹捷”横山猎人。”唐砂一一介绍道。

    唐砂没有介绍元芳,直觉他认识。果然叶悬渊也没有问。

    “小明很会交朋友。”叶悬渊意味深长道。随即像是看到什么不太顺眼的东西:“过来烤烤火。”

    唐砂自然不会拒绝。

    元芳沉辛跟着唐砂走到了叶悬渊那堆火旁,而陆仁几人极为自觉的自己升了一堆。

    沉辛见唐砂一坐下,便放下背包,从里面找出了一瓶药液。

    “唐砂,给。”沉辛把药递道唐砂面前。

    唐砂接下药后,在思考一个问题。

    该不该脱鞋。

    在陈国,若是男子见了女子的脚,就是要娶对方的。她虽然不是陈国人,可是身处这里,是不是该注意点?亦风知道她是女儿身,陆仁他们也知道。

    别问为啥她不在意周围的一群没穿上衣的男子,毕竟别人露和自己露不是一个概念上的问题。

    “亦风,把人都带出去。”叶悬渊淡淡道。

    亦风看了眼唐砂,和她手中的东西,道了声是。

    “走走走!出去出去!”亦风招呼道。

    众人还处于懵逼状态中不少人问:“为何?”

    “军令!”

    众人哑口无言,得,出去。

    唐砂摸了摸鼻头,咽了咽口水。这男人太会揣摩人心。

    众人包括元芳等人都走之后,唐砂望着不为所动的叶悬渊,挑眉道:“王爷不出去?”

    叶悬渊摇了摇头:“不想。”

    唐砂:……

    爱看就看吧……

    唐砂紧锁着眉脱下了右脚的靴子,然后是长袜,露出了白嫩的脚丫子。

    只是脚踝处红肿一片,显得很狰狞。

    叶悬渊目光沉了沉,然后直接夺走了唐砂正准备往手上倒的药液。

    “我帮你。”

    唐砂心里堵着一口气,又发不出来,直接吼,你特么神经病吗?显然不行。

    “我还是自己来吧。”唐砂假笑道,伸手示意叶悬渊把药液还给她。

    “不必代劳。”叶悬渊摇了摇头。

    唐砂:……

    他是抢了她的台词没错吧?

    叶悬渊看到唐砂吃瘪,戏谑的笑了笑,上前一步蹲在唐砂脚下,倒了些药液在掌心。覆上唐砂的脚踝。

    他并没有揉擦,更准确的说根本就没碰到唐砂的皮肤。

    药液在内力的作用下,均匀的分布在了伤出。

    脚踝暖烘烘的,不一会儿这股暖意传达至全身,甚至有点热。

    唐砂知道,这是在帮她烘干衣裳。

    她浑身僵硬,坐着一动也不敢动,叶悬渊几个意思,这些行为太暧昧了。

    大概过了一刻钟,唐砂浑身不自在,想动一动,强忍住。

    叶悬渊像是能听到人心里的话,慢慢收回了内力,把药液封好,递给了唐砂。

    唐砂接下了药,感受了一下脚下。红肿完全消了下去,没了疼痛之感。刚才的扭伤似乎就是一种错觉。

    沉辛这药确实效果极好。

    叶悬渊站起身回到了原来的石块上坐下,双手十指交叉,手肘放在膝盖上。

    “小明这药……可是好东西。”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叶悬渊忽然道。

    唐砂以为叶悬渊就问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出现,没想谈的却是药。

    “沉辛制的,确实是好东西。”唐砂看了看手中的药瓶。

    “唐砂,他是谁?”沉辛有些害怕这个人。他的气息和祭司一样强大。

    “战王。”唐砂直言不讳道。

    “哦,我知道他。”难怪如此,祭司说过,他有个很敬佩的年轻人,叫叶悬渊,人称战王。祭司敬佩的人,想来是个好人了。

    沉辛,沉辛……叶悬渊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就是候希声养的那个小丫头?”这话听起来是在问,但语气中是完全的肯定。

    候希声,南疆祭司。

    “是的,不过我现在长大了。”沉辛面无表情的认真反驳道。

    叶悬渊笑了笑,上下打量了一眼:“没看出来。”

    “怎么会看不出不来?你有眼疾吗?我可以帮你医治。”

    “噗~”唐砂一下就笑了出来。沉辛太可爱了。

    “我确实希望沉辛姑娘能帮忙医治,但是医治的人不是我,是他。”叶悬渊看向山洞的一角落。

    唐砂顺着目光看过去,才发现那里居然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

    “他怎么了?”沉辛问道。

    “遇上坍塌,为了救人,被巨石砸碎了心肺,我希望……你能救活他。”叶悬渊声音很沉,睫毛很长,遮住了眼里的神色。

    沉辛听后,直接朝着那边走去。

    唐砂穿好鞋袜,和叶悬渊也走了过去。

    走近后,唐砂看清了地上这男人的长相,小麦肤色,健壮俊美。

    只是此时生命体征微弱,若是不说,还以为这已经是个死人了。

    “还活着。”沉辛摸了摸他颈间,然后开始用内力全身查看。

    数息后,沉辛站了起来,脸色不是很好。

    “如何?”唐砂问道。

    沉辛摇了摇头:“心脉断了,而且他……可能想死。”

    “想死?”唐砂蹙起了眉。

    “是的,他的意志比一般人弱很多。”沉辛缓缓道。

    叶悬渊盯着地上之人一动不动,他为何想死?自己全然不知,是不是,失职了。

    “可还有救?”叶悬渊自己也会一些医术,因此他很清楚地上这人的情况。

    沉辛看了看唐砂,她不想撒谎。

    “有。”

    “为何?”

    “蛊。”

    叶悬渊愣了一下,抬起眉眼,道:“尽管一试。”

    “可是,能救他的蛊虫,我只有一只子蛊,而且,在别人身体里。”沉辛又看了眼唐砂。

    唐砂心头一沉,猜到了沉辛口中说的那只蛊,可能就在元芳体内。

    “何人,若取出来会伤及性命吗?”无论如何,叶悬渊也想救他。

    沉辛摇了摇头:“不会,但是可能会很痛苦。”

    “可是元芳体内那只?”唐砂直接问道。

    “是。”

    这一刻,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唐砂是绝对不愿意让元芳有任何意外的。

    沉辛一方面相救这个人,一方面又不想伤害元芳。

    至于叶悬渊,却莫名的释然。或许这都是命吧,选择这条路的人,都会有这么一天,他也不例外。

    “没有别的法子吗?”唐砂满怀期望问道。

    “我找不到。”沉辛对自己的医术很清楚。

    唐砂下意识看向叶悬渊,满怀提防,她怕叶悬渊会为了救他的人,伤害元芳。

    等了很久,也没见叶悬渊有什么反应。只是在一瞬间,似乎看到了他身后的荒凉。

    叶悬渊站的地方,从来都是万人冢。

    唐砂心里闷得慌,她很自私。

    “我出去透透气。”唐砂说完直接向洞外走去。

    叶悬渊依然站在原地,天地仿若静止。

    沉辛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想法道了出来:“你去和唐砂和元芳说一下吧,他们会同意的。”

    “不必了。”本来就知道他不能再活了,不是吗?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救他吗?”沉辛很是不解。

    “想,却不能。”叶悬渊忽然笑了笑,敛去了眼里的神色,回过头看着沉辛道:“去看看唐姑娘吧。”

    沉辛点了点头,他的称呼变了。

    唐砂出了洞口,一群人站在外头。

    元芳看唐砂出来,连忙上前:“公子。”

    唐砂盯着元芳迟迟没有说话。

    “公子,怎么了?”元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中略显不安。

    唐砂一把勾住元芳的肩膀,唉,又长高了。

    “来,我有话给你说。”唐砂带着元芳从人群中走过,走到了远处的一块小平地。

    “公子,你说。”元芳心慌道。

    “你可知道你体内的东西?”唐砂坐了下来。元芳也跟着坐了下来。

    “沉辛与我说过。”元芳回道。

    “若现在让你取出这东西救人你愿意吗?取出来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沉辛说,会很痛苦。”无论唐砂如何想,最终决定权,在元芳手中。

    若是方丈在,会不会责怪自己如此冷血,如此自私?

    元芳眨了眨眼睛,没反应过来。

    “元芳,我不会强求你,无论你愿或不愿,我都能理解。”

    “愿意。”

    唐砂一怔,刷的一下看向元芳。她没想到,元芳如此干脆。

    唐砂突然笑了笑,这或许,是她自己也希望得到的答案。

    “好,走,找沉辛去。”

    唐砂拍了拍元芳肩膀站了起来。啰嗦个什么劲,要后悔等事情过了再说。

    元芳相信,若公子和他在一个位置上,她也会这样选择。

    回道洞口,遇到了刚出来的沉辛,直接让沉辛把元芳带进去了,她没有进去。

    亦风坐在不远处的石块上注意着唐砂的一举一动,猜测刚才发生了什么。

    唐砂看了一圈,也看了亦风,直接朝他走了过去,坐到了他旁边。

    亦风立刻弹了起来,行礼道:“夫人。”

    唐砂一脸无语。

    “要是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叫爷爷我也不介意。”唐砂笑道。

    “你!”亦风瞬间想暴走,这哪是什么夫人!将军不可能看上这样的人!

    “要不要来打一架?”没错,唐砂就是来找茬的。

    “哼!懒得和你一般见识!”亦风从不打女人。

    唐砂挑了挑眉:“那过来坐吧,咱们聊聊天。”

    “怕你不成。”亦风气冲冲的又坐了回来。

    “山洞里受伤那人是谁呀?”唐砂主动谈起了话题。

    一提到这个,亦风脸色就更差了,没好气回道:“步军前锋将,欧阳富贵。”

    唐砂:!!

    欧阳富贵?是她知道的那个欧阳富贵吗?

    “他是不是有个妹妹叫欧阳翠花?”

    “我怎么知道!他从来不说,你认识?”亦风怪异道。

    ()

    搜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