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莫归不语声声迟 > 第六十六章 他的怀疑,装病入戏
    风栖宁今日起得倒挺晚,她刚刚下了卧榻,就见祁景恒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她站起身,朝他施了一礼,“参见王爷,怎么王爷这个点来了,妾身好让下人准备一下。”

    祁景恒看了眼屋子,坐下道:“怎么王妃一大早的不想见到本王?”

    风栖宁连忙给他倒了茶,“怎么会,只是妾身还未梳洗,倒让王爷见笑了。”

    祁景恒不置可否,“王妃便尽快梳洗,早些传膳吧。”

    风栖宁听了完即刻吩咐下人去做了祁景恒爱吃的膳食。

    凝香见状加快了速度,将已经打好的水端了进来,有给风栖宁挽了发。

    祁景恒在一旁肆意地看着,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怎么只有凝香在伺候着?”

    风栖宁一大早也没有看见阡音,凝香见状回道:“奴婢正要和王妃说起此事,阡音昨晚感了风寒,怕给王妃过了病气便没有屋里来伺候。”

    “哦?今日洛太医貌似回来给王妃把脉,等等让太医顺便去看看吧。”

    祁景恒就是故意的,他就不相信她偏偏就在昨晚感染了风寒。

    风栖宁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时候他对自己身边的侍女这么上心了?

    不过恩还是要谢的,“多谢王爷恩典,是那丫头的福气。”

    凝香此时有些紧张,她知道阡音根本就没在屋子,从昨天晚上,她就消失了踪影,刚才王爷问了起来,她便下意识圆了过去,若是等等王爷发现王妃的贴身婢女不见了踪影,那该如何是好?

    早膳端上来后,祁景恒慢条斯理地吃了几口,气定神闲,像是等着谁的到来。

    洛臻按照往日的时间来向风栖宁把脉,却觉得屋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同。

    他走进屋子,看见案前坐着一个身着深紫色锦衣的男人,想必他就是二王爷祁景恒了。

    看着他与风栖宁共进早膳的模样,他移开了眼,朝二人请安道:“微臣参见二王爷,二王妃。”

    “洛太医免礼。”

    祁景恒倒是第一次看见这位洛太医,他指了指旁边的凳子,“还请洛太医给王妃好好把把脉。。。”

    洛臻坐在凳子上,将手搭在了风栖宁的手腕上,他能感受到祁景恒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便愈加专注在把脉上。

    自从从翊王府回来之后,他便十分谨慎,生怕被那些人抓住一丝把柄,好在到现在也还是风平浪静,只是祁景恒如今这么看着自己,倒让他心下越来越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把完脉,他站起身道:“王妃如今已无大碍,但切记不要情绪太过波动,否则会有复发的危险。”

    祁景恒倒是十分关心地向风栖宁道:“王妃近日情绪为何如此波动?”

    风栖宁自然不能说出她真正的原因,“想必这几日天气有些热,心情便有些烦闷。”

    祁景恒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天气是不稳定,还请太医去瞧瞧王妃的陪嫁侍女,她身子有恙还怎么伺候主子?轻衣,你去给太医带路。”

    洛臻朝他又施了一礼,“王爷宅心仁厚,下官自当竭力。”

    凝香有些心急,王爷让轻衣带路的目的恐怕不单纯,她在心里祈祷着,阡音,你可一定要及时出现呐!

    轻衣在祁景恒身边已经待了好些年,也是王府内的老人,自然知道王爷为何要让自己带路。

    走到阡音与凝香所住的地方,她敲了敲门,“阡音姑娘,王爷命了太医来替你诊治......”

    等了好一会儿,屋里无人问答,轻衣朝身后的洛臻抱歉一笑,“还请太医稍等片刻。”

    她推开屋子,朝榻边走去,“阡音姑娘...”

    榻上毫无响动,轻衣证实了心中猜想,光是在府中脱离了侍卫的监视便能看出她的身份并不简单,如今她若是不在府中会去哪儿?

    这样想着,她掀开了被子,却见满脸是汗的阡音正蒙在里面,她脸色看起来十分虚弱,让轻衣赶紧叫了在门外等候的洛臻。

    阡音缓缓张开眼,却看不清她的脸。

    轻衣见她不像是装出来的,倒有些怀疑自己真的是想错了

    洛臻听见声响走了进来,他立刻给阡音把了脉。

    闭着眼睛的阡音心悬在了一起,此时便听天由命了。

    在轻衣的满心怀疑下,洛臻道:“发汗是感染风寒所致,容我开服药给她喝几日即可。”

    阡音松了口气,为了让自己真的有感染风寒之状,她特意喝了临风给她的特制药丸,还好并没有穿帮。

    轻衣又不放心地追问道:“可还有别处有恙?”

    洛臻点了点头,“是有一些脾胃空寒之症,还请姑娘平时多注意些...”

    轻衣有些失望,与阡音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便送洛臻出了王府,她还要赶回去复命。

    洛臻临走前深深看了她一眼,她背上的伤很严重,必须马上医治。

    阡音知道洛太医定能诊出自己受了外伤,只是他为何没有说出来?

    突然间,她在被子里摸到了一瓶金疮药。

    难道是...

    阡音躺在榻上,想着她今天出了王宫,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王府。

    为了不让人察觉,她特地打开了一处无人知晓的暗门,却被一个人扣住了肩膀,她转身一看,原来是那日同自己过了几招的临风。

    临风放下手,朝她轻声道:“还请阡音姑娘放心,殿下派了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阡音点了点头,她知道祁怀瑾看见了自己在王宫中受伤的模样,如今他派身边最信任的人来保护自己,想必也是担忧坏了吧,不过她受的伤也是值得的,起码他相安无事。

    虽说这一次没有被抓到把柄,但祁景恒定然已经怀疑上了自己。

    她有种预感,京都马上就要不太平了。

    这时候,凝香抓住空当回到了屋子,她朝阡音道:“阡音姑娘,你昨晚究竟...”

    还未说完,就看见了她带血的绷带,“阡音姑娘你...”

    阡音在凝香面前并无顾忌,凝香也上前拿过她手上的药瓶,“我来帮你。”

    凝香什么也没问,只是道:“刚刚王爷问起了你,还好我圆了过去,以后可别再来这么一出了,还好小姐并不知晓,不然她向来疼你,今日定要担心受怕。”

    阡音点了点头,此事自然不能让风栖宁知晓,换好药后,她穿上衣裳,并挂上香囊来冲散她身上的血腥味儿。

    她出了屋子,朝某个方向点了点头。

    临风见状叹了口气,他家殿下总算能放下心去安排接下来的事宜。

    ......

    轻衣送完洛臻便去向祁景恒复了命。

    祁景恒听完她禀告之后倒笑了笑,看来还是低估她了。

    如今苏州又加重了灾情,太子此刻在苏州赈灾,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来,他若是不加利用,岂不是失去了上天赐给他的这个机会。

    祁景恒接受了西越长公主越凌的提议,经过昨晚那一出,想必王上对风家与翊王已经有了怀疑,无论是谁遭殃,对自己都有益处。

    王上向来对翊王有所忌惮,他就不相信他的父王不会对此有所提防,如今就看这几日的风向如何了。

    至于他的王妃还有那名深藏不露的侍女,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想必他的皇叔如今怕是早就担心不已了吧,不过他可以放心,这两颗棋子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毁了的。

    。

    风萧从宫中自行领罚后回到了风府。

    戚苑见儿子一身血地回了府,眼泪立刻落了下来,并十分担心地请了大夫来给他医治。

    这才回京都几日,便出了这档子事。

    风萧宽慰道:“母亲别担心,只是皮外伤,修养几日便是了。”

    戚苑也忍住道:“母亲只是气自己什么也不能为你做。”

    话音刚落,就见风慎赶了回来,他刚刚在王上面前跪了许久,现下腿还是疼着的,昨晚发生的事情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征兆,真的是有人要陷害他们风家。

    “夫人,你先出去,我有话要问萧儿。”

    戚苑有些心疼道:“不能等萧儿上完药再问吗?”

    风慎拍了拍戚苑的肩膀,“情况紧急,还请夫人看着点外面。”

    戚苑看着他的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

    风萧见母亲出了屋子,与风慎道:“父亲,这次是孩儿的不慎。”

    风慎叹了声气,“你放心,风家没这么容易倒,王上心里有数。”

    “父亲,昨晚,阡音也去了。”

    风慎听了倒是不奇怪,“阡音原本就在王府,定能知晓些内情,想必是事态紧急,加之王府戒备森严,她才出此下策去阻止,想必翊王已经派了人保护她。”

    风萧点了点头,“也不知宁儿在王府过得如何,那个人的野心渐露,王上不会坐视不管。”

    “你可发现了那西越长公主有何动静?”

    “十分安静,安静地有些过了头,也不知王上会如何对待此事。”

    “希望宁儿和阡音在王府能安然无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