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欢喜铺子 > 第二章 午夜出逃
    来不及细想李光明到底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芦秧迅速往楼下窜去,刚下楼梯没两步,就踩着个东西,脚一崴差点没滚下楼去,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只高跟鞋,估计是之前那个小姑娘匆忙跑丢的。芦秧顺着两边楼梯中间的缝隙朝下看去,乌漆嘛黑的一点动静都没有,随即打消掉帮她捡鞋的念头。

    声控灯忽明忽灭,芦秧继续夺路狂奔,寂静的午夜楼道,只有芦秧一个人匆匆下楼的声音,在空旷封闭的狭长空间里,不断发出“咚咚咚”的回声。

    跑着跑着,芦秧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怎么跑了这么久,感觉周围的景致似乎一直没什么变化,按理说就算物业方再怎么去规范,楼层之间,总归会有一些不同之处。可是每次下到新一处楼层时,莫名就觉得刚刚跑过这里。马上又到转角处,芦秧就要接着下楼时,忽然看到楼梯上又出现一只高跟鞋,“这姑娘也是心大如马,撒蹄儿跑的真欢”,芦秧一边絮叨着一边心想着赶紧跑,追上之前的小姑娘,俩人还能做个伴,然而就在他冲到下一层楼时,他瞳孔一缩,冷汗骤然出现,贴着芦秧的脸颊就往脖子里钻,过堂风一吹,芦秧觉得自己背脊上的汗毛全部都张开了。楼梯上,赫然又出现一只高跟鞋,甚至连位置都和刚刚看见的鞋子一摸一样!

    “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鞋,卧槽,同样都是左脚!”

    芦秧双腿打颤,各种都市怪谈如数家珍一般在脑海里浮现,忽然声控灯灭了。芦秧瞬间回想起,他之前透过楼梯缝隙往下看时,楼下漆黑一片,传销公司为了防止有人逃跑,故意把房间租在很高的楼层,而且这是老式公寓,根本没有电梯,小姑娘即使跑得再快,也不可能瞬间离开楼道的,可是楼下的声控灯全部是熄灭的状态,而且时间已经过了许久,楼上其余的传销人员,也毫无动静。

    “楼道有问题!”这个念头一起,芦秧瞬间觉得无边的黑色,就像一张漆黑的血盆大口,正在一点一点吞噬自己,可他又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自己暴露位置,越未知越害怕越不敢探究,恐慌在逐渐倾覆理智,芦秧忽然觉得头有点晕,阵阵困意袭来,四肢也慢慢脱力不受控制,他像是一团意识被困在自己的身体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倒地,隐约中听见有人不断在呼喊自己的名字,终于双眼一阖,陷入昏迷。

    醒来时,芦秧发现自己身在一处热闹的集市内,一群人正围着一个卖风筝的摊位看热闹—几名城管正在驱赶着摆摊的老太太,老太太低着头佝偻着背,把一个小男孩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中,枯瘦的手掌遮在小男孩的眼前,瑟瑟发抖,野蛮的城管撕碎风筝,纸屑纷飞,麻木的路人或躲或笑,默不作声。芦秧注视着老人和小孩的孤独与卑微,像是埋在土里的一颗尘埃。

    “奶奶……”芦秧已是泪流满面,浑身的气血不由自主的开始汹涌。

    一名城管拽住老太太的胳膊,强行拿走了老太太肩上的褡裢,肆无忌惮的掏出袋子里散碎的零钱,老太太伸出一只胳膊,颤巍巍的想要阻拦,另一旁有名胖城管,掏出甩棍抽瞄着老太太的手背就要抽下去,芦秧看见这一幕,双目一寒瞬间冲了过去,一拳挥向胖城管,却砸了个空,拳头穿过了胖城管的身体,就像砸了一团空气。芦秧一愣神,脑海里忽然有个声音响起“这是梦,这是梦,醒来就好了,醒来就结束了……”

    “啪”甩棍抽在了老太太的手背上,原本黝黑的手背,瞬间涨出一片紫红,老太太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小男孩顺势挣脱老太太的怀抱扑向胖城管,一口咬住了胖城管白花花的手臂。胖城管一声惨叫,其余城管气急败坏的开始围殴小男孩。顾不上疼的老太太握着拳匍匐着爬向众城管,尘土飞扬中,浊泪打湿了泥污,填满了老太太瘦弱苍老的脸上,每一处的沟沟坎坎。路人轻轻的嬉笑声,城管愤愤的怒骂声中,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号,“秧伢子啊!”绝望而无助的老太太抓起了地上的一把剪刀,就要向身前的一名城管捅去,不料却被身后刚刚抢钱的城管劈手夺过。手握剪刀的城管把老太太与小男孩阻隔开,他一手揪着老太太的脖领子,一手高高举起了剪刀,“老太婆,光天化日的,你还想行凶,老子今天就为民除害了!”

    锋利的刀尖带着一点寒芒,在芦秧的眼中不断放大,脑海中,那个莫名的声音再度响起,“迎上去,迎上去,让刀扎进你的胸口,噩梦就结束了……”

    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只有芦秧眼角挂泪,迈着机械般的步伐,一步一步的挡在了老太太的身前,迎着剪刀,挺胸上前。

    刀尖一点点没入芦秧的胸膛,几滴血珠似萤火虫一般从伤口里无序的飘飞出来,带着点点灵光,摇曳着消散在芦秧的身边。一抹血腥味儿进入了芦秧的鼻腔,脑海里,似乎有根一直紧绷的弦,骤然崩开。一阵眩晕感上头,芦秧看着身边的景象像水墨氤氲一样,在不断的模糊中慢慢溶解,终归消弭于虚无。

    意识渐渐清醒,芦秧抬眼四顾,发觉自己仍在楼道,只是不知何时走到了一扇窗前,窗棱上,一根锈迹斑斑的铁刺突兀耸立着,刺尖还挂着血滴,芦秧低头才看到胸口的衣服破了,一个小小的创口,已经血凝了。

    视力慢慢适应了黑暗,芦秧忽然看见之前逃走的小姑娘披着头发背对着自己,在通往下一层的楼道口一动不动的站着。梦醒了,只是心中有还余一丝悲怆,压制了之前的恐惧感,芦秧没有多想,他快步走到了小姑娘的身后,伸手拉住了小姑娘的胳膊就要跑路,却没想到手心里触感竟是刺骨的冰凉,他抬头刚想对小姑娘说点什么时,忽然看到,小姑娘后脑勺覆盖着的密密麻麻的头发下,有一对眼框如斗,瞳孔如豆,满是眼白却弥补着血丝的眼睛,正目眦欲裂的盯着自己!

    头皮一阵酥麻,失控的感觉再度袭来,冷意充斥全身,卷土重来的恐惧,像一辆呼啸而至的火车,嘶哑悲鸣着汽笛声撞进了大脑,芦秧不受控制的打着摆子,在摇摇欲坠中,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用声优一般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说道:“小小伥鬼……丢雷老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