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五百零二章:瀚海戈壁
    宏威十九年五月二十八,离京整整半年之后,徐锐带着天启卫一路兜兜转转,和栖霞公主游山玩水,终于接近了遥远的天骐关。

    而在真的进入天骐关之前,他们还得与八百里瀚海戈壁擦身而过,横穿南部山脉与北部沙漠之间唯一的一条峡谷小道。

    为了尽快进入峡谷,徐锐选了一条最绕路,也最好走的路线,那就是沿着八百里瀚海戈壁的最外围进入群山。

    虽说是沿着瀚海戈壁的最外围走,但瀚海戈壁依然让众人体会到了它强大的威力,狠毒的日头和炎热的天气让大军叫苦不迭,每天都有中暑的人被送往战地医院救治。

    所幸天启卫军中士卒大都是出身西北的壮士,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恶劣天气,否则大军的战斗力极有可能迅速下降几个档次。

    这一日,徐锐靠在破军车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大大地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水袋递给了身边的小胡。

    小胡接过水袋,想也没想地灌了一大口说道:“情报已经明确了。”

    徐锐点了点头:“说说吧。”

    小胡指着北方一望无垠的戈壁道:“瀚海戈壁号称八百里,实际面积与这个数字也相差不大。

    这里的海拔是负数,天气极为炎热,加上南边的高山挡住了北上的暖湿气流,以及瀚海戈壁里紊乱交替,不断变化的高低气压,形成了类似准静止风的气象条件。

    正是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最终造就了这一大片仿若嵌在草原和森林之间的八百里戈壁。”

    徐锐闻言瞟了小胡一眼道:“说得倒是很专业,没想到你对气候倒是蛮有研究的。”

    小胡微微一愣,没有接话,而是继续说道:“除了方才所说,八百里瀚海处在地震带之上,时常会出现各种自然灾害,最出名的便是时断时续的大沙暴。

    正所谓世事无绝对,准静止风也不是常年存在的,通常一年中大概有三个月的时间是戈壁的沙暴季节。

    沙暴的规模在其他地方很难遇到,那时候高低气压会变得更加紊乱,造成剧烈的强风,按照你们神选之人的标准,届时风力有可能会超过十二级,卷起黄沙铺天盖地,好似海啸般吞噬一切,十分恐怖。

    不过沙暴最令人感到棘手的还不是惊人的破坏力,而是这三个月的沙暴季节只能根据上年的情况来推算,戈壁之上人迹罕至,只要有一两场沙暴没有记录到,来年的预测就有可能不准确。”

    徐锐一边听着小胡的话,一边在地图上比比划划,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瀚海沙暴大名鼎鼎,本帅便是计划着时间才赶在沙暴到来之前穿越这里,不过这么说来,咱们这条路线似乎也不保险?”

    小胡笑道:“天底下哪有绝对保险的路?走着走着被冰雹砸死的人都有,一切不过都是命罢了。”

    徐锐点了点头:“这里的环境如此严酷,相比八百里瀚海戈壁之中应该没什么人吧?”

    小胡摇了摇头:“这里距离塞外很近,又能绕过险峻的天骐关,历来都是马匪强盗的聚集之地,也有不法商贩妄图从这里出关直奔草原,只不过能活着回来的百不存一就是了。”

    “哦……”

    徐锐叹了口气:“怪不得大魏数百年来只守天骐关,不守八百里瀚海戈壁,如此恶劣之地,若是派大军而入,恐怕极难避免全军覆没之险了。”

    小胡点了点头:“正是,数百年前草原帝国兴起之时,也曾有两次想要穿过八百里瀚海戈壁直扑中原。

    然而这两次都是全军覆没,数十万大军之中仅有几人运气好走了出来,从那以后无论汉胡都不敢再派大军横穿沙漠。

    不过听说在瀚海戈壁的中心之处有个绿洲,那里能够避开所有恶劣天气,但传说就是传说,无从验证。”

    徐锐点了点头,指着地图上的一处“石林”标注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胡看了一眼道:“这是一处狭长的风化石林,长约六十里,宽不过十里,距离咱们的位置不远,绕过前面的山头就能看得见。”

    徐锐道:“若沙暴袭来,这处风化石林应该能够暂时躲避沙暴吧?”

    小胡苦笑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昨天还专门去探了探路,石林倒是能够抵御沙暴,但是风险也不小。”

    徐锐一愣:“这是为何?”

    小胡道:“因为那里是个断层,一旦发生地震后果不堪设想,而沙暴来袭的时候通常会伴有强烈的地质活动。”

    徐锐闻言皱了皱眉,脸上闪过一丝忧色。

    小胡不解道:“你是在担心沙暴的事?”

    徐锐点了点头:“瀚海戈壁的沙暴我之前就有所耳闻,一旦遇上又是一场无妄之灾。”

    小胡道:“其实你也不必如此担心,一来咱们现在只是在瀚海戈壁边缘,沙暴的威力比中心处小得多,二来你不是收到了边军的邸报么,三个月内都没有沙暴的迹象。”

    徐锐摇了摇头:“就是收到了边军的邸报才让我担心啊,沙暴这种事又岂是谁能保证绝对不会来的?况且这里的边军隶属于天骐关,那位龙大帅未必见得会希望我军安然通过此地。”

    小胡一惊:“你的意思是龙图可能会用假情报来骗咱们?”

    徐锐摇了摇头:“是不是用假情报骗咱们还不好说,不过行军打仗不能有半点儿戏,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咱们得尽快通过此地!”

    “啧!”

    小胡咂了咂嘴道:“龙图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谋害朝廷大军?”

    徐锐冷笑道:“他先是瞒报战败的消息,之后怕圣上责罚,以关外的三十万草原铁骑为筹码,挟持圣上不敢加罪于他,这等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干的?”

    小胡摇了摇头:“说得也是,一旦他感觉受到威胁立马就可以打开天骐关,放草原铁骑入关,一向强硬的宏威皇帝这次是真被他捏住了七寸。”

    徐锐冷笑道:“只要咱们一出关,与乌力吉完成和亲,他的护身符立刻就会少上一半,自然不希望咱们这一行顺顺利利。

    何况他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定然做贼心虚,搞不好此刻正在揣测圣上会不会给我下一道密旨,让我顺手解决了他。”

    小胡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如此说来,只怕此人真的会在此事上动手脚!”

    徐锐点了点头:“以此人的阴险毒辣,动手脚是一定的,就是不知道究竟会不会在这件事上,总之咱们得小心一些,最好你能借用鬼谷一门的力量,查清楚沙暴的情况。”

    小胡露出一抹沉吟之色,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行吧,虽然联络困难,但我恶意再去试着联络这里的门人看看,希望能有个准确的说法。”

    徐锐点了点头:“不单是这件事,还有此去天骐关的所有信息我都要,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多一点信息就多一分胜算,你也不想看到大军有什么闪失吧?”

    小胡点了点头:“行,我这就去办。”

    正说着,曹思源挎着长刀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看见小胡先是一愣,然后才对徐锐说道:“大帅,那人怕是快不行了。”

    说着,他的眼神还不住地朝小胡那边瞟。

    徐锐看了小胡一眼道:“你还在折磨他?”

    小胡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说得是谁,淡淡道:“他是唯一的线索,我想从他嘴里再敲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徐锐叹了口,摇了摇头道:“他只不过是一枚弃子而已,打从一开始就是拿出来转移视线,吸引眼球的,这种人又能掌握多少秘密?”

    小胡神秘一笑:“这可不一定,那小子狡猾着呢,我最近刚刚从他口中敲出一些很有用的秘闻,你想不想知道?”

    “哦?”

    徐锐闻言顿时来了兴趣,不过想了想又道:“算了,先去看看他再说,别真的被你弄死了。”

    小胡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跟着徐锐朝中军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