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四十一章:技惊四座
    裕王三人对视一眼,脸色顿时有些难看,那小书生身份特殊,不知道他究竟意欲何为,裕王本能地不想让徐锐卷进这件事里,张了张嘴就要替徐锐说话。

    可还不等他真的说出什么,那小书生却笑道:“怎么,徐大人是嫌我等学识低微,不愿与我等为伍,还是不愿为我北朝学子正名?”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逼视徐锐,见徐锐面带犹豫立刻就信了三分,眼神更加不善。

    如此一来,徐锐便已成骑虎之势,裕王含在口中的话怎么说都是错,便再也说不出来。

    被这一激,徐锐浑身一震,清醒过来,看那小书生似笑非笑,身边几人神色古怪,如何还不知道其中有鬼。

    那小书生怕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知她背后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想到这里,徐锐顿时心中一凛,警铃大作。

    “徐大人乃是我北国第一才俊,由他出题,你家小姐不会不同意吧?”

    正犹豫的时候,那小书生又朝白筱晗的婢女问了一句。

    婢女冷哼一声道:“什么第一才俊我家小姐见得多了,只要他敢出题,我家小姐自然会对得完完整整,就怕你们这个所谓的圣人之像名不副实,不敢出题啊。”

    二人一唱一和,围观之人顿时议论纷纷,彻底将徐锐逼入了死角。

    人是社会动物,自打来到这个世界,徐锐一直在努力融入周遭,最近他锋芒太露,已经有点木秀于林的意思,若是再因这么点小事与北朝士子割裂,说不定会惹来更多的麻烦事。

    罢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管背后算计自己的是谁,总要崩下他几颗门牙!

    一瞬间徐锐便将厉害想得清清楚楚,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豪迈之气。

    他豁然起身,朗声笑道:“东篱先生厚爱,晚生愧不敢当,不过承蒙诸位赏脸,让晚生出题,那么晚生便当仁不让!”

    徐锐的事迹传说已久,但真正见过他施展才华的人却是少之又少,他这番当仁不让顿时引起了众人一阵欢呼。

    那小书生脸上挂起一抹得逞的笑意,死死盯着徐锐,紧握的手心里却已经冒出一层白毛汗,似乎心中十分紧张。

    徐锐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冷笑一声,说道:“听好了,晚生出的上联是:烟锁池塘柳!”

    “烟锁池塘柳?这是什么题?”

    众人闻言登时不明所以,露出一丝沉吟之色,只有那小书生咀嚼片刻,第一个反应过来,瞳孔猛地一缩。

    紧接着黄正元也似是发现了端倪,浑身一震,骇然地望向徐锐。

    再后来裕王和肃王也读出了其中的奥妙,抚掌大笑。

    最后在场的大多数人终于慢慢体味到其中真谛,“轰”的一声炸开了锅。

    所谓越短越难,像对对子这种事,字数多了反倒好对,字数太少的本就极难。

    而且“烟锁池塘柳”不过短短五个字,可这五个字的偏旁却包含了“金木水火土”五行,意思更是组成了一副完整的画面,并没有半点强行拼凑的痕迹。

    想要对出此句,不仅意境不能差得太远,而且五个字的偏旁必须与上联呼应,要么从五行入手,要么另找一个与五行相当的立意破局。

    可烟锁池塘柳五行俱全,已经形成闭环,破无可破,五行本身又是文化里的至高循环,想要找出与其相同的立意何其艰难?

    其实此句并不是徐锐原创,而是明朝陈子升的《中洲草堂遗集》所录,后来被乾隆皇帝拿来做了殿试的题目。

    一位考生看到这个对联之后扭头就走了,另一位思考了一阵子之后摇头叹息也走了,乾隆皇帝钦点第一位考生为状元,各位大臣百思不得其解。

    乾隆解释说,这个上联是绝对,第一个考生立刻就走,说明的他的学识深厚,才思敏捷,故而取为状元。

    光是最先看出门道便可取为状元,由此可见此联之难。

    此后的几百年里,这五个字更是时常被人拿出来考较,甚至曾向全球华人征集下联,却仍旧无人能够对出,是真真正正的千古绝对!

    徐锐出完这一联,原本热闹非凡的问天阁顿时鸦雀无声。

    那小书生皱着眉头仔细思索,却完全抓不到头绪。

    黄正元用手沾上水酒,在桌面上写写画画,可是没写几个字又用手一抹,推到重来。

    一楼的那个小婢女脸色阴沉,不住地朝四楼望去,可四楼上除了刚刚挂出的那只灯笼,竟然再无任何反应。

    至于裕王和肃王,二人已经和大多数人一样放弃了挣扎。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还是没人对出,那小书生突然哀叹一声道:“恕晚生才疏学浅,思考多时仍没有思路,不知可有哪位能指点一二?”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摇头,那小婢女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三楼,站在两个雅间中间,也无奈地摇了摇头:“我家小姐也没对出来。”

    徐锐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这一题便是我胜了?”

    那婢女咬了咬牙,点头道:“的确是公子胜了,不过公子别高兴得太早,下一题该我小姐出了,公子恐怕未必对得上来!”

    徐锐不过是当了一回文抄公,哪会真的对什么对联,听到此话顿时心中一紧,快速思考着对策,面上却是淡淡道:“在下洗耳恭听。”

    “且慢!”

    就在婢女即将出题时,那小书生又一次出言打断,众人顿时朝他望去,只见他死死盯着徐锐,满脸不服气的模样。

    “方才那联堪称千古绝对,的确令晚生大开眼界,不过晚生好奇得紧,徐大人您对的下联究竟是什么?”

    被他这么一说,众人也都好奇起来。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么?”

    徐锐心下了然,却没有丝毫隐瞒,讪讪道:“此题重在不让他人对出,实话实说,在下也对不上来。”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大失所望,那小书生眼中同样闪过一丝失望,不过更多的却是窃喜。

    徐锐看他的模样,突然福至心灵,想出一条不必接招的妙计,当即笑道:“方才只说让在下出题,没说让在下自己对出来,所以在下才想出这个千古绝对。

    不过小兄弟既然提出异议,那在下便再出一联,只要有人对得上来便算在下输了,如何?”

    “此话当真?!”

    小书生微微一愣,惊喜地问,仿佛已被激起了与徐锐一决高下的心思。

    徐锐点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在座诸位皆是见证!”

    众人都被徐锐方才那个千古绝对惊得合不拢嘴,现在见他还要出题,顿时来了兴趣,竟是将白筱晗的那位婢女晾在了一边。

    徐锐自然不会去管那位婢女,他沉吟片刻,开口道:“在下的上联是: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

    听到这个句子,包括黄正元与那小书生在内,众人当即皱起了眉头。

    这句上联不仅生动描绘了北雁南飞之景,而且其中蕴含“东西南北上下”六个方位,就算不是方才那样的千古绝对,也差不了太多。

    问天阁内又沉默了整整一炷香的光景,黄正元长叹一声,朝徐锐抱拳道:“在下想出了几个对子,但都不算工整,就不献丑了,徐兄果然才高八斗,在下佩服。”

    徐锐朝黄正元微微点头,然后笑眯眯地望向了小书生。

    小书生脸色一变,硬着头皮道:“古书今读,一本春秋翻前后。”

    他这句还算工整,古今、春秋和前后也勉强能对东西南北上下,却不似上联那般浑然天成,终是落了下乘。

    小书生自己也知只是勉强对上,下意识望向了白筱晗的那个婢女,婢女咬了咬牙,道:“我家小姐对:南辕北辙,轮分西东走高低。”

    这一句用“南北西东高低”对应上联的“东西南北上下”,虽比小书生的稍稍好些,但却与上联重复,而且轮分西东中的分是动词,对应的双翅东西中的翅却是名词,并未严格对仗,还是落了下乘。

    众人失望摇头,目光渐渐聚焦到徐锐身上。

    “不知道徐大人自己对的如何?”

    小书生问到。

    “在下献丑。”

    徐锐淡淡一笑,胸有成竹地说:“上联北雁南飞,双翅东西分上下,在下对的下联是:前车后辙,两轮左右走高低!”

    “秒啊……”

    北雁南飞对前车后辙,双翅东西对两轮左右,上下对高低,此联不但严丝合缝,工整对仗,而且两联意境相似堪称最佳组合。

    “好!不愧是我北国的圣人之像,徐兄果然大才!”

    裕王大叫一声好,带头喝彩鼓掌,在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瞬间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那小书生张大了嘴巴,震惊地望着徐锐,失魂落魄地坐了下来,双手竟跟着围观众人的节奏,不由自主地拍了起来。

    徐锐满面笑容,眼神却往那婢女扫去,只见她面色铁青,似乎正与身边的几个常随商量着什么。

    徐锐心中一凛,暗道若是再让他们出题,自己好不容易蒙混过关的局面岂不是要露馅?

    想到这里,他当即不再犹豫,径直朝那婢女走去。

    婢女见他大步流星,微微一愣,不知道他想干嘛,与其他人一样不明就里地望着他。

    徐锐走到婢女身前,笑道:“小姑娘,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家小姐想拿对对子这等小道考较我北朝学子,未免也太托大了些。”

    这是要为北国学子出头了,听得徐锐此话,众人顿时精神一震,那婢女却是脸色一变正要反驳。

    可徐锐却先一步开口道:“既然你家小姐不知天高地厚,那在下就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学问正宗,在下随意出题随意对,只要其中一句你家小姐对得比在下好,在下便输了,如何?”

    羞辱,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望着徐锐得意的模样,以及围观之人不坏好意的笑容,婢女的脸色早已难看至极。

    徐锐却不等她反应,自顾自道:“听好了,上联: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我对: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上联: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我对: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

    上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憾;我对:大江东去,波涛洗尽古今愁。

    上联:民犹是也,国犹是也,无分南北;我对:总而言之,统而言之,不是东西。

    上联:天为棋盘,星为子,何人能下?我对: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

    上联:其人其德其才,与历史长存不朽,斯为世仰;我对:乃父乃兄乃弟,本家学渊源有自,故尔风高!”

    “好!”

    徐锐一口气出了六个上联,无一不是内涵乾坤的绝难之句,而他一口气对出来的更是对仗工整,立意相符的千古名对。

    众人只觉耳中如雷鸣般轰然炸响,应接不暇,等他说完之时脑袋早已麻木,一声叫“好”的喝彩脱口而出,雷鸣般的掌声又一次响彻四座。

    裕王三人大张着嘴,木讷鼓掌,特别是黄正元好似第一次见徐锐一般,惊得说不出话来。

    小小的婢女愣愣望着徐锐,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少年。

    雅间里的小书生同样望着徐锐,目中眼波流转,异彩连连,脸上泛起一抹兴奋的红晕,仿佛正心念急转,不知道又在琢磨着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