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二十七章:工匠眼中的世界
    那拴在琴弦上的纸人就好像黑夜里的一点火光,狠狠骚动着袁子雄的心,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就是抓不住这一点灵光。

    半晌,袁子雄终于长叹一声,冲着徐锐抱拳道:“老夫愚钝,还请徐小兄弟不吝赐教,这共振究竟为何物?又和三年前的长兴桥一案有何关联?”

    徐锐在心里松了口气,没想到这袁子雄表面上彬彬有礼,内里却好似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不过既然低了头,就不会让你再抬起来。

    想到这里,徐锐将手中的古琴往桌上一放,沉声道:“袁家主可知我们听到的声音究竟为何物?”

    “声音?声音不就是声音么?”

    袁子雄有些不解。

    徐锐摇头道:“声音其实是一种看不见的波,或者说是一种震动。”

    “震动?!”

    “对,不同的声音会随着不同的频率,也就是不同的规则震动。”

    说着,徐锐轻轻一拨琴弦,另一支琴弦上拴着的小纸人再次震动起来,等震动停止,他又拨了另一根琴弦,但这一次小纸人却毫无反应。

    “这就是声音的不同频率?”

    袁子雄望向徐锐,像是明白了一些。

    徐锐平静地点了点头,又道:“袁家主请回忆一下,验收长兴桥的当天,是不是有禁军成群结队,迈着整齐的步子从桥上踏步走过?”

    “对,当时就是一队禁军从桥上走过,然后大桥突然就塌了!”

    袁子雄脸上闪过一抹痛心之色,虽然时隔三年,但当日的情景仍旧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前一刻。

    徐锐点头道:“这就对了,我敢断定,如果当日是一溜载重的马车压上去,大桥绝对相安无事,但就是这一队禁军却踩跨了大桥!”

    袁子雄脸色一变:“请徐小兄弟赐教,这究竟是何原因?”

    徐锐道:“原因小子方才已经说过了,那就是共振!

    声音是波,就好像浪花,当一众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踏上大桥,无数相同频率的震动就会汇集在一起,好像一朵朵小浪花,最后聚集成为滔天巨浪,一把掀翻了大桥!”

    “什么?原来竟是这样!”

    袁子雄愕然地望着徐锐,嘴巴张得能放下一颗鸡蛋。

    其实另一个世界里,由共振产生的悲剧多不胜数。

    十九世纪初拿破仑的一队士兵便以同样的方式踩塌了里昂市的大桥。

    1940年,美国的全长860米的塔柯姆大桥因大风引起的共振而塌毁,尽管当时的风速还不到设计风速限值的1/3。

    直到人类早就对共振现象展开深入研究,并对大桥进行过防共振设计的2010年,俄罗斯伏尔加河大桥仍旧发生了共振,大桥剧烈晃动,桥面呈浪形翻滚,险些被毁。

    那些坚固的钢混结构大桥都无法抵御共振的威力,又何况是相对简陋许多的长兴桥?

    徐锐叹了口气,说道:“原因就是这样,如果袁家主不信,小子可以用大桥模型做个试验。”

    袁子雄惨笑一声:“不必了,虽然是第一听闻共振之说,但你这番解释说得明白,老夫已经粗略明白了其中的原理,没想到说来说去,竟真是袁家学艺不精,害了人命。

    两百多条人命,整个大魏的国体,都败在了老夫手上,不冤,永不叙用一点都不冤呐……”

    眼见袁子雄双眸之中竟生出浓浓的绝望,徐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也不能怪袁家,共振可以算作天灾,大致与海啸地震无异,至少不是圣旨上说得偷工减料。”

    听到这句话,袁子雄顿时双目一亮,豁然望向徐锐,重新燃起了希望。

    “徐大人,您可愿……”

    徐锐知道他要说什么,不等他把话说完,便遗憾地摇了摇头。

    “袁家主,正因如此才更不能将此事泄露出去,圣旨上对长兴桥一案已有定论,若是抛出共振之说,岂不是当面打了圣上的脸?

    因此获罪的数百官员,牵连的上千百姓立刻就会变成圣上昏庸无道的铁证!到时候袁家恐怕就不是永不叙用,而是万劫不复了,袁家的命运已经注定……”

    这句话仿佛一柄大锤,重重敲在袁子雄的心脏上,将他仅有的一点侥幸与尊严砸得粉碎。

    这个年过六旬的老人似是瞬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双目之中的希望之光迅速泯灭。

    “是啊,袁家已经完了……”

    半晌,袁子雄口中木讷地吐出一句绝望的断词,好像是雄狮临死前的哀鸣,一句以后便是永恒的沉寂。

    “袁家主,事情还没有结束,袁家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只要您随我出山……”

    所谓不破不立,徐锐本想先击碎袁子雄的所有骄傲,然后趁热打铁,在绝望之中给予他新的希望。

    可是不等徐锐把话说完,袁子雄便摆了摆手,失魂落魄地站了起来。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呢喃道:“没用了,永不叙用,袁家翻不过这座大山便永无出头之日,袁家……到底还是毁在了我的手上……”

    徐锐一愣,他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绝望对袁子雄的打击,袁子雄不仅是一个大将作,还是袁家这个传承了数百年的世家家主,若无朝堂的风光,他就算学究天人又有什么意义?

    “袁家主,袁家主!”

    徐锐接连叫了袁子雄几声,可他却好似置若罔闻,仍旧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向外走去。

    “袁子雄!”

    徐锐突然大声厉喝。

    袁子雄身体一颤转过头来,原本精光迸射的双目竟已经变得有些空洞。

    徐锐心头一颤,却是咬着牙朗声道:“袁子雄,难道你真的要让你的心魔毁了整个袁家吗?”

    袁子雄眉头一皱,没有说话。

    徐锐又历喝道:“袁子雄,你忘了一个大将作的本心吗?忘了你先祖开创营造一途的初衷所在吗?传承数百年的袁家难道在乎的只有荣华富贵?”

    “轰!”

    仿佛有一道惊雷在袁子雄的脑中炸响,那空洞的双目渐渐恢复了几分清明。

    徐锐接着说道:“所谓匠人,用双手看世界,也用双手改变世界,我们所要的不是荣华富贵,更不是官职权位,而是造出令世人刮目相看的未来啊!”

    此话一出,袁子雄的双目顿时锐利起来,死死盯着徐锐一动不动。

    徐锐突然笑了起来,有若乌云骤散,阳光重临。

    他放缓了语气说道:“袁子雄,你想不想有朝一日用自己的造物飞上蓝天?”

    “你说什么?!”

    袁子雄瞳孔猛地一缩,飞上蓝天一直是人类的梦想,不管哪个世界,无论什么种族,对他这样的顶尖工匠来说更是致命的诱惑。

    徐锐不理会他惊愕的眼神,从包袱里拿出一架飞机模型,那便是最简单的航模。

    前一天晚上,徐锐用三块木板搭制机身,六块小木片粘成螺旋桨,最后用牛筋替代橡皮筋,完成了这个简单的“玩具”。

    在袁子雄好奇的目光下,徐锐按着螺旋桨不断旋转,直到牛筋绷紧,然后朝着后堂的大门用力一抛。

    牛筋弹开,螺旋桨飞速旋转,而在螺旋桨的带动下,空气动力学一如既往地发挥了神奇作用,那架飞机模型好似一只雄鹰,轻盈地飞出内堂,越过围墙,奔向蓝天。

    内堂之外,安歌和一众袁家子弟听见徐锐的历喝,都有些惴惴不安,却见一只奇怪的鸟飞了出来。

    除了安歌外,其他人都是营造的行家,一眼便瞧出那不是真正的鸟,而是一个手工造物,顿时张大了嘴巴呆立当场。

    同样呆立的还有内堂的袁子雄,飞上蓝天是每一个匠人的梦想,或者说最高目标,可他从未想过这件事能在他的手上实现,直到看见了徐锐的这架飞机模型。

    虽然只是一个粗糙的造物,飞行距离也不过百米而已,但这就像一颗火种,点燃了他沉寂已久的野心!

    徐锐走到袁子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跟我走吧,一起去探索这个世界,改变这个世界,创造这个世界,到那时你会发现,朝堂不过是口稍大些的井而已,广阔的天地任我翱翔!”

    袁子雄心神大震,回过身目不转睛地盯住徐锐,仿佛想看进他的心里。

    徐锐一脸坦然与他对视,没有丝毫造作。

    “徐小兄弟少年聪慧绝无仅有,与你相比,老夫不过是萤火之光,哪敢与日月争晖?东篱先生赞你是圣人之像,老夫却说你是圣人之圣,不过要老夫出山,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袁家主但说无妨。”

    袁子雄想了想,郑重问道:“徐小兄弟年纪轻轻,一身所学惊为天人,不知究竟师承何处?难道真是九天神仙下凡不成?”

    徐锐哑然失笑,这个问题他也早已想到,此刻竟是眼都不眨地脱口而出。

    “不瞒袁家主,家师名为鬼谷子!”

    “果真是他!”

    袁子雄目中闪过一丝了然,沉吟片刻突然朝着徐锐跪了下来。

    徐锐一愣,连忙伸手去扶,袁子雄却双目炯炯道:“鬼谷一门无一不是人中龙凤,有幸得见袁子雄三生有幸。

    宏威皇帝已绝袁家东山再起之路,袁家却不能就此沉沦,老夫愿携袁家上下,奉徐小兄弟为主,从此刀山火海永不相负!”

    “什么?你们袁家要奉我为主?!”

    徐锐顿时大惊,天下可是皇帝的地盘,要是袁家奉他为主,还不被皇帝赶尽杀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