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一十七章:屠杀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蓄势待发的要离不知为何,双目一转,竟好像突然变成了一座石雕,保持着即将动手的姿势,却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

    影俾和徐锐当先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再恭恭敬敬地将刘异和夫人接下了车,接着刘府大门洞开,几个老仆一路小跑,将有说有笑的四人迎进府门。

    安歌将马缰交给其中一个老仆,交代了几句,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最后负责护卫的四个兵丁左右查看了一圈,与躲在暗处的那两个高手一同隐没刘府,没了踪迹。

    眼看猎物已经消失,以要离的武功至少能寻到四五次必杀的良机,可他却迟迟没有动手,直到刘府重新关上大门,宛若一头雄狮沉沉睡去。

    “何苦来哉?”

    等到刘府彻底安静下来,不会注意到对街的微小动静,要离才好像回过神来,冷笑着摇了摇头。

    在说话的一刹那,他脚尖轻轻一点,脚下一块青色的瓦片立刻被他踢飞一角,拇指大小的碎片如同利箭一般朝他身侧的一颗大树射去。

    “啪”的一声,那块碎片打断一根手腕粗的树枝,灌入树枝后的一个黑衣人胸膛,黑衣人一声不吭,如同一口破布口袋,直接从树上坠落在地,竟是瞬间倒毙。

    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同时飞出六个黑衣人,都是武功不弱的高手,将要离团团围住。

    原来,方才就在要离即将出手的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气机已经被人锁定,为了不暴露自己打草惊蛇,他才不得不按下杀心,放弃了这次绝好的刺杀机会。

    “你们这些狗皮膏药,跟了我大半个月,是觉得我杀的人还不够多么?”

    要离冷眼望着几个黑衣人,皱眉道。

    想要同时干掉徐锐与刘异就必须趁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下手,否则另外一人定会有所防备,动起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条件虽然苛刻,但对要离来说还算不上棘手,之所以拖了这么久,就是因为只要自己一露头,这些狗皮膏药一样的家伙便会来找他的麻烦。

    现在他有些后悔,当初实在不应该为了几两银子捅了那个黑店的马蜂窝,倒不是害怕,只是他身负重任,老被纠缠着实有些心烦。

    “小子,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今晚定要你以血还血!”

    领头的黑衣人咬牙切齿道。

    要离冷笑一声:“之前的那些人也都是你这样说的,最后流干血的却是他们自己。”

    话音一落,要离突然身形一动,宛若鬼魅一般飘飞而上,竟是瞬间横跨数丈,来到说话的那个黑衣人面前。

    他双目之中没有丝毫情绪,宛若一个杀人机器,右手成爪,径直朝他咽喉爪去。

    黑衣人瞳孔一缩,手中长剑一抖,“噌”的一声,阴冷的剑锋立刻出鞘,狠狠削向要离手腕,速度快若闪电。

    要离冷哼一声,右手目标不变,左手却好似从虚空中突然伸出,屈指一弹,正好点在剑尖之上。

    剑身上发出一声脆响,黑衣人顿时只觉一股巨力传来,顿时虎口一麻,长剑竟脱手飞出。

    换了其他人,这一下定是必死无疑,但黑衣人的武功已接近一流,尤其速度奇快无比,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强行后撤一步,颔首缩喉咙,险之又险地避过致命一击。

    然而这一爪虽没有击中黑衣人要害,却狠狠打在他的锁骨之上,顿时响起一阵恐怖的骨裂之声,黑衣人忍住剧痛,借着他的掌力向后飞去,勉强逃过了一命。

    一击不中,要离眉头一皱,正想跟上将他解决,但其他黑衣人已然杀至,六柄长剑犹如毒蛇吐信,生生将他逼退。

    “找死!”

    要离目光一凝,冷哼一声。

    这时恰好有一柄长剑朝他刺来,要离后撤一步,轻巧地躲过剑锋,同时右手食指点在握剑之人的手背上,立刻如铁镐凿冰,戳出一个血洞。

    握剑之人闷哼一声,长剑从他手中滑落,要离伸手一抓,便将那柄长剑握在了自己手中。

    要离手腕一抖,长剑立刻挽出一朵剑花,在漆黑的夜空之中有若月光一般大开大合,附近的三个黑衣人躲闪不及,立刻便是身首分离,三股血柱高高喷涌。

    眼见此景,在场之人心中一寒,但要离没有给他们丝毫喘息之机,他足尖在屋顶轻轻一点,身体已经如利箭一般,贴着房顶窜了出去直奔剩下的两人而去。

    那两人顿时大惊失色,急忙回剑护住身体,但要离手中长剑奇快无比,只是看似随意地横剑一斩,便将那两人连人带剑切成了两截。

    顷刻之间,六个黑衣人便只剩下身受重伤的领头之人,此时他也已经是满眼惊骇之色,哪还有心再战?立刻转身向后逃去。

    “坏了我的事还想活命,天下哪有这般便宜之事?”

    要离冷笑一声,回身一甩,手中长剑顿时犹如一条银龙脱手飞出,呼啸着直刺那人后背,这一招又快又猛,以黑衣人的武功就算没有受伤也很难避过,眼下更是毫无生机。

    要离甩出长剑之后看也不看,就要转身走人,他现在很忙,实在没心情跟这群狗皮膏药浪费时间。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突然心头一动,感觉有一股强悍的气息从天而降。

    他猛地回头,只见一个女子飞身而下,手中长剑狠狠劈在他甩出的那柄剑上。

    要离甩出的那一剑的劲道很强,放一接触便在女子的剑上崩出一个裂口,但女子双手持剑,银牙紧咬,一出手便用尽全力,终究还是“当”的一声将那一剑劈开,救下了同伴。

    要离眉头一皱,朝女子仔细看去,只见她大约二十出头,一袭白衣,面容娇媚,一对凤眼颇有俾睨之意,薄薄的嘴唇稍显几分刻薄,像是个被惯坏的大小姐。

    女子单手持剑,冷冷望着要离,眼神里又惊又怒。

    “你杀人时用的是南朝武圣萧瑾瑜的雪谏寒刀,最后掷剑这一招是西梁武圣,九灵枪圣王思明的坠龙截,客栈之中又用了南越鬼祖司徒远的无极鬼手。你竟身兼三位武圣之长,究竟是什么人?”

    没想到她竟一开口便点破了要离的武功路数,着实令要离有些意外。

    不过只是一瞬,要离便又重新平静下来,他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反而淡淡警告。

    “我知道你们身份不一般,不过别再来惹我,否则休怪我下手无情。”

    说完,他便打算转身离开。

    “站住!”

    女子娇斥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要离脚步微微一顿,冷笑道:“破例跟你多说一句,只是觉得杀人太麻烦,想要我回答问题,你配吗?”

    “你!”

    女子出身名门,后台很硬,从小又是娇生惯养,之前见要离态度傲慢本就窝火,此刻再听他如此藐视自己当即大怒,一双纤纤素手握紧了宝剑,眼看就要出招。

    要离瞟了她一眼,冷笑一声,女子顿时感觉浑身被一股气机锁定,好似被毒蛇死死盯住的兔子,后背上瞬间出了一层冷汗。

    “该说的已经说完了,但愿你们好自为之,要是继续纠缠不放,我不介意多送你们几具尸体!”

    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警告,要离最后看了刘府一眼,自言自语道:“徐锐,你们的运气不会永远那么好,走着瞧。”

    说完,他足尖轻轻点地,身体凌空飞入夜色之中,在几处屋顶上忽闪几下便消失无踪。

    直到要离离开,女子才觉身上压力骤然一松,整个人顿时瘫软下来。

    她没想到要离竟明明看着比自己还小几岁,却厉害到这等地步,光凭气机便能让自己心神受迫,不敢出手。

    女子一向自视甚高,这样的事实叫她如何能够欣然接受?

    她又羞又怒,双手杵着长剑,不让身体倒下,咬牙切齿地望着要离消失的方向,恨恨道:“狗贼,你敢这般辱我,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