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一十五章:野望
    龙案上,两枚拇指大小的丹药静静放着,汪顺站在龙案边,眼观鼻,鼻观心,裕王则跪在龙案前,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说话。

    宏威皇帝面无表情地看着手里的奏章,只是短短几行字,他看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提笔朱批。

    大殿里的三人似乎都将那三枚回春丹当做无物,但做得太刻意,反而让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良久,宏威皇帝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奏章,朝跪在龙案前的裕王望去。

    “听说你最近同那小子走得很近?”

    这句话没头没尾,像是在打机锋,裕王却是浑身一震,把头埋得更低了些。

    宏威皇帝摆摆手道:“起来吧,朕的这几个儿子当中就数你最为淡薄,不必如此谨小慎微。”

    “儿臣遵旨。”

    直到听见这句话,裕王才如蒙大赦,答应一声,直起腰来。

    宏威皇帝似是随意地瞟了裕王一眼,感慨道:“一转眼,你们都长大了,朕也老了。”

    裕王连忙道:“父皇正值春秋鼎盛,乃九天金龙一揽天下,实为我大魏之福,天下之福。”

    “春秋鼎盛……”

    宏威皇帝看了看桌上的回春丹,轻笑摇头。

    “鼎盛之后便是衰败,事事本就如此,就算贵为天子也概莫如是,不过看到你们几个欣欣向荣,朕即便日夜操劳,也足以慰藉了。”

    裕王抱拳道:“父皇为天下日夜操劳,实乃千古圣君,儿臣见识浅薄,无法为父皇分忧,实在惭愧。”

    宏威皇帝深深看了裕王一眼,突然笑了起来。

    “老四啊,比起你的几位兄弟,在为朕分忧这一方面你的确差了不少啊。”

    裕王双手一抖,低头道:“几位兄弟具都才华横溢,唯有儿臣不才……”

    “你太过自谦了。”

    没等裕王把话说完,宏威皇帝便道:“在你们兄弟几个里,你也算出类拔萃,只是平时做事太过谨慎,反倒不显山不露水,其实你有几斤几两,朕心里清楚得很。

    老四啊,眼下南朝虎视眈眈,西北草原蠢蠢欲动,东北那帮蛮人经过几年修养也像是过了冬的蚂蚱,开始活泛起来,你就不想出来帮帮朕?”

    裕王闻言顿时浑身一颤,叩首道:“父皇言重,父皇登基一十五载,威震天下,无论南朝小儿还是北方蛮夷,无不归心臣服。

    若说还有些细枝末节一时暂未理顺,大哥行事稳妥,七弟锐气锋芒,都能为父皇分忧,儿臣才疏学浅,不如诸位兄弟,实在惭愧。”

    宏威皇帝玩味地扫了裕王一眼,笑道:“果真不愿出来做事?”

    裕王身子伏得更低:“非是儿臣不愿做事,而是怕做不好,反坏了父皇的大计,请父皇明察。”

    宏威皇帝哈哈一笑:“做事哪有不犯错的?不过你有自知之明也算不错。”

    听到这句话,裕王心里一松,明白最危险的时刻终于过去了,方才也不知父皇想到了什么,突然出言试探,着实吓出了他一身冷汗。

    在他看来,皇子参与朝堂之事意义非同寻常,一旦答应便等于是告诉皇帝自己也有夺嫡之心,眼下太子与辽王的大宝之争愈加激烈,他又怎敢在这个时候去蹚浑水?

    只是他对皇位虽无觊觎之心,但亲口拒绝之后又听到皇帝说他有自知之明,仍旧不免有些失落。

    也罢,有舍才有得啊。

    他在心里叹惜一声,正要继续表明心迹,却听宏威皇帝突然幽幽地说:“如果是父皇请你出山帮忙,你也还是不愿么?”

    裕王闻言先是一愣,接着瞳孔突然猛地一缩。

    皇帝这话已经说得赤裸裸了,那意思分明就是告诉他,在皇帝心中他也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而且皇帝愿意让他来争上一争。

    “父皇!”

    裕王豁然抬头,正好迎上宏威皇帝的灼灼目光。

    宏威皇帝叹了口气道:“你长大了,总是要做事的,父皇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要怕犯错,没有人生来就什么都会,慢慢学便是了。”

    “父皇!”

    对裕王来说,宏威皇帝这等关怀实在屈指可数,到底还是自己的父亲啊,他心中感动,红着眼眶深深下拜。

    宏威皇帝摆摆手道:“最近大兴城多有不靖,着实令朕头疼,你便先帮着朕把刑部管起来吧。”

    什么?!

    直接掌管一部?!

    没想到好消息接二连三,裕王心中震撼,顿时楞在当场,竟忘记了谢恩。

    也难怪他会如此惊喜,宏威皇帝的权利欲极强,东宫太子说是监国,却只能从皇帝批阅过的奏折上“学习”治国理政,一点实权没有。

    就连最受宠的七皇子,辽王赵壤也不过混了个上书房行走,能够稍稍对时局提出些见解而已,自己一上来就能监管一部,这如何不令他心花怒放?

    想到这里,裕王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为何父皇不找别人,偏偏找自己去要回春丹?为什么如此极力让自己走向朝堂,而且一来便是监管一部?

    难道父皇真的有意传位于自己,才这般大力培养?!

    裕王仿佛被一道惊雷击中,心中又是狂喜,又是惊惧,奔涌的情绪差点令他浑身颤栗。

    见裕王呆立当场,宏威皇帝露出一抹难得的和蔼,柔声道:“不必太有压力,好好做事便是,朕希望你能为几个兄弟做个表率,别让朕失望。”

    宏威皇帝的话似印证了裕王的猜测,他心中再度涌出一阵狂喜,连忙叩首。

    “多谢父皇,儿臣必尽心竭力,不负父皇所托!”

    宏威皇帝点点头道:“如此甚好,你先下去吧,好好准备准备。”

    “儿臣遵旨!”

    裕王又是一拜,然后缓缓起身,弓着身子徐徐退出大殿,直到宫门重新关上,他还觉得一切如同梦境般不真实。

    如果说之前他心中只是有一颗夺嫡的种子,那么现在这颗种子已经被宏威皇帝亲手浇灌,生出了第一枝娇艳的嫩芽。

    天下原来如此触手可及么?

    炫目的阳光下,裕王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这个世界也变得更灿烂了一些。

    而裕王不知道的是,他才刚刚退出大殿,宏威皇帝脸上的慈爱便顷刻间荡然无存,变成了一声冷笑。

    “哼,没有夺嫡之心,那怎会第一个跳出来结交徐锐?既然有那意思,便真刀真枪地争上一争,也好过一直躲在暗处耍心思。”

    宏威皇帝喃喃自语一句,目光移到了那两枚回春丹上,沉吟了片刻还是舍不得将其中一颗拿去试毒。

    天下只有两枚的仙药,还是太珍贵了一些,那小子也不知道有好东西要先孝敬自己,着实可恶,看来只有等翻过年再想办法让他多做一些。

    想到这里,宏威皇帝苦笑摇头,那小子明明一身本事通天彻地,却偏偏如此懒惰,真是徒呼奈何,今后还得记得多多鞭策于他才是……

    宏威皇帝小心翼翼地将回春丹收到怀中,重新拾起了桌上的奏折。

    他全然没有想过,若徐锐不是这等懒惰的性子,以他这般强烈的掌控欲,又怎会容得下这样一个无法揣测的旷世奇才到处蹦跶?

    一旁的汪顺将一切看在眼里,掏出一封刚刚送来的奏折递了上去。

    “陛下,这是东厂刚刚送来的密报。”

    “哦?”

    宏威皇帝从汪顺手中接过密奏,只是打开扫了一眼,突然脸色大变,“噌”的一下从龙椅上窜了起来。

    “肖进武他人呢?快召他进宫见朕!”

    汪顺躬身道:“启禀陛下,肖尚书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好!快传他进来!”

    宏威皇帝迫不及待,立刻打发汪顺去唤肖进武。

    汪顺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到殿外将肖进武请了进去。

    肖进武进殿后,汪顺识趣地没有跟进去,而是静静在门外候着,谁知宏威皇帝竟与肖进武密谈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到二人谈完,汪顺再度走进大殿的时候已经日头西斜。

    宏威皇帝站在花厅中,迎着夕阳的余晖犹自出神,影子拖得老长。

    他的背影坚毅、挺拔,看得出经过一下午的密谈,他不但没有半分疲倦,反而心情十分亢奋。

    “陛下……”

    汪顺来到宏威皇帝身后,轻轻地唤了一声。

    宏威皇帝没有回头,却问了他一个问题。

    “汪顺,你觉得徐锐究竟是个怎样之人?”

    这个问题汪顺已经记不得皇帝究竟问了他多少次,似乎每当徐锐又有惊人之举的时候,皇帝便会问他一次。

    汪顺知道皇帝并不是想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于是只是默默站着,没有开口说话。

    两人便这般沉默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宏威皇帝突然从夕阳的余晖中回过头来,满面春风。

    “汪顺呐,世间万事万物自有天命,朕受命于天,一揽天下也是天命,朕以为,那小子如此神奇,便是上天赐予朕横扫宇内的天命所在!哈哈哈哈……”

    闻言,汪顺瞳孔微微一缩,低下了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