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一百零一章:夜谈(下)
    “哦,原来是这事。”

    徐锐微微一笑,脸上竟多了一丝坦然。

    刘异凝重道:“小子,你可别小看了此事,第一批封赏代表着圣上的态度,此战你居功至伟,按说圣上第一个要封赏的便是你,可第一批封赏的名单上却没有你,便说明圣上对你有了别的想法。”

    “将军不必担心。”

    徐锐摆摆手,笑道:“此事没那么复杂,如果我所料不错,不但第一批名单上没有我,第二批,第三批也不会有。”

    “哦?”

    刘异一愣,问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深意?”

    徐锐摇头道:“没有什么深意,不过是他布了个局,等着我服软罢了。”

    “你说圣上等着你服软?”

    刘异难以置信地问。

    徐锐点了点头,笑道:“是啊,咱们这位圣上心思太重,凡事都喜欢演戏耍手段,早晚要吃亏。”

    刘异脸色一变,自动过滤了徐锐对宏威皇帝那番大不敬的评价,忧心地问:“是不是南关镇那日你对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让他起了别的心思?”

    徐锐道:“那天之事不是主要原因,总之您不必担心,他自己弄出来的烂摊子想让我去收拾,门都没有,管他如何布局,我通通不接,看他还能怎样?哈哈哈哈。”

    见徐锐笑得开怀,刘异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之上,怒道:“你这小子,仗着有点小聪明便不知天高地厚,圣上的局也是说不接就不接的?”

    徐锐揉着后脑勺,委屈道:“要是接了,从今往后便要任人鱼肉,不接还有一线生机,我可不想一辈子当奴才。”

    “不当奴才你还想当主子?”

    刘异没好气地说。

    徐锐却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与其给别人打工,当然不如自己当老板来得痛快。”

    刘异瞳孔一缩,骇然道:“小子,你想造反?!”

    徐锐翻了个白眼:“造反这种工作又辛苦,又危险,没前途的,况且老板有无数种当法,何必总盯着那把又硬又难坐的椅子?”

    刘异悻悻地哼了一声道:“小子,老夫警告你,朝堂不比战场,有时候看不见的刀比真正的刀还要危险百倍,可别玩大了收拾不了!”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打过没把握的仗?”

    徐锐得意的一笑,自信地说。

    刘异想起徐锐在泾阳一战的表现,从来只有他占便宜,连一场真正的硬仗都舍不得打,这种王八精神着实令人看不下去,心里的担忧这才微微少了几分。

    徐锐不愿再和他谈这件事,想了想掏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正是杨渭元留给徐锐的传家宝。

    那小盒表面漆了一层褐色的漆,乍一看很像木质,但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上面闪烁着隐隐的金属光泽,不知究竟是何质地。

    一见此盒,刘异顿时大奇。

    “咦,这不是杨渭元的宝贝么?竟是到了你的手上?”

    徐锐点点头道:“这是义父临终前交给我的,说是他的镇宅之宝,将军可知义父是在何处得到这件宝物的?”

    刘异皱着眉头思索一阵道:“这东西杨渭元一直很少拿出来示人,知道此物的除了老夫不会超过五指之数,老夫第一次见到此物好像是十多年前,他出征草原归来的时候。”

    “草原?”

    徐锐眉头一皱,似是沉思着什么。

    刘异见他不说话,便问道:“老夫观此物不过精致一些,却也算不得什么宝贝,亏得杨渭元将他当做镇宅之物,可为何你也对这东西如此在意?”

    徐锐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出食指,按在小盒之上,紧接着令刘异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小盒的表面竟然亮起一阵淡蓝色的光芒,从徐锐的食指上一扫而过,然后盒子里竟响起一个女声。

    那声音冰冷木讷,好似行尸走肉,说出来的话刘异却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他顿时大惊,豁然起身道:“这是何邪物?难道里面封着厉鬼不成?!”

    徐锐摆摆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淡淡道:“现在还说不清楚,不过我可以肯定不是什么邪物,大概和我师门有关。”

    “你师门?”

    想起徐锐乃是师出鬼谷子,什么东西只要与那位陆地神仙沾上边便少不了神奇二字,刘异便有些释然。

    其实徐锐也是不得已才拿鬼谷子当挡箭牌,刘异听不懂那女声说的话,可不代表徐锐也听不懂。

    其实那女声说得是英语,大概意思是:“三号目标朱震,男,三十一岁,凤阳秀才,屡试不第,1640年穿越到此,关注等级高。”

    大汉的开国皇帝朱震原来是明朝末年的落榜秀才,怪不得他能默出四书五经,也怪不得大汉朝会以明代的制度建国。

    这段时间徐锐曾仔细研究过这个世界,发现这个世界的发展极度畸形。

    由于朱震的横空出世,将这个原本还处在部落时代的世界强行带入了封建社会,并建立了完善的社会制度和礼教道德,打破了社会自然发展的规律。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平行时空?亦或是宇宙中的某颗类地行星?这里为什么会有人类?为什么会有穿越者?

    还有,既然有三号目标,那么至少会有一号和二号目标,他们又会是谁呢?

    显然,他们的穿越不是偶然,背后似是有无数看不见的眼睛在冷眼旁观。

    那么,自己的穿越又是怎么回事?会不会也是其中的一个目标呢?

    看来想要解开谜题,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得去一趟草原才行。

    徐锐摩挲着这个小盒,默默地想着。

    南书房内,裕王和肃王跪在地上,刚刚他们将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禀告皇帝,可皇帝却只是端着手里的奏章仔细看着,一言不发。

    汪顺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兄弟跪了半天也没等到父皇的回应,不免有些心虚,肃王用脚跟轻轻碰了碰裕王,像是在问现在该怎么办?

    裕王皱着眉头,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乱动。

    不知过了多久,宏威皇帝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奏折,提起大笔在上面批复了几个字,然后吹干字迹,将奏折叠好,放到了已经批完的那一摞顶头。

    汪顺赶紧上前,递上一块热毛巾,宏威皇帝接过来擦了擦脸,斜靠在椅子上。

    “就这些?”

    宏威皇帝问了一句,语气淡淡,听不出喜怒。

    裕王点头道:“就这些,之后徐锐遇到榜下捉婿,咱们便分开了。”

    皇帝点了点头:“朕知道了,不早了,你们回去吧。”

    肃王还想说什么,裕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拉着他扣头。

    “儿臣告退,请父皇早些安歇。”

    说完,两位皇子缓缓退出南书房。

    等二人一走,皇帝脸上的淡然之色瞬间消失无踪,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这小子真能惹事,去了一趟长兴道场,竟然把两个老夫子教育了,这可有些棘手。”

    汪顺缓缓来到皇帝身后,低声道:“陛下,要不要压一压他?”

    皇帝没有回答,而是叹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圣贤教会乃天地至理,小子你可知道钢过易折啊……”

    说着,皇帝摇了摇头:“汪顺,明日你去一趟长兴道场,替朕向夫子传一句口谕。”

    汪顺连忙躬身领命。

    就在宏威皇帝思索着该如何向东篱先生开口的时候,七十余里外的山路上,一个少年正哼着小曲,缓缓行路,正是跋涉了一个多月的要离。

    走得累了,要离便找颗大树一靠,从包袱里掏出两个干馒头啃了起来。

    “哎,天天吃馒头,第一次任务就得跑这么远,真是何苦来哉……”

    说着,他掏了掏口袋,翻出十个铜板,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又没盘缠了,钱怎么这么不经花?”

    他叹了口气,把铜板装回口袋,又从地上捡了一块大石头裹进包袱里,继续往大兴城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