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四十二章:不速之客
    “听义父说你擅长刺杀和偷袭,如果暗中出手,能杀得了屋里那人吗?”

    徐锐沉声问到。

    影俾皱着眉头想了一瞬,点头道:“五成把握。”

    “够了!”

    徐锐掏出一个小铃铛,那是之前在街上随手买的一个小玩意儿。

    “做好准备,一会儿如见铃铛落地,你便伺机出手,务必一击毙命。记住一定要等铃铛落地,否则我就是死在里面,你也千万不要出手。”

    影俾脸色一白,却还是点了点头。

    徐锐挥了挥手,影俾身影一花,消失不见。

    他连忙正了正衣领,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推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一片漆黑,徐锐摸到圆桌旁,掏出火折子点燃油灯,昏暗的光线渐渐将整个房间照亮,映出一个黑影。

    意外的是那黑影不但没有躲在暗处,反而就在他身边,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旁。

    “啊,谁?!”

    饶是徐锐做好了心理准备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家伙吓得够呛,不过这一声惊叫却有九成是假。

    “徐佐领号称能沟通阴阳,怎么也会被王某吓着?”

    桌边的人讥讽了一句,徐锐看清那人的模样顿时一愣。

    此人他也认识,乃是亲卫营参将,他的顶头上司王满!

    在沂水的时候,王满曾半夜邀他议事,雨山关前对他冷嘲热讽,现在更是直接出现在自己的房间。

    徐锐立刻意识到,这一切绝不会是巧合,王满究竟是什么人,又为何一直紧盯自己不放?

    他一边想着,一边不露声色地道:“原来是王将军,将军深夜不眠,为何出现在卑职房里?”

    王满笑道:“自然是有些事想和徐佐领商量。”

    徐锐道:“将军找卑职议事,只需随便差个人通知一声便是,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王满冷笑道:“如今徐佐领当得北武卫大半个家,面子大得离谱,王某若不亲自前来,如何有幸见你一面?”

    徐锐仿佛对他的讽刺毫无所查,端起水壶给王满倒了一杯水,笑道:“王将军言重了,徐锐无论如何也是王将军的下属,若将军有请,卑职怎敢不从?”

    “是吗?”

    王满眯着眼睛瞥了徐锐一眼,淡淡说道:“原来徐佐领还记得自己是王某的下属,那为何这些日子擅自行动,没有与王某通过一次口风?”

    “擅自行动?”

    徐锐一愣,随即笑道:“卑职怎么听不懂王将军的话,不知您指的是那件事?”

    王满冷笑一声,厉声道:“够了!我没有功夫和你打哑谜,你也不用装傻。小子,别以为你抓着把柄我便任你鱼肉,你的身份只有我知道,就是杀了你,也没人会来追查!”

    把柄?身份?

    徐锐心中一动,立刻抓住了这两个关键词,王满的身份果然有异,而且似乎他与原来的自己有所纠葛,只不过自己没有那部分记忆,不知道具体情况。

    得相个办法套一套他的话!

    正想着,王满突然瞟见徐锐的右手正朝腰带模去,顿时双眼一眯,身子微微一动,竟瞬间出现在徐锐面前,一把捉住他的手腕往外一翻。

    徐锐只觉手腕好似被铁钳牢牢夹住,一股剧痛直冲脑门,好像骨头都要裂开,抓在掌心里的铃铛再也掩藏不住,露了出来。

    王满见他掌心里没有暗器,只有一个铃铛,不禁微微一愣。

    徐锐强忍着剧痛,勉强笑道:“只是一个普通的铃铛而已,王将军若是喜欢尽管拿走便是,何必动粗?”

    王满冷哼一声,一把抓过铃铛,身子又是一动,瞬间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徐锐至始至终都没看清他是如何来去的,影俾说得没错,此人的确是个高手。

    王满端着铃铛仔细查看了一翻,见的确没什么古怪便把铃铛放在桌上,徐锐揉着手腕坐了下来,脑中思索着该如何打破眼前的困局。

    然而短暂的沉默过后,却是王满先开了口。

    “打开天窗说亮话吧,王某瞒着上峰私自用你的确是个把柄,但你若想借此机会玩什么花样那就未免太过天真了些。

    小子,一旦踏上了这条路,便没有回头的资格,即使你只是借机上位,之后还有后招,但要想绕开我,那就不行!

    记住了,你只是一只牵线木偶,而我才是操控木偶的人,你的小命永远都捏在我的手里。

    今晚的警告只会有一次,你最好放聪明一些,要是再敢玩花样,我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王满右手轻轻一挥,紧闭的窗户立刻像是被人推了一把,两片窗页猛地弹开,他站起身来,只向窗口迈了一步,整个人便瞬间来到窗前。

    “对了,忘记告诉你,因为你的擅自行动,有人会死!”

    说完这句话,王满纵身一跃飞出窗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他方一离开,影俾立刻从阴影处跃出,冲到徐锐面前。

    “少主,您没事吧?”

    影俾关切地问,却没听到任何回答,再看徐锐顿时一惊。

    此时的徐锐双目圆瞪,唇角微微颤抖,额头上满是冷汗。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听着徐锐中邪一般的喃喃自语,影俾顿时心急如焚。

    “少主,您怎么了?”

    徐锐不理她,突然抓起桌上的油灯转身冲出房间,一脚踢开隔壁的房门。

    “徐方,徐方!”

    影俾一闪一跃,如幽灵一般攀上隔壁房梁,看着徐锐在那房里大吼大叫。

    好在他没有出去的意思,影俾稍稍松了口气,没有再出手阻拦,只是暗自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睡得迷迷糊糊的徐方被惊叫吵醒,连忙从被子里爬了起来,睡眼朦胧地望着少爷。

    徐锐一把掀开被子,把徐方拉了出来,急道:“徐方,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离家出走了整整三年?”

    徐方挠了挠头皮,点了点头。

    “那你记不记得我为何离家出走,还有当时的情形究竟如何?”

    徐锐又问。

    徐方渐渐从困意之中清醒过来,听少爷提到离家出走的缘由,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愤愤之色。

    “少爷,您不提还好,一提此事老奴至今都为您不平!”

    “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侯爷什么都好,就是平日里军务太忙,没有时间整肃家务,以至夫人和三位公子薄情寡恩,心术不正!

    自打您进了杨家的门,他们就把您视作眼中钉,肉中刺,横挑鼻子竖挑眼,您稍有不顺便会招来一顿凌辱,甚至是整夜毒打。

    几年前,您被他们欺负得受不了了,就在一个大雪天里跑了出去,夫人知道之后竟说那野种最好死在外头,免得见了心烦。

    直到半个月后,侯爷带着我们从军营回到家中,这才得知您失踪的消息。

    侯爷当时急得要死,立刻遍访亲友,发动了所有力量去找您,可您就好像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一走便是整整三年。

    直到半年前,您突然自己回到家中,侯爷自然惊喜万分,当晚喝得大醉。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侯爷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便和您畅谈了整整一夜,之后便将您领进军中。

    再后来就是圣上点兵,北武卫开赴泾阳,打了这场大战……”

    徐锐静静听着徐方的描述,脸色越来越难看。

    徐方看他气色实在太差,小声问道:“少爷,您怎么突然问起当年的事?是不是侯爷和您说了什么?”

    “啪”的一声,徐锐重重一掌拍在桌上,吓了徐方一跳。

    “动机啊,这就是动机啊,原来是灯下黑,早该知道是灯下黑,我他娘的怎么蠢到了这种地步?!”

    徐锐爆了粗口,却不是因为徐方,而是因为他自己。

    他猜测得没错,王满的确就是那把解开谜题的钥匙,只不过这个谜底让他懊恼不已。

    原来,那个让他一顿好找的暗棋奸细不是杨渭元,更不是别人,就是徐锐自己!

    三年多以前,当时的徐锐应该是受不了杨渭元妻儿的凌辱,愤然离家,不知怎的被暗棋的人发现,带到秘密之地训练了整整三年,变成了一个双面间谍。

    半年前徐锐回家,这个时间十分暧昧,说不定就是为了刺探泾阳大战的情报。

    杨渭元应该早就知道了徐锐的暗棋身份,所以一开始对自己的态度才会如此冷淡,就连受了箭伤都没来看过一眼,因为他知道,敌人之所以能准确找到曹公公的运粮队伍,根本就是徐锐自己一手泄露了情报!

    当时杨渭元应该对徐锐非常失望,直到自己不知为何取代了徐锐,看破了南朝的包围战略,并不顾众人反对,力主将大军带出险境,这才慢慢改观。

    就因为这样,杨渭元才会在沂水城下告诫自己:“手段花样皆是小道,大丈夫自当有大气魄,守得住底线才能长久,切不可为求捷径而自毁前程!”

    也正因如此,今晚他才会感慨成长不易,回头更难,他是觉得自己关键时刻浪子回头,才有感而发的呀!

    原本以为这个义父冷漠如斯,却没想到他对自己这般亲厚。

    回想当初,自己告诉他大军已经陷入南朝包围的时候,应该正是他发现自己还在出卖大军情报,对自己失望透顶的时候。

    可即便是这样,他最后仍然冒着巨大风险,相信了一个南朝奸细,甚至将整个北武卫托付给了自己,这是何等的关爱与信任?

    徐锐双拳紧握,浑身颤抖,泪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徐方和影俾哪里知道他此刻的心潮澎湃,都以为他入了疯魔,担心不已。

    “说通了,说通了,这样一来一切都说通了……”

    他喃喃自语,失魂落魄地站起身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就连徐方在他身后大声叫喊都充耳不闻。

    然而,当他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却突然浑身一震,楞在当场。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没有说通。”

    徐锐心念急转,细细回想着方才与王满见面的所有细节。

    王满肯定是暗棋中的一员,而且应该算是暗棋安插在北武卫中的核心人物,从他刚刚的几句话,和掌握的情况,至少可以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第一,王满说“你的身份只有我知道,就是杀了你,也没人会来追查”,说明原来的徐锐应该是与王满单线联系,暗棋之中很可能只有他知道自己是间谍。

    第二,他今日来此,是想给自己一个警告,而不是杀掉自己,至少没打算立刻杀掉自己。

    第三,杨渭元应该不知道王满是暗棋的人,因为以他的性子,一旦知道王满的身份,就算只是为了把自己拖出火坑,也一定会暗中干掉王满,又岂会让他继续逍遥自在?

    总结这三点,徐锐突然发现一个巨大的问题。

    杨渭元之所以把影俾赠与自己,多半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有危险,可这危险显然不是来自于王满。

    可危险若不是来自王满又会来自哪里?难道会和暗棋无关么?

    暗棋……影俾……暗棋……影俾……

    等等!

    徐锐突然想起离开县衙前遇到的那个伙头军,杨渭元平时十分注意养生,天黑之后从不进食,又怎么会安排人给他送宵夜?

    何况他今日心情不畅,就算想要破例,又哪有胃口吃得下宵夜?

    还有,中军的伙房明明就在县衙之内,怎会从县衙之外送宵夜来?

    亲卫营是王满控制的,他临走前说过一句话:“忘记告诉你,因为你的擅自行动,有人会死!”

    因为自己的擅自行动,北武卫就快要脱离武陵王的控制,暗棋的人一定非常着急,而他们想要解决此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对大军主帅杨渭元动手。

    正好杨渭元得知自己有危险,将他的贴身死士赠与了自己,这便给了暗棋下手的机会!

    所以,自己前脚才从县衙会回来,王满后脚便在房里等候!

    坏了!那个伙头军不是送宵夜的,他是暗棋的刺客,杨渭元危险了!

    想到这里,徐锐如遭雷殛,脸色瞬间雪白,全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