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推理 > 谋断星河 > 第五章:黑旗,黑旗!
    清晨,第一缕晨曦点亮大地,五万北武卫将士已经披甲列阵,一杆帅旗、十八杆军营旗、三十二杆将旗,以及不计其数的旌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随着一声号响,五万大军齐声大喝:“攻攻攻!”

    声浪惊天动地,仿佛要将对面的沂水城掀上天空。

    苏挂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坠在中军之后,那是曹公公特意为他安排的位置,身边的徐方也骑在马上,不住地打着哈欠。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你不信我,我就自己开溜的原则,苏昨晚原本已经收拾好细软准备当一名光荣的逃兵,哪知道曹公公突然驾临,拉着他的手长吁短叹,不住地说他“孟浪”。

    “混小子,你那些浑话虽然在理,却不能说得这般直白,不然你义父还有那个老兵痞哪还拉得下脸来?来来来,听公公好好教你!”

    曹公公以为苏太年轻,不懂政治和人心,苦口婆心地跟他讲了很多魏国朝堂上的秘史和自己处事的感悟,情真意切,倒是让苏大为受益。

    苏知道这胖太监是因为没有帮上忙,心中有愧,这才特地跑来安慰自己,感动之余也被他的“义气”弄得哭笑不得。

    其实苏不是不懂政治,恰恰相反,军事是政治的延续,他对这一点非常清楚,训练时他的《政治军事学》从来都是满分,甩了其他天之骄子好几光年。

    可是一来他记挂着宇宙中的那场大战,心中着急,二来也是对徐锐的身份没有什么代入感,这才会不顾杨渭元和刘异的脸面,当场把事情说破,最后不欢而散。

    当然,同样好心办坏事的还有曹公公。

    等一脸感动的苏把曹公公送出营帐时早已经月上三竿,到处都是值夜、巡查的哨兵,再想逃跑已经没机会了。

    苏只好备着衣物和干粮熬了一夜,天一亮就老老实实地混在中军之后。

    他打定主意,只要大军一旦出现败像,他就会带着徐方立刻逃走,再也不管这群蠢货的死活。

    “少爷,昨日您为何不让刘老将军全力攻城?”

    就在苏偷偷埋怨曹公公的时候,徐方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苏瞟了他一眼,说道:“兵法云,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这话的意思是取胜的军队总是先立于不败之地,再求决战,败军则是先与敌交战,再寻胜利之机,善用兵者,能运用一切资源掌握战场的主动权。

    从大局来看,敌人的目标是以泾阳省为诱饵,吃掉钻进陷阱里的三十万大军,而我军已入瓮中却不自知。

    所以,南朝诱敌深入,立于不败之地,乃是胜军,我军落入圈套,盲目交战,乃是败军,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敌人的手里。

    但具体到这一场仗,在三十万大军中,我军只是偏师,又因暴雨延误了十五日,没能按时抵达预定地点,也就没有完全钻进包围圈,主动权仍旧掌握在我军手上。

    为求最大战果,我料定南朝一定会先集中主力消灭其他几路大军,现阶段用来对付我军的兵力必然有限。

    那么南朝在兵力有限的情况下,又要如何掌握沂水战场的主动权呢?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先把我军拖垮,然后伺机偷袭!”

    “偷袭?”

    “对,就是偷袭。”

    苏点了点头说:“我军延误了十五日,为追上其他几路大军的进度,必然会全力攻城。

    我若是敌军主帅,一定会抓住这一点,等到敌人攻城疲惫之时再伺机偷袭。

    冷兵器战场……呃,战场之上士气十分重要,只要趁我军疲惫时偷袭,一举击溃我军军阵,士气一泄,五万人就会瞬间变成五万只待宰的羔羊,那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

    说着,苏想起当年学过的一场经典战例,前秦苻坚率领百万大军攻打东晋,士气大泄之后竟被几千人马杀得丢盔弃甲,成为了历史上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

    类似的例子多不胜数,在缺乏信息传输手段的冷兵器时代,一旦军阵大溃,再凶猛的虎狼之师也会变成羔羊。

    想起这五万人马即将步他们的后尘,苏就一阵唏嘘。

    “所以您才让刘将军留足后备军,以备敌人偷袭?”

    徐方惊呼到。

    苏叹了口气说:“是啊,刘老将军的前锋营定然会第一个攻城,也定然是最疲惫的军队,十有八九会被敌军当做突破口。

    可惜老将军性子太烈,不愿听我把话说完,何况就算我晓以利害,他也不会言听计从,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那今日一战岂不是必败无疑?少爷,我们该怎么办?”

    徐方虽然不知道什么叫经验主义,却明白少爷口中的可怕后果,顿时骇得脸色惨白,手足无措。

    苏苦笑道:“战场残酷,哪有什么情面好讲?既然他们不愿意拿二十五万将士来救这五万大军,那咱们便只好拿这五万大军来救自己了!

    一会儿你看我眼色,一旦敌军奇兵偷袭,我军战阵出现溃败之像,我们立刻纵马逃跑,让这五万溃兵帮咱们争取一线生机。”

    “可咱们怎么逃得过南朝的铁骑?”

    徐方担心地问。

    苏笑道:“你放心,咱们只要比北武卫的步兵跑得快就会安全。”

    一旦大军崩溃,就会变成一场歼灭战,敌人的主要目标是中军里的主帅,其次是大量杀伤有生力量,只要他们比步兵跑得快,五万北武卫就会为他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低沉的牛角号被吹响,紧接着是动人心魄的“隆隆”鼓声,北武卫大军前阵在号声和鼓声的指引下迅速行动,拉开了攻城战的序幕。

    苏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缰绳,心脏怦怦直跳,虽然在电脑系统里和宇宙中身临其境地经历过无数次战争,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冷兵器时代的肉搏战,紧张和兴奋一瞬间点燃了他的血液。

    苏苦笑一声,看来自己还真是个天生的战争狂人啊……

    前军之中,刘异骑在马上,身边的传令兵来回穿梭,发出一道道将令。

    望着第一波冲锋的士卒,他也不禁心生感慨。

    “可惜啊,首战竟不能亲自上阵,先登城头,是为平生一大憾事。”

    前锋营副将梅闯笑道:“老将军戎马一声,经历大小战事数百场,大多都是身先士卒斩将夺旗,何来憾事一说?

    今日乃攻一座小城,守军不过三千,在我大军压顶之下还不是手到擒来,将军且安坐中军,等着儿郎们建功立业吧。”

    刘异摇摇头:“本将今日心神不宁,尔等不许轻敌!”

    梅闯笑道:“将军还在为徐锐那小子的浑话生气?等大军攻克沂水,末将亲自带几个人把他教训一顿便是,好让他看看战阵之上岂是他这等黄口小儿的游戏之地!”

    刘异没有回话,想起昨日徐锐郑重其事地让他不要全力攻城,眼皮就突突地跳了起来,心中也越发不宁。

    “福春,今日攻城且先留一半人马,待情况明朗再做定夺。”

    福春是梅闯的表字,听刘异这样说,诧异道:“难道将军真信了那小子的鬼话?”

    刘异摇头道:“不是信他,只是但求心安而已,沂水城只有三千守军,也不差本帅截留的两千五百人马,慎重一些也是好的,大不了前锋营不要这个首功便是!”

    见刘异下了将令,梅闯虽然心中不以为然,却也不好开口反驳,只得让身边的传令兵去通知正在备战的士卒。

    除了刘异之外,中军里的杨渭元也是眉头紧锁,虽然他也认为徐锐说的乃是一派胡言,但不知为何,心中却警铃大作,不得安宁,专门留下了三个营,近九千人马作为预备队。

    数轮箭羽过后,在震天的喊杀声中,出战的两千五百前锋营将士率先冲到城下,之后是健峰、白虎、破虏几营的兵马,小小的沂水城下顿时被一万两千多人挤得水泄不通。

    士卒们用圆盾护住头顶,一手持刀,一手推着破城锤和云梯之类的攻城器械,快速接近城墙。

    城头上的南朝守军被箭羽压制,不敢冒头,一切都和想象之中一模一样,只要云梯搭上城墙,大魏的额英勇将士便能在城头打开一处豁口,战斗也就差不多到了尾声。

    可是,就在云梯快要接近城墙的时候,沂水城内突然传来一阵阵恐怖的机簧声,数百只半人高的木桶越过城墙,如同冰雹一般砸向正在攻城的魏军。

    几十个倒霉蛋躲闪不及,只能举起圆盾护住脑袋,但薄薄的圆盾根本无法抵挡重力加速度下的木桶,被砸中的士卒瞬间便成了肉泥。

    更糟糕的是,木桶落地之后,“砰”的一声碎裂开来,淡黄色的液体立刻洒得到处都是,一股怪异的味道弥漫开来。

    “不好,是火油!”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攻城的军阵顿时一慌,可还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城头上突然喊杀声四起,黑压压的人头从墙垛后钻了出来,拼命朝城下射箭。

    他们射的不是普通的箭羽,而是火箭!

    一时间,强弩的弓弦声、箭羽的呼啸声、士卒的喊杀声汇集在一起,成了死神敲响的丧钟。

    不过短短一瞬,沂水城下化作一片火海,水泄不通的城墙外犹如燃烧的泥沼,被点燃的士卒抱头鼠窜,却又寸步难行。

    慌乱之中,更多的军卒被点燃,木质的攻城器械上窜起的火苗竟有十几米高,焦糊的人肉味随着风势远飘数里,俨然一幅人间地狱的场景。

    中军之中,冲天火光映红了杨渭元的脸,他面无表情地望着沂水城,对身边的传令官说道:“他们没有多少火油,传我将令,伏虎、锐虎、苍鹰、白狐四营出战,去把城下的人换回来,进攻不能停,务必一鼓作气拿下沂水!”

    “得令!”

    传令官抱拳行礼,接着跳上快马扬长而去。

    随着将令下达,第一轮进攻部队缓缓后撤,被刚刚出战的生力军换了下来,北武卫依然保持着对沂水城的高压态势。

    “少爷,火油乃难得之物,他们一次用这么多,必会后继无力,看样子要不了多久我军就能攻下城池。”

    徐方到。

    苏翻了个白眼,冷笑道:“想得美,敌人敢一次性用那么多火油,必然是城中物资储备充足,你看着吧,这座小小的沂水城一定会崩下北武卫一口虎牙!”

    事情的发展的确如苏所料,城中的火油足足射了六轮之多,给攻城的魏军造成了大量伤亡。

    等到火油终于用尽,攻城的士卒们又遇到滚木礌石、金汤、开水,加上雨点般的箭羽,魏军伤亡仍旧居高不下。

    到了这个时候,攻城的魏军才惊愕地发现,沂水城头的三千守军虽然数量不多,可一个个经验丰富,悍不畏死,完完全全就是南朝精锐,和传说中一触即溃的老弱病残相去甚远。

    所幸北武卫乃是北朝十二精锐之一,战斗力超强,在一轮轮的打击之下仍旧保持着强悍的攻势,甚至趁着箭羽的空隙几次冲上城头,不过最后却都无功而返。

    战斗从清晨一直打到正午,再从正午打到日头西斜,双方都渐渐陷入疲惫,士气飞速下降,一切都正朝苏预言的方向发展。

    “将军,把剩下的一半人马交给末将,末将保证一定拿下沂水!”

    梅闯半跪在刘异面前,他一脸乌青,鼻孔里全是黑灰,一身重甲破烂不堪,甲叶的空隙之中还插着不少断掉的箭头。

    眼看战事不利,刚刚他亲自带兵冲杀了一次,却仍旧被强悍的守军打了回来,不仅没有取得任何战果,反而折损了大半人马。

    激愤之下,他这才来找刘异要那两千五百人马,誓要一雪前耻。

    刘异面沉似水,望着浓烟滚滚的沂水城,心中不断回荡着昨日苏说过的那些话。

    精锐,沂水城里的是精锐!

    既然沂水城里的是精锐,难道附近真的藏着南朝的大军?!

    “将军,战场之上切不可犹豫啊!”

    梅闯的一声呐喊把刘异的思绪拉了回来。

    刘异目光一凝,心中镇定下来。

    是了,战场之上切忌犹豫,所谓疑心生暗鬼,就是这个道理,哪来的南朝数十万大军?不是过徐锐小儿的鬼话而已!

    徐锐小儿,你乱我心神,误我甚多,今日战后定要将你军法从事!

    想到这里,刘异终于恢复常态,朗声喝到:“传我将令,命前锋营所有人马立刻整备,随老夫出战……”

    他的话还没说完,身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将军,你看那边是什么?!”

    军阵之上一惊一乍乃是大忌,刘异闻言立刻沉了脸色,正要呵斥惊呼之人,可一看身边众将俱是一脸惊异之色,心中顿时一突。

    待他朝众将目光所指之处望去,刹那间脸色变得煞白。

    只见在魏军军阵西面的一处小丘之上,突然出现一军,清一色黑衣黑甲,胯下战马俱是一人高多,乌黑发亮的高头大马。

    人马所至犹如一股黑色的巨浪高高扬起,又如黑色山岳耸立不可一世,杀伐之气直冲云霄,仿佛下一秒就要狠狠砸下,将一切拦路之物碾成齑粉。

    “黑旗军,是黑旗军!”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那声音仿佛黑夜撞鬼,惊骇得变了调子。

    整个魏军顿时轰乱起来,仿佛兔子见了猛虎,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刘异终于明白徐锐为什么不让自己全力攻城,原来就是为了防备这些家伙的突然袭击!

    “慌什么?!杨帅早已料敌于前,前锋营还有一半生力军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传我将令,前锋营所有人马立刻整备,随老夫迎敌!”

    刘异高喊一声,跨上战马,众将官听说主帅早有准备,心中稍稍安定,可没人注意到一向矫健的刘老将军刚刚足足蹬了三次马镫才骑上战马。

    此时中军之中也是乱作一团,“黑旗军,黑旗军”的惊呼此起彼伏,连沂水城下被烧成一片火海都未曾动容的杨渭元,在看到这只人马的一瞬间也不禁面色大变,双手不住颤抖。

    中军之后,徐方面如土色,骑在马上好似一尊泥塑一动不动,似是已经被吓傻了一般。

    听着身边的惊呼,苏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什么黑旗军?他们很有名?”

    徐方咽了口吐沫,挤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少爷,您还真是把什么都忘了,那可是黑旗军啊,全天下最恐怖的虎狼之师!”

    “哦,这么厉害?”

    苏微微一愣,看那黑旗军至多不过三千人马,虽然军容雄壮,杀气冲天,但以他的见识也就觉得平平常常,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大名头。

    见苏似乎不解,徐方连忙解释道:“黑旗军总数只有一万,战力卓绝,以一当百,当世最强!不过众人恐惧的并不是他们的战力,而是他们的身份!”

    “什么意思?”

    苏更加费解。

    徐方说道:“黑旗军乃是南朝武陵王的亲军,黑旗所至,武陵王的主力必在左右!”

    “这个武陵王又是谁?”

    苏挠了挠脑袋,又问到。

    徐方道:“武陵王乃是南朝名将,自出阵以来大小数百仗无一不是大胜,素有兵圣之称!

    想当年吾皇初登大宝,得展雄途,我大魏兵锋横扫天下,只差一步就能完成大一统的千古伟业。

    当时的南朝还不过是个贫弱小国,我军长驱直入,直指王都,无人可挡。

    可就在即将攻陷南朝王城之时,武陵王横空出世,以一介巡城校尉之职夺了守城大将的兵权,硬抗我大军三十三天。

    之后更是经历大小七十余战,连破我军十几支精锐,不仅收复全部国土,还深入我朝境内烧杀掳掠,以为报复。

    那一战,我军精锐折损大半,光是国公就战死了三个,其余阵亡或被俘的将领更是多不胜数。

    自此之后,我朝便再也没有染指天下的力量。

    而武陵王平步青云,逐渐掌握南朝大权,在他的经营之下,南朝国力迅速强盛,与我朝渐成南北鼎立之势。

    两国交战数百场,无一不是南朝大胜,若不是南朝发展太快,根基不稳,说不定现在的天下早就是他一家的了。”

    听完徐方的描述,苏终于明白魏国军队为何如此恐惧黑旗军,一个从未战胜过的,如传说一般的敌人,这不就是这个世界的拉巴哈尔人么?

    不,那是比外星文明更加令人绝望的敌人,因为你明明了解他的一切,却就是无法战胜他,看来泾阳省这个陷阱就是出自这家伙之手,这一战的结果已经注定了。

    仿佛为苏的猜测做注脚,只有三千余人的黑旗军在战阵之上果然神鬼莫测,所有魏军都是一触即溃。

    奇怪的是,他们并不与眼前的敌人纠缠,而是绕了个大圈,直扑最为疲惫的前锋营而来,果然和苏料想得一样,敌人打算直接击溃最为疲惫的前锋营,让北武卫军阵大乱。

    只有这个办法才能用最小的代价一口吃掉北武卫的五万大军!

    好大的胃口,好厉害的指挥官,现在北武卫已经完了,必须马上就走!

    想到这里,苏决定不再犹豫,立马逃走,可就在他打马欲走的时候,却突然听到徐方的一声惊呼。

    “少爷你看,前锋营竟然抗住了黑旗军的第一波冲击!”

    “什么?!”

    苏豁然一惊,连忙朝战团望去,只见黑旗军竟然真的被狙击在前锋营的战阵之上,虽然溃败只是迟早的事,但争取的这一段时间却足以改变整个战场的态势!

    苏皱着眉头看了片刻,突然动容道:“他留了一半人马,他真的留了一半人马,好啊,好啊,现在还有机会,还有一线生机!”

    说着,苏一扬马鞭,胯下的骏马像是发了疯似地往前冲去。

    徐方大惊:“少爷,您要去哪?”

    “中军大帐!”

    苏头也不回,顷刻之间便消失在乱军之中,只留下铿锵有力的一句回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