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综合 > 月满乾坤 > 第九十二章 结发
    安王府,阮萱儿在小厨房忙了两刻钟,将最后一样食材终于下了锅,吩咐瑶琴看好炉火,就先回了房间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又让锦瑟给她重新梳了妆。

    等她出了房间,厨房的汤也正好炖好。

    瑶琴拿了个托盘,将汤装好,端着托盘跟着软萱儿出了沁芳院。

    绕过花园的小径,阮萱儿款款行至书房。

    “阮娘子。”守在秦墨嵩书房门口的小厮看到阮萱儿过来,连忙见礼。

    “殿下还在里面忙吗?”阮萱儿柔声问道。

    “殿下他刚刚出去了......“小厮看了一眼阮萱儿身后的瑶琴手上端着的托盘,有些为难的道。

    阮萱儿虽然进府没多少时间,看上去也是一副娇弱温柔的模样,但是安王府上下谁都知道,这位现在可是安王的心头宠,谁也不敢怠慢半分。

    王爷的书房虽说就是王妃都轻易进不去,但是前些日王爷可是亲自带了阮萱儿在府里四处逛了一圈,然后还把她给带到了书房。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出身贫寒的娘子居然还写得一手好字,对诗词书画还很有一番见地。

    不过,秦墨嵩倒是没有多少意外,在阮萱儿进府前,何新礼早就将她的身世打听的清清楚楚的。

    阮萱儿的父亲中过举人,才华文学都还是极其不错的,只是为人不知变通,最后只落得个靠教书谋生,本来日子就已经是紧巴巴的了,却不想后来有一次雨夜赶山路,还摔下了山崖……

    不过,很多人觉得阮萱儿是因为她爹摔下山崖而因祸得福。

    因为要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出门卖花,不卖花,她就碰不上秦墨羽……

    所以说,阮萱儿能够识文断字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自那日之后,秦墨嵩基本上每日都要让人传软萱儿来书房红袖添香了。

    不过,一般上午的时候秦墨嵩多半要与人议事或者要处理比较紧急的政务,阮萱儿都是下午估摸着他午睡起来之后才过来的。

    不想今日却不想秦墨嵩临时有事不在书房。

    阮萱儿朝门口瞅了一眼,淡淡一笑,将眼中浅浅的失望之色掩下,善解人意的道:“既然殿下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这盅鸽子汤是我刚刚炖好的,就留在这里,要是殿下回得早,就麻烦阿述端给殿下一下。”

    她说完示意瑶琴将鸽子汤端上来。

    阿述将鸽子汤接过,软萱儿带着瑶琴转身,正准备离开,阿述又突然将她喊住。

    “软娘子请稍等一下,王爷应该是回来了。”

    “啊?”阮萱儿疑惑的朝院子门口看了看,什么都没有发现。

    “小的应该没有听错,是王爷的脚步声!”阿述将鸽子汤又递回瑶琴手中,笑着对阮萱儿解释道。

    果然,不过说话的工夫,秦墨嵩就进了院子里。

    “殿下回来啦!”阮萱儿敛裙上前见礼,语气是一贯的温柔,却又不似之前那般小心翼翼,眼中还有些惊喜。

    秦墨嵩见她站在门口略有些意外,但也没有错过她眼中的情绪,连忙将她扶起:“怎么不进去?”

    午后的阳光还是有些毒辣的,阮萱儿一路从沁芳院到书房,又在门口晒了一会儿太阳,鼻尖上有些细细的汗珠,两颊也微微有些红意。

    “阿述说殿下出去了,我便正准备回去的,谁知殿下竟是这么快又回了。”她微微笑着解释道,说话的时候很是自然的抬手帮他抚了抚衣领处,一副小鸟依人又娇俏贤惠的模样。

    秦墨嵩很是满意她的这些转变,这让他觉得自己的男子汉魅力十足。

    他看了一眼她鼻尖的晶晶莹莹的汗珠,转头对阿述吩咐道:“下次本王要是出去了,就让娘子进去等就好了!”

    “是!小的知道了。”阿述连忙躬身应下。

    “殿下!”阮萱儿轻轻拉了拉秦墨嵩的袖子,冲他摇了摇头。

    “无妨!本王早说过这王府里没有你去不得的地方,这些地方里自然也包括本王的书房。”秦墨嵩笑着拨弄着她垂在耳后的秀发,眼中尽是温柔,似乎真的完全信任于她一般:“外面太阳大,以后就不要再在外面晒着了。”

    秦墨羽带着凝霜去了西郊的鱼溪沟。

    鱼溪沟在云浮山半山腰,沿着密树深林一路往上大概走个小半个时辰就到了目的地。

    这个季节正是水清鱼肥的时候,两人在溪边找了处地势较为平缓又有树荫的地方,搬了两块山石当凳子,一边纳凉赏景,一边钩鱼聊天,很是惬意。

    秦墨羽坐在石凳上回头与凝霜说话时,看着她被山风吹得飘飘扬扬的长发,不由心中一动。

    他起身凑近了些,从腰上解下一把精美短匕,撩起她的一缕秀发。

    凝霜见他突然凑见,不明所以的回过头去看他。

    “别动!”他冲她笑了一下,然后手起刀落,将缠绕在他的指间的那缕秀发割下。

    “该你啦!”秦墨羽将手中的匕首交给凝霜,冲她笑着道。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凝霜看着被他在指间绕来绕去的自己的长发,有些恍惚。

    “怎么?不敢对我下手?”秦墨羽挑眉看着她,调笑道。

    被他这么一打扰,凝霜刚刚的那点旖旎的心思顿时没了,她挑眉一笑,接过短匕,挑起他的一缕发丝,手法干净利落。

    将手中的发丝交给秦墨羽,看着他仔细的将两缕发丝各分为两份,然后再将它们认真的打成结,凝霜心中有些莫名的感动。

    秦墨羽将发丝结好之后,冲凝霜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将她的荷包解下,将发丝放进去,重又仔细的把荷包系好,给她挂回腰间,这才同样仔细的将另一缕发结放入自己的荷包内。

    他做完这一切,对凝霜道:“一会儿回去后,咱们把这两个荷包的口子缝起来吧,这样安全!”

    “好啊!”

    ……

    中午的午饭除了烤鱼和自带的干粮,江楚还去打了几只野鸡。

    他们出门的时候有些晚了,等到达目的地,再等他们钩了鱼起来,都已是未时了。

    凝霜和燕儿早饭吃得晚,倒还不觉得多饿,秦墨羽和江楚等问道烤鱼和烤鸡的香味时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富品中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