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回国
    8月27日上午,苏祖和张平秋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从布鲁塞尔回帝都的时间不短,直飞也要十个小时。

    “回到帝都后,你大概有两天休息的时间,然后我们就要出发去韩国仁川了。”

    飞机上,张平秋正在给苏祖盘算着行程,整个行程都是很紧张。

    第十六届亚洲田径锦标赛是在韩国仁川,8月31日开幕,从9月1日起正式开始为期四天的角逐。

    昨晚结束了黄金联赛布鲁塞尔站的比赛后,苏祖基本也没有太多空余的时间,在酒店睡了一晚后,今天上午就到了布鲁塞尔机场赶航班。

    “对了,03年有朝鲜运动员参赛吗?”张平秋翻了下手里笔记本,接着塞回包里,朝苏祖问道。

    “不太记得了,应该没有吧。”苏祖回想了一下,对于朝鲜运动员他还真没太多印象。

    最深刻的影响还是那曾经风靡网络的那个“前朝鲜足球队主教练”披露:“如果朝鲜队在世界杯上能获得胜利,那朝鲜球员就会得到荣誉,但如果他们失败了,面对他们的将会是惩罚,也许会被派遣当煤矿工人。”

    至于是真的段子还是实际有过的改造,苏祖也不得而知,讶异地看了眼张平秋,“你怎么说起了这个了?”

    “听说这次朝鲜会派啦啦队参加韩国的亚锦赛,02年釜山亚运会的时候,我听回来的队员说,来观摩的朝鲜啦啦队从举止到仪态都是统一训练过的,特别优雅漂亮。”张平秋头枕在靠背上,笑着说了一句。

    苏祖笑了笑,倒没想到张平秋嘴里吐出了这么一个理由。

    不过想想,他现在年满十八了,张平秋比他大十岁,聊聊这个再正常不过,之前有李志忠、余立伟这些领导在不敢放肆,私下里和苏祖相处自然没了这个禁忌。

    两人在飞机上闲聊了几句,苏祖听了会音乐,又翻看了几页杂志,不多场时间,张平秋靠在座位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祖一时没有太多困意,侧头看了眼窗户机舱窗外云雾缭绕的天空,随手将挡板合上,微微闭着眼,查看了一下自己系统的属性数据。

    近来从训练到比赛,乃至生活各个方面,节奏一直比较快,他也没静下心来认真地研究一下自己的属性和数据,刚好这趟长途飞行十多个小时,他能够看看数据面板的方方面面,总结下自己训练比赛的得失。

    姓名:苏祖

    年龄:18

    职业:运动员

    体能素质:29

    敏捷素质:27

    力量素质:30

    反应素质:20

    耐力素质:23

    柔韧素质:22

    潜能值:132.3%

    【负面状态—踝关节轻度疲劳】

    【负面状态—小腿肌肉轻度疲劳】

    【负面状态—跟腱中度度疲劳】

    【负面状态—膝关节中度疲劳】

    【负面状态—背肌重度疲劳:身体全属性降低0.5%】

    【负面状态—腰肌重度疲劳:身体全属性降低0.5%】

    ……

    各个素质属性值和负面状态浮现在面前,苏祖看着这些属性,不由得感到有些麻烦。

    尽管在尤金站和纽约站大奖赛之后,他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体能和耐力都各提高了一点,而且柔韧苏祖后面他又潜能值还加了一点。

    但在此次的世锦赛之后,身体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不少负面状态,而且还是经过在都柏林一周的休息,都未能完全恢复过来。

    至于背肌和腰肌的两项,原本也不过是中度,但昨晚和加特林拼命跑了一场,还是不可避免地加重了疲劳值。

    已经是重度疲劳,开始影响到身体的状态发挥,再往上就开始是伤病了。

    “竞技体育的运动员想没有伤病真的是不太可能啊!”

    就不说到了最顶层的运动员,就是一般的体校生,市队省队的运动员,没几个是没有伤病的。在低层次的时候,主要来自于大量的训练,不可避免的练出了一些或大或小的伤病。

    而到了苏祖这个层次,他面对就是密密麻麻的比赛项目,有些是他自己想参加,有些是无法推脱的。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这届亚锦赛他肯定不会参加,反而去试着跑跑黄金联赛,毕竟那个在等级和选手的层次上都比较高。

    但亚锦赛是国家田径体育方面的竞争,为祖国赢得荣誉,这是他做为一个中国运动员无法推卸的责任。

    马上九月十几号是魔都的第一次举办国际田联大奖赛,像他和刘阳宇肯定是不能缺席的。还有十月份的全运会,十月份的东亚运动会。

    想着这后面密集的赛程,苏祖轻轻吐了口气,有点体会到曾经刘飞人的感受了。

    “看来还是要把这些比赛全部刷一遍纪录。”

    对于这些低级别的比赛苏祖现在兴趣不大,但目前的情况来说,他还是无法逃避,不得不参加的。

    想要不参加不是完全没办法,他现在有这个底气,但有时候别说其他人的看法,就是他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想要脱离这些低级别比赛的最好办法就是,全部把这些比赛都参加一次,纪录刷新过一遍,就如全国室内锦标赛和全锦赛一样,已经是他的纪录了,你参不参加也就没有人再会有什么异议。

    ……

    首都机场。

    尽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但此时在机场的接机大厅依旧聚集了大量的接机人员。

    林邦扛着个相机站在人群中,左右看了看出机口,盘算着时间应该是差不多了。

    这一两年的时间,他从一个菜鸟的体育记者,渐渐在体育的媒体圈站住了脚,几次拍摄的苏祖照片都受到了好评。

    这次赫尔辛基的世锦赛他没能去成,毕竟跑欧洲一趟费用不低,想要社里批下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倒是过几天去韩国,他的签证已经办下来,机票也买好了,应该问题不大。

    今晚这种接机采访,其实林邦也知道估计没什么太多内容,但看在江哥给他争取了个去仁川的机会,还是要到机场来表现下。

    拍几张苏祖归国的照片,放在明天的头版,那也是不错的新闻。

    “世界冠军载誉归国?还是短跑之王抵达帝都,尽显王者风范?”

    林邦一手抱着相机,一手摸着下巴,开始构思着明天这个头版该怎么撰文。

    至于说主编会不会通过头条这种事情,体育报纸不报道这个,那还能有什么其他可报道的。

    随着苏祖成绩的节节攀升,现在几乎有关于苏祖的新闻,都很受欢迎。

    尤其是能够拿到一些独家的新闻爆料的时候,比起很多娱乐新闻都吸引人眼球。

    现在央视拍摄的那个纪录片《冠军的一天》,已经播了十几次了,看的人还是很多。更别说安坦拍摄的那支广告,几乎都成为广告圈里的经典案例。

    “这人可够多的啊!”一个声音从林邦旁边传来。

    “可不是嘛,人气太高,太受欢迎了。”

    林邦淡淡地回了一句,瞟了眼旁边说话的这位,二十五六岁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但眼睛不时打量着周围走过的行人。

    “你别看他们结婚了,听说他们夫妻关系很一般,要是能拿到猛料就好了。”邹振低低和林邦说了一声,目光逡巡着机场来回走动的人。

    “什么?!”林邦蹙着眉头,一脸懵逼的表情。

    邹振也是很惊奇地看着林邦,“兄弟,你竟然不知道这个?这在圈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邦感觉两人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正在这时,机场接机大厅突然轰一下人群就开始朝前方挤。

    只见出机口,一个推着大大小小行李的年轻人出现,几乎瞬间就引爆了在场的所有人。

    “哇靠,原来是来接苏祖的。”邹振看清了人之后,才突然醒悟过来。

    邹振是个狗仔。

    从跟拍到偷拍,冒充粉丝合影,和各种工作人员套话,技术如火纯情。

    这套都是早年他在香江学来的路数,在大陆这几年娱乐圈刚刚兴起的时候,他算是个中老手,给媒体捅过不少大新闻。

    今天本来是想偷拍一对正当红的夫妻,看看能不能找点猛料,两人都是大腕,结婚后更是话题人物。上次那个丈夫打人的事情可是炒了好久呢。

    结果,今天这剧本不对。

    刚才他还疑惑,自己好不容易才弄来对方的航班信息,怎么到机场大家都知道了。

    此时出机口,一对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男女在出机口出现,看着黑压压的人群两人也是吓了一跳,但已然无人去注意他们。

    包括邹振这个狗仔,现在这会想的是挤进人群拍几张苏祖的照片留念,最好能捞个签名什么的。

    短跑世界冠军,这也是我偶像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