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二百五十五章 世锦赛与全运会
    【这章比较水!】

    “赫尔辛基12日电,今天上午开始的世锦赛男子50公里竞走比赛中,被寄予厚望的三名中国选手仅有一人完成比赛。最终以3小时44分45秒获得第五名。冠军被俄罗斯选手基尔德亚普金夺走,他的成绩是3小时38分08秒。此前,中国选手在男女20公里竞走比赛中接连失手,仅得到两个第九,与期望值相去甚远……”

    “美国队内讧或已影响其团体接力项目:在昨日上演的男子4×100米接力预赛中,美国队派出的阵容和此届世锦赛男子一二百米选手大卫不同,尽管有曾经的世界第一人莫里斯格林带队,但在二三棒交接时,美国队就出现了重大失误。第四棒的莫里斯格林只能掩面长叹。

    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凭借苏祖第四棒的超强的冲刺能力,最终拿到小组晋级名额……”

    “中国男子4×100米接力队总教练袁郭华表示:新人初次亮相世锦赛这样的国际大舞台表现还算不错,仍有很大的进步空间。苏祖发挥稳定,是接力队能够晋级的关键人物。”

    “晚报赫尔辛基今晨电北京时间今天凌晨1点50分,第十届世界田径锦标赛在芬兰赫尔辛基结束了男子110米栏的决赛。结果,冠军被法国名将多库里13秒07夺走,而刘阳宇则以0.01秒的微弱差距屈居亚军,这是迄今为止中国田径代表团在本届世锦赛上取得的第三枚奖牌。美国老将阿兰·约翰逊以13秒10位列第三。”

    ……

    8月12日的比赛结束,但一条条赫尔辛基世锦赛的快讯依旧通过各种渠道传回到了国内。

    有直接晚上看比赛的,有第二天通过报纸电视新闻看到最新消息的,不少人议论的焦点都是男子4×100接力的晋级以及刘阳宇以0.01秒之差错失了110米栏冠军。

    8月13日,今天已经是世锦赛第八天,还有明天最后一天的比赛,第十届世界田径锦标赛赛就落下帷幕。

    比赛进行到现在,中国队的比赛就只有今天晚上最后的三场,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女子400米栏决赛,女子5000米决赛,然后就可以鸣金收兵了。

    赫尔辛基运动员村的田径场边,本届世锦赛领队、田径队总教练冯书庸、副总教练李志忠、孙平江,以及接力队总教练袁郭华等人都聚在一起,看着接力男队进行交接棒的训练。

    今晚就是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这已经是临阵磨枪了,但接力队的小伙子们依旧个个精神饱满,即便是替补队员没有机会上场,也丝毫没有懈怠。

    冯书庸看着这个场面,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朝旁边的袁郭华说道:“老袁,我的袁教练,你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冯指导,我当初说什么来着。”

    袁郭华淡淡笑道,接力队能够闯入决赛,连日来压在他身上的那座大山总算搬开了,即便最后的成绩不佳,但看看田径场里的小伙子,也知道他们完全是全力以赴,没有更多可以苛责的了。

    “这次世锦赛,还真是多亏了苏祖和刘阳宇两人,不然……”冯书庸摇了摇头,苦笑着看了一眼身后的李志忠和孙平江两人,话里有着难言之意。

    不然,这届世锦赛中国队几乎就没法看。

    “一张白纸好作画。”袁郭华看着场上挥汗如雨的接力队员们轻叹了一声,“地方队牵扯太紧密了,就是麻烦。”

    “全运会也还有两个月吧,你说说这些人啊!”李志忠也是叹了口气,他以前也听说过全运至上这个话题,但真的是进入了国家队后,才发现问题比他想得要严重得多。

    这届世锦赛里,到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除了苏祖的100米和200米金牌外,就只有刘阳宇的一枚110米栏银牌。其他项目,一无所获。

    问题真的是实力不行,技不如人吗?

    这还真不一定。

    几人都是田径队的总教练,运动员的状态水平心里都是有底的。这次世锦赛弄到现在这个地步,其实就是多年来一直为舆论所诟病的国内田径界“全运会凌驾于世界大赛”。

    参加本届世锦赛的中国田径选手,代表了国内田径各个项目的最高水平,以他们在国内比赛创造的成绩,不少人可以进入世锦赛前8名甚至冲击奖牌。

    但是不少人发挥失常,能够冲击奖牌的与奖牌无缘,能够获取名次的跌出前8名,一些成绩不俗的选手,在第一轮比赛时就败下阵来。

    这里面的原因多种多样,但要说参赛运动员都尽了全力,那就真的是蒙他们这些田径队的老江湖了。

    “两个月有什么用。”冯书庸摇摇头:“在一些人眼里,全运会对他们至关重要,他们在世锦赛不行,在国内厉害。嘿嘿,我可听说,有些运动员出国前,省队领导就告诉他们,悠着点,别受伤。”

    这也是袁郭华当初选接力队队员的时候,特别要了一些有潜力,刚刚崭露头角的选手,直接弄到了国家队来,在某种角度上,也就是为了杜绝一些这方面的问题。

    而在这支接力队的筹备之初,袁郭华可以说是抗住了不小的压力,在陈建、沈运保、杨光宗之后,还有不少老队员,实力都不错,但袁郭华硬是没把这些人选进来,就是预计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国家队和地方队的博弈可是从未停过,在地方体育部门眼里,全运会成绩可就是政绩。一块金牌就意味着一顶官帽、一笔丰厚的奖金。金牌已完全变异为指挥棒,不再围绕如何培养人才,而是如何走“捷径”获取好名次。

    今年是全运年,一些选手的训练计划,并没有把世锦赛列入,所以到了赫尔辛基时不在状态,他们的目标是世锦赛后面的全运会。

    说起来有些感到不可思议,甚至好笑,但事实上,国内田径界甚至是整个体育界现在就真是这个情况。

    后世2013年的时候,女篮一姐就曾在微博里吐槽,当你能为某一个地方拿到成绩的时候,他会想尽办法、让所有的领导出面说话。当你不能打的时候,你找谁谁都不理你。

    还有像中国女足,几乎都是完全靠全运会活着。

    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讲,在世锦赛上拼老命,哪比得上在全运会上拼老命?

    各个省市对全运会排名的近乎病态的重视以及互相攀比的对冠军的重奖,让许多运动员真就放弃了国际大赛,而死盯这国内的全运会。

    像冯书庸几个教练几乎可以预见,这次在世锦赛比赛中一些状态低迷的运动员,在10月举行的全国十运会上可能就不乏高水平的发挥。

    这也是国情如此,在某些角度上来说,全运会似乎涵盖了中国体育的一切运作规律。

    无论是冯书庸、袁郭华还是李志忠等人,站在这个角度都能看得明白。

    事情要辩证着看,或许除了市场化程度最彻底的足球,以及国家队集中程度最高的乒乓球,中国其他几乎每一个体育项目,都要依赖全运会的地方投入,才能完成新人的培养和训练。

    对中国体育投入最大的,不是国家体育总局,而是各级地方政府和地方体育局,他们承载着挖掘和培养人才的任务,在进入国家队之前,运动员出国训练比赛的费用,多由地方体育局承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