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预赛与少年
    奥林匹克体育场,随着各条跑道上选手的就位,200米第三组预赛即将开始。

    苏祖被分在了第六道,他这一组预赛里,同样也是高手众多。

    在现场广播声的介绍中,八名运动员的个人信息出现在了体育场的大屏幕上。

    第一道,布莱恩津加伊,津巴布韦;

    第二道,奥列格·谢尔盖耶夫,俄罗斯;

    第三道,马利克,阿尔及利亚;

    第四道,大卫卡纳尔,西班牙;

    第五道,弗兰基雷德利科斯,纳米比亚;

    第六道,苏祖,中国;

    第七道,希伯维埃拉,乌拉圭;

    第八道,西门子拉梅尼,斯威士兰;

    苏祖对于他本组很多选手了解都不多,但其中实力最为强劲的是纳米比亚选手弗兰基弗雷德里克斯,他是知道的。

    这位纳米比亚的传奇运动员是世界室内赛200米纪录的保持者,是92年和96年两届奥运会100米、200米的银牌获得者。在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中,虽然输给了迈克尔约翰逊,但同样也跑出了19秒68的惊人成绩。两届奥运会四枚银牌,即便今年36岁“高龄”,也无一人敢小觑他的实力。

    另外一些选手,诸如津巴布韦的布莱恩津加伊,刚刚在今年6月份在德克萨斯奥斯汀跑出了个人最好成绩20秒12。

    还有阿尔及利亚选手马利克,西班牙选手大卫卡纳尔这些都是专项200米或者是400米兼项200米的运动员,在后半程的速度耐力上有着不俗的实力。

    “苏祖,苏祖……”

    “苏祖,加油!”

    “中国,必胜!”

    ……

    一声声汉语的加油助威声在苏祖出现在田径场后,不断响起。

    许多希腊观众只是默默地观看着,嗡嗡嗡的低语汇聚成一片,偶尔夹杂着几声刺耳的口哨声,完全不像之前百米时候来得那般热烈和雀跃。

    也因为如此,这次现场中国观众给苏祖带来的加油喊声,他听得分外真切。

    偶尔也有其他观众操着不同的语言在大喊着,为同组的选手加油助威,但更多的还是中国观众的热烈欢呼。

    苏祖此时就无比深刻地感觉到了来自同胞们的支持,烈日炎炎之下,红色的旗帜依旧鲜艳招展。

    “加油,加油!”

    杨光宗站在赛场边,刚刚第一组的预赛跑完,他没有马上离场去室内,反而留在赛场边,为苏祖加油。

    很难有人能够完整地体会他此刻的心情。

    晋级复赛,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更高兴的是,在自己的专项项目上,还有着这么一位优秀的队友,在异国他乡,在众多强手环绕中,并肩作战。

    他和陈建一样,在各自专项的一二百米项目上,很长一段时间国内都无人能够挑战。在亚洲境内,被他看在眼里的对手,那时候只有末续慎吾一个。

    而后来,苏祖出现,一个对手兼队友。

    很多在他们原本看来不可能的纪录,都被这个异军突起的少年给打破了。

    在他们面对亚洲、面对日本运动员竞争感到吃力的时候,突然有这么一个人,一跃成为了能够和欧美的顶尖短跑高手竞技,那种巨大的压力和刺激,几乎是无时无刻的。

    从陈建到沈运保到他杨光宗,乃至短跑队里其他所有的运动员,都像是迎来了一道曙光。

    懈怠的时候,看看训练场上那个比自己年龄小但却更加努力的少年。

    犹豫的时候,看看一个个纪录,在对方狂飙猛进的速度里一再作古。

    我们这些人总得做点什么呀!

    “加油啊,苏祖!”

    杨光宗双手在嘴边扩成一个喇叭,大声地喊道。

    我的队友,我的对手,加油啊!

    ……

    苏祖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不远处赛场边的杨光宗,烈日下身上汗水涔涔,脸上笑容灿烂。

    苏祖笑了起来,一瞬间内心无比充实,走上了起跑器。

    这不是一个人的奥林匹克,这是我们许多人的奥林匹克。

    在经过了前几天紧张的一百米大赛之后,再次踏上200米的跑道,他的心情已经变得平静了许多。

    对于200米的预赛,已经不会像最开始男子百米比赛一样,心情忐忑不安。

    一个方面是比赛进入节奏后,有了众多人的支持,人的心态和情绪已经渐渐稳定下来。

    另一个则是,有了百米的成绩,身上的压力少了。而且在这个奥运会赛场,和顶尖一流的短跑选手较量过,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简单地说,就是变得更加有信心。

    自信这种东西,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来自于一场场不断的胜利,来自于对自己和对其他选手实力的清晰认识。

    “On your marks.”各就各位的声音响起。

    所有的选手走上了赛道,200米起跑线是弯道起跑,所有的选手,根据道次的不同,先后处在前后不同的位置。

    苏祖所在的第六道是处于靠前的位置,200米起跑线的距离专业术语上叫做前伸数。在田径比赛中,200米、400米、800米、4×100米接力、4×400米接力、400米栏等项目有前伸数(起跑线不在一条线上)。而前伸数是由于每条跑道的半径不同而造成的。

    在标准的400米跑道上,200米1-8道的前伸数分别为0.00米/3.52米/7.35米/11.18米/15.01米/18.85米/22.68米/26.52米。

    也就是说,苏祖现在的第六道和第一道的相差是18米将近19米左右,而和他右手边最前面的第八道选手,相差在7米左右。

    而在田径比赛中,弯道起跑的各个道次距离上是公平的,相对应的中间的道次的优势,和百米项目其实也差不多,能够比较有利的确定自己在比赛中的位置。

    苏祖静静地俯身蹲在起跑线前,地面的橡胶跑道被炙烤得有些烫人,但在现场裁判的口令声响起的那一刹那,脑海中所有的杂念第一时间就清理了出去。

    短跑项目是一个精神高度专注的项目,几乎在踏上起跑器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运动员,需要保证自己从精神到身体都处于一个完全集中的状态。

    整个体育场渐渐安静了下去。

    啪!

    比赛的枪声响起。

    苏祖在枪响的瞬间,双脚猛然在起跑器上一蹬,强劲的脚步似乎要将跑道踩裂了一般,整个人凭借着巨大的反作用力,快速地起身加速。

    弯道起跑他已经训练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弯道上的加速不比直道,因为有着离心力的作用,加速阶段需要耗费更大的力量。

    苏祖目光注视这前方的跑道,每一步的跨出都有着精密的计算。

    在弯道起步的这一阶段,他在跑道内的位置是稍稍靠近左侧分隔线的,随着他的不断加速,到了弯道进直道,最大的一段弧线区域的时候,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跑出的位置刚好是在跑道的中间,甚至稍微靠右侧的分隔线的位置,既能够保持住高速,又不至于因为需要控制身体平衡,而影响到了极致速度的发挥。

    同一组中,纳米比亚的老将弗兰基弗雷德里克斯速度同样非常快,在弯道进直道的瞬间,几乎和苏祖不相上下。

    在两人身后,是仅仅落后一个身位的阿尔及利亚选手马利克。

    苏祖一直控制着自己的步幅,保持着最高的途中跑速度,渐渐地就和弗兰基弗雷德里克斯拉开了一定的差距。

    一百五十米,一百六十米,一百米七十米……

    气氛不算热烈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内,一群中国观众热烈地欢呼了起来。

    直道上苏祖一马当先,已经取得了绝对的优势。

    杨剑和韩胜桥两人坐在观众席上,也是同一时间,站了起来,热烈地鼓起掌来。

    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赛场跑到第一的位置,无论是预赛复赛还是决赛,都永远的如此打动他们的心。

    今天的200米预赛央视并没有转播,两个现场解说却没闲着,而是专程在观众席上观看了这场预赛。一个是为了能够给自己的选手加油,另外一个也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了解各小组选手的信息,为明后天的半决赛和决赛直播解说时储备更多的素材。

    “太棒了,苏祖!”

    在200米和400米这种项目中,进入到最后的冲刺距离,如果取得了绝对的领先优势,几乎很难再被人赶超。

    尤其是200米,整个前半程一百多米都是全速在奔跑,一旦超过一百五十米,奠定了优势,只要保持住速度一直冲刺到终点线,是很难有人能够追上的。

    而且,这也只是预赛,跑到这个地步,即便有人追上来,也没有太大关系了。

    “苏祖开始放了。”

    在最后的一二十米距离,杨剑明显地看出了苏祖的奔跑动作开始变形,不是那种精疲力尽维持不住动作,而是刻意地放松下来。

    韩胜桥在一旁点点头,神色振奋,“应该的,赛程强度太大,不放的话,后面我都怕他体力支撑不住。”

    两人鼓着掌交谈间,赛程上,苏祖已经率先跑完了最后的一段距离。

    冲线!

    苏祖第一个越过了200米的终点线,在身后是弗兰基弗雷德里克斯,这个两届奥运会100米和200米的银牌获得者。

    20秒50!

    苏祖侧着头看了一眼计时牌上的成绩,双手叉腰,长长地吐了口浊气,抬起头和一直为自己加油的观众们挥了挥手。

    一直在旁边观看比赛的杨光宗,比苏祖还激动,直接跑了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

    “我们都进入决赛了!”

    杨光宗拍着苏祖的肩膀,大声笑着。毕竟这个是他的专项,而在奥运赛场,能够有相互倚赖的同伴,这是一件巨大的安慰和鼓励。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的支持!”

    苏祖和杨光宗轻拥了一下,走到了高举着五星红旗的观众区附近,和几个人握了握手,又和后排的观众招了招手。

    “苏祖,干的好!”

    “苏祖,加油!”

    “苏祖,你是我们的骄傲!”

    一个个声音响起,这块聚集了不少中国观众的区域,这些专程来看他比赛的观众,都激动地大喊了起来。

    这样的赤日炎炎,多站一会都会让人觉得热得受不了,更遑论整个奥林匹克体育场几万人的观众聚集在一起,如果不是真的支持,谁会来受这个罪。

    见苏祖和现场的观众前面几排的人握手,杨光宗也跟着一起走了过去,奥运赛场上,两个中国选手在男子200米项目上再次进入决赛,而且还走到了大家面前,人群沸腾了起来。

    “走吧,回休息室!”

    和观众简单地互动了一下后,杨光宗朝苏祖说道。

    “杨哥,再等下,我想看一下下一组的比赛。”苏祖摇了摇头说道。

    杨光宗微微一愣,接着道:“有你关注的对手?”

    “对!”苏祖郑重地点点头,心中轻叹了一声,“即便不是这次的对手,但在未来,他也一定会是的。”

    两人说话间,第三组的预赛选手离开了跑道,第四组预赛的选手从甬道中出现,在赛场裁判和引导员的安排下,各自走上了自己的跑道,进行着最后赛前的热身和检查。

    苏祖和杨光宗站在赛场边的一角,观察着这组比赛的选手。

    和100米项目不同,在200米与400米上,也有相当一部分的欧美白人选手参赛,而此时场中值得苏祖关注的,却只有第五道那个身高远超同组选手的黑人少年。

    1986年8月21日出生,比苏祖大5个月,在今天的赛场上,是刚刚满17周岁的少年,此时的他除了在牙买加国内,还远远未能引起世界田坛的关注。

    在杨光宗有些不解的神色中,苏祖几乎目不转睛地盯着第四组预赛的赛场,这是近距离第一次观看对方的比赛,苏祖比其他任何一次都要来得认真。

    苏祖看着黑人少年不时左顾右盼着,鼓着嘴长长地吐气,显然有些紧张和焦虑的情绪。

    在最后的起跑前,标志性地在胸口划十字动作,然后俯身低头,准备起跑。

    啪地一声比赛的枪声响起,所有的选手开始起身奔跑。

    “起跑慢了。”

    虽然没有看到起跑反应时间,但凭着长期观察的时间,苏祖看得出这一组里,他的起跑反应时间慢了。

    毕竟是一米九几的身高,在他还未更换教练不断强化腰腹的核心力量之前,在起跑反应速度还远达不到他后世的巅峰状态。

    不过,他也从来不是以起跑快见长的。

    赛场上,预赛第四组的选手弯道开始不断提速,苏祖目光一直追随这场中的声音不断移动。

    在起跑不过一二十米的距离,第四道的日本选手松田亮似乎旧伤复发,跑动的速度远远地落后在了众人之后。

    而苏祖的目光一直在盯着第五道的身影,在前一百米的弯道阶段,速度一直保持得不错。但到了弯道进直道的那一段,开始渐渐地落后被人拉开。

    “果然是受伤了。”

    在最后的直道阶段,明显他的速度未能完全保持住,这对于一个今年200米可以跑进20秒,400米是在45秒水平左右的短跑运动员来说,完全是不可思议的。

    苏祖可以看得到,他脖子上的那条项链随着奔跑的动作,弹起后,被他紧紧地咬在了嘴里。

    在一百三十米左右被第六道的喀麦隆选手约瑟夫巴坦顿反超,在一百八十米左右被第八道的匈牙利选手保尔·格扎赶上,并在最后十米的距离再次反超。

    冲线!

    20秒63,这是预赛第四组小组第一波兰的白人选手的成绩。

    而随后在屏幕上打出来的第五道成绩是21秒05,小组第五。

    终点线附近的区域,17岁的高大黑人少年皱着眉头蹲在跑道上,而一个摄像师正扛着设备跑到他的面前,似乎想拍摄他神情失落的镜头。

    他挥了挥手,直接跑离了赛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