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抢跑
    “现在给大家转播的是2003年全国田径锦标赛男子100米的决赛,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运动员都是……呃,比赛稍稍中止了一下。哦,有媒体记者闯入赛道旁近距离拍照……”

    “好的,我们继续回来。现在八名男子百米选手已经就位……唉,这场决赛还真是有些波折啊……”

    啪!

    发令枪声响起。

    苏祖在枪响的一刹那,人已经起步冲了出去,在他旁边陈建,紧随其后,同样开始发力,做出起跑的启动动作。

    这一次起步,苏祖苏祖在发令枪响之前就已经无声默念着,他是压着枪跑。

    起跑反应极快,从枪响起的那一瞬,他就已经调整好姿势,开始发力。陈建的起跑速度虽然快,但在这回,却是比苏祖要慢上了半分。

    双脚蹬踏在起跑器上,手臂加大摆动幅度,起步加速。

    这么完美的起步反应,在苏祖之前的比赛里,他几乎从来没有过。

    只要跑出去,他相信,这一次,他的成绩肯定会非常不错。

    噗噗噗噗快速的脚步声响起,穿着钉鞋的双脚,只有脚掌部分踩在橡胶跑道上。

    哔!

    就在八名决赛的运动员开始低头加速的时候,骤然,一声清亮的口哨声紧接着也响了起来。

    苏祖在听到口哨声的时候,心头一紧,放慢脚步缓缓停了下来。

    在他身旁两侧另外的七名选手同时都停了下来,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有站在苏祖两侧跑道的陈建和杨光宗不经意地瞟了苏祖一眼。

    “第五道,抢跑犯规!”赛道两边有助理裁判出示了黄牌警告。

    苏祖在这趟比赛中抢跑了,起跑反应速度是0.083秒。按照规则,指运动员在发令枪响前或听到枪响后到做出起跑反映小于0.1秒的情况就被视为抢跑。

    杨耀祖在一旁朝苏祖做了一个手掌从胸前向下压的姿势,让他平复心情,在百米竞技场中,无论是对抢跑的队员,还是对其他运动员都是一件压力很大的事情。要是到了2010年多哈室内赛开始,国际田联全面实行零抢跑的规定,那抢跑更是悬在每个运动员头上的达摩利克斯之剑。

    无论多大牌的体育明星,多么有实力的运动员,如果没有资格,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且,跑百米这种短距离的爆发性项目,每位运动员都是全神贯注肌肉紧绷的状态,一旦抢跑那前面准备的一口气就泄了,后面想要再收拾心情,把状态调整到最佳,就得看运动员个人的心理素质和调节能力。

    苏祖长吸了一口气,不断地平复起心态,随着发令员的指示,几名运动员稍稍调整了一下,再次回到了起跑线前。

    “想压枪跑,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苏祖知道他还是心急了,刚才要是能够再克制住一点点,这一趟就稳了。

    但失误就是失误,这种压枪跑的技巧本身就是一件风险性极高的事情。一般运动员如果第一枪抢跑后,第二枪就会承受着极大的压力。

    如果再抢跑的话,就将直接被罚下,取消参赛资格。对于这个水平的运动员,很多即便是不压枪跑,也依旧能够出成绩。就像苏祖现在,他和陈建的差距极小,即使正常发挥也不一定会输。

    很多运动员这个时候都会变得有些畏首畏尾,不再敢再压枪搏一次,会刻意地等枪声响起后再跑。

    苏祖在回到起跑线前,也犹豫了一瞬,第二枪该怎么跑?

    “唉哟,抢跑了。看来苏祖对这个决赛看得很重啊。”观众席上,余立伟猛地拍了下大腿,嘴里的汉堡面包屑乱飞。

    陆建明眉头紧锁,微微直起身,脖子探出,似乎想将跑道上的情形看得更加清楚几分,他也没想到苏祖竟然在这么关键的决赛里抢跑。

    “老陆,你平常总说苏祖心理素质稳定,这回可是紧张了啊。”余立伟看着陆建明的动作,轻笑了一声,他的眼里同样有几分凝重

    “应该不是紧张。”

    陆建明微微摇头,脸上的神情捉摸不定,“他第一次出国去林茨参加室内赛的时候我也没见他紧张什么,这种国内的赛场不应该的。”

    “毕竟年轻人嘛,这种事情说不准的。别说在决赛抢跑了,在大赛里紧张的尿裤子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余立伟又笑了起来,似乎想活跃下这僵持的气氛。虽然这次全锦赛百米冠军他也想苏祖拿到手,但毕竟站的位置高度不一样,两个奥运A标的成绩对他来说明年可以交差了,难道还真能破纪录不成?

    在余立伟的眼里,这次全锦赛其实已经无所谓了,他现在盯着的是后面的亚锦赛,城运会,奥运会。

    “那是吓得尿裤子吗,那是……不走正道,糊弄尿检的。”陆建明对于余立伟的说法不值一哂。有些恼怒地回了一句,他不是余立伟这样掌控全局的副总教练,他只关心自己曾带过的运动员的表现。

    “嗨,你能坐下来嘛,我们看不到了。”突然身后有人喊道。

    陆建明低头看了下,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站了起来,体育馆总的观众虽然不多,各处都是空位,但聚集在这块专门等男子百米决赛的人还是有一些的。

    陆建明赶忙朝身后的人歉意地笑了下,重新坐回到位置上。一旁的余立伟咬着汉堡,嘟哝了一声,“让你跟头驴似的倔脾气,早叫你跟我到场内看不就完了。”

    ……

    “要稳住,要稳住。别再冲动乱来,还是有机会的。”

    场边,李志忠在看到苏祖抢跑后,一颗心就狠狠地揪起来,双手在胸前紧握,嘴里无声地喃喃自语着。

    “我这是出了个馊主意啊。”

    李志忠有些后悔自己给苏祖讲了这么一个战术,风险性实在太高了。稳稳当当的跑,也不是没有机会的。

    归根结底,不但苏祖对这个全锦赛百米冠军充满了渴望,他也一样很想苏祖能够拿下这个第一。

    全国田径锦标赛,当前国内田径项目最高级别的比赛,有了这个冠军,以后很多事情都会方便许多。

    训练了这么久,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现在需要的就是荣誉证明。没有了陆建明在,他虽然掣肘受到的少了,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训练计划,但他毕竟是新来的教练。不说排挤这种话,但初来乍到,平日里无论是教练组开会,还是私下交流,总是矮人几分的。

    “你这第二枪一定要稳住啊,以预赛的各个选手实力来看,即便不是冠军,一个第二名总是跑不掉的。后面还有亚锦赛和城运会,还有机会的,千万不要乱来。”

    李志忠心里默默念叨着,运动员上了赛场,和他这个教练员关系就不大了。

    他对苏祖的了解,性格老成,自律,专注,对于不在他目标范围内的事,几乎不会去多看一眼。这么久以来,他知道的除了去追小偷翻墙的事情外,几乎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越是这样他越是拿不定注意,有些人平常默默收敛了所有的棱角,只是执拗地对准一件事,越是在关键时刻,越是敢放手一搏。

    可是这一搏,万一再抢跑,那就没有机会了。

    一个全锦赛的百米亚军也是不错的,李志忠此时只能祈祷苏祖有把他的话给听进去,这第二枪稳妥着去跑。

    “江哥,这是什么情况?”

    林邦看着赛道上,运动员刚跑了几步,就全部停了下来,顿时用肩膀轻撞了一下江浩平。

    “抢跑了,你这也不知道?!”江浩平没好气地说道。

    “抢跑我当然知道了,我又不是没参加过运动会,想当初我还是我们校运会第一名……我这不是没想起来嘛。”林邦一幅惫懒模样,丝毫不以为意。

    江浩平摇了摇头,已经不想对这个社里派来跟他的年轻人多说什么了。

    刚才本来想让林邦这个年轻人去前面拍起跑的照片,但也不知道他怎么搞的,选手还没就位,其他媒体都老实地呆在比赛区外面的位置,他就敢往里面的赛道挤。

    结果闪光灯一开,就被裁判给轰出了起跑线前的媒体区,还耽搁了一两分钟的比赛时间。

    这小子脸皮倒是厚,一看起跑线不让呆,拔腿就跑回到了自己所在终点线附近的位置来了。

    “抢跑那小子是谁啊,这运动员心理素质不行啊,这紧张得发挥都不正常了。”

    耳边林邦那白痴的声音又再次响起了起来,江浩平轻蹙了下眉头,没有吭声。他的目光也注意着远处赛道上的八名选手。

    作为专门报道田径方面的体育记者,他当然不会和林邦这种新人一样不去做一点功课。

    虽然距离有些远,他也看不清具体情况,但按照赛前拿到的赛道名单,第五道抢跑的选手名叫苏祖,一个很年轻的运动员。他曾看过履历,年纪很小,但实力不容小觑,是从去年刚开始在国内田径场上冒头的新面孔,先先后后已经在一些中小型赛事里拿了几个冠军。

    “可能还是年轻了,这种级别的大赛多少有些紧张吧。”

    江浩平大概估计了一下,也不太了解内情,只能暗自推测。

    国内的男子短跑项目在国际上一直处于二三档的位置,在七八十年代我们在亚洲还保持着比较强的统治地位,进入九十年代后,中国男子短跑出现了低迷周期,甚至一度远离了亚洲一流水平。

    如今,能够出现比较有实力的新面孔,江浩平心里还是希望对方能够稳定得住,好好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水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