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战术
    10秒19?!

    听到这个成绩,苏祖脸上刚还有几分兴奋之色,唰一下消失殆尽。

    “我在进步,但别人同样也在进步。”

    苏祖回身看了眼跑道,第四组的选手已经跑完,远远的在终点线外面。视线里好几个人影闪动,他一时也没看见陈建在哪里。

    苏祖从年初就听到了许多陈建今年状态很好的消息,训练中有接连跑出了几次10秒20左右的成绩。

    从二三月份的室内赛到田径大奖赛羊城站,这几次比赛,虽然苏祖赢了,但这些比赛级别都比较低,室内赛比的又是60米,其实差距极为有限。

    至于说陈建在8月份的世锦赛止步于预赛,这个是大家一早就预料到的,无论谁去其实都差不多,现阶段国内选手的水平和世界级的一流水平还是存在较大差距。苏祖心心念念的也是想去见识一下当前国际顶尖的运动员水平。

    苏祖和陈建还有杨光宗等其他队员,平常百米训练,各自有自己的主管教练,技术风格也不相同,平常都是有分开的。只有在做接力赛训练的时候,大家跑圈练习交接棒,才会一起训练。

    虽然平常基本不会在队内比赛,一起练百米,但彼此熟悉后,苏祖也明显感觉得出来,陈建在百米的实力是超过杨光宗和沈运保的。

    他替补跑第四棒的时候,第三棒由沈运保来交接棒和由陈建来跑,他需要的启动速度明显不一样。

    沈运保在六十米后速度就落了下去,但陈建五十米到八十米还保持着速度的高峰。他接两个人的接力棒时,这种个人感觉尤其深刻。

    陈建是今年刚好22周岁多些,差不多在23周岁,排除一些特殊因素,正是一个短跑运动员的巅峰年龄。也正是被众多人看好,能够跑出好成绩的阶段。

    没想到上半年陈建一直在各个比赛中没有爆发,终于等到了下半年爆发了。

    而且这一爆发就跑进了10秒20这个槛。

    这是国内田径男子100米项目的一道门槛,从1978年国内电子计时开始到现在,能够跑进10秒20的短跑运动员不过只有一个人。

    “这下稳了。”

    在比赛区不远的观战台上,余立伟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脸上笑得像是长出了花似的。

    “两个A标,两个A标,明年咱们这个男子百米项目破天荒的能够有两人参赛了。我原本想着要是明年奥运会确定名单的时候,还闹出世锦赛这个事,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推苏祖上去,没想到啊,他自己够争气,直接给了我一个A标的成绩。嗯,陈建也不错。老陆啊,你这次退得早了啊,这样的好弟子干嘛不多带带。”

    在余立伟身旁的座位上,正是有一段日子没有出现在田径场的陆建明教练,一张不苟言笑的面孔,此时也浮出了几分欣慰的笑容。

    “不争了,我好强了一辈子,到现在还有什么看不开的。这个李志忠教练来的时候,我就看明白了。他是个有水平的,我一把老骨头,除了资历能压他,还能拿出点什么东西,犯不上……我陆建明当教练的时候用的是部队里那一套,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人不比从前。你看看,苏祖在我手里这几个月和在李志忠手里,同样是好铁,我就没能打不出好钢啊。”

    “嘿,你个老顽固,也有低头认输的时候啊,还真准备退啊,你要走了,这以后谁再来撑我一把。老冯的手里牌可比我多啊。”余立伟指了指陆建明,脸上兴奋之色稍退,重新坐了下,长声感叹道。

    “你们呐,唉,大家原来都是运动员出身,现在爬上来了,就和其他人一样,开始玩争权夺利那套了。有意思嘛?!搞好我们国家体育建设才是根本。你还要什么牌,有一张好牌在手胜过其他千百张。”陆建明瞟了眼余立伟,神色淡淡说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提起来也没劲,你以后就安心做你的裁判吧。”余立伟摇了摇头,将话题转移,“对了,你不去看看你的这位弟子,怎么说当初也是你在中运会挖掘推荐给我的。这师徒名分没了,总还有个举荐之情吧。”

    “别说得那么好听,我就是个过渡人物。再等等,看晚上的决赛怎么样吧。”陆建明目光看着赛场,无声地叹了口气,似乎有些失神。

    ……

    “陈建这状态真是爆发了啊。”

    李志忠看着男子100米预赛的成绩出炉,陈建以10秒19的成绩高踞第一位,忍不住一阵感叹。

    “嗯,他今年状态就很好。”

    苏祖回到了休息区,拿了条毛巾擦拭了下脸上的汗水。

    这百米奔跑看着距离不远,但由于每一趟都是运动员全身力量的骤然萌发,从静止调整到身体的最高速,做功,消耗的能量,产生的热量都是非常大。

    运动员跑的时候,可能一点汗都没有,但一跑完停下,身体开始大量散热,不用几秒钟的时间,各个都是全身大汗淋漓。

    “你很想拿这个冠军?”李志忠突然转头撇了眼苏祖,虽然是心知肚明的答案,他还是想再确认一次。

    “当然,比赛我都想赢。”

    “真的想?”

    “真的。”

    苏祖点点头,拿毛巾擦了下脸上的汗水,突然看到李志忠的表情有些古怪,一下就反应过来,低声问道,“教练,你不会想让我吃什么吧?”

    “呸。”李志忠轻骂了一句,快速扫了眼左右,“胡扯什么呢,我警告你啊,这些东西不管你多想出成绩,千万不要碰,这点你给我记死了,一碰就完蛋了。当年的长跑军团成了什么样子你不是不知道,别给我作死啊!”

    “我肯定不碰。”苏祖见李志忠说得郑重,坐直了身体,认真了起来,“我想赢,但比赛就是比赛,不会去掺杂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

    不说苏祖本心就不会与沾染这些东西,就是真的碰了,他也知道很少有查不出来的。国际上有些消息压得住,那是因为人家阿美利坚的财雄势大,谁都得卖几分面子。再说,即便是老美,也早晚有罩不住的时候。

    这个阶段最好的短跑选手之一,蒂姆蒙哥马利,在2002年内巴黎国际田联大奖赛总决赛打败了莫里斯格林,以9秒78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

    现在是还没曝光,可再过几年巴尔科实验室的丑闻出来,蒙哥马利这位以矮小身材创造了各项短跑奇迹的运动员,2001年以后的所有成绩都将被取消。

    “那就好。这种事情你以后提也不要提,是会毁你一生的,要有点职业操守和底线。你有那个天赋和实力去拿到那些荣誉,千万别一失足成千古恨。”李志忠轻吁了一口气,再次嘱咐道。

    苏祖点点头,我从没想过靠嗑药这种东西。看着李志忠,有些疑惑地问道,“那教练你神秘兮兮,是什么意思?”

    “我刚看了下,你这趟跑得很稳,但起跑慢了,是不是?”李志忠问道。

    “对,可能是太久没比赛了,听到枪声的瞬间,身体反应感觉好像没以前快。”苏祖点点头,确实是因为有段时间没有比赛,在赛场的感觉和平常训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虽然总的成绩不错,身体状态都很不错,但就是没有室内赛和大奖赛等比赛来得快。

    李志忠沉吟了一阵,说道:“你和陈建预赛的成绩主要就差在这起跑反应上了,我刚才去查了下你们的起跑反应时间,陈建是0.137秒,你是0.178秒。如果你想要拿冠军,最好要缩短的就是这个差距。”

    “教练,你是说压枪?”苏祖一下就会意过来,眼里隐约闪着光。

    运动员起跑时通常采用听枪、压枪跑两种不同的策略。所谓听枪跑,就是听到发令裁判鸣枪后再起动。

    而压枪跑就是运动员根据裁判的习惯发令节奏,力争在发令枪响的同时开始起动。对短跑、短跨项目而言,起跑非常关键,运动员起跑时通常采用听枪、压枪跑两种不同的策略。

    像短跑短跨这些项目中,由于跑动的距离近,想要上演中长跑里的各种卡位,领跑,速度变换打乱其他人节奏的技术是不可能的。

    2010年以前起跑规则中还是允许有一次抢跑的机会,第二次抢跑才会被罚下,所以各种大小型短跑赛事里,都会有运动员采用这种压枪跑的战术。

    最顶尖的运动员起跑反应长期训练是很快,但像蒂姆蒙哥马利那种0.104秒的极致起跑反应,要说没有压枪的成分在里面,肯定是不可能的。

    早在苏祖第一次参加正规的省内田径邀请赛时,就遇到了一次对手压枪,结果抢跑了的情况。这本来就是个风险与机会并存的战术。

    “压枪跑对于选手来说,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经验,听裁判的发令节奏。在短跑运动里,很多顶尖运动员在初上赛场的时候,起跑反应都非常差。但到了职业生涯的中后期,这些选手的起跑反应越来越快,起步越来越好。一个方面是长久训练的效果,一个也是他们随着赛事参加得多,积累了丰富的比赛经验,无论是听抢跑还是压枪跑,都能恰到好处。”李志忠向苏祖详细地说了一下压枪跑的情况,这不是作弊,也不是什么卑劣手段,而是规则内的合理战术。

    “如果你想试试的话,第一枪可以考虑。如果一旦抢跑,会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你千万要记住,第二枪要稳住,就不要去压枪了。你现在的实力即便不压枪跑的话,赢陈建拿下冠军也还是有机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