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一百零八章 去训练吧
    帝都。

    田径队训练基地。

    “预备——”

    “啪!”发令枪声响起。

    起跑线上,苏祖双手快速摆臂,噗噗噗噗的钉鞋和橡胶跑道的摩擦声,和长袖运动服相互之间簌簌的摩擦声有节奏地响起。

    一组又一组的训练在持续着,从起跑反应,到起跑加速,再到途中跑,再到最后阶段的冲刺。

    枯燥,反复,持续。

    “行了,休息下吧。”陆建明看着苏祖额上汗水涔涔,叫停了苏祖还要继续进行的训练。

    一般的教练员都是催着逼着运动员,进行一组又一组反复的训练,但苏祖不需要,从来训练计划制定出来,扔给他后,他就能够保质保量的去完成训练。

    偶尔教练员怕他练得太狠,还要时不时的过来盯一下,叫停后面继续的训练。

    “我刚看了一下,你近期的力量好像又有所增加,你跑的时候得注意一点,节奏。节奏是短跑训练中赋予生命的要素,速度产生于节奏,节奏中体现改进技术,反过来又促进节奏的发展。”

    陆建明把苏祖叫到一边,他刚才一直在细心观察苏祖的几组训练,指出了其中的一些问题。

    “你的跑动节奏一定不能乱,短跑时间太快,你的状态起伏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你的跑动节奏,这个状态不只是说身体疲劳伤病带来的,很大程度也可能是心情抑郁,紧张之类的心理影响。”

    “教练,我觉得我的状态没有问题。”

    苏祖扶着膝盖,大口喘气,对于陆建明说的一些技术名次,他大概也明白,有些结合这日常训练的细细体会,还有点心得。奔跑节奏、奔跑意识产生动作的速率变化,这些很学术的词汇,其实真的落到身体的变化里是很细微的体验。

    “嗯,说这个也是奇怪,你这个状态真的是稳定得惊人,我还没怎么见你有起伏过,都是在平平稳稳地上升。”

    这一点也是陆建明和其他几个教练组成员特别不能理解的地方,苏祖无论在何时都能够把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不会起到太大的波动。对于运动员来说,状态起起伏伏,第一次跑得差点跑个10秒50,第二次跑得好点跑个10秒30,这都是正常现象。

    但苏祖身上这一点并不适用,除了训练会根据体能下降有所变动外,苏祖几乎能够把每次比赛的成绩稳定在0.01-0.03秒之内,而且还是处于一种上升的趋势。

    苏祖直起身体,笑了笑,也没办法和陆建明解释,这就是系统给身体属性数据化带来的好处之一,各项属性只要没有出现负面异常状态的影响,都能够让他保持着很稳定的发挥,再加上大量训练,属性的提升,还有短跑技艺的打磨,使得成绩总体是处于一个稳步上升的态势。偶尔发挥到完美状态的时候,还能够使得成绩出现一定跨度的拔高,但总体上特别稳得住,基本不会出现有滑落的情况。

    “你在60米上进步也很显著。”陆建凝眉思索着,“2月份全国室内赛和陈建跑出了6秒60的成绩,创造了全国纪录。上次在维也纳又跑出了6秒59的成绩,刷新了纪录,这种稳定进步实在有点不可思议。”

    在一周前维也纳结束的国际室内田径赛男子60米项目上,苏祖最终还是拿到了一枚金牌,尽管这枚金牌的含量不高,来参赛的名将几乎没有。但田径队上下还是很高兴他的突破,他现在凭借着稳定进步的成绩,已经开始在资源倾斜和受到队内关注上,和陈建渐渐处于一个等级。比沈运保杨光宗等一些老将获得的关注还要高出许多。

    在3月9日维也纳的国际室内赛,国内的田径选手发挥还算不错,除了苏祖拿到男子60米项目的冠军外,刘阳宇以7秒51的成绩夺得了60米栏冠军并刷新了亚洲纪录,沈运保这位老将在时差还没倒过来的情况下,以千分之一秒的优势,出人意料地拿到了铜牌。而且女子项目上也多点开花,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在中国田径队参加的12个室内赛项目中,拿到了6枚金牌,银牌铜牌各5枚的成绩。

    “可惜没能早点跑出成绩,不然就可以去参加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了。”

    苏祖对于这次匆匆出国比赛,只是在比较低的等级赛事中参赛,也是颇为遗憾。优秀的短跑选手参加这次维也纳的国际室内赛都不算多,还不如林茨赛里来的两个短跑好手。

    更不要说60米世界纪录保持者跑出6秒39的莫里斯格林,还有当前世界百米竞争力最强的蒂姆蒙哥马利等人。

    “对了,教练,我们队在伯明翰的成绩怎么样?”

    上次参加完维也纳的国际室内田径赛,国内还有一些媒体还有几篇新闻报道,除了苏祖和刘阳宇外,尤其是几位女将,在撑杆跳高、三级跳远、60米栏和铅球项目上都拿到第一。

    现在已经是3月17日,国家田径队在英国伯明翰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应该已经完成了不少项目,但苏祖这些天忙于训练,还没听到有什么消息传来,实在有些意外。

    陆建明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声音低了一些,“队里已经知道了,只是成绩不行,要不是刘阳宇拿到了60米栏季军,就差点全军覆没,没有大张旗鼓地传播。”

    “啊?不会吧。”苏祖被这个消息给吓住了。曾经的那一世,他在这个年纪还是个处在小山城里的高中生,对于这时候的田径队各项成绩并不清楚。

    但这次他可是清楚地知道,去参加英国伯明翰世界室内锦标赛的选手,基本都是国内当前最好的田径选手,很多都是去年亚运会冠亚季军,刚刚在维也纳也展示了不俗的实力。

    可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有了世界级顶尖选手参加的大赛场上,马上就遭遇了这么严重的挫折。一周前刚回来的时候,苏祖看的几篇新闻报道里,还有鼓吹的,可现在,一下就跌落到了谷底。

    差点全军覆没啊,男子项目差,可是女子项目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一个泱泱大国,在国际性的一个大赛事里,竟然只有一个人闯入了决赛。

    “要是你早点能跑出参赛资格的成绩就好了,至少不会只有一个人进入决赛。”陆建明也感叹一声,如果苏祖能够参加这次的室内赛,以他稳定的发挥,面对莫里斯格林蒙哥马利这样的选手,前三或许是没有机会,但从反馈回来的消息,进入决赛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个时节,黄种人选手在男子短道项目上,只要能够站在决赛的舞台上,在一种黑皮肤的短跑选手里,有那么一个身影,就是突破,就是胜利。

    “教练,田径世锦赛的参赛资格成绩是多少?”

    苏祖在沉默了许久之后,突然抬起头朝陆建明问道。

    “嗯?”陆建明微微意外,这次在伯明翰的消息,队里没有大规模传播就是怕影响了整个田径队的士气。不是怕输,而是怕输了以后,连再次比赛的勇气都没有。说实话,不要说普通的运动员听到这种消息的震撼,尤其是刚刚在亚运会,维也纳国际室内赛刚刚有点小成绩的情况下,突然遇到这样的重创,就是很多心态成熟的教练们也会心生无力。

    “你想去参加田径世锦赛?”陆建明愣了下神后,回过神来,看着苏祖,“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成绩,最多也就只能参加今年的亚锦赛?”

    “室内赛已经错过了一次,教练,这次田径世锦赛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参加。”苏祖目光灼灼,无比坚定道。

    2003年世界田径锦标赛8月23日在法国巴黎举行,2003年亚洲田径锦标赛在9月20日的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而今年教练组给苏祖安排的赛事计划里,有全国大奖赛,有亚洲田径锦标赛,有城运会,但世界田径锦标赛没有列入考虑。

    那个达标太高了,在田径项目上,世界田径锦标赛是和奥运会一个级别的大赛,按照国际田联的大赛等级划分,是第一等级的田径比赛。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参赛的选手水平,远远不是普通的比赛能够相提并论,就是这次英国伯明翰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与之相比也是天上地下。

    当前国内在男子短道项目上,除了刘阳宇的110米栏外,其他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达到参赛标准。

    根据美国《田径新闻》计算出2002年各国田径总分排名,这个时候的中国在男子田径项目只有2分,排在了足足42位,和克罗地亚、哈萨克斯坦、科威特并列。在中国前面的第41位是坦桑尼亚,已个大多数国人连听都没听过的国家。

    “那就去训练吧,你就剩五个月的时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