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九十八章 准备60米
    苏祖春节在家中的时间很短暂,头尾加起来其实也就十天左右。

    之前的比赛奖金除了买个手机外,苏祖基本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加上后面全国田径冠军赛拿到百米冠军所发的奖金还有工资,加起来也有五六万。将一张存了5万的银行卡给了母亲叶青梅,至于说摩托车,终究还是在母亲的一力反对下,暂时没能买成。

    这几万块钱,按照重生者规律,怎么也得找个投资渠道,翻个十万二十万的。但事实是,这个时间节点苏祖作为一个专业运动员根本没有太多精力去研究,二就是真找到合适的投资渠道,放个两三年,有这个时间,他早已赚到远超过受益几倍几十倍的收入。

    还不如直接给父母,几万块在这个时间对于农村家庭已经不是小数目。对于苏祖来说,更重要的意义是,想让父母安心。告诉他们自己不再是承欢膝下的稚子,而是已经他长大成人,选择竞技体育这条道路或许艰难,但他已经能够在社会上立足,能够自立,不再需要他们再去背着这个负担。

    这一年的时间,家里的经济状况即便没有他的几万块,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最大的原因就是没有了需要去用心供养一个人的负担,不用时时刻刻去想着要去赚些活钱,来应对学费、学杂费,生活费之类的。

    安安静静地和父母过了一个春节,期间走亲戚,上门拜年,有见到苏祖个人变化惊诧的,也有听到他已经入选国家队而羡慕不已的。谈笑之间,谁也没能想到会有这么快的变化。

    一直爱看体育比赛的表哥,还调侃了几句,说在电视上看到了苏祖,更引起了各家亲戚的好奇。不过运动员终究是离普通人有着太遥远的距离,而且此时苏祖的成绩和名气也不足以引起什么轰动,不过就是偶尔间闲聊多了一个谈资。

    2月7日,农历正月初六,苏祖背着行囊,告别父母,再次离开家。汽车,火车,飞机兜兜转转,又是春运,花了一天半的时间,才在第二天中午回到了青训基地。

    下午简单地打扫了下宿舍卫生,好好休息了一下,也没有马上就投入训练。他刚回来的时候也在田径场瞟了几眼,这时候返回青训基地的人不多。田径场上也只有三两个回来没几天的运动员在做一些恢复性训练。

    从去年召集的那次青训结束以后,大部分地方队的运动员和教练也基本上回到了各自的省市。被国家田径队相中的苗子有几个,包括教练员一起,但相对于青训的总人数,也不太多。

    在春节这段时间里的休息和调整,苏祖发现原来出现的各条异常负面状态,基本都已经消除,都是处于中轻度的疲劳,恢复起来的速度很快。

    2月12日,陆建明也回到了青训基地,第一件事,就是拉着苏祖去运医所称重加体检。

    “70.12公斤,体脂10.5%,你回去这个春节过得有点滋润了啊。”看着体检报告出来,陆建明皱起了眉头,一个春节回来,苏祖的体重和体脂,比起之前在队里都有所增加。

    “我练几天就降下去了。”苏祖看着也不是太满意,体脂升高,体重加大,毫无疑问会加大身体负担,影响了跑动的速度和节奏。

    毕竟春节回家的饮食结构和在队里完全不一样,在口味上,更不用说。营养餐做得再好吃,一连吃上几个月,也没几个人能受得了。

    春节这个时间段,其实也是教练员比较头疼的。因为这样一个盛大的节假日,没了约束,没有几个运动员春节回家不长胖变重的,像苏祖这样的体型算很好,基本长肉了也不怎么看得出来,换做是那些练体操,练游泳的,一个春节就似乎被吹了气似的在长。

    每年春节回来称重后,一个个都是被教练赶到操场里先把肉减下来再说。

    苏祖这已经是再三控制的缘故,但因为训练停滞,饭量摆在那里,依旧不可避免地摄入了过多的能量。去年在体校训练还没有人去强调这个,但今年随着训练的专业化提高,方方面面都需要随时注意。

    “你这几天得赶紧恢复下状态,时间很紧啊。”陆建明颇有疑虑地说道。

    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影响力不算太大,但在国内的田径赛事中,也算是比较靠前的,一般一次比赛有三个站点。主要还是这个比赛还是全运会选手的积分赛,也是为了参加世锦赛这些大型国际赛事的标准起点。

    比赛共设男女各11个项目,包括60米、200米、400米、800米、1500米、60米栏、跳高、撑竿跳高、跳远、三级跳远、铅球。

    参赛的单位各级省市的地方体工队队,或者各自体育系统独立院校和俱乐部,都可以参赛。

    参赛前一般要求运动员报名个人的成绩。

    苏祖这次参赛用的是西南运动技术学院的名义,他的个人关系现在还挂靠在禾岛市队,按一般来说,参赛资格肯定是从榕海省队那边走。

    不过陆建明了解他和榕海省队没有太多交集,直接就跳过了这个步骤,反正又不是全运会,和运动技术学院沟通后,他这次的参赛单位就直接是运动技术学院。

    在国内这个也是常态,借调运动员参赛,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很有特色的“用人单位与原人才输送单位共享成绩”制度。这也是我们常见的,有些比赛运动员明明是A省人,可能在比赛场上却穿着是B省的队服。

    其实运动员加入国家队后,即便是在国家队参赛,但一般在国内的赛事,大多数依旧是按照地方省市的单位来参赛。

    就想苏祖现在,他的关系是落在禾岛市队,但也分属榕海省省队的队员,如果他要参加全运会这种赛事,肯定是以榕海省队这边的名义。

    陆建明了解了苏祖的一些情况后,两人直接到了田径场,展开训练。

    因为有准备参加室内田径锦标赛男子60米的项目,训练的侧重点也有所调整。事实上,陆建明的训练计划,除了原来苏祖的力量性训练调整较小外,其他的都有所调整。

    60米这个单项,是田径最短的项目,也是最体现人类爆发力和迅捷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因为距离短,不会有太长的途中跑,所以对于起跑反应和起跑速度的要求更高。

    陆建明分析过苏祖的跑动姿势,他的步频快,加速也快,但因为100米改动了跑法后,提高了一定的步幅,在前半程加速的时候会比之前稍微慢些。

    这种跑法针对的是100米,短期内陆建明也没有准备去再次改动,越改运动员需要适应,只会越混乱,只是将重心落在了提高苏祖的起跑反应上。

    在短跑比赛中,0.10秒被视为运动员起跑时对发令枪声反应的极限,如果比这个快,会被判抢跑。

    但最极致的起跑反应速度是多少呢?0.104秒。2002年9月14日,在巴黎举行的法国大奖赛上,美国选手蒙哥马利以9秒78创男子100米世界纪录,当时其起跑反应时间为0.104秒。另外跨栏的刘飞人也有过极致的0.105秒起跑反应。

    抛开压枪跑的运气成分,这种起跑反应几乎是人类的极限,而在短跑领域,0.01秒0.001秒都意味着更大的可能。

    苏祖现在的起跑反应在0.2秒内,偶尔可以在0.15秒左右,在普通的短跑选手中还过得去,但真正和顶尖高手开始较量,这个就有所不足。最好能够达到的起跑反应速度,能稳定在0.15秒以内。

    尤其是在60米的短跑比赛,起步慢个0.01秒,前面一二十米就得看着对手跑,而等速度加上去的时候,马上就到了终点线。

    短跑里有一句话叫做,不管多近的距离,多快的速度,没有起跑就什么都没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