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竞技 > 跑出我人生 > 第九十二章 家宴
    “吃菜,吃菜,苏祖,别愣着了,赶紧多吃点。”

    苗芝云满脸和煦的笑容,不断地动着筷子,给苏祖碗里夹菜。

    “谢谢师母,够了够了,我自己来。”苏祖看着碗里的菜连连朝苗芝云感谢,手里的筷子也不停,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拉。

    这是在竞管中心上次职务调整会议后的第三天,刚好在周末,李志忠把苏祖再次邀请到家里做客。

    “这男孩子,胃口就是好。”苗芝云看着苏祖吃得香,眼睛眯了起来,露出几丝鱼尾纹,笑得特别开怀。

    “妈……”

    饭桌对面,李玉琳微微鼓着嘴,发出一个长长的拖音,“到底苏祖是你亲儿子,还是我是你亲闺女呢。”

    “去去去,你要吃什么不会自己夹啊。姑娘家家的,吃那么干嘛,你看看你,脸又圆了,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胖,那就没法看了。你那些夏天的衣服呀,我看到明年也穿不了,还又得花钱买。哪像苏祖,平时训练幸苦,又黑了瘦了。”

    “我哪有胖,我又瘦了一斤,一斤呀。”

    李玉琳就差摔碗掀桌了,小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大小姐我在学校书山题海,每天被虐得要死要活,吃了一周的萝卜咸菜,好不容易回趟家,还要被老娘这一番整治,简直是不能忍啊。狠狠地扒了一口饭,怒视着苏祖碗里小山包似的各色菜肴,转头又瞪了正在默默呷着小酒的李志忠一眼。

    “呵呵,真有瘦吗?”苗芝云淡淡地瞄了李玉琳一眼,“那就是以前有点胖,看不出来。”

    “咳——”饭桌上,老李看着媳妇和闺女一触即发的战事,他这个“当家做主”的这个时候可得站出来,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咱闺女读书辛苦了,这一点得承实事求是。至于苏祖,他一个小牲口,不能比的,再说,他比上次来咱家还重了两斤呢。”

    “哼。”听到老李这立场公正的发言,李玉琳轻哼一声,眼里有了笑意,关键时刻还是老李靠得住。

    不过苗芝云这会早忘了自家闺女,注意力都放在苏祖身上了,“真有重,怎么看着没太大变化呢。”

    “师母,我这长得的是肌肉,看不怎么出来。”

    苏祖哗啦啦扒完了一碗饭,回答道。他这真没说假话,他看着块头不大,但体脂低,身上都是腱子肉,轮廓分明。老李在这方面一直是要求他向欧美运动员的体型看齐,注重身体力量感。

    “呵,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饭,小牲口,大饭桶。”李玉琳撅着嘴,一边吃着米饭一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苏祖瞟了眼李玉琳,也不理她在那暗自腹诽,放下饭碗,转头朝李志忠道:“师父,过两天您真不和我一起去参加那个国家田径队组织的青训?”

    在公开场合苏祖一般称呼李志忠都是教练,只有这种私下家宴,偶尔会叫几声师父。

    “不去啦,这田径队刚分立出来,还有着一摊子事呢。原来市队里除了羽毛球队和游泳队两个算是架子搭得比较好的,直接和省里还有国家队都有渠道。可田径这块,落后太多。我们榕海省本身也不是什么田径大省,这次市里把事情交我头上,短跑长跑,跳高跳远铅球铁饼,项目杂,人员配备又麻烦,一时半会的,我也走不开。”李志忠小小地抿了口酒,慢悠悠地说道。他这酒量也不大,不过是餐前饭后喝上一小杯,或白或啤都行。

    “老李他最近就差睡书房了,一天到晚就在那做方案,做计划,不就刚当了个主教练么,级别都还得等年后才提,这心急火燎的。”苗芝云看着李志忠那兴奋样,略有不满,一边给苏祖盛了碗汤,一边说道。

    “那这次谁和我去呢?”苏祖有些疑惑,“我看您给的要求上,有指明说要有教练员也一起做交流的。王教练?”

    王远斌是苏祖现在的直属教练,负责短跑队,平心而论,不说王远斌和老李在训练水平和赛事经验上的差距,对苏祖其实都还不错。相处了几个月,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脾气,但磨合过也就多少了解。

    说到王远斌,老李眼里的兴奋之色稍稍褪去了几分,眉头稍稍蹙了起,“他啊,他应该也走不了。市体校和下面的几个县市有报了几个好苗子上来,他也得看着。”

    “嗯?”苏祖有些愣神,“那我就一个人走?”

    “对,你一个人。这样挺好的。”老李笑了起来,夹了口菜,接着说道,“还有个事,我得个你说下,前些天我考虑了一下,这禾岛市池子太小了,养不住你。省队之前你被沈国营拒绝了一次,现在回省队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你这次去青训啊,我看可以的话,就直接留国家队把。刚好前些日子,余立伟余教练和我通过电话,也讨论过这方面的事。”

    “你也别倔了。此一时彼一时,情况不一样了。当初你要留在禾岛,我也希望你留下来,是因为我还能天天盯着你。现在这一堆子琐事,我哪有功夫在管你。而且,按我原来的想法,也是等着今年冬训以后,你参加两次全国性的赛事,成绩再好点,也该去国家队了。”

    “我说师父,你这安排之前可没透过风,我全被你蒙在鼓里。”苏祖对于李志忠竟然做了规划要送他去国家队,还是有点惊奇。

    “不送你国家队行嘛,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向我打听了几次奥运选拔赛的时间,奥运AB标准,我会不知道你想干嘛。”

    老李嘿嘿一笑,“你要想参加04年的奥运会,现在还是嫩了点,得去国家队涨涨世面,你只有去了国家队,明后年才有机会参加一些国际赛事,练练兵,不然的话,还是差了不少。我原本的打算就是,你去入了国家队,关系转过去,但人还是在禾岛再练上个一年半年,现在我没功夫管你了,你就直接走人吧。”

    “哎呀老李,你是说苏祖要去国家队了?”苗芝云惊讶地问道。

    一旁跟米饭较劲的李玉琳也瞪大了眼睛,“爸,我没听错吧,你们都讨论起奥运会来了,他……他有那么厉害嘛?”

    “嘿,你们娘俩还真是有眼不识真英雄。”老李面色微红,也不止是酒劲还是兴奋的,“苏祖这小子之前参加保州站的全国田径大奖赛,就已经被国家田径队的副总教练看上了。不过当时没答应人家,前些日子,人又和我通了个电话,细细地说起了这事。这次青训,从田协向各级单位发函,指名道姓要他去呢。”

    “这么厉害。”李玉琳端着个饭碗,猫着身走到苏祖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眼。说苏祖跑个中运会冠军她能接受,就是一个保州站的全国田径赛冠军也行,但怎么突然间就被国家队邀请了。

    运动员能够进国家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至少在李玉琳身边的人里面,她还是头回见到。以前的话,也只是听说羽毛球队有谁谁进入了国家队,但说实话,那也是极其少的个别人。

    “玉琳,你干嘛呢?”

    李志忠看着李玉琳直勾勾地看着苏祖的模样,顿时出声喊道。

    “爸,你培养了一个运动员进入国家队?”李玉琳转过头高喊了一声,放下碗筷就要朝李志忠扑过去,“哇,老爹,你真是太棒了。”

    “好了,好了,别闹,多大的人了。又不是第一个,羽毛球世界冠军当初我也是教练来着。”李志忠把李玉琳推开,嘴上说得严肃,眼里却难掩着骄傲之色。

    二十年的蹉跎时光,终于在自己的专项上培养出了一个像样的人才,不管是因为本身人才足够优秀,还是他执教能力强。对于一个教练员来说,遇上了,就对了。

    “去了国家队,那是不是就在帝都了啊。”李玉琳兴奋的蹦了两下,在苗芝云镇压的眼神中收敛了起来,朝苏祖问道。

    “应该是吧。”苏祖也不太了解内情,不过想来主要可能还是在帝都,其他地区的话多数应该都是训练基地。

    “可以啊,小苏学弟,等着师姐考到帝都去吧,到时候我会去看你的,嘻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